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重生之為你暖心-第14部分

么可以笑我,這樣的話,這個小沙包會很傷心的。”蕭明銳用手戳戳他做的小沙包。
“哈哈,夫郎,我不會笑這個小沙包的,它還是挺可愛的。”小西安慰著蕭明銳。
“嗯,說的也是,仔細看看,它樣子是挺可愛的。”雖然歪歪扭扭的。
等小西做完沙包,蕭明銳有些困了,小西看到他打哈欠,就幫他把被子理開,蕭明銳就脫了鞋子,打著哈欠就爬上床了。在蕭明銳躺下的時候,看到小西在收拾著沙包,有些困的對小西說“小西,抱歉,等我睡醒了,再教你玩沙包。”
“嗯,夫郎,你睡吧。”小西輕手輕腳的收拾好了東西,就關上門出去了。
蕭明銳睡下不久,外面就下起了小雨。
陸向擎在店里的后堂里喝著茶,看著窗外的小雨,不知道家里的那人有沒有好好休息。想想早上的事情真是夠搞笑的,明明是他生病了,他卻以為是在害羞,還好發現的早。今天下雨,店里的客人不多,他就在店里看看賬本。可惜他的清靜沒有持續多久,“陸大少,忙著呢?”聽到這聲,陸向擎就知道,他是別想清靜了。
“你怎么過來了,不是在子謙那喝茶嗎?”陸向擎放下手中的賬本,抬頭看著本應該在子謙那的冷鋒。
“陸少,我也過來了。”何子謙在冷鋒進門后,也跟著進來。
“子謙,你怎么也?好吧,你們過來是想告訴我什么啊?”看到子謙也來了,陸向擎隱隱感覺,他們肯定是想說什么。
“陸大少,當然是有事問你。”冷鋒坐下后,用眼神示意子謙說話,
何子謙只好輕咳一聲,真是,為什么要他開口“陸少啊,昨天我讓旭陽送給你們的衣服,收到了吧!”
“哦,你說衣服啊,收到了。”
“這就完了?”冷鋒小聲嘀咕,繼續向何子謙使眼色。
“陸少,衣服大小還合適吧!”何子謙只好繼續向前沖。
“嗯,挺合身的。”
“陸大少,昨晚你有享受到嗎?”冷鋒很受不了的瞥了何子謙一眼,決定自己上,等何子謙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問出來。
“子謙,你告訴他了?”陸向擎眼神冷冷的望向何子謙。
正在喝茶的何子謙聽到這話,差點嗆到“不是,陸少,一開始我沒想說的,是冷少問的。”
“所以,你就說了?”陸向擎冷冷的問。
“陸少,我哥要見冷廉,冷少說會幫我,我才迫于無奈才說的,對不起。”何子謙現在覺得做人太心酸了,一邊是他大哥,一邊是他未來的親家。兩頭都不好得罪啊。
“呵呵,子謙,你真是不容易啊。”陸向擎聽到何子謙的話,輕笑起來。
“陸少,還是你理解我。”
“嘿,陸大少,別轉移話題,好好說說吧!昨晚你一定過的很香艷吧?”冷鋒一臉曖昧的笑容,等著陸向擎的回答。
“是啊,陸少,明銳穿上那衣服是不是很漂亮啊?”何子謙比較關心他做的衣服,穿上效果應該很不錯的。
“哼,收起你們的好奇,去做事。”陸向擎朝他們翻了個白眼。
“哼哼,明明就很享受,還不承認,明銳今天都生病了,可見,昨晚你一定讓他很累。”冷鋒不死心的想問出點什么。
“陸少,你也太不小心了,明銳身體本來就很弱,你要對他溫柔點。”何子謙一想到明銳生病了,就覺得一定是陸向擎太粗魯了。
“看來,你們真的很閑,過來,幫我看看賬本。”聽他們說的越來越離譜,陸向擎忍不住了。
“子謙,我記得你剛剛說店里缺什么布的,我幫你看看。”冷鋒一聽這話,趕緊起身。
“是啊,陸少,我想起來了,我有件衣服,有個地方還沒修改好,我先回去了,你忙啊!”何子謙趕緊起身和冷鋒很是迅速的離開,他們才不想看賬本。
“哼,慢走不送!”陸向擎對著他們的背影冷笑一聲,想聽他的八卦,有這么容易嗎?不過想到昨晚他的小夫郎的樣子,讓他忍不住露出笑容,昨晚的他真的很吸引人。
作者有話要說:這幾天,我們這挺熱的,不過在過不久,就要進入雨季了。我們家的葡萄長的也很努力哦,今天才發現,家后面的公園里,竟然有蟠桃樹。驚喜!
