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121部分

:“這是什么?”
“啟稟陛下,那陰曹地府的事情已經證據確鑿了。”卷簾恭敬地說道。
“哦?已經找到那殺了天將的女妖了?”說著,玉帝放下手中的折子,又伸手去拿卷簾奉上的折子。
卷簾稍稍猶豫了一下,拱手道:“陛下,不是那天將被殺一事。臣指的是花果山越界一事。”
微微頓了頓,他咽了口唾沫,接著說道:“那些個已經投胎的花果山妖怪,地魂被抽取,實在已經不足為證。我們總共找到一百二十個尚未投胎的魂魄,經審問,有兩個愿意作證證明花果山妖眾喬裝成凡間游離野妖,越界行兇。同時,也證明這些年經常與天河水軍起沖突,殺害天兵天將無數的五位‘大妖王’:牛魔王、鵬魔王、獅駝王、獼猴王、獄狨王,這五個確實寄居花果山。”
“哦?”玉帝淡淡一笑:“這倒是個好消息。有了他們的口供,要進剿花果山也便理據充分了。”
“還有這份。”卷簾又從衣袖中掏出了另一份折子,雙手遞了上去,道:“這是花果山主要妖怪的名單。這其中發現了許多通緝榜上赫赫有名的大妖,包括九頭蟲、萬圣龍王、萬圣公主等。還有一個名為‘楊嬋’,疑似華山圣母的女子。”
“疑似?”玉帝的雙眼頓時瞇成了一條縫。
“只是‘疑似’……這兩只妖怪在花果山身份卑微,也沒機會接觸那女子。故而,也不太確定。”想了想,卷簾又補充道:“興許只是同名罷了。”
將那折子攤在桌上,玉帝尋思了半響,低聲道:“楊嬋,至今還沒到華山赴任山神嗎?”
“啟稟陛下,楊嬋確實尚未赴任。她已拜入須菩提祖師門下。臣先前也派人去刺探過,根據須菩提祖師座下八弟子……根據楊嬋新拜的那位師傅凌云子所說,她一直隨他在觀內修行。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玉帝輕撫著桌面,想了許久,道:“楊嬋之事,無論是真是假,都暫時不要聲張。可莫要在這對付花果山的當頭出不必要的岔子才好。”
“從始至終,我們的目的就不是妖猴,而是花果山。花果山雖越界,那妖猴畢竟已在天庭呆了許久,此事怕也扯不到他身上。如此一來,我們就必須將兩者分開處理。既然征討花果山的罪證已足,那么接下來就要反著做了。也不知道那妖猴與花果山是否還有什么聯系的渠道,此事暫時先瞞著妖猴,低調行事,務必令他在天庭安安分分的。等剿了花果山,再回頭來處理他!”
“當然,也要防著他突然發難。”捋了捋長須,玉帝略略思索了一番,道:“即刻傳朕口諭,令二十八星宿到蟠桃園附近駐扎。”
“諾!”(未完待續
ps:首先,感謝書友140207103604111、愛多一次痛多一次、許木居士、、痛不喻森、書友120922235915445、神羅之焰、一路向北~浩、冷暖被窩、久尼瑪、uoguard、晗竹訟諸位書友的打賞。
然后就是……頂著偏頭疼好不容易完成了今天兩更任務,結果回來發現今天月票只有20,這還是雙倍的結果,實際上只有10……昨天還有八十二名的,今天變成了九十二……大家忍心嗎?
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求推薦各種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一章:兜率宮的庭院里
悟者道的推算之策,實則講的是各種事物的發展規律,深究下去,其實就是各種經驗的總結。%
當這種經驗總結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往往就會產生另一個東西,叫做直覺。
現在直覺告訴猴子,情況有些不對了。
在猴子上天任職的第八十九天,玉帝召開了一次閉門御前會議。
這次會議的與會者只有十個人,其中包括了太白金星、托塔天王李靖、天河水軍代元帥天輔、二十八星宿之首角木蛟等天庭的一眾權臣大將。
由于這次會議只召開了一次,而且時間極端,過后既不曾召開擴大會議,也不曾在早朝上提起會議的內容,所以基本可以斷定會議十分順利,內容一致通過。
在那之后,似乎一切都起了變化。
首先是蟠桃園的那些個下屬們不再催著猴子交接了。緊接著,太白金星也沒有如同先前那般時不時地往蟠桃園跑。至于瑤池外七拼八湊的“十萬大軍”,更是全部返回了駐地……幾天后,二十八星宿集體遷到蟠桃園附近駐扎。
雖說他們并沒有攜帶隨從,也沒有過度逼近蟠桃園,但猴子還是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這二十八個家伙的存在。
種種不尋常的跡象都在告訴猴子,出事了……而且這事不是在自己這里出的。
那在哪里出的呢?
