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122部分

這兩位僧人一個身穿金色袈裟,一個身穿銀色袈裟,看情形都是修成佛光之人,如無意外,該就是五方揭諦里的金頭揭諦和銀頭揭諦。
此時此刻,他們皆是眉目低垂,也不看猴子,卻死死地卡在猴子通往南天門法陣陣眼的路上。
猴子精通道家潛行感知之法,只可惜對佛門的潛行感知之法,卻是一無所知。
遠遠地,猴子已經聽到南天門鎮守軍吹響的號角了。
“此路不通,司園還是請回吧。”那金頭揭諦淡淡道。
聞言,猴子不由得笑了,伸手掏了掏耳朵,喃喃自語道:“說要‘悄悄地’,不能驚動南天門守軍,不知道我這算不算‘悄悄地’呢?”
說罷,那金箍棒已經從掌心幻化而出,他把眉一橫,對著那倆僧人吼道:“不想死的,就讓開!”
話音未落,猴子已是用力一甩,金箍棒驟然伸長變大,夾帶著肆虐的氣勁朝著兩人招呼了過去。(未完待續。。)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四章:抉擇
天庭大牢。/
一縷微光透過狹小的鐵窗照入,落在身前,驅不散黑暗,卻隱約可從那光束中看到懸浮的微塵。
天蓬披頭散發地跪坐著,兩根鐵鏈穿透了琵琶骨,染紅囚衣的血早已發黑。
“出事了!那妖猴發難了!花果山圍攻云域天港!”
一位獄卒匆匆從圍欄外奔過。
“怎么可能?花果山圍攻云域天港?你會不會聽錯了?””另一位獄卒聞聲回應道。
“不會錯,不可能錯。奏折都上了凌霄寶殿了,這事豈能兒戲?”
天蓬靜靜地注視著身前陽光形成的圖案,微微顫抖著伸出手指,在滿是泥沙的地面上寥寥劃了幾筆。
嘴角微微上揚,綻露的卻是苦澀。
“天輔……能解決嗎?”
……
云域天港。
遮天蔽日的黑色艦隊已經將整個天港團團圍困,天河水軍自己的銀色艦隊卻龜縮在港口里。
“大家想想辦法,想辦法,想辦法……無論如何,無論如何必須守住!”
大殿中,天輔不斷地喃喃自語,來回不停地踱著步,已是汗如雨下。
眾將齊聚一堂,卻是噤若寒蟬。
此一時,彼一時了……
天內盤起手,冷哼一聲道:“又不是今天才知道會這樣。”
“這怪我們嗎?”天禽怒道。
“不怪我們怪誰?難道怪……上頭?上頭能怪嗎?”
這一天,身處一線的他們早知道會到來,也想盡了辦法想要逆轉。沒想到最終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就在數個月前。他們還在為進攻花果山做準備。如今卻被迫龜縮在天港中等待天庭的援軍。
一百一十年了,此時此刻,距離花果山之戰,凡間已經過了一百一十年了。
在這一百一十年中,雖說雙方都維持著表面的和睦,備戰與沖突卻是從未停歇。
只是,同樣是備戰,天河水軍的備戰與花果山的備戰卻相差甚遠。
天河水軍并不是一支守舊的部隊。花果山一役。他們見識了火器的厲害,自然也開始了火器及其戰法的研究,展開了一場浩浩蕩蕩的軍事改革。可他們在進步的同時,花果山也不是就原地踏步。
一百一十年了,到今日,天河水軍的火器,無論是火器的設計和生產,乃至于戰法,相比花果山,還是存在些許差距。
當然。這個問題還是其次,真正開打了。技術上些許的差距往往可以用戰術彌補,不足以形成不可逆轉的弱勢。
真正的問題在于金精。
天河水軍的資源,是要靠天庭府庫供給的。身為天軍,他們不允許擅自下凡采集,干擾凡間。而隨著天下妖怪盡歸花果山,想要剿妖賺取獎賞哪有那么容易?作為他們的對手,花果山卻沒有任何禁制,這也是他們一直以來拼盡全力阻撓花果山搜集資源的原因。
只可惜,無論他們怎么做都無法真正阻止花果山的崛起,反倒給自己帶來了傷亡。
此消彼漲之下,天河水軍早已不復昔日強盛。
此時此刻,對于他們來說唯一的希望就是固守天港等待援軍。
可真的來得及嗎?