愿我的文,在炎炎夏日,給各位,帶來點涼意!
☆、第37章 三十七冷廉的婚事
冷鋒和何子謙回到了成衣店的二樓,是何子謙做衣服的地方,里面有一個小房間,是用來休息的。冷鋒和何子謙坐在房間的窗口,喝著茶,看著街上稀稀落落的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子謙,你說,昨晚陸大少到底做了沒?”
“我覺得應該是做了,不是你們說,一大早陸少就差人請大夫了嗎?”
“是啊,早上,明銳還和我們一起吃飯了,他看起來精神不是很好,有點懨懨的。”
“早知道,我昨晚就應該不回家的。”何子謙有些后悔了,他如果在場,肯定能看出點什么。
“呵呵,誰讓你回家的。是你自己運氣不好,但是,陸大少也是,告訴我們一下會怎樣?”想到陸向擎的態度,冷鋒就忍不住想說幾句。
“嗯,看來,我的設計還是不錯的,以后還得多跟明銳聊聊,他也挺不容易的。”何子謙對自己的衣服還是很滿意的,看來是達成蕭明銳的心愿了。
“你覺得他遇上陸向擎能容易嗎?”冷鋒聽到他的話,訕笑一聲。
“哎!”想到陸向擎,他們不約而同的嘆了口氣,遇到這種男人,絕對不容易,絕對需要祝福與鼓勵。
“對了,你昨天回家,你哥說什么了?”冷鋒想起來,還沒問正事情呢。
“我哥想上門提親,希望你同意,想請你跟冷廉說說。”何子謙想到昨天他大哥的話,就眼睛有些抽搐,他大哥搞得好像他追不到冷廉,都是他的錯一樣。
“呵呵,我同意有什么用啊,最重要的是我弟弟點頭才行。不是我說你哥,追了我家小廉這么些年,還沒追到,我看著都覺得著急。”
“哎,你又不是不知道,冷廉有那么好追嗎?好不容易,這幾年,冷廉終于有了和我哥長久的跡象,我哥都要樂死了,每次回家,我哥說我,我爹也說我,我都要煩死了。”
“說你什么啊,催你成親?”
“不是,說我沒幫他們娶到冷廉。”
“哈哈,我可憐你。”冷鋒沒心沒肺的笑著。
“鋒少,你就和冷廉說說吧,我哥真的很喜歡他,對他絕對是真心的。”何子謙真誠的望著冷鋒,就差沒跪下替他哥表明心志了。
“看在你告訴我衣服的份上,我幫你問問冷廉,如果他不同意,就讓你哥繼續努力吧!”冷鋒看到何子謙的可憐樣,眼角向上一挑,嘴巴一撇,真是讓人受不了。
“那我先謝謝鋒少了。”何子謙一看冷鋒有幫忙的意思,是喜笑顏開,終于可以回去交差了。
冷鋒沒有理他,繼續喝自己的茶,看窗外街上的行人。這么些年了,是要認真問問他家小廉的意思了。
中午,陸向擎回到家,蕭明銳還在睡。陸向擎還是喊醒了他,人生病了,飯一定要吃,不吃飯,哪有精神啊。蕭明銳睡得是昏天黑地,被陸向擎搖醒時,還有些愣愣的,什么時候了,陸向擎怎么回來了?
陸向擎看到他呆呆的樣子,伸手摸摸了他的額頭,溫度降下去,看來這陣子鍛煉身體還是有效果的,他可沒忘記,之前回云城的路上,蕭明銳受了涼,拖了好幾天,才好。
蕭明銳有些虛弱的坐起身“你怎么回來了,什么時候了?”
