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重生之為你暖心-第4部分

,摔出了問題,導致性情大變,但不是這樣,他經常會說出一些驚人之語,做出一些奇怪的行為。但他的神智是很正常的,他說他奶奶買橘子罐頭給他吃,還教他做什么操。什么操的?嗯,廣播體操!你聽說過嗎?”
“廣播體操?我沒聽說過,不過,那什么橘子罐頭是什么,好吃嗎?”聽到吃的,吃貨的本能就出現了。
“你這時候還能想到吃?”陸向擎那是一個無語啊,吃貨的腦袋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
“啊,對不起啊,我走神了。聽你這么一說還真有問題,刑老奶奶早就死了,跟他有什么關系?不過,如果他不是刑清瀾,怎么可能和本人那么像?”
“呵,我還忘了說了,他現在整天最大的興趣就是吃,跟你有的一拼?以前他就這樣?”
“怎么可能,以前在刑府,刑清瀾的生活很清苦,本來月錢就很少,還都花在了買書上,在吃上面,他很不講究。要不然也不可能整個人那么病怏怏的。”楊莫如瞪大了眼睛,幻想了一下吃貨刑清瀾,搖了搖頭,怎么也想像不出來,刑清瀾那個酸書生怎么可能和他一樣喜歡吃的,每天活的跟個木頭人似的。這種人怎么可能明白美食的樂趣。
“雖然我不想承認,可他現在真的就是這樣。我找你來,就是想問你,你有什么證據,能證明刑清瀾身份的,不能偽造的那種!”陸向擎暗想他就不信了,是個人肯定會有什么特征的。
“這個,讓我想想啊,能證明他的,想想啊......”楊莫如敲著腦袋開始回憶,幾個月前的事情,一時半會兒還真想不到什么。
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客官,您的白云糕好了。”小二捧著分量驚人的白云糕登場了,挺沉。
“送進來吧。”看到小二送來的白云糕,楊莫如震驚了,這么多,吃的完嗎?等小二出去,他就迫不及待的問出口了:“陸大少,你這是怎么了,就算白云糕再好吃,也不用買這么多吧?”無視楊莫如驚訝,陸向擎把切好的一盤白云糕端到他面前,“吃吧!一會你回去帶一包,剩下一包我帶回去給我的小夫郎。”“不是吧,他這么能吃?我記得他以前食量很小啊?”話是這么說,楊莫如在心中暗樂不已,天啊,陸向擎娶了個大胃夫郎,嘿嘿,等翔云他們來了,一定要跟他們說。“笑什么,趕快吃你的,你好好想想他身上有沒有什么裝飾物,或者特別印記,像胎記啊,傷疤啊什么的?”
“額,咳咳,嗚嗚......”果然不應該吃太多,嗆到了,楊莫如眼淚都要出來了,他快要噎死了,都怪陸向擎,說什么印記。
“你急什么啊,又沒人跟你搶,趕快把水喝了。”陸向擎趕緊倒了杯水遞給楊莫如,
喝下茶水的楊莫如總算活過來了“你干嘛在我吃東西的時候,說這個啊。”
“我說什么了,是你自己太激動了。”陸向擎一臉與我何干的表情回答他
“啊,你還別說,我還真想起來了,刑小公子身上還真的有個印記。我記得他后腰的地方有顆紅痣。”楊莫如很是興奮,他終于想到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陸向擎挑起一邊眉毛,冷冷的問道。他記得楊莫如進刑府去的是廚房吧。
“當時他摔傷腦袋上,大夫包扎完傷口后,讓人幫他換身干凈衣服。我當時去送熱水就站在旁邊,順眼就看到了啊?”楊莫如很是理直氣壯,當時他在刑家當傭人,容易嗎?