對于這一點,誰也不知道。
“報——!”一位天兵匆匆奔入殿內,呈上一份信函:“啟稟天輔元帥,敵軍派出特使送來信函一份。”
天輔急忙將那信函奪了過來,展開,只看了一眼,便當場撕成了兩半。
“告訴他們,天河水軍寧死不降!有本事,就強攻下云域天港!”天輔怒目道。
“諾!”那天兵領了命,躬身退出殿外。
“接下來怎么辦?”天內道。
天任鐵著臉道:“能怎么辦?對方實際調動兵力是我們的三倍以上,裝備比我們還好。除了收縮防御利用天港法陣防守反擊,還能如何?”
“這不跟沒說一樣嘛?”長嘆了口氣,天內躬身撿起那被天輔撕成兩半的信函,望見了下方的署名。
“花果山左義軍都統,以素?”那眉頭不由得蹙成了一團:“敵方主帥是個女妖?”
……
無邊的軍艦戰陣,一面面黑色戰旗迎風招展。
旗艦。
大殿中,楊嬋高坐主位,一身白色戎裝,神情冷峻。
在那臺階下,整整四排的戰將,分座兩側,一個個彪悍無比。包括五位妖王、九頭蟲、大角、短嘴,皆在其中。
以素身穿一襲火紅色皮甲,懷抱頭盔,頂著一頭紅色長發和那兩只毛茸茸的小耳朵從殿外大步走來。
與百年前相比,她已不再是那每日跟在楊嬋身后的少女。雖是悟者道,此時的她,也已經變成了一位英姿颯爽的女將,足以獨當一面。
一拳輕輕敲在胸甲上,她單膝跪下,朗聲道:“啟稟圣母,天河水軍已回函拒絕投降。”
“意料中的事情。”楊嬋淡淡嘆了一句。側坐著,微微仰起頭思索了一番,她輕聲道:“那就開火吧,先將四周的警戒崗哨全部清除。”
“諾!”
還未等以素起身,一只蛇精妖將已大步走到正中,高聲道:“圣母,依末將之見,便是強攻我方也可將云域天港奪下。此時該立即從四面同時發起沖鋒才是。”
楊嬋冷冷一笑,道:“此次出征,目的是迎回大王。要迎回大王,就必須吸引天庭主力。如果我們一口氣把云域天港拿下了,天庭還往這里派援軍作甚?”
聞言,大殿上眾將皆笑了出來。
那蛇精一下漲紅了臉,只是臉上鱗甲夠厚,也沒什么人看得到罷了。
吞吐了下信子。他只得低下頭乖乖地返回座位上了。
干咳兩聲。楊嬋叱道:“傳我軍令。一概佯攻,不準強襲,擅進者,斬!”
“諾!”
震耳欲聾的聲響中,平息了一百一十年的戰火再度重燃,如同巨獸的怒吼。
雨點般的炮火瞬間撕碎了云域天港的外圍防御圈,哀嚎片片。
長達一百一十年的臥薪嘗膽,事到如今。那實力對比已經完全逆轉。
……
南天門。
隨著猴子那一棍,兩位揭諦當即向著兩旁閃去。
失去了目標的金箍棒砸在厚重的城墻上,激起的道道白色漣漪沿著墻壁飛速擴散。
一瞬間,猴子感覺到恐怖的力量反嗜,虎口震裂……
這種感覺,自從他上了化神境便從未有過了。
“這就是南天門法陣的力量嗎?”