“要吃午飯了,今天店里不忙,我就回來了。”
“我知道了,你是擔心我吧,放心吧,我身體很好的。”
“是,比之前要好。起來吃飯吧!”
“就你一人回來了,冷鋒他們呢?”
“他們也回來了。”
“哎,做老板真好!”
“是嗎?等你病好了,讓你到店里忙去!”
“這可是你說的,去就去,你別小看了我,想當年,我的小生意....”
“來來,別說了,穿衣服吧!”
“嘁!”蕭明銳接過陸向擎遞過的衣服,慢慢穿起來,睡了一覺,感覺好多了,頭沒那么沉了。看來這次他好的挺快的嘛!
中午吃飯時,雨還在下,蕭明銳比早上精神多了,睡了一覺,還真的有點餓了,所以他吃的很香。看到冷鋒和何子謙是深吸一口氣,蕭明銳真的不是一般人啊,恢復的這么快。
蕭明銳吃了一會,感覺到他們的目光,沖他們笑笑:“你們也吃啊,我早上吃的少,所以還挺餓的。”
“嗯,你多吃點。”何子謙決定吃完飯要找蕭明銳好好問問,蕭明銳沖子謙點點頭,低頭繼續吃飯。冷鋒看著沉默吃飯的冷廉,心里想著,午飯后,要怎么跟弟弟開口問話。
吃完飯,蕭明銳就喊著小西回房間了,他還記著早上要教小西玩沙包呢,小西聽到他的話,很高興的去把早上做好的沙包拿來。陸向擎坐在屋內的桌前,看著蕭明銳坐在軟榻上教小西玩手上的幾個小玩意,小西看著夫郎熟練的抓著幾個沙包來回拋著,在落地是時候迅速的抓起,拋向空中,看的小西很心動,也動手玩起來。
“小西,其實沙包還有別的玩法,這個是最簡單的,丟沙包也很好玩,但要人多一點才有意思。”
“沒關系啊,夫郎,我們人不是挺多的嗎?”
蕭明銳想到家了現在住著的人,覺得玩起來還是挺方便的“嗯,等天好了,叫上大家一起玩。”
教完小西抓沙包,蕭明銳又想起了幾種玩法,在地上畫房子,屋內不行,就玩夾沙包吧。
小西很認真的看著,蕭明銳用腳夾起一個沙包,跳起,向后一甩,伸手去抓,沒抓住?蕭明銳有些尷尬的對小西笑笑:“呵呵,好久沒完了,沒抓住。”
“夫郎,這個可以抓住嗎?”
“當然可以,你可以試試!”小西將信將疑的照著蕭明銳的樣子做了,跳起,向后一甩,伸手一抓,抓到了,看到小西興奮的表情,蕭明銳覺得好想哭,是自己太弱了嗎?小西怎么一下子就抓到了。不行,他要再試試。
陸向擎在一旁看著蕭明銳的動作,感覺很有意思,這個人啊,心里想什么,從臉上就能看出來。
“明銳,你們在玩什么呢?”何子謙一進門就看到蕭明銳和小西在玩沙包。
“子謙,你來了,我在教小西玩沙包呢!”
“沙包?好玩嗎?”
“謙少爺,挺好玩的,你要不要試試!”小西擦擦頭上的汗。
“好啊,怎么玩?”
“這樣.......”隨著小西的講解,何子謙很快就玩上手了。蕭明銳看著上手的何子謙,放下手中的沙包,坐到陸向擎身旁,倒了杯水“向擎,你不去玩嗎?”
“等會的,你先歇歇吧!”
“嗯,小西和子謙玩的好好。”蕭明銳笑著對陸向擎說,陸向擎看向他,伸手握住他的手,蕭明銳沒有抗拒的讓他握著。陸向擎希望眼前這人能一直陪伴著自己,無病無痛。
何子謙玩了一會兒,才想起,不對啊,他是來這找明銳的,怎么在這玩起來了?雖然沙包真的很好玩。“小西,我不玩了,你先玩吧,我有事找明銳呢!”