“一顆紅痣,能有多大,虧你還記得?”陸向擎相信才有鬼。
“其實吧,是因為剛才吃白云糕,看到上面的紅色果仁,我才想起來的。”楊莫如越說越心虛,不怪他啊,跟吃的有關,他會記得格外清楚,那時候,刑小公子白白的皮膚上有一顆紅痣,就像好吃的糕點。
“哼!我就知道。”陸向擎不知該說什么好,只好端起茶杯喝茶。現在證據有了了,就差驗證了。如果家里那個人不是刑清瀾,他會讓他很好看。他倒是很想知道是誰要安插個這么特別的人在他身邊。
看到陸向擎若有所思的表情,楊莫如暗暗的同情待在陸府的那個刑清瀾,這是需要多大的勇氣啊,跟陸大少這種人朝夕相處,絕對會被啃得連骨頭渣都不剩的,不知是哪家出了錢雇的他,要是他,出再多錢他都不會接,這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嗎。
“陸大少,你想怎么對付他啊?”楊莫如還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問了,印象中,刑小公子很瘦弱,陸向擎應該不會那么殘忍吧,他應該禁不住嚴刑的。那小身板,自我了斷會來的比較痛快。
“怎么,你很擔心他?要不,一會兒和我一起回家會會他?”陸向擎怎會不知楊莫如在想什么啊,心里想什么,全展現在臉上了。
“不是,我只是好奇,好奇而已。”雖然他很想去看熱鬧,但是看陸大少的熱鬧有風險,還是算了吧。
“是嗎?那真是太可惜了。”陸向擎嘴上說著可惜,可心里是一點都不覺得可惜,他怎么會讓楊莫如看笑話,他的嘴巴大的很,他知道了,就代表所有人都知道了。
☆、第11章 十一推開門一片彩色入目來
喝完茶的陸向擎拎著白云糕,悠閑的往家走,走過街道時,看到有人在賣橘子,讓他想到了橘子罐頭,既然這人那么喜歡獎勵,他也不能食言啊,橘子罐頭的原料就是橘子,買點回去吧。想了想,心情很好的走向賣橘子的大媽:“大娘,橘子怎么賣啊。”......
在家里歇了一會的蕭明銳很是無聊,啊,衣服能曬的已經曬了,小黃書也看完了,怎么他的金主還不回來啊,他一個人真是太無趣了,得找點事情做做。蕭明銳伸了個懶腰,把小黃書隨手仍在椅子上,放下翹著的雙腳,環視院子一周,目光集中在了幾棵樹上,他怎么忘了,剛才還想摘棗子來著?看看那棗樹長得那么高,應該長了很多年,結的果子一定很好吃,他迫不及待想要敲幾個嘗嘗了。
面對吃的他一向都很積極的,想想就很開心,他有多少年,沒做這種事情了,以前小的時候,奶奶家附近的人家多多少少家里都種了些果樹,石榴啊,葡萄啊,梨子,蘋果什么的,棗樹也有,有一片樹林,野生了很多棵棗樹,但是很高。他那時候和小伙伴為了這些水果,可是想盡了各種方法。樹矮的的可以爬,樹高的就使用工具。雖然他們每次摘得的東西很少,但大家一起分著吃的時候,都很開心,特別有成就感。即使會被大人追著罵。哈哈,現在他要重溫他的童年美好時光。
可這樹太高了,他還是找根竹竿什么的,他現在的小身板,要個子沒個子,要體力沒體力,唉!竹竿還有剩的嗎?他剛剛好像都拿來晾衣服了。在找找吧。蕭明銳圍著院子繞了一周,在廂房的后面發現了幾根竹竿,要是再找不到,他都想到后院拔幾根竹子了。
蕭明銳興奮的拿著竹竿奔到樹下,看著樹上,可愛誘人的小棗子,他的兩眼直冒光。可愛的小棗們,我來了。一會兒之后,蕭明銳還在樹下蹦跶,可一顆棗子都沒掉下來。果然啊想法很美好,現實很殘酷。特別是吃的就在眼前,你卻吃不到。這樣的距離讓人很著急。
瘦弱的蕭明銳敲了一會,一無所獲,卻滿身是汗。熱死他了,真是搞不懂,這古人為什么都那么喜歡穿長袍,難道是為了顯得風雅一點。這根本就不實用。反正現在家里也沒人,不用顧忌什么,想到這,蕭明銳開始脫衣服,熱死他,真不知道,他們怎能受得了,蕭明銳飛快的把外袍脫下,扔到屋檐下的藤椅上,就穿著貼身的衣褲。把袖子挽起來,把褲腳也擼起來,其實他很懷戀T恤和沙灘褲,還有涼鞋,現在是秋天還是有點熱,如果是夏天,他該怎么過啊?
