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重生之為你暖心-第2部分


哎,這些都適合陸大少,他的新婚早晨是伴隨著打呼聲的,而且他是被踢醒的。既然醒了,就睡不著了,翻了個身,支起胳膊,回頭看看那個踢他的并且還在打呼的人,他的小夫郎。蕭明銳睡得正歡,咧著嘴巴,打著呼,身體呈大字型,被子被他蹬到了一邊,床被他占了大半。陸向擎越看越覺得可疑,怎么說,眼前這人也是個少爺,還是個文人,這睡相太令人覺得可疑了。
一開始還擔心,這刑小公子說話文縐縐的,要講很多規矩,說白了,就是怕他太酸腐,在結婚時鬧得很僵,結果呢?新婚之夜,拉著他吃水果,新婚的清晨把他給踢醒。要不是提前調查過,手下人見過他,陸向擎都懷疑是不是有人假扮了他,一樣的外貌,不一樣的性子。難道是,頭摔壞了,導致性情大變,也不是沒有這樣的例子。陸大少思考時習慣性的用手指敲得著床沿,想了一會,覺得還是變成現在這樣比較好,比較好控制,但是,會不會哪天再變回去?陸大少想到這,看向蕭明銳的眼神變得危險起來,敲打的手指也停下了,如果變回去,那就再摔一次!這個方法挺不錯的!想到這陸大少想心情又愉悅起來,手指敲打得的節奏也變得輕松起來。
仿佛感覺到了陸向擎的視線,蕭明銳眼瞼微動,感覺到蕭明銳呼吸的變化,陸大少收回支起的胳膊,輕輕躺回去,閉起眼睛,調整呼吸,裝睡。面對敵人,以靜制動。看看他的小夫郎真實的樣子吧。
蕭明銳眼睛眨啊眨啊,總算是睜開了。他是被尿憋醒的,習慣性的要張嘴喊小玲,看到房間的裝飾,才想起,這里不是刑家,是陸府,他嫁人了,對啊,他昨天嫁人了。深深嘆了一口氣,為自己將來的日子擔憂啊!這個點應該不早了吧,他是身體不好,這個陸大少怎么比他還能睡啊!先不說這個,他的生物鐘是很準時的,這個點,該上廁所了。直接搖醒陸大少嗎?會不會太沒禮貌了,這可是他未來的金主啊,得小心伺候。可是他又真的很急啊,早知道他昨晚就不該吃那么多水果,尿急啊!
小心的收回囂張的睡姿,慢慢的坐起來,彎腰小心的低頭看看陸大少,自己好像占得地方太大了,把陸大少都擠到床邊了,不過陸大少長得還真不錯,這樣靜靜的沉睡,顯得很男人,想到自己現在的外貌,蕭明銳又失落了,不過沒關系,他現在還小,陸大少比他大六歲呢,等他長到這個年紀,他一定會長得比陸大少更男人!嘿嘿,他今年才17歲,有的長呢!
不過現在的問題是他內急啊,算了又不能叫醒他。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小心的爬起來,兩手撐著在陸大少頭兩側,準備跨過去。在他已經跨過一條腿,準備再邁過一條腿時,陸大少醒了,睜開眼,正準備伸腰坐起,張眼就看到蕭明銳搞笑的姿勢,這臉對著臉,看的格外清楚,看到蕭明銳眼睛瞪大,一臉糾結,被嚇到的樣子,陸大少忍不住想笑,裝作想坐起來,蕭明銳更慌張了,被陸大少的動作嚇到,結果一個沒撐住,就要摔下床去,陸向擎連忙伸手拉住他,還好蕭明銳比較輕,一拉就拉回來了,不過陸向擎沒想到他會那么輕,用力過猛,蕭明銳被拉著撲倒在了他身上,等蕭明銳回過神,直接給了身下的陸向擎一拳,“我靠,你用那么大勁干嘛?”雖然他拳頭的力量沒多大,但陸向擎還是被蕭明銳的行為給驚到了,這人真的是個書生?這脾氣哪里像個文人,謙虛?謹慎?待人有禮?絕對是騙人的。
蕭明銳顧不得他們現在緊貼著的身體,毫不客氣的推開身下的陸向擎,他都快急死了,這么一摔,他更急了,可是,在他要就要奔向馬桶時,這個陸大少竟然拉住了他。這個陸大少現在添什么亂啊,拉著他干嘛?