唯一的答案,只能是花果山。
除非他們已經獲得征討花果山的理由,否則不可能這么放任猴子拖時間。
為此。猴子反復透過“連牘”詢問楊嬋凡間的情況。最終得到的回復是:“天軍動作頻頻。找機會下凡。”
看著那回復,猴子瞬時便呆住了。
“果然出事了……”
“為什么這么確定呢?”風鈴問。
“正常來講,楊嬋還會囑咐我小心行事,拖延時間。但這次卻是直接要我‘找機會下凡’。這說明她也知道事情已經拖不下去了。天軍動作頻頻……”猴子深深吸了口氣道:“他們動作什么時候不頻了?肯定是發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楊嬋又不方便告訴我,怕我人在天庭,知道了之后……到頭來反而壞了事。”
緊握著“連牘”,猴子雙目緩緩瞇成了一條縫。
“那你不跟楊嬋姐確認一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不問了。她既然不說。問了,該是也不會說的。”
風鈴眨巴著眼睛呆呆地想了許久,低聲建議道:“那,我明天就去兜率宮吧。”
猴子默默地點了點頭。
這一次,雙方都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
兩個人,沒有里應外合,根本就不可能逃出南天門。雖說不信任,但此時也只能將風鈴暫時托付給太上了。
沒有絲毫的耽擱,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猴子就準備好親自送風鈴去兜率宮了。可剛一開門。那兜率宮的童子卻已出現在兩人眼前。
“家師交代了,讓弟子今日來接風鈴小姐。”那童子躬身拱手道。
聞言。那周遭眾人不由得一個個驚恐地瞧著站在猴子身后的風鈴。
猴子笑嘻嘻地勾著那童子的脖子把他拉到一旁,回頭看了看有些忐忑的風鈴一眼,低聲道:“替我轉告你師傅,如果風鈴少了一根毫毛,那天道石,他也別要了。”
面對這般恐嚇,那童子卻也面不改色,只淡淡笑了笑,低聲答道:“司園大人請放心。師傅說了,等到時機合適了,會將風鈴小姐送回你身邊。保證,毫發無損。”
“那就好。”猴子咧開嘴笑了笑,又揉了揉那童子的腦袋。
這番動作,不由得讓那童子眉頭緊蹙。
堂堂太上老君座下弟子,在天庭,那地位何等尊貴,何曾被人如此輕挑對待過?要知道,便是太白金星、李靖這樣的天庭權臣見了他,也得恭恭敬敬地。
不過這童子也是識趣,知道太上對猴子的重視,如此失禮的動作,他也只裝作沒事一般,并未發作。
不過,這一幕落到周遭人等的眼中卻是非同一般的意味。甚至那周司苑與張校園都不由得開始懷疑起自己聽從王母與太白金星的命令,是否屬明智之舉。
在太上老君面前,王母、玉帝都不過形同虛設,這一點這些個天庭老油條自然是心知肚明。當初這猴子上天任職,不也是老君開口保的嗎?
這猴子究竟與太上老君是何種關系呢?他們不禁有些忐忑了起來。
話別的時候,猴子在她手心塞了一片玉簡,又簡單地叮囑了幾句。風鈴卻是什么都沒說,只握著那玉簡,巴巴地望著猴子,淚眼汪汪。
憋了許久,她最終只道了句“一切小心”,便緩緩地隨那童子離開。卻是三步一回首。
那一路上,坐在兜率宮派來的懸空艦中,風鈴沉默不語,就連童子遞送的茶水也是碰都不碰。
配上一身翠綠衣裳,遠遠地看去,就如同一片飄零的荷葉安靜地隨波逐流,載滿了無奈的感傷。
到了兜率宮,下了懸空艦,風鈴低聲對那童子道:“帶我見一見老先生。”
“老先生?”
“我說的是……你師傅,太上老君。”
聞言,那童子躬身道:“家師已閉關,不便見客。”
“真閉關了?那他可說了什么時候出關?”