“好的,謙少爺,少爺,夫郎,我先回去了。”小西也想回去了。
“小西,留幾個沙包給我。”看到小西要走,蕭明銳趕緊出聲。
“知道了!”留下幾個沙包,小西就興高采烈的跑出去了,他要去教別的人怎么玩!
“子謙,你找我?什么事情啊?”蕭明銳有些好奇的望向何子謙,
何子謙當然很想直接說,但陸向擎也在,他怎么說呢“哈哈,你忘了,我們說好的,還記得上次你找我幫忙的事情嗎?”
“上次的事情?噢,我想起來了。”
“向擎,我去子謙那,和他說會話!”蕭明銳很輕松的對陸向擎說,陸向擎眼神很犀利的望著何子謙,沉默一下后:“我和你一起過去,我去找下冷鋒。”
“噢,那走吧。”蕭明銳沒有注意到何子謙僵硬的表情,拉著陸向擎就出門了。何子謙覺得他的運氣真是太差了,找冷鋒絕對是陸少的借口。
可到了后院,陸向擎真的去找冷鋒了,讓何子謙很是不解,難道是他想多了?不管了,將蕭明銳拉進房間,就開始問蕭明銳衣服怎么樣,蕭明銳有些奇怪他的急切:“挺好的。”
“沒別的了?”
“噢,謝謝你!”
“我不是說這個,我問你,你的心愿達成了嗎?”何子謙很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心愿?啊,你說那個,達成了,真是太謝謝你了,子謙,你想的真周到!”蕭明銳恍然大悟,他的內褲心愿啊,想到子謙還幫他們做了三角的,他就覺得子謙真的很用心。
“這沒什么,能幫到你,我也很開心,下次,你要是還有要幫忙的,一定要找我!”聽到蕭明銳肯定的回答,何子謙開心的笑了,蕭明銳誘惑陸少成功了!
“我會的,子謙,你真是太熱心了。”蕭明銳很是感動的看向何子謙,點點頭,“不過,子謙啊,你下次幫我做衣服,做的厚一點吧,天越來越冷了!”
“這個我當然知道,放心吧,我會注意季節的!”何子謙一聽這話,就知道,蕭明銳以后還會找他,開心啊。
“子謙,你知道,向擎找冷鋒什么事情嗎?”
“估計是關于冷廉的事情吧!”
“冷廉怎么了?”
“就是我哥,我大哥想要娶冷廉,不知道這次冷廉會不會同意?”
“你哥要娶冷廉?”蕭明銳聽到這消息,覺得頭頂上響起雷聲。冷廉,是冷廉唉,要是誰要追冷鋒,他不奇怪,冷鋒挺美的,可是,冷廉?整天冷著個臉,不茍言笑,武藝高強,這么男人,這是為什么啊?
“是啊,我大哥都追了冷廉好久了,你說,冷廉為什么就不同意呢?難道是我哥長的不夠好?”想想,何子謙都對自家大哥感到懷疑了。
“呵呵,感情的事很難說的。我們要不要也去冷鋒那看看?”
“你說的也對,我們去看看吧!”希望冷廉這次能同意啊。
他們出門要去找冷鋒時,就看到冷廉從冷鋒那出來了。看到他們,冷廉沖他們點了下頭,就回自己房間了。蕭明銳和何子謙也向他點點頭,已經結束了?那結果是什么啊!想到這蕭明銳和何子謙加快了腳步。進了冷鋒房間,就看到悠閑喝茶的兩人。這是什么氣氛?
“鋒少,冷廉同意了嗎?”
“你覺得呢?”冷鋒輕輕的反問,
“又失敗了?看來我又要回去安慰我哥了。”
“子謙,你還好吧!”蕭明銳看到瞬間萎縮的何子謙,有點擔心。
“明銳,我已經習慣了。”習慣看他大哥的臭臉了。
“子謙,你真是對你哥太沒信心了,回去讓你哥挑個好日子,來下聘吧!”
