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126部分

望著幾里外的血腥畫面。趴在猴子身旁的風鈴緊蹙著眉頭問道:“是你讓他們進攻的?”
“南天門就那么大。他們不發動進攻怎么引開天軍的注意呢?”
猴子緩緩地站了起來。扭了扭脖子,身形一晃,化作天兵模樣,又低頭一指,把風鈴也變成一個天兵。
“南天門有照妖鏡,那個范圍內無法使用障眼法,重兵把守的情況下憑我們兩個,要沖出去很難。現在通道被我們的人占了。要出去便不難了。”說著,猴子一把將風鈴整個拽了起來。
“金剛琢會用了嗎?”
風鈴點了點頭:“會用一點點,還不大熟練。”
“不用熟練,能防身就行。”
說著,兩人朝著數里外血肉橫飛的南天門飛了過去。
……
天牢中,天蓬聽著遠遠傳來的轟鳴聲緩緩抬頭。
那臉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
“是妖軍,他們又開始進攻了。”圍欄另一邊的卷簾輕聲道:“如果當初不是他們重重阻攔,元帥您早已將花果山剿滅了,又怎么會鬧成今天這般光景?”
這是卷簾入獄以來對天蓬說的第一句話。
聞言,天蓬只淡淡一笑。低頭閉目。
那笑讓卷簾一陣錯愕,竟分不清他究竟是笑的是自己還是阻攔之人。
也許。皆有之吧。
憋了半響,卷簾低聲道:“元帥請放心,陛下一定會想辦法救您出去的。”
天蓬依舊是笑。
就這么沉默著,許久,天蓬淡淡道:“不用了,我覺得,呆在這里,挺好,安靜。”
卷簾不在多言了。
……
南天門。
天軍依舊結成環狀將妖軍壓在南天門的入口處。
隨著時間的推移,戰線漸漸松動了。
退卻的不是妖軍,而是南天門鎮守軍。
短兵相接,雖說南天門鎮守軍占足了各種天時地利,但在這狹窄的空間里近距離地和牛魔衛隊這種精銳重甲部隊對碾短時間還可以,時間一長,任誰都吃不消。
即使是有天空中戰艦的支援,原本撥付的軍力顯然也已經不夠用了。而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妖怪還在攀著尸山涌過南天門加入戰場。
“他們這是想干嘛?”
見此情形,就連一直幸災樂禍的角木蛟都有些疑惑了起來。
他絲毫不懷疑這激烈的戰斗再持續上兩個時辰妖怪和天兵的尸體會將整個南天門出口塞死。
可即使是付出如此慘痛的代價,妖軍還在往前沖,甚至已經擺出了最后一搏的架勢了。
又是靜靜地看了戰場好一會,角木蛟側過臉對一旁的李靖說道:“收網吧,再打下去怕真有什么不測。”
李靖也不多說,伸手一揚,玲瓏寶塔凌空飛起,在天空中迅速旋轉著變大。
見李靖已經出手,戰場上的天兵紛紛有序地后退。其余的天將見了也一個個紛紛祭出了自己的法器。
從擾人神智的音律法器,到各種火焰、閃電、冰露、寒毒法器應有盡有。一時間,整個南天門五顏六色精彩至極。
本就沒處躲的妖軍只得在這一片狂轟濫炸中節節敗退,損失慘重。
原本相互擠壓的兩軍漸漸拉開了二十丈的距離。
正當此時,依舊立在甲板上俯視戰場的角木蛟忽然看見兩個天兵違抗軍令穿越了一線的盾墻。
“這是哪支部隊的兵?”角木蛟摸著下巴想。
就在角木蛟的眼皮底下,這兩個天兵踏著滿地的尸骸一路小跑著奔向潰退的妖軍。
越來越多的天兵天將注意到了這兩個奇異的天兵,就連李靖也低頭看了一眼。
透過千里鏡觀測戰場的楊嬋緩緩睜大了眼睛,扶著船舷的手微微用力。
正前方已經被法器折騰得焦頭爛額的妖怪們慌亂之中攥緊了武器。
十丈。
他們已經踏入了天將們法器的攻擊范圍。
一卷風刃正好朝著跑在前方的天兵襲去,跑在后面的天兵隨手拋出了手鐲。那手鐲迅速化作直徑一尺大小的金環,輕而易舉地撕開了襲來的風刃。
“金剛琢?”角木蛟扶著船舷驚叫了出來。
幾乎所有天將的目光都順著角木蛟的視線望了過去。
楊嬋緩緩掩住了唇。
五丈。
踏入了南天門法陣范圍。一道金光從天而降。頃刻間散去兩人身上的障眼法。
所有法器轟擊都停止了。
或者說。所有的天將都怔住了。
不只是天將,就連正在潰退的妖軍,連原地戍守的天兵也怔住了。
所有的喧囂消聲匿跡。
黑色蛟皮長靴放慢了腳步,一步步地走著。
整個戰場都在這一剎定格,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只剩下緩慢行進的兩人。
楊嬋掩著唇,喜極而泣。
片刻之后,緩過神來的妖軍掀起了驚天動地的歡呼聲!