“家師閉關從未定時日長短,弟子也不知。”
“若我一定要見他呢?”
童子正色道:“師傅既然說了不見客,那便是天大的事,任何人都不見。小姐還請莫要為難弟子。”
話都說到這份上,風鈴雖說也是煉神境,但在這天庭。說到底也不過區區一個弱女子罷了。自然是也只能作罷。
兜率宮。沒有靈霄寶殿的華貴,也沒有瑤池的一方春色。
這是一個冰冰冷冷的地方。
光潔如鏡的地面上,風鈴緩緩地隨著那童子走著,低著頭。
那模樣就如同天庭中一員不起眼的仙娥一般。
只是,到底是出現的地方太過特殊,時不時迎面走來交錯而過的道童都不由得多看她一眼。
就這么一路靜靜地走著,他們從兜率宮的正門走入,繞過正殿。跨過回廊,兩人很快到了兜率宮后方的庭院。
這一片高高圍墻里的天地,與兜率宮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同。
在這里,有假山,有清泉,有竹林,有木屋,有生,有死……
除開終年不散的淡淡云霧與那永遠見不到星辰日月卻有著晝夜之分的天空,這里的一切。幾乎于凡間無異。
一步步地隨著那童子,風鈴走過碎石鋪成的小路。走過九轉的回廊,最終路過了一個假山,山上有一石亭。
遠遠地,風鈴便看見那正在石亭中習字的女子以及守在她身旁的兩位仙娥。那女子也是好奇地瞧著她。
“那是誰?以前沒見過啊。”雀兒咬著筆桿問。
一旁的仙娥定睛看了看,道:“婢也不知。前幾日聽童子說這院子里要住進新人了,該說的就是她吧。”
雀兒想了想,遠遠地指著風鈴道:“替我叫她過來。”
“叫她過來?”
“不行嗎?這院子里不是除了老頭子都歸我指揮嗎?”雀兒抬頭問道。
那仙娥稍稍猶豫了一下,只得道了聲“諾”,轉身朝風鈴走去。
此時,兩人正要跨入給風鈴準備的房間,卻見仙娥遠遠的走來。
風鈴悄悄掃了一眼仙娥的頭飾便知道了對方的品級,連忙福身道:“姐姐好。”
那童子見狀,連忙攙扶,示意風鈴不用行禮,又轉而問那仙娥道:“怎么啦?”
見那童子緊張的模樣,仙娥不由得蹙了蹙眉,隨口道:“小姐,讓她過去一下。”
“讓她過去一下?”童子回頭望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風鈴,道:“讓小姐稍等一會。”
“這不太好吧。”
“小姐是誰?”風鈴輕聲問道。
這一問,仙娥當即蹙起了眉,反問道:“你不知道小姐是誰,那你來干嘛?”
這下輪到風鈴一愣了,一旁的童子卻是噗呲一下笑了出來,道:“你是看她身穿仙娥的服飾,以為她和你們一樣吧?”
“不是嗎?”
童子干咳兩聲,挺直了身子介紹道:“這位是師傅的……師傅的朋友,風鈴小姐。也就是在這里暫住幾天罷了。”
那仙娥聞言頓時一驚,先是一愣,緊接著整個跪了下去,忙道:“婢該死!還請風鈴小姐原諒!”
“姐姐快請起!”風鈴也是被嚇懵了,連忙跪下去攙扶。
這天地間,敢稱是太上朋友的能有幾個?這話從太上座下童子嘴里說出,還能有錯嗎?
想想剛才風鈴還對著自己行禮,自己竟還欣然受之……那仙娥不由得一陣心驚膽戰。
而她那大禮落到風鈴眼里,也是同樣讓人驚恐。
說到底,她不過是一介新上天的仙娥,如何能受前輩的大禮呢?
看著兩人皆驚慌失措的模樣,那童子不由得在一旁捂著嘴笑,悠悠道:“行啦。去跟小姐說見面什么的,等會再說吧。就住一個院子里,還怕見不著嗎?”
“這個自然,婢這就去與小姐說。”
“你們說的小姐究竟是誰?”風鈴伸長了腦袋問。
瞧著風鈴,那童子隨口說道:“我們說的,是雀兒小姐。”
“雀兒?”
