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歡樂大世界-第229部分

再放了,就積德行善啦?有那你當初別逮它好不好啊?!
哎,放生——就用上和申馴的鳥兒啦。在“風月無邊”牌坊前邊兒,擺著一拉溜兒的鳥籠子。等到午時三刻,和申上前啟奏:
“請主子放生!”
乾隆用刻著“福”“壽”字兒的銀盆洗了手,然后打開一個籠子。剩下的,太監全給打開啦。
那位說了,皇上怎么就打一個呀?
啊,意思到了就行啦。那么些個鳥兒籠子,都歸他打開,挨個兒來,那得到幾兒啊?等把鳥兒放完了,鳥兒是放生了,他可累趴下啦!
籠門兒一開,“忽啦”一聲,這群鳥兒全飛出去啦。一時鳥語聲喧,空中盤旋。功夫不大,就見這群鳥兒,奮展雙翅,哎,又飛回來自動進籠啦。
乾隆納悶兒啦。嗯?這些鳥兒什么毛病?怎么放了又全回來啦!
和申一看,行啦,我這鳥兒總算沒白馴,拿下來啦。忙說:
“主子皇恩浩蕩,飛鳥也感恩戴德,不忍離去。上承天意,下順民心,如此‘百鳥朝圣’乃吉祥佳瑞之兆。愿我主與日月同在,萬壽無疆!”
嗬!乾隆這份兒高興:
“好!好一個‘百鳥朝圣’。和申!”
“奴才在。”
“朕將順天府秋季賦稅賞賜于你。”
“謝主隆恩!”
劉墉在旁邊兒一聽,差點兒沒把羅鍋兒氣直嘍!心說:噢,“秋捐”又歸你啦!秋天是皇太后的壽誕哪,更得玩兒邪的啦。春捐,“百鳥朝圣”,
弄得老百姓滿市逮鳥兒去。秋捐哪?再來個“萬福捧壽”,那……就該逮“檐蝙蝠”啦!不行!
剛要上前啟奏,和申揚揚得意地過來了:
“壽誕佳期,有‘百鳥朝圣’,萬歲龍顏喜悅,特將順天府秋捐賜于我,不知劉中堂有何見教?”
說這話叫逗氣兒。那意思是:瞧見沒有,秋季賦稅銀子——我“奔”下來啦。別看上回白賠了一年俸祿,這回我連本兒帶利全找補回來啦,你還有什么可說的?嘿嘿,生氣去吧!
嗬,這話噎嗓子啊。不行,得給他布回去。
“和中堂,飛鳥兒入籠,算什么呀,人乃萬物之靈嘛。找算卦的馴鳥兒誰不會呀!”
和申心說,噢,他全知道啦!知道了也沒關系,反正皇上賞我啦。哎,我呀,再氣他一下子:
“劉中堂,您乃太后干兒,皇上御弟,今值萬歲六十大壽,不知……有何奉獻哪?”
劉墉一琢磨,嗯,你不是問嘛,行啦,該瞧我的啦。沒理和申,沖乾隆說上了:
“啟奏我主萬歲,‘百鳥朝圣’,不值一提。為臣奉獻‘萬蟻慶壽’,恭請圣駕龍目御覽。”
乾隆一聽,什么?萬蟻慶壽?這更新鮮了:
“劉墉,何為‘萬蟻慶壽’?”
“就是數萬螞蟻組成‘壽’字兒,以示慶賀。”
“噢,在什么地方哪?”
“在‘福海’之中的‘瓊島瑤臺’……”
“噢,跑海里去啦!那……那怎么去看哪?”
“請我主萬歲乘龍舟前往。”
“好。”
君臣同登龍舟,渡福海來到瓊島瑤臺,上去一看,嗬,密密麻麻遍地都是螞蟻,全沒法兒下腿。乾隆說:
“劉墉,你讓我坐船過海就為看螞蟻呀!”
“萬歲,您站遠點兒,便見分曉。”
“行。”乾隆后退了十幾步,還是看不清。
“劉墉……”
“請圣駕再站遠點兒。”
乾隆又往后退了十幾步,還不行。
“您再站遠點兒。”
乾隆又往后退……
“唉,劉墉,我不能往后退了,再退……我就掉海里啦!”