……
天牢中。天蓬呆呆地望著鐵窗,聆聽著歡呼聲,抿著唇,怔怔地笑了。
“當妖也不比當神仙差啊。”他淡淡嘆道。
那目光之中,有種絕望之后的豁達。
一旁的卷簾臉色鐵青。
……
靈霄寶殿,御書房中,一位童子面無表情地說道:“仙娥風鈴偽造老君信函,私放欽犯,又伙同妖猴大鬧兜率宮,偷吃仙丹。盜取金剛琢,罪大惡極。還請陛下即刻下旨捉拿。”
玉帝面無表情地聽著,笑了,嘖嘖長嘆。
……
整個世界安靜了。
陣前,猴子停下了腳步。
牛魔王穿越妖群,單膝跪地,雙手奉上了金箍棒:“吾王萬歲!”
“恭迎吾王歸來!”所有的妖怪都重重地敲打胸甲,單膝跪地。
那浩浩蕩蕩的場面,如同擴散的黑色漣漪。
風徐徐地刮過,搖曳了月樹的枝椏,掠過猴子的臉頰。
他靜靜地看著,盯著那金箍棒,背對著天軍。
所有的天軍都呆住了。
伸手接過了那柄足以號令萬妖的權杖,猴子旁若無人地舞了兩下,嘖嘖地笑了起來,轉過身去重重一頓。
“打啊——!怎么不接著打?”他瞪大了眼睛咆哮道。
如同雷鳴般的聲音瞬間橫掃了戰場的每一個角落。
整個天軍戰線猛地往后縮了縮。
“是……是美猴王……”
“他怎么又逃出來了?”
“不是說太上老君要拿他煉丹嗎?”
風鈴手握金剛琢站到了猴子身后。
李靖的眼角不禁抽動。
角木蛟面露驚恐。
哪吒一臉無奈地蹙眉。
所有的天兵都錯愕了去。
“不打了?不打了嗎?”猴子挑了挑眉,咧開嘴道:“不打我可走了。”
李靖緩緩地攥緊了拳頭,所有的天軍都咬緊了牙,卻都不敢有所動作。
“我可真真地就走了。”猴子戲謔地笑了起來,一步步后退。
天軍駭然,妖軍欣喜。整個戰場靜悄悄地,沒有人回答他,卻有都怔怔地望著他。
猴子笑瞇瞇地瞧著李靖,伸手擺了擺。
妖軍整個也隨著他后退,緩緩地撤出南天門。
天軍依舊立在原地不動。
當南天門外的陽光照亮他的眼眸之時,平地上,戰艦上,天空中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
兜率宮中,雀兒呆呆地坐著,聆聽著下界的歡呼,眼淚一滴滴止不住地下落。
“怎么啦?不是每天都想著見他的嗎?怎么現在反倒不提了?”老君輕聲問道。
雀兒伸手拭去淚珠,擰著手絹低聲道:“我又不是他要的那個‘她’,見不見,又有什么區別?”