“什么?這是同意了?哈哈,哈哈,太好了!我這就回去告訴我哥!”何子謙迫不及待的出門了,他要告訴他哥這個好消息,他的大哥終于成功了!
“嗨,真是受不了他,看看他,不知道的人還不以為是他求親成功了呢!”冷鋒看到樂的不行的何子謙,受不了的搖搖頭。可是他的弟弟這次卻是真的同意了,他怎么覺得心里有些空的慌呢,唯一的弟弟也要離開自己了。
“鋒少,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蕭明銳看著冷鋒,他感覺冷鋒的表情有些傷感啊,
“是啊,我有點舍不得。”冷鋒有些感傷的輕笑,他是有些傷感。
“冷廉也要成家了,日子過得真快啊!”陸向擎對冷廉同意并不意外,畢竟這么多年了。
“是啊,轉眼大家都這么大了。”冷鋒看看陸向擎和蕭明銳,倍感孤單啊!
“你也趕快找個人成家吧!”陸向擎認真的說。
“我會考慮的。”冷鋒點點頭。他要回頭想想怎么辦弟弟的婚事了。
蕭明銳看著沉思的冷鋒,拉著陸向擎回房間了,冷鋒現在需要安靜。
作者有話要說:其實我也有時候在想,如果我妹妹出嫁了,我也好舍不得,總覺得自己心里很重要的一部分,被挖走了。
哎,我會給冷鋒找個好人的!喜歡我的文,就給個收藏吧!
☆、第38章 三十八何大哥來提親了
陸向擎和蕭明銳回房間后,蕭明銳趴在軟榻上,無精打采的抓著沙包玩,冷廉要成親了,一開始聽到這個消息有點意外,冷靜下來,心里卻升起了很不舍的情緒,雖然他們相處時間不長,冷廉話也很少,可是,蕭明銳從心里已經把他當做了家人,而且陸向擎說了,冷鋒冷廉是他兄弟。冷廉成親了,以后家里就少了一個人了,他都舍不得,冷鋒一定更舍不得。
“怎么了,悶悶不樂的。”
“我只是有些舍不得,哎,冷廉成親后,家里就少個人了。”
“冷廉遲早是要成親的,冷鋒也是,你舍不得冷廉,那你怎么沒想想子謙他大哥的感受啊!”
“他哥怎么了?”
“呵,你知道何大哥追了冷廉多少年了嗎?”
“聽子謙說,時間是有點久。”
“何大哥比冷廉大五歲,比我們還大幾歲,我們去他家習武時,冷廉才十歲左右,從那時候起,何大哥就很照顧冷廉,現在冷廉都二十一了,何大哥等了那么多年,你也要想想何大哥的感受啊!”一個身心健康的男人,等這么久容易嗎?而且何家大哥一直沒變心,對冷廉是關懷備至啊!
“他追了冷廉這么久,為什么沒成功啊?”蕭明銳拋下手中的沙包,支起下巴,認真的聽陸向擎講話。
“以前是因為冷廉年齡小,后來是為了保護我,在后來又要忙家里的生意,冷廉他老是不放心,清風,旭陽他們都是冷廉教出來的。”陸向擎這么一想,覺得好像是自己耽誤了冷廉。
“冷廉人真好,這樣想想,何大哥是挺可憐的,何大哥是個什么樣的人?”蕭明銳想想著何家大哥的外形,估計和子謙很像。
“何大哥人挺爽朗的,挺會照顧人的。”才怪,只會照顧自己喜歡的人,相當年,他們練武的時候,被訓練的有夠慘的。
“希望他們將來生活的很幸福,誒?子謙他父母好不好相處啊,冷廉到他家不會受氣吧!”蕭明銳想到了現代的婆媳矛盾,這里應該也會這樣吧!
“你就放心吧,何老爺子早就想把冷廉娶到他們家了,不會給他氣受的!”陸向擎無語的瞅瞅了他,他的小夫郎想的真多。
“為什么啊?”