一瞬間,風鈴的腦海中有什么東西炸開了。
她想起了猴子曾在她面前說過的,他媳婦的名字。又聯想起了之前的種種……
微微睜大了眼睛,她呆呆地站著,如同失了魂一般。(未完待續。。)
ps:十二點前爭取出另一章。
話說,發現今天已經四號了。甲魚已經在加更做度過了四天?距離加更一個月的目標,已經近在咫尺了!!!
恩,就是這樣的。話說……月票越來越少了……還有人手頭又月票么?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二章:刺痛
看著風鈴那呆愣的模樣,童子與仙娥皆是怔住了。$
“風鈴小姐……你,你怎么啦?”
“沒。”風鈴勉強笑了笑,低頭抿了抿唇道:“我們先去見見她吧。”
“先去見她?不用這樣的,你先安頓下來,見她的事情回頭再說。況且本身就是她要見你,就算讓她自己過來也不過分。”說著童子撇了撇嘴瞧了仙娥一眼,道:“你和我們可不同,不用對她那么遷就。”
“不。”風鈴搖了搖頭,深深吸了口氣,笑道:“我想見見她。”
看著風鈴那笑容,仙娥一陣錯愕。
稍稍猶豫了一下,她望著童子低聲道:“既然風鈴小姐也想見她……要不,就先見吧。”
童子只得點了點頭。
隨著兩人,風鈴一路朝著那石亭走去。僅僅是五十丈的距離,她卻感覺走了許久許久。邁開的步伐皆是酸酸軟軟的。
這是從未有過的感覺。
那真的就是那個“雀兒”嗎?
如果是的話,她為什么會在這里呢?
她想起了猴子說過的那些叮囑她遠離太上的話,想起了太上在海邊對她說的那句:“希望以后不要怪我。”
她感覺心跳到都不能呼吸了。
無論如何,當她見到那個石亭中那看上去僅有十歲上下的少女時,還是裝出了禮貌性的笑容。
這一刻,她無疑是討厭自己的。明明心都在滴血了,為什么還要強裝出笑容呢?
“你就是新來的?”見到風鈴。雀兒伸長了腦袋問。
“是的。我叫風鈴。”說著。風鈴福身行禮。
“免禮吧。”雀兒站起來道。
風鈴緩緩起身,忐忑地問道:“您是,金絲雀嗎?”
“你能看得出來嗎?”雀兒笑著反問道。
那笑溫暖得像春日里的陽光。
確鑿無疑了。
風鈴感覺風兒在笑,枝椏在笑,整個世界都在跟著她一起笑,像是祝賀。卻唯獨少了自己。
那呼吸漸漸有些急促了。
她伸手捂住了胸口。
“你怎么啦?”雀兒歪著腦袋問。
“沒什么。”風鈴好不容易擠出了一絲笑容:“我,身體有些不舒服。”
她說謊了。
捂著胸口的手不由得攥緊了衣裳。
也許從出生到現在,她從未如此討厭過自己。
低下頭。她的神色之中盡是掩不住的痛楚。
這種痛楚是真實的,來自她的心。
她知道總有一天雀兒會回到猴子的身邊,她總以為那一天她會打從心里替猴子開心,然后繼續好像現在這樣默默地跟在猴子的身后。
可是她錯了,她其實做不到。心誠實地給出了答案。
“老先生什么都知道的,可……可他為什么,還要讓我在這里見到她呢?”
風鈴想不通。
微微張了張口,她還想說些什么,卻發現自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得福身行禮,轉身就走。
童子連忙追了上去。
看著匆匆遠去的背影。雀兒一臉的疑惑。
“她是怎么啦?病了嗎?對了,她剛剛自稱‘我’。而不是和你一樣自稱‘婢’。”
“因為她不是‘婢女’,而是這里的客人。”
“客人?老頭子的客人?”
“恩。”
“那我是不是該帶些丹藥去探望她呢?”雀兒想。
……
童子沖入房中,風鈴連忙低下頭,用手絹拭去眼角的淚。
“風鈴小姐,你怎么啦?”童子蹲低了身子抬頭望。
風鈴忙將臉側向了另一邊:“我沒事……只是有點不舒服。”
“要弟子去拿點丹藥過來嗎?別客氣,這里別的什么沒有,丹藥那多的是。而且師傅事先交代了,就是你要金丹也給。”
“真的不用。”風鈴眨巴著通紅的眼道。
童子不由得蹙起了眉:“那雀兒小姐脾氣是刁鉆古怪了點,可她剛剛也沒干嘛啊。”
“不關她的事,是我自己的問題。”
“你自己的問題?”童子嘖嘖嘆了起來。
“你別問了,好嗎?”風鈴不斷地深呼吸著,設法平復自己的情緒。
“好吧,你都說不問了,我哪里還能問。”
就這么靜靜地呆了許久,風鈴小心翼翼地問道:“她,那個雀兒小姐,在這里多久了?”