看到蕭明銳一臉急切的要甩開他的手,陸向擎奇怪了,他陸大少就這么招人嫌,他的小夫郎推開他,那是一個急切啊!剛才他裝睡的時候,聽到蕭明銳深深的嘆了口氣,緊接著就是一種奇怪的沉默,后來感覺到蕭明銳溫暖的吐息,還以為他是要對自己干什么呢?
“放手,快點放手啊,你拉著我干嘛?我都要急死了!”蕭明銳快急死了,這時候還顧得了什么金主。
“你急什么?急著推開我?”嘿,這時候陸大少那是一個有耐心啊,這個小病孩,一臉病色,丑丑的,還敢嫌棄他?
“你磨嘰什么吶,我都快急死了,快放手!”怎么還不放手
“我想知道,你急什么?”陸大少很堅持
“急什么,你看不出來嗎?”蕭明銳快忍不住了,馬桶就在眼前啊
“我看不出來。”陸大少那是一個無辜啊
“尼瑪,老子急著要撒尿,現在你知道了吧,放手!”蕭明銳是徹底的氣急敗壞了
“你早說啊!”陸大少竟然一臉責怪,好像一切都是他的錯
“我...我還沒早說...你等著...”話沒說完,蕭明銳趕緊甩開陸大少的手,奔向馬桶,真是急死他了!這個死磨嘰的陸向擎。等他回來的,不知道男人的尿憋不得嗎?
陸向擎聽到不遠處傳來的水流聲,又重新躺回床上,嘴角帶了一絲笑意,他的小夫郎真是個有趣的人啊!如果之前是懷疑,那他現在就是是確信了,眼前這人肯定不是原來的刑清瀾,單憑他說出“撒尿”兩字就足以確定,要是原來的刑小公子,是絕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這就奇怪了,一樣的人,不一樣的性格,又不可能是雙生子。那問題就出在本人身上了,他丑丑的小夫郎,秘密還真不少啊!先觀察看看吧,看來未來的日子會很有趣了!想到這,陸向擎的笑意更濃了,只不過笑意未達眼中。
蕭明銳解放完回來,看到就是陸大少那奇怪的笑容,不由好奇的問:“你笑什么啊?笑的那么奇怪?”
看到蕭明銳雙手抱著胳膊,一幅我很冷,顫抖抖的樣子,就這樣還忍不住一臉好奇,“嗯?有嗎,我沒笑什么啊?”陸向擎拍拍床沿示意蕭明銳爬上床來,蕭明銳毫不客氣的爬了上去,凍死他了,不知道他身體虛,比一般人怕冷啊,都是尿憋得的,平時他都是披著衣服的,想想都是陸大少害的,忍不住用眼瞟瞟陸向擎,“你笑的還不奇怪啊,皮笑肉不笑的。得,算我沒問,我們這是要接著睡嗎?”其實真心話是,我餓了,什么時候吃早飯啊。
“不睡了,一會就起,先和你說會話。”陸大少有點訝異,這小夫郎眼神倒是挺犀利的
“說什么?”蕭明銳鉆到被窩中,躺好,總算暖和了,解放完才想起自己之前的豪言壯語,才意識到他的形象已經是滔滔江水,一去不復返了。算了,他家金主估計已經看透了他,還有裝的必要嗎?不過這樣還能抱到大腿嗎?他的心情很失落,好吧,他承認,一部分是餓的。
“你也知道,陸家分家了,我呢,也沒分到什么商鋪,我分到的是老家的宅子,還有些田地,和我回去,日子不會像以前那樣養尊處優,你要做好和我過苦日子的準備。”陸向擎一邊說,一邊暗中觀察蕭明銳飛反應,知道和了解應該是兩碼事吧!
“哦,那就是說,以后家里不會有很多傭人?不會到哪都有很多人跟著?”蕭明銳首先想到是就是這個,誰讓他在刑家,對姨太太的出場印象太過深刻!