“請我主萬歲,登龍舟觀望!”
乾隆率文武百官二次上船,劃到福海中間兒,遙望瓊島瑤臺。嗬!這個大“壽”字兒!足有幾十丈啊。皆由螞蟻組成,令人稱奇。從字體上看出來是劉墉寫的,筆力剛勁,不錯。
和申細一看,哎,瞧出毛病來啦。怎么?這“壽”字的一豎拉出有十幾丈去,怎么這么長啊,這算什么體呀?嗯,行啦!就說了:
“萬歲請閃龍目。螞蟻所組之壽字,最后一豎,拖長數丈,難解其意。劉墉精通瀚墨,今幫書怪體,實屬有意欺君,戲耍圣上,理應治罪!”
和申這么一說,乾隆也看出來啦。嗯,說得有理;好你個劉羅鍋兒,上回你弄四句《三字經》應付我,這回螞蟻組字,最后一豎拉那么老長,你這是成心耍我呀!當時把臉就沉下來啦。
文武百官一看,全替劉墉捏把汗啊!這劉墉也是,干嘛弄怪體呀,這不是自找倒霉嗎?!
乾隆說:
“劉墉,‘壽’字最后一豎,怎么那么長啊?”
劉墉樂了:
“萬歲,壽字拉長,理應如此。”
“啊?就該拉長嘍,為什么哪?”
“這叫‘長壽’嘛!”
“長壽?!”
“哎,壽字拉長——寓意我主:吉祥如意,萬年長壽!”乾隆一聽,嗬!心里這個通快,美!
“萬年長壽,不錯,有理,好!”
劉墉說:
“萬歲,既然夸好,您賞我點兒什么呢?”
“噢,夸好就得賞東西呀!”
賞什么呢?乾隆瞪了和申一眼。心說:都是你給我找的麻煩!賞……略加思索,隨即傳旨:劉墉奉獻“萬蟻慶壽”,足顯一片忠心;今將賞于和申的順天府秋季賦稅——全部轉賜劉墉!
和申一聽,“噢,合著我全給他‘奔’啦!”
第六十章 劉寶瑞相聲專區之【官場斗系列之圣宴爭魚】
乾隆這個氣呀。生誰的氣呀?生和申的氣!因為和申是他的寵臣哪。心說,昨天我給你紙條兒的時候,讓你回家琢磨琢磨。你就琢磨了些這個——黃瓜茄子一齊數?嘿!和申哪,和申,我是真要往上捧你呀,你不給我作臉哪。我想把你捧得忽悠忽悠的,你偏把我摔得叭碴叭碴的!
又一琢磨,看來和申跟劉墉,倆人這勁兒擰得夠大的啦,面和心不合呀。這不行啊。這一文一武,一滿一漢,是朕的左膀右臂呀。別窩兒里反,自己掐自己呀!長此下去要耽誤我的國事啊。嗯,我得找個機會給他們倆調解調解……趕早不趕晚兒,干脆,就今兒吧。
于是傳旨,下朝別走,在“保和殿”賜宴。
哎,一塊兒吃頓飯,
皇上吃飯叫“御宴”,又叫“圣宴”。那排場大啦。講究吃一、看二、眼觀三。什么叫“吃一、看二、眼觀三”呢?就是有吃的菜,有看的菜,有觀的菜。
那位說了,“看”和“觀”還不一樣嗎?
哎,不一樣。看的菜,是端上來看一眼就搞撤下去;觀的菜,是擺那兒不動。
劉墉一聽在保和殿賜宴,當時就煩了。為什么呢?跟皇上一塊兒吃飯,不是享清福,純粹受洋罪!怎么?頭一樣兒,不能入座,得站著吃,跟皇上平起平坐?那哪兒行啊!二一樣兒,禮節繁瑣,得行六肅禮。什么叫六肅禮呀?
就是請一個安,磕仨頭。連著請三回安,磕九個頭。哎,就是常說得那個“三拜九叩”,三拜九叩折騰完了,吃……吃塊綠豆糕!
哎,您瞧這麻煩勁兒!