“也不久吧,就幾個月的事情。”
“幾個月……老先生有說為什么讓她在這里嗎?”
“師傅沒說。不過師傅每天教她讀書習字,很是重視。”
“每天嗎?”風鈴遲疑道。
童子搖頭晃腦地想了想,答道:“有時候隔天,有時候每天,主要看師傅有沒有空咯。反正比教導我們可勤得多了,一眾師兄弟都很是羨慕。不過,她至今不知道她在兜率宮,不知道這里是天庭,也不知道師傅是太上老君。師傅不許我們予她說。”
“不許你們予她說?”風鈴不由得更加疑惑了。
“恩。”童子點了點頭道:“師傅是這么交代的。不過師傅沒交代讓你也不能說,如果你想說,我也不攔你。”
悄悄盯著風鈴,童子低聲問道:“你要說嗎?”
風鈴微微一怔。
“要說嗎?”
還沒等風鈴想清楚,房門被輕輕推開了,門外傳來了雀兒的聲音。
“你好點了嗎?我給你帶丹藥來了,不知道你什么情況,所以只好都拿來。不過你別擔心,這小子會診斷。”雀兒空出端著盤子的手指著童子道。
聽到“小子”這稱呼,童子頓時有些不快了。
注視這盤中的瓶瓶罐罐,風鈴的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謝謝你,我沒事。”
“沒事?我剛剛看你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已經沒事了。”
“沒事,你說出來,就算是疑難雜癥也不怕。老頭子連復活都能做到,還怕點小病?”說罷,雀兒咯咯地笑了起來。
風鈴的心卻不由得蒙上了一陣迷霧。
笑罷,雀兒又低聲問道:“你真沒事?”
“真沒事。”風鈴道。
“既然你都這么說了,我也不勉強。”雀兒將手中的盤子放到桌上,自己則提起裙擺坐到風鈴身旁,輕聲問道:“姐姐你是從哪里來的呀?”
“從哪里來?”風鈴的腦海中一下浮現了好幾個答案:北俱蘆洲、斜月三星洞、花果山、蟠桃園。可她只是呆呆地愣著,注視著雀兒,沒有作答。
“你應該也是修仙的吧?你師傅是誰?”雀兒又問道。
風鈴依舊沒有回答,腦海里反復轉著童子的話——“她什么都不知道。”
見風鈴不說話,雀兒干脆問道:“你知道西牛賀州靈臺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嗎?”
“沒聽過。”風鈴答道。
……
那一&夜,風鈴躺在臥榻上輾轉反側,緊緊地握著猴子分別前給她的那片玉簡,時不時貼在自己的唇邊,卻始終沒能鼓起勇氣使用。
“沒聽過。”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風鈴的手在微微顫抖著,那心里只剩下兩個字——“妒忌”。
她知道,她真的妒忌了,妒忌這個雀兒,妒忌這個笑得如陽光般燦爛的小女孩,妒忌她與猴子是天生一對。
腦海中不自覺地浮現了猴子的身影,那跪在朱紅色大門前的倔強身影。想起了猴子那句:“若有人敢欺負風鈴,老子我就把他打成肉醬。”
眼淚如決堤般墜下,打濕了枕頭。
三十三重天上的風透過窗欞的縫隙卷入,帶著絲絲的涼意。
緊緊地攥著那片玉簡,她掩著唇,獨自躲在被褥中抽泣。
“師傅說得對,風鈴根本不該去花果山。可是……師傅啊,風鈴現在到底該怎么辦……”
此時此刻,風鈴所能想到的,只剩下那撫養她長大的師傅。
那一&夜,異鄉孤影,徹夜未眠。(未完待續。。)
ps:話說,甲魚加更質量沒下降吧?我每天都蹲在電腦前十幾個鐘頭的哦……比許多萬字更的蹲的還久,白頭發都多了好多了。
感謝書友果油、松12581、我是你的帥大叔的打賞。這本書寫多久不敢說,但甲魚一定會寫完。寫心中的故事一直都是甲魚的夢想。
另外,今天的月票稍稍比昨天多了一點……兩票。恩,還是很悲催,排名繼續下滑……
求月票求訂閱求打賞求包養求一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四章:先發制人
兜率宮中發生的種種,猴子一概不知。{
而眼前發生的一切,也早已不容他再分心。
風鈴被太上老君座下童子接走的消息很快傳到了瑤池與凌霄寶殿。