未及多想,他懷抱著最后的希望,壓低身姿朝著那穿越第一重法陣的法門沖去。
可還沒等他靠近那里,便見到整個城墻都籠罩在一片金色光華之中。
他連忙懸停身姿,呆呆地看著。
“這是……”
“哈哈哈哈。”一位身姿修長。穿一襲褐色鎧甲,長著一個鷹鉤鼻的天將瞬間閃現在猴子側邊的不遠處:“這里是外圍法門沒錯。但,你以為南天門的法陣只有一種形態嗎?”
這是角木蛟,二十八星宿之首,修為太乙金仙中期,比之天蓬也不遑多讓。
“呵呵,看來,還沒通過第一重,對方就已經激活了法陣……”
遠遠的,猴子已經感覺到十余名實力強橫的天將正在朝這里飛馳而來。
將握在左手的金箍棒交到右手,攥緊,他咧開嘴露出尖牙,緩緩地轉過身來直視角木蛟,冷笑道:“既然這樣,那就以天庭為戰場,戰個痛快吧!”
……
靈霄寶殿中,玉帝還在猶豫。
“陛下,百萬精銳,云域天港撐不住的!請陛下當下決斷,立即派南天門鎮守軍及天庭御前諸將支援!”那天河水軍的天將跪地懇求道:“天河水軍上下五十萬將士,懇求陛下即刻派兵支援!”
靈霄寶殿上,一眾天仙神將無不緊緊地盯著玉帝。
玉帝鐵青著臉,微微張口,卻未說出一句話來。
“陛下,臣懇求陛下即刻派兵,晚了就來不及了!”
那天將已是急得聲淚俱下,可玉帝還在猶豫。
“陛下,臣以為,此事該是屬實,不如就派兵支援吧。”一位仙家站出來幫那天將說話了。
玉帝瞪大了眼,嘴角微微抽搐著。
“陛下,天河水軍占我天軍半數編制,如若云域天港失守,我天軍屯于其中的物資也將落入妖孽之手,此事不可不慮。”又一位仙家站了出來。
玉帝依舊瞪著眼,尋思著。
“陛下,那妖猴身處天庭,若不先滅之,如何可派兵援助云域天港?臣以為此事,不妥。”一位仙家站出來反對了。
“陛下,區區一只妖猴,不足為懼。還是援助云域天港為先!”
“此言差矣,云域天港尚在南天門之外,那妖猴可是在南天門之內!”
“你分明就是貪生怕死,莫非我們這一眾仙家,還怕一只妖猴不成?”
“擒賊先擒王,你懂什么?”
“陛下!陛下!臣請陛下即刻派兵支援!”
“陛下,不可派兵,不可派兵啊!那妖猴修為已達太乙金仙巔峰之境,若派兵,何以擒拿妖猴!”
大殿上,那一眾仙家迅速分列兩旁爭吵了起來。
大難當前,這一次,不為派系,只為了各自的見解。
玉帝微微仰起頭,猶豫著說道:“朕以為,還是應該以擒拿妖猴為先。若是禽下妖猴,不怕妖軍不就范。”(未完待續。。)
ps:啊啊啊啊啊,求助攻啊。加更導致均訂下滑了!
求訂閱,求支援,求支持正版!甲魚這么努力每天加更,已經第五天了,大家好意思連訂閱都不給嗎?
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求包養!各種求!
章節目錄 關于訂閱的公告
甲魚以前很喜歡一本小說,后來小說莫名其妙爛尾了,作者失蹤。甲魚那個氣啊。
多年以后,甲魚也成了作者,有幸加入了大神群,在里面遇到這位作者,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
然后這位作者默默地打開作者后臺,切了一張圖發給甲魚。頓時,甲魚沉默了。
那張圖是什么呢?那是訂閱界面的截圖。
眾所周知的,訂閱是一本書的命脈。除了訂閱,啥都是假的。有人說只要書的人氣高點擊高,網站就會給作者發錢。反正甲魚是沒領過這種錢。
在起點,書要推薦,沒推薦讀者連發現這本書的機會都沒有,也就等于沒有前途。但起點有幾百萬本書,編輯憑啥給甲魚推薦呢?