劉墉不管怎么煩,也得去呀。劉墉、和申一起來到了保和殿,見駕完畢。乾隆就說了:
“和申、劉墉,你們兩個人,一滿一漢,倆中堂,是朕的左膀右臂,今日賜同桌進膳,免去一切君臣之禮,不必拘束。”
劉墉心說,嗯,這還不錯,要是吃口菜,謝回恩,磕仨頭,這頓飯吃不完……就磕暈啦!
仨人往那兒一坐,太監忙上啦。第一道菜是看菜。端上來,是用江米面做的一個“山”,上邊兒用雞蛋黃兒擺了四個字,“萬里江山”。就看乾隆把筷子拿起來,把這四個字兒一抹,又端下去啦。這叫“萬里江山一掃平”。
接著是觀菜,不擱眼前頭的桌子上,擺在旁邊兒一個條案上,一拉溜十三個雙耳海碗,每個碗上都墜一個銀牌兒,牌兒上有省名兒。當時全國南七北六十三省,十三個菜代表十三省。十三個海碗上齊了,表示“四海安寧”。如果哪個省出事了,丟了一個省,就上十二個碗。皇上一看,明白了,趕緊兵征討。要丟三個省,上十碗;丟五個省,上八碗;丟十個省,上三碗;全丟了,那……皇上就甭吃啦!
吃的菜,一共是三百六十樣兒,代表一年三百六十天。這三百六十樣兒菜要占十個字,是:咸、甜、酥、軟、脆、麻、辣、嫩、鮮、香。
哎,您看多講究!不象我們家吃飯,要解饞——辣和咸!
哎,就倆字兒!
所有的菜都上齊了,乾隆就說了:
“二位愛卿,不必拘禮,吃吧。”
和申一瞅,菜這么多,圓桌面兒挺大,哎?遠處的菜夠不著啊!平日皇上是怎么吃得呀?
您說什么?噢,讓小太監夾菜往嘴里送。哎,那哪兒成啊!
皇上一指“我吃那個”。小太監忙說“遵旨”,夾起一筷子來,“請萬歲張嘴”。這不是皇上吃飯,這是托兒所阿姨喂孩子!
乾隆光說吃,可不動筷子。哎,就見有個太監手里拿個小碟兒,把每個菜都往碟兒里撥點兒,當著皇上的面兒吃了。這位叫“嘗膳太監”,專門兒“嘗膳”的。那年月,皇上總疑心別人害他,怕菜里有毒,弄個嘗膳太監一樣兒吃一點兒。吃完沒事兒,哎,皇上再吃。要不怎么叫“圣(剩)宴”呢。圣宴、圣宴,就是嘗膳太監吃剩下的宴!
嘗膳太監嘗完了,乾隆這才動筷子。開始吃了,和申明白啦。怎么?趕情這桌子心兒會轉。哪個菜轉到皇上眼頭里,愛吃,夾一筷子;不愛吃,讓過去。嘿!這玩藝兒不錯。而且轉的度也合適,不快不慢。為什么呢?不能慢了,皇上想吃對過兒的那個菜,倆鐘頭沒轉過來,那哪兒行啊?!可轉得快了也不行,轉快了,噌!菜蕩甩皇上一腮幫子!
嗐!那受得了嗎?!
雖然乾隆說了不拘禮節,可也不能跟在家吃飯一樣,那么隨便。比如夾菜,只能“騎馬夾”,不能“抬轎夾”。什么叫騎馬夾呢?就是用筷子在菜浮頭略微夾一點兒,意思一下就行了。抬轎夾呢?是拿筷子抄底兒,這相兒(學狀)——
哎,那也太下作啦!
吃著吃著,乾隆忽然靈機一動:
“哎,二位愛卿,你們倆在此陪朕用膳,可你們府內也必然將午飯備妥。這樣吧,你們倆打人回去,把家里預備的菜,各拿一樣兒來,朕當也嘗嘗你們吃什么?”
和申、劉墉忙站起來,口稱:
“遵旨。”
哎,各自打人回家拿菜去了。
功夫不大,和申府的圓籠抬到了。小太監把圓籠打開一看,里邊有個彩色的砝瑯銅盒兒,盒兒是雙層的,掛著钖拉里兒,下層有開水,為得保溫。再把上層打開,里邊兒是個砂鍋。掀開蓋兒一瞧:嗬!這份兒好看。紅的是胡羅卜,黃的是筍片兒,綠的是菜葉兒,當間兒是一塊豆腐。白綠相映,紅黃互襯,粉白翠綠特別的漂亮。拿筷子一夾,嘿!豆腐里還有好些個小泥鰍魚兒,是上下微曲,姿態各異。
乾隆沒見過呀!就問了:
“和申,這菜叫什么呀?”