嘿嘿,不夠高是不是,沒關系,他還有凳子不是嘛。蕭明銳端來一個凳子,重新站到樹下,開始新一輪的敲打,你別說,站在凳子上,還真的敲到了棗子,看到地上落下的棗子,蕭明銳真想仰頭長笑,哈哈,我終于敲到了!趕緊跳下凳子,把地上的棗子撿起來,一個個可愛的小棗子半青半紅,表面圓潤光滑,看起來就很好吃。等不及了,蕭明銳拿起喝剩下的茶水沖洗了一下幾顆小棗,就迫不及待的送入口中了,酸酸甜甜的,還有一種棗子特有的清新香氣,果然啊,這個時候吃棗子最合適了!秋天的幸福氣氛瞬間到來,好悠閑啊,好想什么事情都不做了,躺在椅子上好好休息一下。
蕭明銳趕緊甩甩頭,現在感覺是很好沒錯,可是手里才幾顆棗子啊,他還需要努力,果然自己付出了勞動獲得的食物,格外的好吃。加油,他還要努力再多敲一些。為了能感受到美好的感覺,再多敲一些棗子是很有必要的。
敲棗子是個體力活,充分考驗著人的臂力與耐力,蕭明銳覺得他的脖子酸死了,一直仰著頭,真的很累人啊,他的小胳膊,照這樣練下去啊,肯定能練出肌肉來。蕭明銳的汗冒得很快,一部分是熱的,一部分是累的,他敲一會,歇一會,臉上的汗往下滴,他毫不再意的抓起衣服的領口擦一把。正當他敲得起勁的時候,他不知道,陸向擎已經快要到家了。
陸向擎拎著橘子和白云糕走到自己門前時,有種奇怪的感覺。他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他出門時,讓他的小夫郎整理行李,他只是想找點事情給他做做,讓他不要跟著他出門。但一想到他的不靠譜,他有種莫名的擔心,應該不會有什么大事吧?只是整理一下東西,應該不會有什么的。
推開大門進去,很安靜的,往里走了幾步他就呆住了,他看到了什么,滿院子的花花綠綠的衣衫,這是要干什么?他果然不應該對他的夫郎抱太多的期望,他要習慣,他已經習慣了不是嗎?每天都有驚喜!陸向擎深吸了一口氣。但是他人呢?聽到的敲打聲,他向前走了幾步,在幾棵蒼翠的大樹間,他看到了他想見的人,可他怎么變成了這樣?他的外袍呢?竟然就穿著貼身衣物,還站在凳子上,敲棗子?看著他瘦小的身體的在幾顆蒼翠的大樹下,顯得格外嬌小,那么費力的敲打著高樹的棗子,平時蒼白的臉因為運動,紅撲撲的,鬢角都被汗濕了,看著他費力的敲打著,他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他的現在的心情,很復雜。
專心的敲棗子的蕭明銳感覺到了有些異樣,頭一轉,就看到了他的金主,他的收獲挺多的,他迫不及待想和他分享自己的好心情。“陸向擎,你快過來,看看我敲了多少,夠我們吃一會兒了。”蕭明銳興奮的向陸向擎搖著竹竿。陸向擎卻比較擔心他會不會摔倒,他一個人站在凳子上,沒人扶著他,自己還不自覺的身體還一直往前傾,看著他很擔心。還是把他從凳子上弄下來再說,他沒有說話,沉默的走近蕭明銳,結果在他離蕭明銳還有幾步之遙的時候,“喂,你干嘛?快停下來!別走了!”他看到了什么?他的小夫郎竟然瞪大眼睛的對著他大聲的吼叫,陸向擎深深的驚到了。
他的小夫郎竟然對他大吼,成親以來,他百般容忍他,他竟然對他大吼,他就不信了,這個人,看來他還是對他太好了,不讓他走,他偏要走,在他提起腳的一瞬間,他的小夫郎站在凳子上著急的大叫:“你不要在走了,快退一步,快點。”陸向擎挑釁的一笑,一腳邁出去。
“啊,你這個笨蛋,沒看到啊,踩到棗子了。”蕭明銳那是一個氣憤啊,他千辛萬苦敲到的棗子,竟然被他給踩了一個,他的遲鈍的金主啊,他都說了讓他不要往前走了,他都沒看到腳下的棗子嗎?