“是與不是,真那么重要嗎?”老君笑瞇瞇地反問道。
……
妖怪們迅速讓開一條過道。
他撐開雙手享受著自由的空氣,一步步前行。
所到之處,一個個拋下武器跪下行禮。
“恭迎吾王!”
從五位妖王的身邊走過,猴子挨個拍了拍他們的肩:“干得不錯,我對你們有所改觀了。”
“謝大王!”
九頭蟲也錘了捶胸口學著其他人的樣子單膝跪下,與他擦肩而過之時猴子一把拽住臂膀將他拉了起來。
“以前你可沒這一套。”
九頭蟲尷尬地笑了笑。
呂六拐急匆匆地從戰艦上奔下來,匐地叩拜:“吾王萬歲,臣救駕來遲……”
“少廢話!”猴子隨手將他整個拎起。
短嘴飛身滑翔,穩穩地落到猴子身前單膝跪地:“恭迎吾王!”
“辛苦了。”猴子緊握著他的雙肩將他攙起。
“恭迎吾王!恭迎吾王!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整個南天門外的妖軍都在聲嘶力竭的呼喊著。
穿越沸騰的大軍,猴子帶著核心干將一躍上了旗艦甲板,主殿門口的以素與黑子單膝跪下:“恭迎吾王歸來。”
擺了擺手讓他們起身,猴子整了整已經破損的衣冠,深深吸了口氣,抿著嘴唇,綻開笑容。
推開門,一襲戎裝的楊嬋褪去了面紗迎面撲了過來,將他緊緊環抱。
“我以為你真的回不來了……”她將臉整個埋在猴子的胸前。
猴子低頭拭去她眼角的淚珠道:“哪那么容易?不是說了我是不死之身嗎?差不多一百年不見,辛苦你了。”
相對視著,許久,兩人欣喜地笑了起來。
大殿外妖軍的呼喊聲還在繼續,一波接一波,震懾天地,仿佛不斷地在向天地宣告妖族的崛起。
一百多年了,總算熬到這一天了。
擊敗了天軍,他們再也不用躲躲藏藏了。
一只只妖怪跪倒在南天門前,跪倒在甲板上,咆哮著,嘶吼著,喜極而泣。
李靖緩緩地走出南天門,呆呆地看著眼前震撼的場景,許久,無言。只能默默轉身,離去。
……
凌霄寶殿,玉帝面無表情地端坐龍案前,凝視著空蕩蕩的殿堂,手反復揉搓著扳指,許久,同樣無言。
天,真的變了。(未完待續。。)
ps: 破天荒的超級大章,一章頂倆。再次譴責看書不訂閱的童鞋。同時譴責跳訂還專挑字數少章節便宜的跳的童鞋……看書有這么看的么……枉費我的心血啊。哼哼,以后我精品章節全部弄成大章,還是往死里大的那種。
還有,那些不訂閱又整天書荒的童鞋,你們信不信看這本書的人個個訂閱,不用一個月起點就遍地是這個風格的書?小白們就是這么干的,這就是小白文占領起點的由來。
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求推薦票求包養求一切啊啊啊啊啊啊啊!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國
遮天蔽日的黑色艦隊緩緩航行著,旗幟飛揚。
穿越云層,遠處,地平線上緩緩出現了一個龐大的城市。
無邊際的城市上空,是大量的浮石,軍港密布。
遠遠地望見這支艦隊,那城市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歡呼聲。