和申一琢磨,行了,這回該我顯顯能耐啦,別看剛才早朝回奏那八句話,我沒答對。要論起“吃”來,嘿嘿,劉羅鍋兒!你可就差遠啦!忙說:
“主子,此菜名為‘白蛇進洞’。是用活魚養在蛋清以內,待魚腹內中,臟物吐凈,方能入鍋。先用冷水兌好調料,配齊菜肴,放置豆腐一塊。鍋底加溫,活魚難受其熱,便鉆入豆腐之內,故名叫‘白蛇進洞’。”
乾隆聽他這么一說,高興了:
“嗯,獨出心裁,別具一格,顏色淡雅,菜葉兒清鮮,堪稱上品,好!”
和申一瞧皇上直夸他,更得意了。沖劉墉一撇嘴:
“劉中堂,‘白蛇進洞’,您有何見教啊?”
劉墉一聽,噢,整天不干正事兒,凈琢磨“吃”啦,還美哪。
“啊,和中堂,您乃信佛之人,當以慈善為本,活魚入鍋,湯沸而亡,于心可忍嗎?”
和申說:“它……這個……那什么……它……啊,熟了就好了。”
哎,劉墉心說,可不熟了就好了嘛。熟了你好了!
正說著哪,劉墉府的菜也送到了。
劉墉說:“萬歲,和中堂有‘白蛇進洞’,臣今奉獻一菜,名曰:‘青龍探海’!”
和申愣啦,沒聽說有“青龍探海”呀!等把菜端上來,和申一瞅:喲!敢情就是小蔥兒蘸甜面醬啊?!
就聽劉墉說:
“萬歲,此菜名曰‘青龍探海’。俗稱羊角蔥蘸甜面醬。您別看這是民間鄉里的吃兒,要吃長了,能清腦提神,活血通氣,開胃健脾,增加食欲……“
和申一聽,哎,你這兒賣大力丸哪!
乾隆還真撅了根兒蔥,一蘸醬,擱嘴里一嚼,嘿!辣味兒沖鼻子。連說:
“好!通七竅,開脾胃,太好了!來呀,添飯!”
皇上一說添飯,小太監口稱:
“遵旨。”
把碗撤下去啦。功夫不大,捧上一個描金漆盒兒,里邊兒擺個空碗兒,往皇上面前一跪:
“萬歲,圣體要緊!”
哎,不給吃。宮里有規矩,一天三頓,一頓一碗,多一點兒也不給吃。怎么?怕皇上撐著!
乾隆讓蔥辣的,還想吃(飯)呀,又說了:
“添飯。”
“嗻!”
一會兒回來了,還是個空碗兒:
“萬歲,圣體要緊。”
乾隆急啦,
(大聲)“添飯!”
這回不敢不添了。等端過來您再瞧——添了六個米粒兒!
好嘛,他這兒喂蛐蛐哪!
今天是皇上想多吃一點兒,太監不給。那么要想少吃呢?也不行。真要剩半碗飯,麻煩啦。怎么?萬歲“中焦堵塞、食欲不振”,得趕緊傳太醫,診脈開方。結果少吃半碗米飯,得多喝三付湯藥!
哎。您瞧這倒霉勁兒!
小蔥兒蘸醬,又利口、又開胃。乾隆是越吃越愛吃。就說了:
“看來民間鄉里之菜,別有風味兒啊。哎,明天咱們體察一下民情,微服私訪一番,如何?”
和申、劉墉同時說:
“謹遵圣命。”
“好!明兒咱們仨來趟玉泉山。今兒哪,我也不白吃你們的,朕這兒也有一個特殊名菜。什么呢?‘清蒸鰣魚’。不過不多,今晨貢來三尾。一尾奉獻太后了。一尾朕自用之。剩一尾現賜于二位愛卿分食。怎么樣?”
有人問了,怎么才進貢來三條魚呀?