“是啊,以后可能沒人伺候你,可能有些家務事,還要我們自己動手。”陸向擎努力裝出一副悲苦無奈的樣子,要讓敵人深信不疑。
“真的?”看到蕭明銳一臉震驚的坐起來,表情很嚴肅,陸大少眼神暗了暗,這人果然....
“是真的,對不起啊,你剛嫁過來,就要讓你....”話還沒說完,蕭明銳就激動的扯著他的衣領。
“是真的嗎?真是太好了,哈哈,真是太好了,哈!哈!哈!”面對蕭明銳的狂笑,陸大少悲劇了,因為他快被勒死了,他的小夫郎,人小,這勁還不小“快放手,我快喘不過氣了,快放手!”狂喜中的蕭明銳聽到聲音,才意識到,他的手中還有人家的衣領呢,趕緊放手,“不好意思啊,我是太高興了,你沒事吧!”蕭明銳趕緊狗腿的上前給陸向擎拍拍,順順氣。真是太爽了,以后終于不用天天到哪都有人跟著他了,來這個世界的這些天,他充分感受到了自由與*的可貴!
看到臉上藏不住喜色的蕭明銳,陸大少那叫一個疑惑啊,他的小夫郎為什么是這個反應?悲傷過度了嗎?“你是,真高興?”“當然,我真是太高興了,哈哈!”“我還以為,你因為將要回老家生活,你憤恨的想勒死我!”陸向擎現在想想都覺得,他的夫郎手勁大的可怕,“我是高興的,剛才對不住啊,我一激動,手勁大了點。平時我是很虛弱的,沒什么力氣!”“是嗎?”陸向擎對他的話深表懷疑。“真的,真的,你要相信我啊!”蕭明銳趕緊擺出一副,我真的很虛弱的樣子。
“好了,起床吧,我們一會就去辭行!”陸向擎掀開被子,下床準備換衣服,
“那,那,我們什么時候吃飯?”聽到他夫郎的問題,陸大少無語的搖搖頭,“一會就吃,洗漱完了就去。”他的夫郎整天除了吃,還記得什么?
☆、第5章 五回家
當他們一切整理完畢,出現在陸老爺面前時,已經是太陽高照了。吃完飯,心情大好的蕭明銳,懶懶的跟在陸向擎后面,曬著太陽心情很愉悅,想到他就要離開這里,他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雖說這里是風騰國,幾大城市之一的景城,他卻沒什么可留念的。
“明銳,快點。”看到陸向擎向他招手,他趕緊跟上。陸老爺早就在大廳等他們了,看到陸家人,蕭明銳趕緊收斂他的愉悅,擺出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跟著陸大少行禮,喊人。看到笑的跟個花亂顫似的陸家二太太,蕭明銳那是一個寒磣啊,怎么他來到這個時代見到的女人,就沒幾個正常的,瞧瞧眼前這個,笑的那么假,那么夸張,一看就是和刑府的太太們是一路人。
簡單的寒暄之后,他們就告別辭行了。一聽到他們要走了,蕭明銳發現,這陸府的二太太的笑容變得太真實了,得意,興奮,以及憎惡。她的眼神是看向誰呢?順著眼神看去,這不是陸大少嗎?看來,外界的傳聞是真的,這個二太太擠走了陸大少,想要吞下陸家的財產。哎,每家都有煩心事啊!偷偷瞄瞄陸大少,嚇了他一跳,這臉色有夠冷的。看來,他的金主很不開心啊!一會兒千萬不能惹他。
“你瞎瞄什么呢?要看就大方一點,別鬼鬼祟祟的。”陸向擎冷冷的開口,看到蕭明銳那滴溜溜的眼珠子,這看看,那瞟瞟,像只小老鼠,還自以為別人沒看到,實在是丟人啊。
“我才沒鬼鬼祟祟。”被人抓個正著,蕭明銳那是一個心虛啊。只敢小聲的反駁。
陸府姨娘一見到陸向擎新娶的小夫郎,那心情是一個好啊,沒想到,這刑小公子長得這么丑,個子小不說,還一臉病色,整個是個病秧子。看到陸向擎那臉色,她就更開心了,她就是喜歡給陸向擎添堵,陸向擎越是不好,才能承托出她兒子的優秀。沒用的陸大少配個病秧子,絕配啊!