對此,早從太陰星君口中獲知風鈴種種的王母娘娘在周司苑與張校園繪聲繪色的解說下不由得有些忐忑了,玉帝的態度卻是截然相反。
風鈴是太上舉薦上天的,此事別人或許不知,他玉帝卻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在這時候接走風鈴,最起碼說明太上對自己即將對那猴頭出手的事情早已知曉,并且采取了默許的態度。
有群臣的支持,有太上的默許,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般,玉帝的動作越發大了。他密令積極備戰,開始大規模朝云域天港運輸各種物資,便是南天門鎮守軍也派出了運輸艦隊協助。
而在提防猴子方面,他又調來了五方揭諦。
二十八星宿加上五方揭諦,這三十三員大將聯手,雖說未必能保證一擊將修為已大太乙金仙巔峰的猴子拿下,要牽制,卻已經綽綽有余。
涉及到五方揭諦了,這些消息自然是一字不漏地被傳到猴子與楊嬋的耳中。
此時的猴子,已形同軟禁,便是想去兜率宮瞧一瞧風鈴也做不到。
按照那蟠桃園門禁的說法:“上頭有令,在“交接”完成之前司園不準外出,以免錯漏。”
無奈,猴子只好在蟠桃園中呆了下去。依舊是一天天地拖延時間。
到了猴子上天任職第一百一十天的深夜。猴子已經將手中婆羅僧揭諦給與的羊皮紙研究了個透。
南天門法陣問題不大了。就在身旁的那三十三員大將呢?
猴子實在沒有把握。
臨出發前,他透過“連牘”知會了楊嬋,打趣地吟道:“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只一會,那“連牘”上便顯出了楊嬋的回復:“君往何處,妾當相隨。”
一時間,猴子的心中五味雜陳。
他不知道楊嬋寫下這句話的時候,是懷著什么樣的一種心情。
他真能對得起這份心意嗎?
他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最難消受美人恩啊。”
他只能無奈地嘆了一句,將“連牘”塞入懷中,收拾心情啟程出發了。
……
花果山。
鶯鶯燕燕的庭院中一縷微風掠過,搖動枝椏,吹拂裙角。
楊嬋握著“連牘”,呆呆地站著,卻始終等不到她要的答復。
那眼中不由得多了一分失落。
巨大的影子緩緩將小小的庭院籠罩其中。
三名妖將從天空降下,單膝跪地,將一卷金鞭雙手奉上。
“圣母,全軍已集結完畢。”
短嘴也拍打著翅膀落到她身旁:“確定……要先發制人?”
楊嬋將“連牘”收入懷中。深深吸了口氣,嘆道:“必須逼天庭調離主力天將。”
說罷。她接過“金鞭”,攥在手中,隨那三名妖將登上了懸浮頭頂的鋼鐵重艦,頭也不回。
遮天蔽日的艦隊,擂起戰鼓,吹響號角,揚起風帆。
花果山,早已不是百年前的花果山。
遍地的樓宇,宏偉的建筑,錚錚鐵甲林立。百年磨一劍,眼前的這支妖族大軍,便是比之天庭,也毫不遜色。
“走!迎回吾王!”楊嬋站在艦首揮舞著金鞭吶喊。
“吾王萬歲!吾王萬歲!”
整個花果山都爆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嘶吼,那聲音直沖天際,震懾大地。
五位妖王站在各自的戰艦中呆呆地看著這一幕。
每一只妖怪都是聲嘶力竭。
未參戰的女妖們涌上街頭送行,她們仰望著,拍紅了手掌,喊啞了嗓子。
這一刻,他們是無比驕傲的。
一百多年了,萬妖之王終于要重歸王座。
對于這里大多數的妖怪來說,美猴王,不過是一個傳說,從未親眼見過。
可即便如此,花果山也永遠無法擺脫他的陰影。
他們可以為了任何事情爭吵,卻沒人敢明目張膽地反對這位用自己換來花果山百年安康的美猴王。
在這個沒有信仰的種族里,他便是信仰。
因為,是他,帶來了這所有的一切。
黑色的旗幟遮天蔽日,迎風招展。
“進擊——!”短嘴揮舞著彎刀嘶吼。
……
連續幻化出多個外形掩人耳目,躲過了蟠桃園內部禁制,只一轉眼間,猴子便到了蟠桃園的門口。
將自己變成張校園的模樣,他大搖大擺地走出大門。
沿途,一個個天兵向他低頭行禮。
“大人,要出去嗎?”一位小將躬身拱手道。
“對,去瑤池。王母娘娘急召,趕緊地!”