其實陸向擎自己也感覺到了,一腳踩下去的時候,他就知道了。感覺挺丟臉的,陸向擎努力維持住自己的表情,走到蕭明銳身邊,伸出手,溫柔的開口“下來吧,站在上面危險。”“我說你啊,我都叫你不要走了,你怎么還是踩上去了?你知不知道,我費了多大勁才敲下來一顆,你知不知道,一顆棗長那么大,有多不容易啊?它最大的使命就因為你,完不成了,你真是...”說的越來越起勁的蕭明銳沒發現陸向擎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可能因為站的高,蕭明銳覺得今天說話都格外有底氣。
陸向擎很不爽,哼,不就是一顆棗子嗎?“你說完了?下不下來?”看到陸向擎不耐煩的眼神,蕭明銳立馬焉了“啊,我下來。”乖乖的扶著陸向擎的手從凳子上下來。
等蕭明銳站穩了,陸向擎剛收回扶著蕭明銳的手,蕭明銳轉身就跑到樹下,蹲在地上撿起了棗子。看著撿著棗子的蕭明銳,陸向擎無奈的嘆了口氣,走上前,蹲下來,幫蕭明銳撿起了散落在地上的棗子。蕭明銳開心的撿拾著,手里多的握不住時,就拉起了襯衣的衣角,把棗子放進去,用衣服兜著。露出了他白白的小肚子。一會兒后蕭明銳看了看,覺得撿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陸向擎幫他撿了。陸向擎把撿到的棗子一起丟到了他的衣服里。
蕭明銳笑的瞇起了眼睛,還挺多的,應該有幾斤吧。蕭明銳笑咪咪的對陸向擎說:“向擎,你去找個盆什么的,我們把棗子洗洗吧。”
“哼!”陸向擎橫了他一眼,就知道吃,但卻真的走向了廚房,蕭明銳樂滋滋的跟在后面。走到廚房,陸向擎找了一小的竹籃子,用眼神示意蕭明銳把棗子放進籃子里,蕭明銳先是不解,呆站著,陸向擎的眼神一下子變犀利了,蠢,只好用手指了指,扔進來。
蕭明銳恍然大悟,立馬走上前,把衣兜里的棗子倒進籃子里。倒完了,把衣服撣了撣,抬頭望著陸向擎說:“好了,我們去把它們洗了吧!”
“哼!”陸向擎冷冷的瞟了他一眼,嘴角一斜,蕭明銳有些著急了,他的金主怎么這么喜歡哼啊!難道他還在生氣了,不應該氣完了嗎?不然幫他撿棗子干嘛?難道他也很想吃,就算他不說,他也會分他的啊?不能理解。
“你怎么了?”陸向擎根本不睬他,直接走到廚房外面,蕭明銳拎起籃子追了出去,陸向擎停在了一個大水缸前,蕭明銳無語的走過去,從水缸里舀水沖洗棗子,而陸向擎卻一個人走回前院了。蕭明銳一邊洗著棗子,一邊想著,他剛剛好像說的有點過火了,哎,他怎么知道他的金主這么笨啊,以前他和同學在一起,只要他一喊,對方立馬停下,四下觀望,有情況!換他被人喊,他也是這樣啊?難道是古人和現在人的思維不同?不管了,他還是乖乖的討好金主,讓他別氣了,他可是他的親人啊,可不是嗎,他還是他的夫啊?想到這,蕭明銳樂的笑出了聲,太搞笑了。他的夫?哈哈!