站在甲板上的猴子不由得都呆住了。
夾帶著云霧的風從他的臉頰掠過,他微微睜大了眼睛。
廣闊的校場上,留戍的妖軍列陣一個個整齊劃一地敲擊胸甲。
繁華的街道上擠滿了服飾各異的人群,細看之下,竟都是妖怪。
穿著統一道袍的小妖們從學堂里奔了出來,朝著天空歡呼,身后的先生甚至還來不及阻止。
高聳的塔頂上巨鐘鳴叫,看守的蝙蝠妖從石窗探出頭來扯著嗓子嘶吼,將艦隊歸來的消息傳遍城市的各個角落。
所有的妖怪都涌上了街頭,振臂歡呼。
艦隊很快穿行在浮石之間。
港口上的妖兵立定行禮,巨大的木質機械臂上懸掛著還不及回艙的軍用補給。
“恭迎大王歸來!恭迎大王歸來!”所有的妖怪都在呼喊著,注視著這支緩緩航行的艦隊。
猴子仰頭呆呆地看著一座座的軍營兵港從自己的頭頂掠過,照在他臉上的陽光忽明忽暗。
“這些是……你創造了一個奇跡……我簡直以為我又回到了天庭。這樣看來,天庭輸得不冤啊。”
“都是大家的功勞。”站在他身邊的楊嬋淡淡笑道:“當初你選擇先從文字捉起是對的。如果不是從識字開始,他們不會懂得創造,天地間也搶不來這些東西。”
遠遠地,猴子看到一座龐大的黑色宮殿坐落在正中的浮石上。粗獷而威武,那規模。甚至不亞于觀云天港。
“那個是……”
“齊天宮,你的宮殿,也是花果山的議政大廳。大殿的王座已經鑄好二十多年,可還沒人坐過呢。”楊嬋笑道。
風鈴已經驚得合不攏嘴。
艦隊朝著各自的軍港散開了。
正前方的齊天宮緩緩展開了隱藏的軍港,如同一只孔雀開屏。
在戍守兵衛的牽引下,旗艦入港了。
隔著空懸的溝壑,猴子看到大片身穿黑色儒士袍的文職妖怪正在殿前等候。
“恭迎大王歸來!”
他們齊刷刷俯身下跪。
“免禮吧!”猴子高喊道。
吊橋放下。
一步步走下吊橋,迎面而來的是披著戰甲的大角和一個身穿淡藍色長裙的俏麗女子。
猴子側過臉去問道:“是靈犀?”
“恩。”楊嬋點了點頭輕聲道:“之前幾乎所有的大將都被我調到前線去了,這里得有一個鎮得住場的人。她是你的干女兒,這身份很合適。”
猴子默默地點了點頭。
遠遠地。大角便朝著猴子行了個軍禮,身旁的靈犀則連忙恭敬地福身。
“末將大角(臣靈犀)拜見大王、圣母,恭迎大王歸來。”
望見猴子身后的風鈴,靈犀微微愣了一下。
“免禮免禮。”猴子對著大角捶了一拳:“一百多年不見,你倒是還長胖了。”
大角尷尬地撓頭,笑了笑。
蹙著眉,猴子又笑瞇瞇地回過頭去看靈犀。道:“還有你,怎么就叫我‘大王’了?不是該叫‘義父’嗎?”
聞言,靈犀連忙又是福身行禮:“女兒靈犀拜見義父。”
到此時,猴子才細細地打量起自己這個干女兒來。
嬌小的身段,一襲淡藍色長裙嵌著白色絨毛,高高束起的長發配上精致的臉龐,看上去就好像一株精心呵護的蝴蝶蘭一般。和她身高一丈肥大壯碩的父親站在一起。看上去一點都不搭。
看著。猴子微微仰身望向楊嬋,低聲說道:“我記得她小時候很胖的。那個兔子耳朵和犀牛角哪里去了?以前我還擔心這閨女砸手里呢……”
這話不小心被靈犀聽了去,小臉頓時就紅了。
楊嬋忙蹙眉眨了眨眼。
“這話能別在這里說嗎?”