“因為,冷廉的武術的悟性比他們家幾個兒子好太多了!在眾多徒弟中,他最喜歡的就是冷廉,他早就想讓冷廉繼承他們家武館了。”老爺子為了留住冷廉,曾經想讓自己幾個兒子輪番上陣追冷廉,把何大哥氣的不輕。
“哇,我知道冷廉武藝高,但沒想到他這么能打啊!”
“說什么呢,過來,睡覺。”
“我不想睡覺,上午已經睡了很多了。”
“我想睡,你身體還沒完全好,過來歇著。”陸向擎招手讓蕭明銳過來,他不睡,他沒人抱著,多不習慣啊!
“哼!”蕭明銳繼續爬在軟榻上。
“你哼什么?”陸向擎冷冷的問,要我親自來抓你嗎?
“我來了!”聽出陸向擎的威脅,蕭明銳迅速爬起來。
十二月很快就來了,在一個天氣晴朗的日子里,何家大哥帶著人上門提親了,冷鋒和陸向擎一起接待了他們,陸向擎,楊莫如他們算是冷廉的家人。在這個特別的日子里,冷鋒沒有像往日穿的那么華麗,而是選擇了一件藏青色的純色衣服,發箍用了一個白玉玉環,這樣的裝束使得冷鋒看起來比平時要成熟的多。與平時的嬉笑不同,今天冷鋒臉上的表情很是莊重,看到這樣的冷鋒,蕭明銳第一次覺得,冷鋒其實也可以很嚴肅的,嚴肅起來的冷鋒和冷廉有的一拼。
相對于冷鋒的莊重冷靜,何家人就喜慶的多了。蕭明銳看著漸漸走近的人,在一群人中,看了看走在最前面的那個個子很高的人,蕭明銳有些不確定的沖陸向擎眨眨眼,陸向擎向他點了下頭,蕭明銳了然,這人就是何家大哥。陸向擎站在冷鋒身旁,微笑著接待著來到人,指揮他們將聘禮放到哪。
進入大廳后,大家相互打招呼。
陸向擎向何家大哥介紹了一下蕭明銳:“大師兄,這是我的夫郎,明銳。”
何子仁咧開嘴,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你好,我是子謙的大哥,何子仁,你可以和向擎他們一樣叫我大師兄!”
“那我就這么叫了,你好,大師兄!”蕭明銳微笑著答應,心里卻憋笑憋得很辛苦,大師兄,嗚哈哈,不知道誰是二師弟!哈哈!
“向擎,你的夫郎挺不錯的!”何子仁看著眼神很清澈的蕭明銳,轉頭對陸向擎小聲說。
“呵呵,謝謝大師兄的夸獎!”陸向擎看看身邊的人笑了笑,大師兄看人一向很準的。
大家都入座后,蕭明銳就看著他們走過場了,交換生辰八字,媒人說吉祥話,送上下聘的禮單.....冷鋒一反平常的八面玲瓏,只是坐著,并不多言,在一起形式走完后,何子仁讓媒人以及陪同的人都出去,自己一個人留在廳內。蕭明銳還在感慨造物者的神奇呢,何家大哥和何子謙長的挺像,當比子謙多了幾分沉穩與內斂,看起來很有氣勢,沒有想象中那么粗獷......看到別人的離開,蕭明銳有些不解的望望何子仁,不是已經結束了嗎?何家大哥這是要干嘛?
“冷鋒,我,何子仁,請求你把冷廉交嫁給我!”何子仁站起來,走到冷鋒面前表情很認真的說,
“哼,你覺得我會這么容易把我家冷廉交給你嗎?”冷鋒挑眉一笑,坐在凳子上并未起身。
“冷鋒,只要我能做的到,我都做到,有什么話,你直說便是,我絕不推脫!”
“哈,大師兄果然是個爽快人,那我也就直說了!”冷鋒嘴角輕輕上揚,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就等著你這句話。
“大師兄,我們家的情況,你也清楚,我要你發誓,冷廉到你家以后,你今生不得納妾,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辜負我弟弟,你做得到嗎?”冷鋒表情認真嚴肅的問何子仁,面前這人這一刻不是他的大師兄,而是他弟弟未來的伴侶,他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冷鋒,我不敢說絕對的話,我只能說,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給小廉幸福!”