哎,這您不知道。可您看鰣魚的“鰣”字兒,念“鰣”。就說明這種魚有時間性。平時沒有,只在端陽節之前才見。出水就死,還不能擱,一天色變,二天香變,三天味變。不能吃了。況且,只產于江蘇鎮江,別地兒沒有。鰣魚——味美絕倫。歷來是貢上的貢品。
可鎮江離北京兩千五百多里哪,那年月,又沒火車,又沒飛機,怎么送啊?哎,有主意。二十里為一站,夜懸燈、日掛旗,逐站接應,飛馬傳遞。有一天一夜就到北京了。送不能就送三條啊,幾十匹馬,馱幾百條哪。可等到北京一看哪,雖說加了冰啦,冰鎮著,可除了變色兒的、變味兒的,挑來挑去,就剩三條了。
物以稀為貴蚜,越少越值錢嘛。三條魚,太后一條,皇上一條,和申、劉墉分一條。這是多大榮耀啊!怎么分哪?照理說是從脊梁背兒上劃開,一人一半兒。
劉墉琢磨上了“清蒸時魚”,讓和申吃了,這不糟踐好東西嗎?我得想個主意。嗯……哎,他想出一條兒嘎咕主意來!
“啟奏萬歲,為臣只吃魚頭,魚身讓與和中堂享用。”
乾隆納悶兒了,吃魚都吃中段兒啊,哪兒有愛啃魚頭的呀?
“劉墉,你為何爭食魚頭?”
“萬歲,鰣魚之頭,非同一般。吃了,能增智力,長學問,為臣思路遲鈍,故而愿吃魚頭。”
乾隆心說,什么?你羅鍋兒一動就一個主意,還思路遲頓哪!虧心不虧心哪!
和申一聽,怎么著?吃魚頭能增智力、長學問。嗯,這魚頭可不能讓羅鍋兒吃了。本來他就腦筋快、學問高,再吃了魚頭,那……往后我就更不行啦!忙說:
“劉中堂,您才智過人,滿朝皆知,這魚頭,還是讓我吃吧!”
“唉,和中堂,不必過謙,魚頭還是我吃吧。”
和申一琢磨:“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得了,我先下手吧!
“不,不不,還是我吃吧,我吃吧……”
一邊兒說著,和申就把魚頭夾過來了。別提心里多高興了。夾起來就啃。是越啃……越覺著不對勁兒……。怎么?又扎嘴,又劃嗓子。可巧,魚頭后邊還聯著一小塊兒肉。拿筷子摳出來一吃,嗬!這個鮮哪!和申后悔的當時眼淚差點兒下來。怎么?就這么一點兒魚肉,是滿口清香啊。再一看劉墉,這么會兒功夫,吃得就剩下個魚尾巴了。和申明白了,上當啦!一轉身兒給乾隆跪下了:
“啟稟主子,劉墉詭言吃魚頭能長學問,奴才信以為真。誰知,魚頭骨硬刺多,扎嘴劃腮。魚身才是美味佳品。劉墉竟然戲耍國家大臣,望萬歲給奴才作主。”
乾隆一聽,心說,劉墉你怎么這么不開眼哪!干嘛蒙他那份兒魚吃啊?這得問問:
“劉墉!”
“臣在。”
“為何謊言吃魚頭——可長學問?”
“萬歲,為臣沒說瞎話,吃魚頭確實能夠長學問。”
“什么?吃魚頭確實能長學問?”
“不錯。”
“怎么見得?”
“您瞧,和中堂啃了半拉魚頭就知道不如魚身子好吃,這不是學問見長嗎?”
和申一聽,噢,就長這學問哪!
第六十一章 劉寶瑞相聲專區之【官場斗系列之微服私訪】
剛才吃飯的時候,乾隆不是說了嗎?要來趟玉泉山。哎,第二天一早,乾隆、和申、劉墉,全換上了便裝。怎么?微服出訪嘛!跟老百姓一樣,隨便蹓跶,以便體察民情。
玉泉山離北京三十里地哪,不能走著去呀,就雇了一輛轎車。轎車是當時的一種交通工具,騾子拉著,車上有棚兒,可以遮風避雨。車一出西直門,麻煩啦。嗬,這個顛哪!為什么呢?從西直門到玉泉山,這三十里地是條“御路”。全是用大青條石鋪的,專為給皇宮拉水走水車的,要不怎么叫“御路”哪。這條路還是明朝修的哪。到乾隆年間,已經三百多年啦。由于年深日久,青石路磨得坑坑洼洼,車走起來,是“嘰哩咣當、嘰哩咣當”……,又顛又晃!乾隆一琢磨,我這兒不是坐車,搖煤球兒哪!這哪兒受得了啊,就說了:
“趕車的,我給你加五兩銀子……”
“謝爺賞!噢,我再趕快點兒!”