猴子這才閉嘴。
臺階上排成一列的兵衛們吹響了巨大的管號。
伴隨這粗獷悠揚的聲響,猴子在眾妖的擁戴下,一步步走入了宮殿。
長長的石階步道,兩旁都是整整齊齊身穿黑色道袍匍匐在地的妖怪。
“這些都是我們自己培養的悟者道妖修。”
在他們身后,是高聳的宮殿樓宇,一座座最少三層高,黑色的屋檐像撐開的羽翼,嵌著一只只張牙舞爪的妖怪圖騰。
路過橫跨翠綠河流的宏偉雕欄石橋,猴子看到天空滑翔而過的圓形戰艦。甲板上的兵衛一個個單膝跪地行禮。
“那是齊天宮的內衛。”
“恭迎吾王!”如同整齊的松柏林一般列陣過道兩側的軍士跪地行禮,一個個神情冷峻。
這陣仗,猴子即便在天庭也不曾見過,不由得嘖嘖長嘆。
一路走過布滿兵將的內校場,穿過精致豪邁的主殿,精異奇巧的庭院,楊嬋徑直將猴子引入了齊天宮的后院。
沿途的種種,早已將猴子看的眼花繚亂。并不是他沒有見識,而是實在沒想到花果山已經發展到如此境地。
這一百多年的光陰,看來楊嬋一刻都沒閑著。
后院中,綠葉環繞下的一座只有兩層,卻高達六丈的殿堂便是為猴子準備的住所了。
遣散眾人只留下猴子和風鈴,楊嬋一步步走入殿堂中,一路向猴子展示著自己這一百多年的成果,輕聲道:“一墻之隔,便是各軍政要員的住所了,包括短嘴、呂六拐都住得不遠。如果想傳召他們可以很快。這次五妖王戰功顯赫,再過不久也得將他們遷進來了。當然。如果你不愿意就另論……”
“齊天宮的內衛一直都是由大角負責,同時也兼負這整片區域的安全。現在你正式住進來了。可以考慮組建近衛,成立一支單獨的部隊獨立于內衛,作為你的貼身護衛,由黑子負責。這兩支部隊都是完全獨立的,除了五妖王自己組建的部隊外,花果山其余部隊都歸短嘴直轄……”
“靈犀現在的稱號是靈犀郡主,一直負責東宮納諫,也住得不遠。她經常都會過來……”
“六拐現在是丞相,只負責政務,已經不再直接負責學堂了。不過偶爾課癮犯了還是會跑去上一課……”
“萬圣龍王負責外事。畢竟他在三界名聲還是不錯。也與各方勢力有過往來,打起交道來方便……”
話還沒說完,一位妖兵已經從門外小心翼翼地走了進來,躬身道:“啟稟大王,啟稟圣母,各諸侯派遣的特使已經在殿外等候,準備覲見大王。是否……”
諸侯?
猴子微微一愣。
楊嬋蹙了蹙眉頭道:“接下來是家宴。讓他們先回去吧。明天再來。”
“諾。”那妖兵躬身退出殿外。
“家宴?”
“恩。中午是家宴,晚上是慶典,明天再接見諸侯特使。”說著,楊嬋一步步走到長桌邊將一份竹簡握在手里:“方案他們早就準備好了,我也看過一遍,現在念給你聽聽。家宴的名單是你、我、風鈴、靈犀、短嘴、六拐、九頭蟲、萬圣公主暖暖、萬圣龍王、以素、黑子、大角、白娟……”
“白娟是誰?”
“短嘴的夫人。”楊嬋淡淡道。
“哦。”猴子咧開嘴笑了笑,忽然想起了自己在月樹上看到的短嘴的姻緣:“接著念。”
“還有就是我師傅玉鼎真人、草小花……”
“草小花又是誰?這名字咋這么奇怪?”
“你還記得水簾洞里那株仙草嗎?”
“是她?她算我們花果山的嗎?”
“以前不算。現在算了。內務庫是她在負責,也算是花果山的老人了。我就順帶請了。”
“行吧。”猴子擺了擺手找了個椅子坐下。
“另外還有角蛇、凌云上人、詩雨萱……”
“等等等等。”猴子連忙伸手道:“這兩個又是怎么回事?”