不理會姨娘的幸災樂禍,陸大少直接走人,蕭明銳趕緊跟上。
和陸府的人告別后,他們就踏上了回家的路途。在這個時代,坐馬車已經是很好了,蕭明銳還是第一次坐馬車,還是很興奮的。爬上馬車,東看看,西瞅瞅,一切都好新奇啊,馬車里有張小桌子,馬車里面的空間還挺大的,還鋪上了毛毯。摸摸,嘿,還真軟。看來古代人還是很會享受的嘛!
陸向擎看到蕭明銳急切的爬上馬車,興奮地這看看,那摸摸,心中那是一個感慨,眼前這人是過著什么樣的生活,一個普通的馬車也能讓他這么興奮?
等幾輛馬車規整完了,他們就準備出發了。只有幾個陸府的老人,還有幾個老家在云城的年輕人愿意和陸向擎回云城,這些老人名義上說是跟著照顧大少爺,其實是年紀大了,再過幾年就回家養老了,老家都是住在云城附近的。
對于跟陸大少走的人,有一大部分是二姨太特意指定的。陸府的傭人,很多是從老宅帶過來的,十幾年一過,有到了一定年紀,成家的,有年紀大了,回老家的,都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幾個陸府的老人,老花匠蕭老頭,二姨太覺得這人養著就是浪費錢,最主要原因的是,這蕭老頭老是對她冷嘲熱諷的。還有做飯的魯媽,老是將她和死去的陸夫人對比,氣死她了。家里管賬的賬房先生老王,也在名單之內,倒不是說他得罪了她,而是因為二姨太要安插自己人進去,現在這個賬房先生是陸家的老人,忠心的不得了,她要想掌控陸家,就要掌握陸家的財政,就想趁這個機會,把這個老賬房先生給換了。雖然一開始陸老爺不同意,但她好說歹說還是成功了,新賬房是她的一個表兄,已經在賬房學習有一段時間了。
在幾個年輕人之中,有的是自己主動要求跟著走的,比如給蕭明銳找吃的的小西。對于他們的請求,二姨太求之不得,他們都走了才好,這樣方便她安排自己的人進來。這些年,她安進來的人是不少,可在重要位置的人卻不多,還得小心謹慎,不讓人發覺。她跟著陸老爺一起送這陸向擎一群人離開,站在陸老爺的身旁,看著馬車上的這些傭人,二姨太不是一般的高興,讓她鬧心的人都走了,將來的日子還不是她說了算。想到這,她看向陸向擎的目光充滿了得意,陸向擎自然注意到了她的目光。
他早就知道她姨娘不會那么好心,看到送來的,跟他回老家人的名單時,他倒是一點都不意外,原本陸府的老人,看不慣二姨太就不是一天兩天,他們老是為他母親抱不平,就算現在不走,以他姨娘的性子,收拾他們也只是遲早是事情。既然給了他,他當然得好好用著,不然對不起他姨娘的苦心啊!看到他姨娘用眼睛掃視完那幾個傭人,對他露出得意的笑容,他也回了她一個諷刺笑容,不知道,當有一天陸家敗了,他的姨娘還會笑的那么得意嗎?揮揮手,告別陸府,這個地方,有生之年,他是再也不想回來了。
陸向擎安排小西,讓他以后跟著蕭明銳,沒辦法,只有他們的年紀比較接近。他的小夫郎沒人看著可不行。蕭明銳坐在馬車里,拉開車窗簾子,專注的看著車外的風景。努力縮小自己的存在感,剛剛陸向擎的表情太可怕了,他覺得陸向擎的心情一定很不好,離他遠點肯定沒錯。陸向擎瞧了他一眼,并沒有理他,自己坐在車的一邊,閉目養神。
總的來說對于回家的旅程,蕭明銳是很開心并且期待的,就當出來游玩了,要知道,他已經被關了很久了。相較于他愉悅,陸向擎可沒那么開心。回到老家,有一堆的事情等著他呢。想想就心煩,看到心情很好的小夫郎,他有點羨慕嫉妒恨,摔傻了的人就是好,記不得很多事情,性情大變,天天樂呵呵的,多好!