答案還是訂閱。
告訴大家一個很不幸的消息,2015年一月五日23點45分,隨著《大潑猴》正文第三百七十四章的發放,宣告了本書再次回歸時代。啥意思?均定1700大關失守了。如無意外,1690大關也將在未來兩天內失守。
在此,甲魚必須先感謝這訂閱了的1700位讀者。當然,實際上可能不只1700位,根據甲魚手頭的數據,實際應該有3000為讀者支持過本書。只是很多讀者并不是每一章都訂閱,也有很多在養書就暫停了訂閱,因此才拉低了均定。
必須感謝這些訂閱了的讀者,本書無論是投票還是打賞,比例都是杠杠滴,甚至是同訂閱書的數倍,局部達到十倍!你們的熱情度甲魚感覺得到,這也是甲魚唯一拿得出手的東西。感謝你們!謝謝!
回過頭來,1700是個什么概念呢?
從絕對量來說,起點有八百本均定3000的精品書。精品書是一個作者成神的最重要門檻,是甲魚的目標,很遺憾,甲魚距離這個門檻還好遠。熟悉網文圈的朋友可能會說,1700不低了,夠過活了。誰誰誰1500都過得滋潤。恩,說得對,這個數字的均定就是用來臉滾鍵盤一日四更的。甲魚手速小時三千字,大家想看哪種嗎?
寫爛寫好都是一本書,但差別可就大了。許多讀者跟甲魚說誰誰誰日更十章,誰誰誰上架百更。甲魚只能說,那你看去吧。對于一些書來說,一更三千字,付出的是一個鐘頭。對于一些書來說,一更三千字,付出的是五個鐘頭,甚至更多。本身沒有可比性。
誰不知道多更能賺錢,可這樣甲魚對得起設定了自動訂閱將賬號放心交給甲魚的五百位讀者嗎?
從相對量來說,根據各種數據統計,《大潑猴》的讀者基數是十萬人上下。十萬人上下的書,訂閱就那么點,那多出來的都是哪來的?不說,怕是大家也懂。
必須說,甲魚對盜版商深惡痛絕,這種痛恨已經發展到可以不顧形象問候他們祖宗十八代了。
這些渣渣,打著“替大家省錢”的旗號拿著別人辛苦熬夜熬出來的作品慷他人之慨,做起了流量生意。這說白了,就是侵權。
尼瑪,要免費甲魚不懂免費?用得著你替我免費?有本事你自己買斷一本書去免費,別拿別人的啊!
四十多將近五十萬的免費章節了,既然要上架,還用得著你“幫忙”?
有時候,甲魚會遇到一些“免費”讀者向甲魚抱怨書這不好那不好,然后揚言棄書。每當這種時候,甲魚都會發飆。
在這里甲魚先道個歉,但也希望大家理解一下。
那種感覺就好像……
這么說吧,你辛辛苦苦,花費大量心血進來一大批貨,放在倉庫里準備賣,然后一個混蛋打著“劫富濟貧”的旗號揚言要讓大家“免費”,把你給劫了。這本來劫了就劫了嘛,咱人微言輕地,也沒那精力沒那實力陪他折騰。結果過幾天,人拿著從那混蛋那里領來的貨物上門要你“保修”。
我擦,你這叫甲魚不急火攻心?
大家摸著良心說,甲魚的書水嗎?就是用起點最低的vip訂閱,從上架到現在,四個半月,所有章節加起來也不用四十塊!一百塊錢足夠訂閱到完本啊!就這樣還不愿意訂閱?充值麻煩嗎?點卡可以充值、手機充值卡可以充值、銀行卡可以充值、網銀可以充值、支付寶可以充值……很麻煩嗎?那些說喜歡這本書又不訂閱的都是騙子!都是騙子!