“別價!再快非散架了不可。”
“沒關系,我這車新打的,結實。”
“是啊,車是結實,人快散啦!我給你加五兩銀子,讓你呀,趕慢點兒。”
“慢點兒?好了您哪。”
常言說,干活兒不由東,累死也無功。“東”,就是東家——花錢的主兒。既然人家讓慢點兒就慢點兒吧。車慢下來啦。
走了一會兒,乾隆又說了:
“趕車的,我再給你十兩,還得慢。”
“是嘍!”
剛走幾步,“哎,趕車的,我再給你五十兩,越慢越好。”
“好嘞!”
趕車的跳下來了,牽著騾子走,沒走幾步,“哎,趕車的,我給一百兩,你別讓車轱轆轉悠……”
趕車的說:“那什么……您下來吧!”
怎么?車轱轆不轉悠怎么走哇!
這么說吧,趕車的是緊對付、慢對付,好不容易,總算對付著到山根兒底下了。其實離玉泉山還有二里來地哪。乾隆一看,村口兒上有家小飯鋪,搭著天棚,扎著籬笆墻,門口兒掛著茶牌子、酒幌子。一見飯鋪,乾隆這肚子就咕嚕上啦。怎么?早起吃那點兒東西,全給顛下去啦!現在是又渴又餓呀!忙說:
“停下!停下!就到這兒吧。”
“唉,還有二里地哪,您走著多累呀!”
“啊,行啦,坐你這車,比走著還累哪!”
乾隆帶著和申、劉墉仨人下了車,進了飯鋪。剛坐下,伙計就過來了。一邊兒擦著桌子,一邊兒跟乾隆聊上啦:
“哎呦,您可有日子沒來啦!”
乾隆一愣,心說,我壓根兒就沒來過呀!
“啊,這……你認識我嗎?”
伙計說了一句套近乎的話,差點兒沒把乾隆鼻子氣歪了。
“嗐!那怎么不認識啊。上回您在這兒吃飯,一頓吃了仨溜肉片兒嘛!”
啊?乾隆一聽,哎,我怎么那么饞哪!
一琢磨,得了,甭跟他廢話了,放下遠的說近的吧。
“啊,你們這兒有什么吃的啊?”
“今兒您來的時候不對,早飯已過,午飯未到,就有‘炒疙瘩’。下回您再吃溜肉片兒吧。”
乾隆心說,嘿,他怎么還找補這碴兒啊?!嗯……我得耍耍他。
“啊,好,來三盤兒炒疙瘩。有湯嗎?”
“酸辣湯。”
“來三碗。”
“好了您哪!”
伙計轉身剛要走,乾隆又說了:
“別忙!我不吃蔥花兒。”
“噢,那不要蔥花兒。”
“不吃姜末兒。”
“好,不擱姜末兒。”
“不要花椒。”
“免花椒!”
“我不吃雞血,不要豆腐,別放鹽,別擱油!”
伙計一聽:“那……給您來碗白開水得了?!”
乾隆一樂:“哈哈哈……,好吧,來三碗酸辣湯吧。”
功夫不大,妙疙瘩,酸辣湯全端來了。乾隆沖著和申、劉墉就說了:
“啊,二位愛……”
剛想說,“二位愛卿,陪朕一同進膳”。一琢磨,不對。這是私訪啊,不能露出身份來呀,又咽回去了。
“啊,二位愛……愛怎么著……就怎么著……那什么(比劃往嘴里吃飯狀),啊……這個,你們明白了吧?”
劉墉跟和申一對眼光,同時說:
“啊……這個……那什么(比劃往嘴里吃飯狀)我們明白了!”