“大師兄就是實誠,我也知道,未來什么都說不定,但是有些事情是可以控制的!”
“冷鋒,你想說什么?”何子仁皺起眉頭,他這個師弟一直讓人不省心啊。
“大師兄,我這有個很神奇的藥,據說真正相愛的兩個人吃下去,只有兩人一直恩愛下去是不會有什么事情的,但如果誰背叛了他們的愛情,誰就會死,你敢吃這個藥嘛?”冷鋒像是說一個無關痛癢的問題一樣,輕輕將這個問題拋給何子仁,看似隨意,但冷鋒眼神中透出的可是十足的認真。
“冷鋒,我早就料到此行不會很容易,所以,我什么準備都做好了。給我吧!”何子謙深吸一口氣,幸好他之前就做好心理準備了。
“好,大師兄,我沒看錯人。”冷鋒將一個小瓶仍給何子仁,何子仁伸手接過,打開瓶子,毫不猶豫的吞下那顆藥丸,看到蕭明銳很是緊張,這么一大顆,都不用喝水的!
“好了,你這下可以放心了吧!”
“別急啊,口說無憑,來,大師兄,把這份字據簽了吧!”冷鋒輕笑,揚手示意清風送上字據,何大哥看完后,二話不說,簽上自己的大名。
“好了,我是沒事了,最后,我家小廉要送你一份禮物。”冷鋒笑著說,他弟弟的禮物很特別,很適合何子仁哦。
“什么,小廉要送我的?”何子仁一聽是冷廉送的,激動了。
“是,這個東西的用法,小廉都寫在信上了,大師兄,你可以回去準備婚禮了!”
“那我就謝謝你了!”接過清風送來的禮盒,何子仁是驚喜萬分,他沒想到,他的小廉還有這份心意,果然,小廉還是很在乎他的。
“不用謝,冷廉是我弟弟,這是應該的。”冷鋒笑的很真誠。
何家人是一臉笑意的離開了,冷鋒心情很好的拿著何子仁簽好的字據看看,陸向擎走到他身邊,探頭一看,搖了搖頭,蕭明銳好奇的問他,上面寫了什么?陸向擎無比同情的說出幾個字,賣身契啊。蕭明銳不明白,陸向擎有些同情他的大師兄了,字據上寫了,如果他背叛了冷廉,將被趕出何家,何家長輩由冷廉來贍養,當然他要繼承的財產也有冷廉繼承,這不就是,被搶了家,連父母都被搶了。他祈禱,大師兄,你一定要堅持住。陸向擎和清風在一旁聊起了天。
而蕭明銳湊到冷鋒身邊,好奇的問他“世上真有那么神奇的藥嗎?”他怎么感覺剛剛何子仁吃的像小說中個情蠱啊。
冷鋒聽了,抬頭沖他一笑,鉤鉤手指,蕭明銳不明白的伸頭靠近他,冷鋒對著蕭明銳的耳朵輕語“我給他吃的是讓他不舉的藥。”
蕭明銳瞪大了眼睛,退后一步,震驚的看著他,要不是冷鋒一臉壞笑,他都以為他聽錯了,“真的?”
“當然是真的!”
“那大師兄不是很慘?”他還沒結婚呢,就不舉了,那婚后怎么辦啊?
“放心,有解藥的,在冷廉那!”冷鋒不在意的擺擺手。
“呵呵,那就好,鋒少,你這是為什么啊?”這事關冷廉的幸福啊,鋒少是怎么想的?
“你說為什么?笨啊,當然是幫我弟弟壓倒他了!”冷鋒有點鄙視的看向蕭明銳,這不是很明顯嗎?雖然冷廉武功很高沒錯,但這說不好啊,他們家小廉心很軟的,萬一大師兄裝可憐,小廉一定會心軟的,所以這樣才能萬無一失。
“呵呵,呵呵,鋒少,你真厲害!”蕭明銳有些冒汗的開始想象冷廉的新婚之夜了,一定很精彩!