“卑職遵命。”
天兵松開了韁繩,懸空艦揚帆了。
猴子以張校園的模樣安坐懸空艦中,悄悄透過舷窗留意著外面的一舉一動。
那戰艦緩緩通過了蟠桃園的外置崗哨。
剛沒多久,一隊巡邏的天兵便將懸空艦攔了下來,為首的天將出示了令牌,道:“此處已戒嚴,艦上何人,速速報上名來!”
戰艦中的猴子懶懶地打了個哈欠,一只手卻已經裝著掏耳朵的模樣按在耳中的金箍棒上,隨時準備發難。
那負責懸空艦的小將當即上了甲板,出示了自己的腰牌,叱喝道:“張校園大人奉命前往瑤池覲見王母娘娘,誰敢阻攔。”
定睛一看,兩人竟是舊相識。于是乎,只是隨意地寒暄了幾句。那攔艦的天將便下令放船了。
船艙中的猴子不由得松了口氣。
天微微亮的時候。戰艦已越過了二十八星宿與五方揭諦的管控區。
猴子借口上甲板走走。趁著眾人一個不注意,化作一只飛蟲逃之夭夭了。
就在離艦的時候,猴子還聽到有人四處呼喊著“校園大人”。
有什么關系呢?
一個小小的天將走丟了,難不成他們還要驚動玉帝不成?等他們反應過來,說不定自己已經到了花果山。
又是沿途幻化,猴子悄悄繞過所有重兵把守的區域,從天兵到天將,乃至于卿家、仙娥。甚至仙奴,將天庭中的各色人等挨個演了個遍,直奔七重天南天門!
……
靈霄寶殿正當早朝。
玉帝坐在龍椅上,呆呆地盯著手中那一份緊急奏報,握著奏報的手氣得瑟瑟發抖。
在場的仙家也是一個個目瞪口呆。
“花果山……先發制人了?”玉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庭備戰這么久都還沒動手,對方卻已經先發制人……難道他們以為他們能擊敗天庭嗎?當真是猖狂至極!”
“可是,百萬精銳奔襲云域天港……他們哪里來的百萬精銳?”
“不會是天河水軍又夸大了吧?我天庭況且不敢稱百萬精銳,他花果山竟有百萬精銳?”
殿上諸仙皆議論紛紛。
“陛下。”臺階下,天河水軍派遣的天將躬身拱手,小心翼翼地說道:“我軍代元帥天輔早已上表。花果山聚集了數百萬妖眾,厲兵秣馬……到如今。已有百年之久。那百萬精銳并非對方聲稱,而是我軍將士親眼所見。元帥便是再傻,也不至于冒著欺君的風險虛報軍情。”
略略地想了想,他又奏道:“這奏報雖說才發,但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就這傳遞的一會功夫,怕是已經兩軍相交了。還請陛下早做決斷。”
玉帝的臉色漸漸有些難看了。
百年了,在天河水軍上表的奏折里沒少提起花果山實力強橫的問題,但大多數時候,那天庭的一眾仙家都只當個笑話。說多了,甚至連玉帝都覺得是天河水軍急于開戰而肆意夸大。
沒想到,到頭來竟還是低估了。
這一番話說得在情在理,殿上眾仙一時間皆面面相窺,無所適從。
“報——!”
正當此時,一聲吆喝從殿外傳來。
一位天兵急匆匆地奔入靈霄寶殿中跪倒在地:“啟稟陛下,二十八星宿急報!那妖猴已于黎明時分潛離蟠桃園,如今已到南天門!”
“什么!”玉帝猛地瞪大了眼睛,拍案而起。
眾仙嘩然。
……
南天門,無邊無際的圍墻邊上,猴子穩穩地懸停著。
風從身旁肆虐而過。
在他腳下,是白茫茫一片的深淵,頭頂,是高不見頂的墻。而在那前方,遠處,則是兩位僧人浮在半空。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