伙計在旁邊一聽,什么呀就明白了?你們明白了。哎,我可糊涂啦!
吃飽喝足以后,仨人兒出了飯鋪進村了。一看這小村兒不大,在山根兒底下,啊,漫山遍野的樹木花草,顯得那么幽靜。
乾隆說:“劉墉,山村如此幽靜,你何不賦詩一?”
劉墉四下一看,嗯,有詞兒啦:
,,“遠觀青山層層綠,
,,,,近看路旁步步花,
,,,,屋外戶戶垂楊柳,
,,,,村內裊裊飄煙霞。”
怎么飄煙霞呀?正趕晌午頭兒上,家家做飯,煙筒冒煙哪。
乾隆一聽,哎,有點兒意思。不錯,和申在旁邊一琢磨,我也得作一啊。好在皇上面前露露臉哪。嗯,來一。他是一邊兒走,一邊兒斧頭想詞兒,嘴里還閑著:
“嘖嘖嘖嘖……”
緊著這么一咂嘴兒,壞啦!怎么?詞兒沒想出來,把狗叫來啦!
哎,這不是搗亂嘛!
和申正沒轍哪,一抬頭,哎,看見路旁邊兒有個小媳婦,正在碾盤上軋小米哪。雖說是個農家打扮,還真有點兒姿色。
和申知道乾隆的毛病啊,悄悄地說了:
“主子,您看——”
乾隆一瞅,嗯?嗬!真美呀!當時倆眼就盯上啦,隨口還吟了一“歪詩”。怎么叫歪詩呢?就是說,這詩,實在不怎么樣。所以,也沒人傳抄,知道的人也不多。不過哪,我知道。要不怎么說,相聲演員無所不知哪!
乾隆這“詩”是這詞兒:
,,“漫游小路過山莊,
,,,,見一少*婦碾黃糧,
,,,,兩支玉腕棍頭托,
,,,,三寸金蓮步下忙,
,,,,汗流粉面花含露,
,,,,糠撲娥眉柳帶霜,
,,,,如此絕色多嬌女,
,,,,可惜匹配村夫郎!”
就是說,嗬,這么漂亮的女人,可惜嫁種地的啦。按乾隆那意思……嫁他才合適哪!
封建帝王嘛,全這德行。
劉墉聽完這詩,是沉默不語。怎么?沒法兒評論哪!和申一瞧劉墉不說話。哎,他來勁兒啦:
“主子,您福至心靈,才華過人,這詩可稱……‘游龍戲鳳’啊!”
其實挨不上。拍馬屁拍得也有點兒過火啦。皇上耍流氓,調戲婦女,還美其名曰“游龍戲鳳”。這要擱平常人身上,就不叫“游龍戲鳳”了,那就該“游街示眾”啦!
要不怎么和申得寵呢。他這么一說,乾隆心里這份兒痛快:
“好,比得好!山村之中竟有此美女,嗯,這叫‘草雞窩里出鳳凰’啊。哎,雞窩……這得有雞呀,……怎么這么半天沒聽見雞叫啊?”
劉墉一聽,什么?雞叫?雞叫五更啊。雞又沒瘧子,大晌午頭兒的,它叫什么呀?!
正這時候,就聽:“哏兒哏兒、哏兒——”哎,雞叫啦!
乾隆回頭一看,是和申學的。嗯,我說雞叫,就來雞叫。不錯!覺高興了:
“好,學得挺象,賞銀一百兩!”
“哏兒哏兒、哏兒——”他又來了一聲。
“嗯,再賞一百兩!”
和申一琢磨,行啦,這回可逮著有把兒的燒餅了。來吧!
“哏兒哏兒、哏兒——;哏兒哏兒、哏兒——;哏作哏兒、哏兒——;……”
哎,他叫上沒完啦。
劉墉一看,噢,大清國這倆錢兒都這么糟蹋了呀?!不行!一聽和申都叫了九聲啦,實在受不了啦。一把把和申嘴捂住了:
“行了,行了,你該歇會兒啦。”
“啊,那什么,我不累……”
劉墉心說,你不累呀?哎,我累啦!