“你家八師兄經常有事沒事帶著徒弟到花果山蹭飯的,現在他們就在花果山。本來今天還想過來迎接你的,我沒答應。”
“怎么回事?”猴子不禁懵了:“我在的時候他不來,我不在的時候他猛來,這打的什么鬼主意?”
“我只知道他對花果山的火器很感興趣。”楊嬋攤了攤手道:“五妖王要不要請就你來決定了,還有,這是內務府提交的座次安排,我看著不錯,你過一下目吧。”
“不不不,都你決定,我現在兩眼一抹黑哪里知道那么多?”
“我決定的話,那五位妖王還是不請了吧。請了可以拉近關系,但到底不是一撥的,他們出現了其他人該是會不太習慣。”說著,楊嬋用朱筆在竹簡上勾了勾,想了想,又多寫上了兩個名字,道:“差點忘了還有聽心和嫂子。”
“她們兩個也在?”
“在。她們是代表四海龍宮過來送禮的,記得剛剛說過的諸侯特使嗎?本來嫂子是可以不用請的……但你知道她那張嘴的,要是知道我安排的又沒她的份,回頭該翻天了。”
“他們算諸侯?”猴子的眉頭不由得蹙成了八字。
“不然是什么?”楊嬋反問道。
“不不不,我是說……他們不是天庭的諸侯嗎?怎么跑來拜見我了?”
風鈴也是一陣詫異。
楊嬋笑了笑,道:“在南天門的時候我就對四海龍王、十殿閻羅乃至凡間各道門都去了函,當時他們沒回復,但現在我們贏了,天地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天地。雖說三清不表態他們不可能投靠,但總還是要長點眼的,否則怎么死都不知道。”
緩緩吸了口氣,楊嬋接著說道:“當然,還有其他的。附近的人類國家也都有派人來,他們早在幾十年前就開始對我們納貢了。畢竟……我們要滅他們易如反掌。他們也怕。這次知道你回來,總得有點表示。”
“直接插手人類國家,這樣好嗎?”猴子有些憂慮了。
“不好也都這樣了,花果山擺在這,他們不可能視而不見的。有他們幫忙,我們搜集許多材料會容易許多。況且……和我們建立聯系對他們也有好處,起碼,如果有妖怪馬蚤擾,他們可以向我們求助。我們圍困南天門這些年,如果不是大角出兵料理。這些人類國家說不定已經被那些新生的小妖王給折騰得斷氣了。”
猴子不由得想起天蓬動情案那幾年,整個凡間妖族叢生。花果山圍困南天門該也是一樣吧。
說到底,加入了花果山的妖怪對天庭來說是一大禍害,但對凡間諸國卻反而好。起碼,這些妖怪受到約束了。而那些“野生”的妖怪則相反,對天庭來說很好剿滅,對凡間的人類乃至道觀來說卻是令他們束手無策。
“嘿。這聽上去真像是八方朝貢,花果山已經變成了一個超級帝國,大家都爭著交保護費。”猴子不由得嘆道。
一整個上午楊嬋都在不斷地向猴子介紹著花果山的各種情況,一卷卷的竹簡攤開,看得猴子一陣眼花繚亂。
花果山早已經不是昔日的花果山了。
一百年前的花果山只是一臺單純的戰爭機器,對于那些前一刻還在生死邊緣掙扎的妖怪來說,能活著便已經不錯了。別無所求。處理問題也全憑威信。反正猴子一個人說了算,他感覺應該怎樣就怎樣。
現在的花果山卻已經發展成一個完整的社會。有著各種階層,每個階層都有自己的述求,涉及到復雜的利益關系,有著各種關系牽扯。為此,它有著各種繁瑣的法度和復雜的機制。在這基礎之上,他們創造出璀璨的新文化,卻也帶來了各種新的問題。
望著這些東西,猴子不禁頭皮發麻了,默默地開始佩服起楊嬋來。
那些個妖怪當初有多愣猴子是知道的。這么些年,她得多辛苦才能將這好像亂麻一般的東西料理出頭緒來啊?