“不用佩服我,這只是小事一樁,如果你將來有需要,也可以找我!”冷鋒用下巴點了點陸向擎,沖蕭明銳眨了下眼。蕭明銳移開眼神,有些心虛的看向陸向擎,其實,他也想壓倒陸向擎的,可是,這還是放在心里想想就好。
蕭明銳看來看屋里人,怎么沒看到楊莫如,剛剛還看到他的,人呢?“鋒少,你看到莫如了嗎?”
“莫如?估計是去找小廉了!”
“噢,那我去找他。”
“去吧,順便告訴冷廉一聲,藥我已經給大師兄吃了!”
“什么,這事冷廉不知道?”
“你覺得呢,他要是知道,他會讓我這么做嗎?”
“鋒少,我是服了你了!我去了!”
蕭明銳去后院找楊莫如了,“莫如,莫如!”
“明銳,我在這!”
“來了,來了。”蕭明銳聽到楊莫如的聲音很高興的奔向冷廉的房間。一進門,就看到冷廉坐著和楊莫如在喝茶,沖冷廉點頭示意后,就向喝著茶的楊莫如發問了“莫如,你怎在這啊?”
“嘿嘿,你坐啊,要不要吃瓜子!”
“好啊,今年的新瓜子?”
“對啊,快嘗嘗!”蕭明銳嘗了幾個,“好吃!”
“呵呵,當然好吃了,這家的瓜子可是我特別喜歡的!”
“你剛才去看大師兄提親了嗎?”
“噢,我沒看完,就過來了,都走過場,沒意思。”
“哎,你走早了!”真是,在堅持一會,就能看到精彩的了。
“對了,冷廉,鋒少讓我告訴你,他已經把藥讓大師兄吃了!”
“噢!”冷廉表情自然的接受了這個消息,蕭明銳覺得他肯定是沒真的相信,
“冷廉,我是說真的,我親眼看到的,那么大一顆藥,大師兄都沒喝水,直接咽下去了!”
“真的,我哥真的這么做了?”
“是的。”
“我知道了,我哥就是瞎操心!”冷廉皺了皺眉,哥,就算你不下藥,我也可以壓倒他的。
看到冷廉真的相信了,蕭明銳放下心了,他傳話傳到了,不知道冷廉會怎么想!
“冷廉,你知道,那是什么藥吧!”
“知道。”看到蕭明銳有些擔憂的眼神,冷鋒補充一句“放心吧,我知道我哥是好意!”聽了冷廉的話,蕭明銳眼睛有些抽搐,重點不在這吧,重點是大師兄啊!
作者有話要說:這幾天有點忙,我更的時間晚了,希望大家諒解!
喜歡何大哥和冷廉的配對嗎?
☆、第39章 三十九B倒V結束/B大師兄和冷廉
楊莫如看著他們講話,不是很明白,就在安靜的在一旁嗑著瓜子,等蕭明銳說完了,就湊上來了,“明銳啊,你說說,剛才發生什么事了?”
蕭明銳一聽,精神來了,八卦是人的本能,無需旁人的指引。興致勃勃的和楊莫如說起來,當然主要是說給冷廉聽。楊莫如聽的很認真,不時插幾句。蕭明銳笑著和楊莫如說著,冷廉在旁邊聽著,安靜的喝著茶。聽完蕭明銳的描述,和冷鋒相似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蕭明銳看到他的表情,好奇的問:“冷廉,我其實剛才就想問了,你到底送了什么給大師兄啊?”
“也沒什么,只是件小玩意?”冷廉淡淡的說,但眼中透出的暖意卻不是那么回事。
“是什么啊,我也想知道!”楊莫如也很好奇,冷廉會送什么呢?吃的?用的?裝飾?
“是個防身用的小匕首,我特意找人訂做的,很鋒利!”冷廉架不住他們如小狗般單純而渴切的眼神,還是說了。
“冷廉,你送的東西好特別啊!”楊莫如是一臉的贊嘆,果然是冷廉送出的東西。
“呵呵,我知道,不是說寶刀贈英雄?br />好看的txt電子書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770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