今天他們晚上住在一家旅店,他正對著月亮惆悵呢,剛想著,就看到他的小夫郎正興高采烈的跟在魯媽后面,充滿病色的臉龐因為也奔跑增添了點健康的紅色,一看到他那兩只放著光,亮亮晶晶的眼睛,他就知道,一定是他又纏著魯媽給他做了什么好吃的,看著他那么開心,陸向擎突然有點不平衡了,想了一下,他站起來,走向他們,“明銳,過來一下!”
蕭明銳正等著品嘗魯媽特意給他做的小籠包,他都饞了好久,好不容易纏著魯媽有空給他做,還是特地跟客棧老板借的廚房,陸向擎為什么要在這個時候喊住他?所以他有點情愿的走到陸向擎面前:“干嘛?”看到蕭明銳不情愿的表情,陸大少心情好多了,“魯媽又做了什么好吃的?我跟你一起去。”陸向擎很愉悅的開口,
“什么?你也要吃?”蕭明銳很驚訝,所以聲音大了一點,
“怎么?我難道不能吃嗎?”陸向擎裝出有點不悅的表情,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平時你不都是不感興趣嗎?”蕭明銳眼神閃躲著,越說越小聲,“你在說什么,只是什么?”陸向擎故意裝作沒聽見,
“沒什么,那我們一起吧!”雖然有些意外,但蕭明銳還是答應了,要知道,魯媽本來做的就不多,在多一個人來分,吃到的就更少了。看在他是他金主的份上,他就大方的分他一點,他應該不會吃很多的,他的金主不好這口。想通了,蕭明銳心情又好起來“那我們快點走吧,不然一會就涼了。一定要趁熱吃才好!”一邊說,一邊拉著陸向擎奔向魯媽。
可惜,蕭明銳把陸向擎想的太善良了,陸向擎不僅吃了,還吃了很多,蕭明銳很郁悶。看到蕭明銳郁悶的神情,陸向擎覺得心情太好了,他終于覺得他平衡了一點。不過,這個包子還挺好吃的!看到事情經過的魯媽很無奈,陸小夫郎還是個孩子,整天就知道吃吃,玩玩。沒事就喜歡纏著她做一些奇怪的小吃,這可是陸小夫郎為數不多的樂趣之一,大少爺還故意逗他,看到蕭明銳呆呆望著迅速消失在陸大少爺口中的包子,他那茫然可憐,難以置信的神情,真是太可憐了!大少爺都多大了,也不知道讓著夫郎點!唉!現在的年輕人啊!
從那以后蕭明銳對于吃東西就更小心了,就算是有好吃的,也會提前把陸向擎的那份準備好,陸向擎的胃口太好了,每次和他一起吃東西,他吃得比自己還多,他都搶不過他。有時候他都在想陸向擎是不是故意的,但陸向擎的表情又太過一本正經了,難道是他想多了?