風鈴從頭到尾站在一旁,聽得一愣一愣地,頭都大了。
“你在想什么?”楊嬋忽然問道。
“沒。”猴子連忙憤憤道:“我在想這么多問題要處理,那五個家伙竟還給你添亂,實在太不識抬舉了,回頭我好好教訓教訓他們。”
“那不用。”楊嬋白了猴子一眼,淡淡道:“上次我從天庭回來之后他們就收斂了很多了,要不然,這次也不敢讓他們去當前鋒。”
“收斂了就好。”微微仰著頭,猴子嘆道:“這次看他們作戰是挺用心的,不像敷衍了事的樣子。如果真是這樣,花果山多幾員猛將倒也不是壞事。不過……這些東西真繁瑣,我都有點……有點受不了了。我以為我還是花果山的山大王,沒想到你已經把我變成‘大帝’了。”
楊嬋呵呵地笑了起來:“山大王拿什么收攏幾百萬妖眾?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幾百萬妖眾一人一口唾沫就夠你淹死了。現在的花果山,沒有小事。”
盯著楊嬋看了許久,猴子淡淡道:“你真厲害,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
默默地注視著滿桌的竹簡,楊嬋嘆道:“一百年前我也不知道,但一百年的時間,什么都摸索出來了。”
聞言,猴子無奈笑了笑,一臉的歉意,卻不知道說什么好。
這是足足百年的操勞,在這功勞面前,什么感謝的話都已經微不足道了。
兩人就這么沉默了半響,一位妖兵從門外快步走了進來,躬身道:“啟稟大王,啟稟圣母,凌云上人來了,說要求見大王。”
“凌云師叔?”風鈴一下來精神了。
“見不見?”猴子詢問道。
“這是你師兄,問我干嘛?”楊嬋斜眼道。
猴子想了想,低聲提醒道:“他好像還是你師傅。”
……
正當此時,北俱蘆洲。
荒無人煙的山谷中,清風子小心翼翼地在一個廢棄的村莊里尋找著什么。
這村莊原本的農田早已經長滿了雜草,瓦房更是再找不出一間完整的,隨處可見被侵蝕得認不出原本形狀的殘骸,看上去已經廢棄了許多年。
許久,他拭去額頭的汗珠從一座屋頂早已被侵蝕到找不著的院子里走了出來,踏著滿地的碎石,眉頭緊蹙。
“在找什么?”
一個聲音傳來,清風子猛地一驚,連忙轉身。
身后,須菩提負手而立,白色長須隨風飄蕩,正靜靜地注視著他。
“弟子,參見師傅。”清風子連忙拱手道。
須菩提一步步走到清風子面前,輕聲道:“在這荒郊野嶺的,找什么呢?”
“這里原本住了弟子的一位友人,今日路過,特來探訪,沒想到,村莊已經廢棄。”
須菩提淡淡嘆了口氣,道:“一百多年前的凡人朋友,現在還如何可能找得到?”
“師傅,您知道?”清風子不由得遲疑了。
須菩提淡淡笑了笑,道:“為師若是不知道,當初如何可能讓她拜入門下。”
清風子重重抿著唇,沉默不語。
許久,須菩提輕聲道:“此事都已過去,為師心中有數,你就……不要查了。”
說罷,須菩提拍了拍清風子的肩,化作一陣清風消失無蹤,只留下清風子呆呆地站在原地。(未 完待續 ~^~)
ps:恩,今天訂閱新增了幾個點的說。感謝感謝!!好了,甲魚洗衣服去了~大家繼續支持啊!!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求推薦票求包養求一切!!--13206+d6su9h+9890395-->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八章 :堅強
殿堂中,眾人早早入場,按著男女賓以及各自的身份在妖兵的引導下分列兩旁。
“大王駕到——!”