“你別叫了。這雞有五德呀。是文、武、勇、仁、信。頭戴紅冠是‘文’;腳生利爪是‘武’;迎敵而斗是‘勇’;得食呼伴是‘仁’,天明則啼是‘信’。雞都守信,天亮才叫。這大晌午頭兒的,你一個勁兒叫喚什么呀?”
和申心說,叫喚什么呀,不白叫啊。叫一聲一百兩,九聲了,九百!再來一聲湊一千多好,就差一百啦,哼,就差一百,讓你攪啦。這羅鍋兒太可恨啦!
倆人正這兒掰拆哪。哎,過來一個老頭兒。乾隆抬眼一看,唉?這老頭兒扮相兒可新鮮。就說:
“哎,你們快瞅……”
和申、劉墉倆人一瞧,嗯?這老頭兒打扮的太特別啦。怎么?雖然皺紋堆疊,須皆白,可腦袋頂上梳著一個“沖天杵”的小辮兒,還扎根兒紅頭繩兒。
嗬,這叫什么打扮兒呀!
那年月,小孩兒留頭扎小辮兒,有講究。留前頭蓋著腦門兒的,叫“劉海兒”;在后腦勺兒上扎個小辮兒的,叫“墜根兒”;分在左右兩邊兒的,叫“歪毛兒”;腦瓜頂上扎個沖天的小辮兒,叫“沖天杵”。
這些小辮兒都是小孩兒留的。這老頭兒扎個沖天杵的小辮,瞧著就那么可樂,乾隆問了:
“請問這位老者,您今年高壽啦?”
老頭兒說:
“啊,不敢。我還小哪,今年一百四十一啦!”
啊?一百四十一還小哪?!
乾隆一想,嗯,這趟玉泉山沒白來,碰上“老壽星”啦。忙說:
“老者壽高一百四十一歲,我贈您一副壽聯如何?”
“那……多謝了。”
乾隆一琢磨,有了:
“花甲重開,外加三七歲月。”
說完,拿眼瞅了一下和申:
“你能配個下聯嗎?”
和申正算帳哪,現在已然九百啦,離一千就差一百啦……。猛聽皇上一問,著急了。下聯?怎么對呀?一著急:“嘖嘖嘖嘖……”,毛病又犯啦。
乾隆一瞧,怎么著,又咂上嘴兒啦。還惦記把狗叫來呀?!
得了,別跟他嘔氣啦。轉身沖劉墉說:
“我這上聯是:‘花甲重開,外加三七歲月。’”
劉墉不加思索,脫口而出:
“下聯我對:古稀雙慶,內多一度春秋。”
嘿!這副對聯,絕了!怎么呢?絕就絕在上、下聯都包含著一百四十一歲。
什么?您不信!
聽我說呀——
上聯,“花甲重開”,六十年為一個“花甲”,花甲重開,倆六十,一百二。“外加三七歲月”,三七二十一。一百二加二十一,共合一百四十一。
下聯,“古稀雙慶”,古稀之年是七十歲,古稀雙慶,倆七十,一百四。“內多一度春秋”,再多一度春秋,一年。哎,也合一百四十一。
乾隆又說了:
“老者,您都一百四十一啦,干嘛扎個紅頭繩兒啊?”
老頭說:“嗐,這紅頭繩兒,不是我扎的。”
“誰扎的?”
“我媽給我扎的。”
啊?他媽還活著哪!
“令堂今年高壽了?”
“我媽呀,一百九十三!”
乾隆一聽,好嘛,快二百啦。這是半仙之體呀。嗯,得見見。
“老者,能否與令堂相見啊?”
老頭說:“哎呀,太不巧啦。她不在家。”
“到什么地方去啦?”
“我媽回娘家看我姥姥去啦。”
嗬!還有姥姥哪?!
“那,老人又壽高多少啊?”
“二百四十一!”
乾隆一琢磨:
“哎呀!你們可稱”長壽之家“呀。二百四十一,一百四十一,祖孫之間,整差一百呀!”
和申在旁邊兒一聽,什么?差一百?!
趕緊說:“對!是差一百!我學聲雞叫,就齊了嘛——哏兒哏兒、哏兒——”
哎,他又叫上啦!
第六十二章 劉寶瑞相聲專區之【官場斗系列之反穿朝服】
乾隆從玉泉山回來,三天都沒上朝,怎么?他腰疼啊!讓“御路”給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