☆、第6章 六到家了
當他們到達云城時,已經是傍晚了,看護老宅的老管家已經把老宅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專門迎接他們的到來。經過長途旅程,大家都累了。連一向精神旺盛的蕭明銳也沒站出來展現他的好奇,因為他病了。
在快到云城的前三天,他就病了,病因很簡單,就是受了小小的風寒。蕭明銳自己還是很郁悶的,就是一個小感冒,要是過去的自己,那算什么啊,一個小感冒,都不用吃藥。可惜啊,他忘了他現在的虛弱小身體,因為有一天晚上在客棧偷偷吃小西給他買的小吃時,不想被陸向擎發現,偷偷溜到客棧的后花園,結果,風一吹,就病了。雖然,生病很難受,可是想到小西給他買的小吃,還是值得的,真的很好吃,雖然比不上現代的小吃,但已經很好了。來的這里這么久,說他不想家,那是不可能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只有相似的食物,讓他覺得他不是那么孤單。可能是看到熟悉的事物,能安撫他的不安。
其實陸向擎是知道的,小西偷偷買東西給蕭明銳吃的,他也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他是太了解他家小夫郎對吃的執著。但沒想到,為了吃了,他竟然病了。看到小病孩臉紅紅的虛弱的躺在床上,他不知道,自己該笑還是該怒,這人啊還真是個孩子。他又不是不讓他吃,只不過是怕他吃的東西不干凈,最重要的是,他每天吃那么多,他怕他的胃受不了。
沒想到,這小病孩一病就很久,至到回到云城,還是昏昏沉沉的。沒了蕭明銳一路看什么都稀奇,圍著大伙問東問西的聲音,大家都覺得有點不適應。平時蕭明銳很好動,一直都是吵吵鬧鬧的,大家沒覺得怎么樣,一旦生病了,大家才突然覺得路上也太安靜了,所以大家都希望他快點好起來。經過一些天的相處,大家對陸家新娶的小夫郎有了一定的了解,雖然這個小夫郎小小的,個子很矮,長得也丑丑的,身體也不是很好,但他的直率活潑,善良天真,贏得了大家的喜愛。
回到老宅,看到熟悉的陸府老宅的牌匾,熟悉的程叔在門口迎接他們,陸向擎有種很復雜的感覺,當年他們離開這里時,母親還在,那時,大家都為了陸家的發達而高興,現在呢,物是人非啊!
從馬車里輕輕的把蕭明銳打橫抱出來,小心的用毯子包好他。蕭明銳正睡得昏昏沉沉的,感覺到身體的移動,也只是無意識的蹭蹭陸向擎,繼續睡了。這些天,他已經習慣了陸大少的公主抱,雖然很不愿意,但身體不爭氣啊!再說了,有人抱著,感覺還挺舒服。感覺的蕭明銳無意識的磨蹭,陸向擎露出無奈的笑容。
這小病孩雖然很丑,但是挺惹人疼,受了風寒之后,有幾天是發燒的,他的小夫郎燒的昏沉沉的,睡在他身旁,一感覺到陸向擎的存在,就無意識的磨蹭他,非要貼著他才睡得安慰。感覺像只可憐的小貓,第一次抱起蕭明銳時,陸向擎還是被他的體重嚇到了,知道他輕,但不知道他這么輕。這刑小公子以前到底過的是什么日子啊,摸摸他的小夫郎,身上全是骨頭,摸著都硌人,估計以前經常吃不飽。
每次看到蕭明銳吃飯,都一口不剩,一定要吃到再也吃不下,才放下筷子,他曾經問過他,結果他的小夫郎睜大眼睛,嚴肅的看著他,很認真的回答他,食物來之不易,不能浪費。陸向擎以為蕭明銳是為他的大胃口找理由并沒有放在心上,但這卻是蕭明銳的真心話,挨過餓的人才知道食物的可貴。當然了,現在的他正是長身體的年紀,他要努力的多吃一點,才能長的結實,在蕭明銳的記憶中,他以前這個年紀的時候,吃的更多,不過,他忘了一點,他那時是很好動的,一天到晚,玩各種運動。他最喜歡籃球了,每次想到,都很懷念以前在操場上揮灑汗水的歲月,現在想想他也不是一開始就是宅男的!