隨著小妖的一聲高喊,眾妖紛紛跪地。
“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那些非花果山一系的都愣住了。
凌云子左顧右盼地躬身拱手。
敖聽心福身行禮,敖寸心緊蹙著眉也只好隨同。
玉鼎真人兩眼瞥了瞥,穩站原地不動。
就連風鈴也有些不適應了。
雖說她跟猴子的關系比在場的眾人都來得親密,但跪猴子,她還真沒跪過。
在楊嬋的陪同下從大殿側門走出來的時候,猴子同樣是一怔,他蹙著眉淡淡看了楊嬋一眼,卻并沒說什么。
站到王座邊上的時候,猴子望著臺階下的眾人,忽然有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似乎與眾人也多了一種隔閡。
在南天門的時候大家雖說也行過這種禮,但那是在戰場上,在軍前。“家宴”搞成這樣,真的好嗎?
“讓大家入座吧。”一旁的楊嬋干咳了一聲,低聲提醒道。
“都入座吧。”猴子連忙淡淡道。
說著,自己也在王座上坐了下來。身穿一襲白色長裙,美得不可方物的楊嬋就坐在他側邊的位置上。
隨著眾人入座,宴會開始了。作為花果山丞相的呂六拐開場祝詞,緊接著,眾將也紛紛敬酒祝詞。
就在這祝酒慶賀的過程中,楊嬋一直在猴子的耳邊低聲訴說著關于在場眾人的種種。
“六拐是花果山最早的‘先生’。現在身居高位的多算他半個弟子。也是文臣的旗幟。不過他重文輕武有些嚴重了。上次為了興建新營房的事情跟短嘴起過沖突。最后雖然調解成功,但難免還有些芥蒂。好在他私心不重,倒也沒出什么問題。不過,與他接觸過頻,怕是會惹來軍士的不滿。”
“短嘴偏向中庸,這些年軍隊都歸他掌握,不過在戰術革新上少有建樹。大概十二年前在南瞻部洲以多打少還吃過天河水軍一場敗仗,備受詬病。軍中少壯派多對他不滿。”
“九頭蟲依舊是我軍第一猛士。戰功顯赫。在軍中,特別是基層將士當中威望極高。可惜行事多魯莽,作風怪異,時常惹怒眾妖將乃至各部主事。我這邊還壓著十幾份彈劾他的折子,對他不可太親近,否則容易惹來其他人的不快。”
“大角實在乏善可陳,不過他是元老,而且靈犀又是你的義女,加上性格保守也不喜出頭,倒是備受敬重。也沒怎么樹敵。跟他多走動不需要顧忌什么。”
“以素……以素還好,這些年都跟在我身邊當我的左右手。雖說修的悟者道,但看上去真沒什么天賦,特別是心不太靜得下來。五十年前我把她安排到軍隊去任了個都統,至今五十年了,戰功不多,但行事還是頗受贊賞,沒給我丟面子。當然,到底是個女流,下屬也多少有些不服氣。”
“黑子匪氣還是那么重,整天跟一幫子下屬稱兄道弟,又特別護短。上次下屬惹了鵬魔王下面的人,明明是自己人的錯還偏要袒護,搞得五妖王聯名彈劾,后面我出面杖責他的下屬才勉強壓下去。和黑子你最好話都不要多聊,他那幫手下我受夠了。”
“靈犀很低調,她修的悟者道,也頗有天賦,不愛刀兵不愛與人起沖突,頗受文臣愛戴……當然,這與當時你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來,六拐把她默認為我的接班人也不無關系。剛開始的時候五妖王和我有些沖突便也轉而支持她了,后來五個家伙服軟,他們也就漸漸疏遠了。”
“萬圣龍王在整個花果山威望都不低,也頗為盡心盡力,想事做事都周道,能顧及各方關系。不過還是和牛魔王走得太近……”
“萬圣公主倒沒什么,她本就是龍族,幾十年前玉帝便開始克扣花果山的雨水,于是我就干脆讓她負責農務方面的事情了。做得都還好,頗受愛戴。這一家子在花果山頗具影響
免費TXT小說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