洗完棗子,蕭明銳進廚房找了個大碗,把棗子裝進去,不夠,在拿一個,裝了兩個大碗。蕭明銳感覺自己總算是看到勝利的曙光了,馬上就可以開吃了。一手端一個碗,走到了前院,結果他看到陸向擎正坐在他之前坐的那個小凳子上,專心的翻看著一本書,那本書,好眼熟,那不會是他隨手扔在藤椅上的小黃書吧,聽到蕭明銳的腳步聲,陸向擎緩慢的抬起了頭,對上了蕭明銳略顯心虛的眼睛,蕭明銳覺得這氣氛有些尷尬啊。這個對于現代男人而言很正常啊,可是面對一個古代的保守男人,他無奈了。
蕭明銳只好維持著兩手端碗的姿勢,故作無事的笑了笑, “棗子洗好了,來,一起吃吧!”
☆、第12章 十二真相?
陸向擎把面前凳子上曬著的衣服拿到其他凳子上,騰出一張空的凳子,指指凳子,示意蕭明銳把碗放下。蕭明銳趕緊把手中的碗放下,“你嘗嘗啊,挺甜的的。”蕭明銳坐到那個他原先用了放腿的小板凳上,就迫不及待的伸手捏起一顆棗放入口中,嗯,好吃。陸向擎有些郁悶的捏起一顆棗子放入口中,他怎么會不知道這棗子甜啊,這可是他們家的棗樹啊。
“你為什么從回來就不怎么講話啊?是不是嗓子不舒服啊?”蕭明銳心滿意足的吃著小棗,一臉好奇的問,
“哼!”陸向擎只能哼了,這個人到底有沒有眼色啊?
“你別哼了,雖然哼能表達的意義有很多,但是,我哪能都聽明白啊!”蕭明銳抓起幾個棗,捏在手中把玩,認真的望著陸向擎。
“你聽著不舒服?”陸向擎聽到他的話,憋悶的心情終于覺得舒服點了。
“當然,我又沒病。”蕭明銳皺起了眉頭,哪個正常人會喜歡這種講話方式?
“噢,原來你知道?這樣讓人不舒服啊,那你剛剛還那么對我說話?”陸向擎終于說出他最想說的話了。
“我剛剛?啊,你是指我說你踩了棗子,我又沒說錯....”蕭明銳看著陸向擎漸變顏色的臉,話聲不自覺低了下來。
“哦?是嗎?”陸向擎冷笑一聲,覺得這人沒救了,他這是認錯的態度嗎?
“好吧,我承認我的口氣不好。那你,也用不著對我哼啊!”蕭明銳話說得很委婉,但真實想法是,好想沖上前給他一拳,這個男人怎么這么小心眼。要不是他現在有求于他,他早就動手了。
“我要是不用這種方式,你會明白?人啊,只有看到跟自己行為相似的人,才知道自己的行為是多么可惡。”陸向擎一臉可憐小白的神情,就差沒說,你這么笨,只有這樣你才會懂!
“不好意思啊!”蕭明銳沒多少誠意憨笑著回答道,心里卻翻騰不已,這個男人真像以前學校的教導主任。
“沒事,下次記住,說話說重點,說話說一半,我哪知道,你要表達什么?”陸向擎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以理服人的感覺真好。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相處久了,你就會明白的,相信我!”蕭明銳一聽這話來勁了,他對這個還是很有自信的。人的默契不都是慢慢培養出來的嗎?
“呵呵!”陸向擎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額,對了,你回來的時候手里拎著的是什么啊?”聽到陸向擎的話,讓他想起先前好像看到他手里有什么東西。
“你眼睛真敏銳。”陸向擎真覺得,吃貨的眼神不是一般的好。
“呵呵,一般一般。”蕭明銳訕笑著,心想還真的給他帶吃的了。
“在那,你自己看吧!”蕭明銳一轉頭,可不是嗎?正放在凳子上呢,一個是紙包,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啊,伸手拿過來,小心的打開,居然是糕點,有點類似他吃過的米糕,白白的,蓬蓬的,糕上面還撒了些紅色的果仁,看起來就很好吃,伸手扯了一小塊放入口中,還挺好吃的,松松軟軟的,入口很細膩,有淡淡的甜味。
“這是什么點心啊?”蕭明銳一臉欣喜的問陸向擎,他雖然不喜歡甜食,可這種很淡的甜,還是可以接受的。
“云城的特產,白云糕。”陸向擎很好奇,這人有什么是不喜歡吃的嗎?