上次說要宣傳,一書友建議甲魚發個文,感謝一下所有喜歡這本書的讀者,包括那些沒訂閱的。甲魚當場就沉默了,宣傳計劃當即擱置。
為啥?
因為那么違心的話甲魚說不出口。
如果你真喜歡這本書,就不要扼殺它……拜托了。
好了,不多說,以上內容甲魚只用了十五分鐘搞定。特么滴憋很久了!再憋下去甲魚要心理**了!
默默碼字去了,咱要對得起支持的讀者。
ps:訂閱甲魚歡迎,打賞豐儉由人,像糖糖同學那樣為了支持甲魚開兩個賬號訂閱的……就真不要了。感謝這位可愛的妹紙。
i1153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五章:追逐
“通令天河水軍堅守云域天港,靜候援軍,不得出戰!”
“召集御前諸將,即刻前往捉拿妖猴!”
“通令南天門鎮守軍,死守南天門,不得縱虎歸山!”
“通令四海龍王,不得降雨花果山。”
“通令十殿閻羅,從即日起,凡花果山妖魄一入地府即打落十八層地獄,不得有誤!”
“通令灌江口二郎神,即刻統軍強攻花果山本部!”
……
整整數十道圣旨以玉簡的形式簡略發出,天庭,這個統領三界上萬年的龐然大物瞬間被徹底激活了。
哪吒呆呆地看著那一份份的公文:“陛下……不救天河水軍?那可是整整五十萬大軍啊!”
“這是擒賊先擒王之計。”
“是嗎?”哪吒哼地笑了:“花果山會因為那妖猴被禽,就束手就擒?”
李靖沒有回答。
“那些刀口舔血的妖怪,真的會因為一個人被俘而投降?太天真了吧?”
李靖鐵著臉道:“這些不用你管。圣旨說死守南天門,我們照辦便是了。”
遠遠地,增長天王從走廊的末端快步走來,一拳敲在胸甲上,道:“天王,所有人馬已就位。”
李靖淡淡看了哪吒一眼,深深吸了口氣,轉身帶著增長天王朝大殿走去。
“傳令各部,每一刻鐘變換一次法陣。”
“一刻鐘……這會不會太快?”
“那妖猴能找到第一個陣眼,難保他不會找到第二個。陛下已經確定‘擒賊先擒王’,云域天港大勢已去,若我們再讓那妖猴跑了,便是回天乏術!”
“諾!”
“轟——!”
還沒等李靖跨過朱紅色的門檻,只聽一聲巨響,側邊的整棟閣樓都被掀飛了去!
“發生什么事情了?”
“救命啊!有人被陷在里面了!”
沙石飛滾之中,李靖看到身穿黑色蛟皮鎧甲的身影回頭對他咧開嘴露出詭異的笑,轉身朝遠方飛遁而去。
在他的身后,是十余名御前天將在竭力追逐。
“是那妖猴,他在那邊!”
“追——!”
肩部鮮血淋漓的角木蛟一躍落到李靖面前,拱手道:“天王,對不住了。事出突然,實在來不及通報。”
說罷,未等李靖反應過來,他已一躍化作一道暗灰色的光芒朝著猴子逃遁的方向襲去。
在那天空中,李靖看到了數十名拖拽不同顏色軌跡的天將正朝這里追趕而來。
“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嗎?”李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緩緩地攥緊了拳頭。
“怎么會他到這里都沒發現的?你們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將軍,他速度太快了,想稟報也來不及啊。”
“媽的,快點救助傷員!”
就在李靖的身旁,一位渾身是血的天兵在同僚的搬抬下上了擔架。
天庭,已經變成了戰場,這是千萬年來從未有過的。
可二十八星宿加五方揭諦,哪怕再加上那些個御前天將,真就能順利拿下這只匪夷所思的猴子嗎?
“通令各部。”李靖調轉步伐走向校場,叱道:“放棄所有崗哨。轉以法陣為依托防御。其余人等全部隨本天王出擊,捉拿妖猴!”