時常看到蕭明銳為了一點小吃就開心的不得了,吃東西時,他的表情特別滿足和幸福。一開始,還覺得有點疑惑,吃東西就能讓他的小夫郎這么幸福?看多了蕭明銳這種表情,不知為什么,陸向擎的心情有了點變化,雖然他在陸家生活的也不開心,但最起碼沒有衣食之憂,比起他的小夫郎,他生活要好的多,看看他的小夫郎,連吃的飽都是個問題!所以,他決定以后一定會讓他吃得飽,對于這個,他還是很有自信能滿足蕭明銳的。不過轉念一想,按照蕭明銳現在的食量,說不定以后還得增長,還是要控制一下,他可不想,自己的夫郎吃成一個胖子。現在的蕭明銳有點太瘦了,陸向擎決定在蕭明銳恢復正常體重后,就開始控制他的食量。他可不想,他將來抱不動他的夫郎。
天漸漸黑了,大家簡單的收拾一下,就各自休息了。陸家的老宅并不是很大,成一個回字形結構,之前家里的人也不多,所以廂房也不是很多,這下六七個人回來,房子一下就顯得擁擠了。陸向擎抱著蕭明銳走進了他以前住的房間,雖然程叔收拾了原來父母的臥房準備給他住,但他還是選擇了自己的房間。房間的布置還是和以前一樣。他以前沒帶走的東西都被程叔收拾的好好的。
輕輕的把蕭明銳放到床上,蓋好被子。轉身看到了窗臺上的蘭花,陸向擎慢慢走到窗前,這還是母親生前種下的,母親很喜歡花花草草,沒想到,這些花還長得這么好,看來這些年,程叔沒少費心。正在感慨傷懷,卻被一陣不和諧的打呼聲給打斷了,他無奈的對著窗外的明月嘆了口氣,轉身,走到床前,輕輕托起他小夫郎的頭,給他調整了一下枕頭的位置。蕭明銳的打呼聲不是一般的大,他曾經不止一次在睡夢中被吵醒,自從他生病之后,這打呼聲就更是嚴重了,沒辦法,鼻塞。
回到自己童年生活的地方,有種很復雜的感覺。晚上熄了燈,明明很累,陸向擎卻難以入睡。這個地方充滿了他童年美好的回憶,雖然那時家里并不是很富有,但一家人卻生活的很幸福。那時,母親也還在,那時候的母親眼中充滿了幸福與滿足,沒有后來的抑郁憂愁,他有時候會想,如果當時他們家沒有搬到城里,是不是母親就不會離開的那么早?可惜,一切沒有如果。
這次回來,他把母親的骨灰也帶回來了,母親臨終前就不止一次表達想要回云城,他還記得母親病重時無神空洞的眼神,但一提起云城,就充滿了光彩,那種渴望讓他心驚。母親時常對他訴說對云城的喜愛,但一提到她的父母,就充滿了失落,當年母親的娘家白府并不贊同她下嫁店里的伙計,當時是他母親執意要嫁,導致后來,白家人不怎么待見她,很多年,他母親都沒回過娘家。
其實他知道母親后悔了,后悔當初沒聽家人的話,特別是陸老爺娶妾后,好多次,他夜晚習完功課后,看到母親的房間還有亮光,他偷偷瞧過,卻看到母親一人在深夜孤獨的坐在鏡子前,慢慢梳著夾著白發的青絲,對著鏡子里的自己默默流淚,站在門外的他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他柔弱的母親。母親在彌留之際,囈語不斷,“一步錯,步步錯......”他母親唯一欣慰的事情就是還有他這個兒子,在他成年后,母親就愈發病弱,好像他長大了,她就可以放手了。他可憐又可悲的母親啊!他想把母親的骨灰帶回這片她熱愛的土地,不想她死后,還在遙望云城。
身旁的小夫郎又緊貼著他,無意識的往他這邊靠,想了想,伸手,將瘦小的人兒摟進懷中。懷中的人體溫雖然不是很高,卻讓人覺得安心,怪不得很多人喜歡養寵物,抱在懷中還挺舒服的。想到以后的日子里,有這個人陪伴,他仿佛就看到他將來雞飛狗跳的混亂生活情景,這個人雖然瘦弱,雖然曾經的生活也不快樂,但在他的身上卻沒有留下多少暗沉,反而充滿了對生活的熱愛,他是摔破了頭,忘了過去,那他呢?他也能忘了過去,開始新的生活嗎?
睡得正香的蕭明銳可不知道陸向擎的想法,他只是感覺很暖和,睡得真舒服,在陸向擎懷中挑了個舒服的位置,美美的睡著,這些天,一直在趕路,馬車上睡著并不舒服,休息不好,才是他病拖了那么久的原因。現在他終于能睡個好覺了!