“和名字真像,白白嫩嫩的。挺好吃的。”不理會陸向擎探究的目光,蕭明銳專心的享受著美食。
“你喜歡就好。”
“那個里面是橘子嗎?”
“是,我是不知道什么橘子罐頭,但有了橘子,你就可以自己做了吧!”陸向擎對蕭明銳溫柔一笑,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做。
“呵呵,我先嘗一個啊,看看甜不甜。”蕭明銳眼神閃躲著,從草袋里拿出一個橘子,笑話,他是會煮糖水,但不代表他會做橘子罐頭啊。所以,他決定把橘子都吃光。
陸向擎微微一笑沒說話,也拿起一個橘子剝起來。
在橘子的清香中,陸向擎悠悠的開口了“我能問一下,院子里這些是怎么回事嗎?”“你說什么啊?”陸向擎直接用手指了指院子里五顏六色的衣服,“這些啊,當然是在晾曬啊,現在拿出來曬曬,殺菌消毒啊。”
“殺菌消毒?”陸向擎不自覺提高了聲音,“是啊!啊,對了,你不明白,陽光里的紫外線可以殺死很多細菌的,我們以后還要把被子什么的都拿出來曬,除螨蟲。”陸向擎覺得他凌亂了,紫外線?螨蟲?什么東西啊?最可恨的是,他的小夫郎竟然用一種你不懂的眼神望著他,他是那么無知的人嗎?
“好吧,下次別那么曬衣服了,院子里到處都是,太亂了。”陸向擎還是覺得不管什么理由,也不能把家里弄成這樣吧。
“這不能怪我啊,誰讓沒衣架呢?”往嘴里塞著橘子的蕭明銳,很無辜的瞅著陸向擎,又不是我的錯。
“衣架?”好吧,又一個新名詞。陸向擎覺得自己今天真是長見識了。
“就是晾曬衣服的工具,算了,以后我自己做幾個吧!”蕭明銳隨意的揮了揮手,又拿起一個橘子。
陸向擎不知該怎么形容現在的感覺,他竟然覺得他自己很無知,這一定是幻覺。
“還有,你怎么能把外袍脫了?還把袖子褲腳卷那么高,快放下來。”陸向擎看到眼前吃的正香的蕭明銳,實在受不了,他已經忍了很久了。細瘦的胳膊,小腿,明明是個男人,卻很白。衣領還扯得那么開,都能看到他的小胸膛了。他雖然是個男人,但也是他的夫郎啊,這個樣子,太....
“你都不覺得熱嗎?真不知道,你怎么受得了?”蕭明銳一手往嘴里塞棗子,一手拉著前襟前后抖動,熱死了,真想把衣服脫了。背上都是汗。
“你這是在暗示我嗎?”沉默許久,陸向擎看著越來越起勁的蕭明銳得出了這個結論
“什么?暗示你什么?”蕭明銳眼睛一翻,這什么意思啊?
“暗示我要和你行房。一定要我說的那么明白?”陸向擎在心里直搖頭,這還用明說?
“什么?我什么時候暗示你了?”蕭明銳有些激動了,怎么?他看起來很饑渴嗎?
“那,這是什么?你不會要告訴我你拿著它鑒賞圖譜吧?”陸向擎挑眉戲謔一笑,伸手拿起放在旁邊藤椅上的小黃書,對著蕭明銳揚了揚,笑的很燦爛,還不承認嗎?
“怎么了,不可以啊?我閑著無聊,當小人書看看,解解悶不行嗎?”他要不是沒別的事好玩,會看這個?
“好,你解悶的方式真特別,看春宮圖,還是龍陽的,真是好興致啊!”陸向擎當然不相信。
“嘿!”蕭明銳有些急了,這人怎么就這么會聯想呢?
“你別急啊,我回來之后,你就一直在我面前誘惑我,這還有假?”陸向擎擺擺手,示意他別激動。
“我怎么誘惑你了?”蕭明銳納悶了,他到底做什么了?