“這……”
“快去啊!”李靖轉身對著增長天王咆哮道。
……
“我的好舅舅啊,你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狠心。”旗艦中,楊嬋微微仰著頭,緩緩地攥緊了手中的密函。
大殿中聚集了無數妖將,他們或握著戰斧,或扶著刀柄,一個個起身站立,卻都屏住了呼吸,靜靜地等待著眼前的女子做出最終的決定。
此時此刻,沒有半點聲響。
許久,她哼笑道:“呵呵呵呵。既然五十萬將士的命你可以不要,那就不要怪楊嬋心狠手辣了!”
抿這嘴唇,她緩緩地站了起來,冷冷道:“傳令!即刻將云域天港夷為平地!一個,不留!”
“諾——!”
戰鼓擂起,號角吹響。所有的戰艦都緩緩前移動,它們調轉艦體,將黑漆漆的炮口全部朝向云域天港。
這是總攻的信號。
天港中,灰頭土臉的天兵天將一個個呆呆地望著。
“呵,我們被妖怪打趴下了……這是一個什么世界啊?”
下一刻,炮火齊鳴。
只一瞬,堅硬的云域天港主體防護法陣碎成了粉末。
哀嚎聲中,無數樓宇坍塌,激起漫天煙塵。
沖天的火光中,那些堅守的天兵還在用盡一切手段還擊。他們用停靠在港口中的戰艦朝對方發射大筒,他們躲在筑起的戰壕中用霹靂筒還擊……
然而敵我懸殊,他們根本無法阻擋敵軍的火力向云域天港內部延伸。
妖怪們用沖擊艦將兵員裝在其中,如同隕石般一艘艘直接砸向云域天港。
如同紙板般皺裂的艙門被踢飛,無數的妖怪高舉著武器,嘶吼著從戰艦里涌出,雙方已進入面對面的白刃戰,血肉橫飛。
楊嬋立在艦首遠遠地掃視著戰場。
“他們已經圍困了我們半個月,為什么會忽然這么猛烈?這是怎么回事?”大殿中,天心呆呆的遙望漫天火光。
“因為,對方已經知道陛下下旨強拿那猴妖,放棄我們了。”天內微微仰著頭,長嘆。
“放棄我們了……哈哈哈哈……放棄我們了……”天禽捂著臉猙笑了起來。
終究沒辦法守到元帥歸來的那一天。
天輔嘴角微微抽動,似笑,又似哭。
他從腰間掏出一罐丹藥,將一枚枚丹藥倒在手心,微微顫抖著朝諸將遞送過去。
“還記得天衡嗎?未免被俘受辱,這些丹藥大家都收著。”
“軍魂長存。”天任面無表情的接過丹藥,收入袖中,轉身提劍出了大殿。
“港在人在!”天內伸手接過了丹藥,咬了咬牙,轉身提劍離開了大殿。
“諸位,若有緣,到陰間再聚吧。”
“老子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跟他們拼了!”
沒有人再猶豫了,每一位天將都接受了這最后的禮物。
“死守軍港——!”
大殿外響起了聲嘶力竭的嘶吼聲,死守的,是早已空蕩蕩的心。
“元帥啊,末將,怕是要先你一步了。”天輔呆呆地嘆道。
……
“陛下決定擒賊先擒王,放棄援救天河水軍了。”
“什么?擒賊先擒王?那來還來得及救天河水軍嗎?”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那妖猴現在正滿世界和天將追逐,哪里有可能來得及?”
“那……他們不就完蛋了嗎?”
那獄卒似乎忽然想到什么,下意識地朝邊角處的監牢望去。
呆呆地望著那陽光留下的幻影東移,天蓬緩緩地閉上雙目。
“你們該是會死守吧……”
空蕩蕩的監牢,昔日的天蓬元帥微微躬身,捂著臉,咬著牙,低著頭。
黑暗中,隱約可見那身軀在微微抽動著。
……
七重天,月樹枝椏,光影間,猴子縱身翻騰,與三位天將迎面交錯而過之際,手中金箍棒化作漫天金光。
連著三聲巨響,那三位天將皆被彈開了去,重重砸在枝椏上,打落無數花瓣,生死不明。
月老在一旁扯著胡須高喊:“別,別!注意我的月樹啊!”