☆、第7章 七熱鬧的早晨
“橘....子....罐頭...橘,橘...罐..頭...”蕭明銳在睡夢中喃喃的說著幾個字,還沒入睡的陸向擎聽到他的囈語,好奇的想聽的清楚一點,可惜聽得不是很不清,陸向擎只好貼著蕭明銳臉,努力聽,橘?橘子?終于聽清了,橘子罐頭,竟然是橘子罐頭?陸向擎在黑暗中靜靜的看著他的小夫郎,靜默了半天,深深的嘆了口氣,橘子罐頭,橘子,罐頭?橘子他知道,可是罐頭是什么東西?
第二天起床后,蕭明銳醒來后,覺得有點異樣,今天他能干的金主竟然沒有早起,每天早早就起了,今天難得啊,竟然陪著他一起賴床。
“醒了?”正覺得奇怪,就聽見陸向擎低沉的聲音,
“嗯,睡得太舒服了,你睡得怎么樣啊?”懶洋洋的坐起來,伸了個懶腰,雖然聲音還有點沙啞,但比起前幾天,好太多了,感覺今天精神也挺好的,他的病快好了吧,
“是嗎,你睡得好就好,今天是回家的第一天,先熟悉一下環境吧,有一堆事情要做呢!”陸向擎也跟著坐起來,
“哦,太好了,那是我自己逛嗎?”蕭明銳很是興奮的問,難道終于可以單獨活動了?
回答他的是陸向擎的冷笑“你認為呢?”聽到陸向擎的冷冷的反問,蕭明銳立馬萎縮下來,一臉諂笑“嘿嘿,我就是隨便說說而已,隨便說說!”陸向擎想想還是不放心,他的小夫郎好奇心太重了,還是要囑咐一下“今天不要亂跑,一會我介紹家里的人給你認識,表現的好有獎勵!”
“獎勵,什么獎勵?”一聽到有獎勵蕭明銳來精神了,獎勵,驚喜什么的他最喜歡了。“橘子罐頭!”看到蕭明銳瞬間亮起來的眼睛,陸向擎很滿意,看看吧,這就是小孩!聽到陸向擎的許諾,蕭明銳反倒有點不安了,很是好奇的問“誒?你怎么知道我想吃橘子罐頭?”他好像沒跟別人說過他想吃啊,
陸向擎冷冷的盯著看了他一會,很是鄙視的對著他說出“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蕭明銳很郁悶,說話就說話唄,哼什么?再說了,他干什么了?想到剛剛陸向擎用一種看小狗的鄙視眼神看自己,難倒自己又打呼了?他應該習慣了啊,為什么陸向擎的黑眼圈還是挺重的呢?
看到蕭明銳還一臉疑惑的看向他,陸向擎直接無視他,掀開被子,起床,如果一個人一個晚上一直都對著你說橘子罐頭,你會怎么樣?他是毫不猶豫的推開了懷中的人,可惜這個人像是被抱上癮了,竟然像個八爪魚一直纏著他,勁還不小,他越是掙扎,他抱得就越緊,難道無意識的人勁都那么大?他可睡不著,磨蹭了很久,最后他太累了,才睡著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入睡后,蕭明銳漸漸放松了對他的纏勁,只是緊貼著他。可惜啊,這個害的他睡得那么辛苦的罪魁禍首,自己還沒有一點自覺。還有那什么罐頭?
“對了,橘子罐頭是什么東西?”正在穿衣服的陸向擎突然想到了這個該死的煩了他一晚的東西,那個東西到底是什么?
“橘子罐頭就是橘子做的罐頭啊?”蕭明銳很認真的回答
“我當然知道,但重點是,我想知道,什么是罐頭?”正在系衣帶的陸向擎聽到他的回答,激動差點把衣帶給扯斷,他的小夫郎是故意在耍他嗎?
“我不是很清楚啊,就是一種糖水吧,橘子做的,很好吃的,以前我一生病,奶奶就會買給我吃的....”想想,蕭明銳還舔了一下嘴,好懷念奶奶?
“哼,我看你啊,不是想念你的奶奶,是想念你奶奶做的吃的!”陸向擎看到蕭明銳
免費TXT小說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42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