“你的外袍都脫了,還裸露肌膚,這還不是暗示我們要有肌膚之親嗎?”
“你想多了吧,我這是太熱了,而且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關系?”
“這可不一樣,別的男人是別人,你不一樣,你是我的夫郎啊。”
“你,你,你真是,氣死我了!”蕭明銳真是有口難辨啊,這個時代的男人的思維真是難以理解。不過話說回來,他們成親這么久,還真的沒想過這件事。他以為,這個男人不著急,難道之前都是裝的,他終于按捺不住了?怎么辦,家里一個人都沒有,現在他才覺得害怕。
“怎么了,被我戳穿了你的心思,你惱羞成怒了?”陸向擎身體前傾,伸頭湊近蕭明銳耳邊輕語道,蕭明銳的臉紅了,是被氣的。剛想說什么,陸向擎就對著他的耳朵輕吹了口氣,“乖啊,不著急,我們晚上可以慢慢交流。”蕭明銳徹底呆掉了,他是被調戲了嗎?
陸向擎心滿意足的縮回身體,拿起一個棗子扔入口中,心情真好。蕭明銳被他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的難受,趕緊把袖子放下來,抓起藤椅上的外袍飛速的往身上套,可惜越忙越亂。陸向擎笑著站起身,來到他身邊,伸手要幫他理衣服,蕭明銳剛推開他的手,陸向擎再來,最終陸向擎贏了,誰讓他高大有力呢?
在幫蕭明銳系外袍腰側的帶子時,故意伸手撩起襯衣的下擺,摸了一把蕭明銳細瘦的腰,蕭明銳被腰上異樣觸感嚇了一跳,他很怕癢。這人是想干嘛?伸手想推開陸向擎,卻被陸向擎一把拉入了懷中,蕭明銳很心里一驚,不會這人說野獸就野獸了吧,“別動,剛才我一不小心手滑了,你就這么討厭我,我們已經成親很久了。”“哈哈,不是,我怕癢。”蕭明銳很不自在啊,雖然他之前有這個心理準備,但現實又是另外一回事,他金主一會兒荷爾蒙爆發,一會君子的讓人覺得褻瀆了他,好可怕。在他糾結時,陸向擎放開了,放開時,衣帶也系好了。他的小夫郎真搞笑,他真以為自己會做什么嗎?他現在這個樣子,很難讓人下的了手啊,丑的可以。
他們的午飯解決的很簡單,廚房還剩下很多吃的,蕭明銳用白云糕,就著咸菜吃的不亦樂乎,看的陸向擎直搖頭,真是糟蹋啊。這要是楊莫如看到了,不知道會怎樣。呵呵,兩個吃貨的戰爭,估計很有趣。
吃完午飯,蕭明銳就很困乏了,上午精力消耗過大了。跟陸向擎打了個招呼,走進內室,扒了外袍,脫了鞋爬上了床,身體一沾上床,睡意更濃了。拉開床上的被子,往肚子上一蓋,放任自己睡去了,真的好累啊。呼呼大睡的蕭明銳并不知道,門外喝著茶的陸向擎,望著滿院子的衣服,心情很復雜。現在躺在里面大睡的人,其實是個挺單純的人,他沒有刻意隱瞞過自己的性情,但卻不是真的刑清瀾。他不知道確定了里面的人是真的還是假的,他會比較開心。答案就在眼前,他卻猶豫了,他對這個人產生了感情了嗎?說的也是啊,養條狗,時間長了,都會有感情的,何況是人呢?不知坐了多久,陸向擎喝完茶杯中的最后一口茶,放下茶杯,緩緩站了起來。現在是確認答案的時候了。
走進內室,聽見平穩的呼吸聲。看到床上躺著的人兒,原本有些猶疑的的心,突然間平靜了下來。蕭明銳睡得并不老實,把被子蹬了,陸向擎已經習慣了,多日的同床共眠,這是常有的事情。蕭明銳不舒服的翻了個身,背對著他,陸向擎輕輕坐到床上,緩緩伸出手,輕輕撩起蕭明銳衣服的寬大下擺,拉開,往上拉,往蕭明銳的后腰看去,細瘦的腰肢顯示著他的瘦弱,皮膚卻很白,病態的蒼白。很仔細的從左邊看到右邊,在后腰的右下角,終于看到了一顆小小的紅痣,這么小的一顆紅痣,虧得楊莫如能記得。這個身體真的是刑清瀾,那這性格是怎么回事?雖然陸向擎年少讀書時還挺喜歡讀些怪談,奇聞異事的,但心底卻并不是真的相信。眼前這人卻讓他有了這方面的想法。世界上的事情啊,真是什么都有,總覺得這個人出現后,他的生活變得熱鬧起來。雖然有時很無語,但比之前的生活好多了。有正常活著的感覺。
輕輕拉下衣擺,把被子蓋好。陸向擎站了起來,脫了外袍也爬上了床,現在半顆心放下了,等他醒來,一定要好好問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還有他到底是誰。真的是叫明銳嗎?