樹冠外,二十八星宿已經筑起了戰陣,可惜的是猴子一個轉身朝著另一個方向逃去了,途經月老身旁,低聲道:“讓玉帝老兒開門,老子自然就走。”
咬了咬牙,猴子身形一晃,幻化出十幾個分身朝著各個不同的反向遁去。
那一眾天將頓時都傻眼了。
遠處,李靖正手持照妖鏡,帶著自己麾下超過十五萬的兵將朝這里趕來。
……
八重天,猴子狂笑著,如同一顆流星般掠過天壽宮。窮追不舍的靈力轟擊瞬間便將整座宮殿削去了一角,卻傷不及他分毫。
在他的身后,揮舞著五顏六色靈力光芒的天將,甚至一整支艦隊。
……
九重天,一位天將從空中重重砸落,將厚實的廣寒宮墻壁砸出了個大窟窿,驚得庭院里的嫦娥一陣奔逃。
沒有人再去關注砸落的天將是生是死,因為所有人滿耳都是那猴子恐怖的笑聲。
……
瑤池中,一位天兵急匆匆地奔入大殿。
“啟稟娘娘,那妖猴已到九重天來了!”
王母頓時驚得從寶座上滑了下來。
“怎……怎么會?不是說都去了嗎?怎么還會讓他上九重天的?”她猛地拽住那前來攙扶的仙娥道:“你說……你說,他會不會是來找本宮尋仇的?”
稍稍定了定神,她慌忙站了起來吼道:“快!擺駕兜率宮!那妖猴肯定不敢去兜率宮!”
……
一路飛過了廣寒宮,飛過了瑤池,猴子的身形最終在凌霄寶殿的上空頓住,隔著重重紅門,與玉帝玉帝遙遙相對。
“他想干什么?”玉帝不自覺地扶住了龍椅。
大殿上所有的仙家都呆住了。
“護駕——!護駕——!”無數的天兵天將從各個角落里沖了出來,筑起厚重的人墻。可惜的是,除了一個卷簾,那些個大將都早已經被派了出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猴子回頭望了那些追兵一眼,抬頭望了望天,又調侃似地瞧了玉帝一眼,身子驟然下墜,又朝八重天去了。
……
三十三重天,兜率宮中,太上懷抱著雙臂坐在蒲團上,那眉頭緩緩蹙成了一團。r1152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六章 :深淵
急匆匆趕來的天將們一個個朝著凌霄寶殿望了一眼,便又慌慌張張地與猴子一樣直墜向八重天。[
過了好一會,李靖才匆匆趕到靈霄寶殿,至于他的南天門艦隊,早已收到風聲中途轉向由哪吒帶著朝八重天去了。
他快步走上大殿,行了個軍禮,道:“臣,救駕來遲,懇請陛下恕罪!”
“恕你無罪……免,免禮。”玉帝如同虛脫般靠向龍椅,直到此時,他才現自己已驚出了一身冷汗。
見到李靖,殿上的仙家與靈霄寶殿的侍衛一個個頓時放下了心中的大石,松了口氣。
干咽了口唾沫,玉帝瞪著眼睛低聲道:“這是怎么回事?兩百天將圍攻一只妖猴,兩百對一,居然到現在還沒拿下。不僅如此,還讓他沖上了九重天……”
李靖一愣。
“李靖,陛下問你話呢?還不快快道來!”殿上的仙家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瞧著李靖。
一時間,李靖哭笑不得。
在原本的命令中,他只是戍守南天門防那猴子逃跑罷了,圍攻猴子是角木蛟負責,怎么聽著好像整個圍剿行動都變成他負責了似地?
這些文臣,不會都嚇傻了吧?