☆、第13章 十三說出心中的秘密
蕭明銳醒來時,已經是夕陽西下。打了個哈欠,伸了一下懶腰,睡得很舒服啊。陸向擎呢?房間里就他一個人,懶懶的起床,把鞋子當拖鞋一樣穿著,踩著鞋子出門了。
呆呆的走到門口,原本曬得滿院子的衣服,已經不見了,院子又恢復了原本的樣子。蕭明銳揉了揉眼睛,感覺很神奇,之前還亂糟糟的院子,還有被他搬的到處都是的凳子椅子,都不見了。他的金主真能干。
“醒了,我還以為,你還要再睡一會呢!”正在收拾東西的陸向擎從書房走出來,就看到了傻站著的小夫郎。“既然醒來,就去洗個臉,一會兒,就吃晚飯。”陸向擎走到蕭明銳身旁,輕輕拍了他一下,溫柔的笑了笑。蕭明銳有些奇怪,他的金主怎么了,怎么跟平時有點不一樣啊。可能是他才睡醒,太敏感了吧。
蕭明銳很聽話,乖乖的洗了臉,冷水一激,感覺清醒多了。走到屋內的飯桌前,他很想知道晚上吃什么,湊近一看,中午吃剩的白云糕,稀飯,咸菜,饅頭,和中午吃的差不多。不客氣的坐下,陸向擎已經坐在桌前等著他了,看到蕭明銳對著餐桌上的食物掃視一番后,表情還算滿意的坐下。他無聲的笑了,這個人只要有吃的,還真是不挑啊。
“衣服,是你幫我收的吧,謝了!”蕭明銳心情很好的喝了一口稀飯,是熱的。
“嗯,放在屋內呢,一會兒,你自己把衣服疊好,放到箱子里。”陸向擎拿起一個饅頭,咬了一口。難道將來幾天,他都要靠吃饅頭度過?
“我就知道。哎.....”蕭明銳咬著饅頭泄憤,他就知道,陸向擎會那么好?果然還是要自己整理。不過也不錯了,至少還幫了他一點不是嗎?
“你知道什么?”
“沒什么,對了,稀飯是你做的?”喝著熱的稀飯,蕭明銳很驚奇,陸大少還會做飯?
“當然是我做的,不然,是你?”陸向擎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額,我只是覺得很好奇,你是個大少爺,怎么會做飯啊?”蕭明銳猛的咽下口中的食物,他真的只是好奇。不管在哪個時代,大少爺不都應該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嗎?
“呵呵,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我就是會。”陸向擎狠狠地咬著口中的饅頭,他就不能會做飯嗎?
“那你會做什么啊?”蕭明銳真的很好奇,睜大了眼睛,很期待。
“稀飯,粥。”陸向擎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稀飯,才慢悠悠的回答。
“哇,你會的還真?”蕭明銳剛想歡呼,但一聽到陸向擎的話,就把話咽了回去。
“真什么?”陸向擎停下筷子,抬起頭靜靜的看著對面糾結的蕭明銳,眼中是明顯顯的威脅。
看到如此認真的陸向擎,蕭明銳覺?br />第二書包網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40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