無奈地嘆了口氣,李靖輕聲道:“啟稟陛下,那妖猴修為極高。雖說關在南天門內,但也只是防他與妖軍匯合罷了。天庭雖比不得凡間,也是橫縱萬里,難以圍堵。至于追……那妖猴度極快。怕是追不上。”
“追不上?”玉帝指著李靖叱道:“難不成我堂堂天庭。就找不出一個度比那妖猴快的人嗎?”
李靖微微躬身。答道:“要找出度比那妖猴快的,倒是不難。可是追得上,卻打不過,有何用?”
“追得上的打不過,打得過的追不上?你是這個意思嗎?那,那……那……”玉帝顯是有些慌了,他一掌重重拍在龍案上,道:“那你說。你告訴朕,眼下該如何處理!難不成就由著這猴子在天庭玩‘捉迷藏’?”
李靖淡淡注視著玉帝,拱手道:“臣以為,如今只有三條路可走。”
“說!”
“要么,放他妖猴出南天門。”
“不行!”玉帝當場駁斥。
五十萬天河水軍都壓上了,他如何肯再放虎歸山?
“既然不行……”李靖干咳兩聲,低聲道:“要么,宣二郎神上天,以二郎神楊戩的修為,足可震懾妖猴。不然。便只能請三清出手,若是三清當中任意一位肯出手。壓制妖猴,自不在話下。”
老君已閉關,原始天尊與通天教主向來避嫌,從不參與天庭政事。難不成要去求那與他反目,早已在圣旨上寫明了“聽調不聽宣”的外甥嗎?
玉帝的臉色越難看了。
“聽調”,代表著對天庭的屈服,服從天庭的調遣。“不聽宣”,代表著今生今世都不想見他這個舅舅,不入南天門。
這五個字一旦簽下,便代表著恩斷義絕,老死不相往來。
他還有可能拉下臉去開這個口嗎?
猶豫了許久,玉帝咬著牙低聲道:“隨朕,擺駕兜率宮。”
“諾。”
事到如今,就算是闖宮,也得闖上一闖了。
……
云域天港。
伴隨著天河水軍最后一波反撲的失敗,天任、天內陣亡,精銳重騎部隊全軍覆沒,這場歷時半個多月不分晝夜的廝殺總算接近了尾聲。
殘垣斷壁之中,堆積如山的尸體中,無數的妖怪正在往外搜索著生還者。
即使占足了優勢,為了攻占這里,花果山同樣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楊嬋手扶劍柄,抬腿跨過已分不清是人是妖的焦黑尸體,踏著天河水軍的浪花利劍旗幟,踩著滿地的碎石一步步前行。
在她的身后、兩旁皆是渾身是血的妖將妖兵。
“天輔在里面。”以素低聲道。
抬頭望了一眼那已經被氣浪震得歪斜的牌匾,擺手遣退了以素,楊嬋孤身一人一步步走入空蕩蕩的殿堂中。
原本每日繁忙無比的天河水軍總部,此時此刻只剩下遍地的尸骸,燒焦的戰旗。
側位上,天輔坐著,仰頭,閉目。
聽見楊嬋的腳步聲,他睜開眼睛,呵呵地笑了起來。
屋外的風徐徐地刮入,卷入一地焦黑的碎末。
遠處,大火還在熊熊燃燒,有天兵起最后沖鋒的吶喊,與哀嚎。
注視著天輔,楊嬋緩緩地踱著步,一手按在劍柄上:“天輔將軍,貴軍大勢已去,降吧。”
“天河水軍無降將,天河水軍無降將。哈哈哈哈,一千年了,天河水軍無降將。”天輔囔囔自語道:“末將便是再昏庸,也不會去破這個例。咳咳咳……三圣母就無需多此一言了……不知道,陛下知道在這里統領妖族大軍的拿下云域天港的是他的外甥女的時候,會什么樣的表情。會不會后悔沒有給天河水軍派來
第二書包網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