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132部分

竟什么因由你我心知肚明……我真有急事。”
“我知道。”
說吧,清風子依舊是那副淡漠的神情。
身前的茶水都有些冷了,可他從頭到尾,碰都沒碰過。
抿著嘴唇,猴子雙手不斷張合做握拳狀了。
這是即將發作的架勢。
側邊的凌云子連忙將蒲團往猴子的方向挪了挪,伸手扯了扯猴子的衣袖,低聲勸道:“早就知道的情況,沒啥好生氣的。”
微微挺了挺身子,清風子淡淡道:“觀內還有許多事情要忙,若是沒其他什么事,就……不送了。”
此話一出,猴子的神情頓時僵了僵。
半響,他猙笑道:“大師兄這是要趕我走的意思?”
“算是吧。”
只一瞬,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猴子已暴起,金箍棒直指清風子的鼻梁,怒道:“今天我必須見到師傅!就不信掀了整個斜月三星洞他還能不出來!”
肆虐的氣流瞬間將整個殿堂里所有的一切都刮得東歪西倒。
眾師兄紛紛驚得瞪大了眼睛。
一片紛亂之中,清風子若無其事地捋著長須,緩緩抬頭,冷漠地注視著猴子。
“想打?”(未完待續)
ps:重感冒,發燒,咳嗽,偏頭疼……我這是快死的節奏嗎?
大家體諒一下,今天只能更這么多了。
抱歉,抱歉~
章節目錄 第四百零一章 心中無佛
“想打?”
清風子面無表情地盯著猴子。
靈力已經無聲無息地匯聚。
這種靈力不同于行者道的暴虐,它溫潤如水,捉摸不定,無聲無息,一旦真正觸碰,卻又會在頃刻間變成要命的猛獸。
猴子甚至能清楚地感覺到他身上最少有六件法器已經處于半發動狀態。
兩人就這么靜靜地對視著,金箍棒距清風子的鼻尖只有不到一寸的距離。
凌云子一臉的驚駭想要出手制止,卻被一旁的幽泉子拽住了手。
行者道對付悟者道,在戰斗上有著天然的優勢。可惜的是這種優勢越到高處就越小。
大師兄清風子的修為最起碼是大羅金仙巔峰,甚至一只腳已經踏入了大羅混元大仙境界。莫說在凡間,就是放諸三界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以太乙金仙巔峰的行者道修為對付這種頂尖的地仙,面對面的話猴子還是有些許把握的。可他真的要在這里和大師兄來一場歇斯底里的大廝殺嗎?
掙脫了幽泉子的手,凌云子急匆匆地擋到兩人之間:“師弟!你真要在這里動手啊?把棍子收起來!大師兄,你這是干什么呀?別跟他一般見識。”
隔著凌云子,兩人怔怔地對視著。
輕輕捋開衣袖,清風子挺直了腰桿面無表情地說道:“在外面為禍慣了,以為斜月三星洞也跟花果山一樣任你為所欲為嗎?”
猴子咬緊了牙,金箍棒的末端微微顫動著。
“大師兄,師弟也是急了,絕無惡意!絕無惡意!”
清風子哼笑了出來。
“師弟,你不能這么放肆。同門相殘,任你有萬般理由也不可原諒的!”
猴子的臉頰微微抽搐。
“大師兄。您消消氣,師弟也是太急了。他等了一百多年才等到這一天,結果生死簿上是空白的。換了誰都接受不了。”
“師弟,把棍子放下!放下!”狠狠地壓著猴子握棍的手。凌云子高聲吼叫道:“你打不過大師兄的,別傻了!放下!”
兩人依舊怔怔的對視著,一動不動。
凌云子整個慌了,只得閉上眼睛擋在兩人中央喊道:“你們要打就先打死我好了!”
許久,金箍棒無力地垂下,點地。
到此時,雙方才緩緩散去靈力。
凌云子整個癱坐在地。
猴子也無力地坐下,一雙眼睛深深地閉上。好一會他才緩緩地睜開。攥著拳,低著頭,抹了把臉嘆道:“對不起,是師弟我過分了。”
“誰沒有個想不通的時候?若放在悟者道,這叫心魔。”清風子的目光依舊平淡如水。
見此情形,其余的兩位師兄也才稍稍松了口氣。
風從門外呼呼刮入,帶入幾片枯葉,輕輕搖曳門窗。
午后的陽光斜斜地照亮了一角。
殿堂里一片死寂,只聽見猴子重重的喘息聲。
五個師兄弟靜靜地呆著。
好一會,清風子低聲道:“回去吧。回到屬于你的地方去。你屬于花果山,而不是斜月三星洞。這一點,從你選擇修行者道的一刻起便已經注定。”
說著。清風子緩緩地撐著膝蓋站了起來。
“別說這些有的沒的。”猴子整個癱倒在地,咬牙道:“師傅的意思究竟是如何?無論如何不肯幫我嗎?如果他想斷絕師徒關系就明說,不要老是玩這些花樣!是不是還要囑咐一句‘出了事不能說出他的名字’?”
……
隔間中,須菩提默默地對著那一盞飄著霧氣的清茶,一動不動。
……
深深吸了口氣,清風子淡淡道:“師傅的意思,是他也解不開封印。”
“解不開封印為什么不當面說?”
“因為他不想見你。”
這一句話很重,但落入猴子耳中,卻沒激起半點波瀾。
“不想見我……”他呵呵地笑了起來。道:“九師兄勾搭上個仙女他就開口責罵……我呢?我把天捅破了他都沒管我。大家一起惹事,其他師兄弟回來閉門思過。我這動手殺人的反倒沒事……呵呵呵呵。”
“說到底,他是沒把我當徒弟啊。我知道。他從來沒有當我是徒弟,他心里只有他的大計。”
“從我進門開始,他就知道我想做什么。他聽之由之,推波助瀾……你以為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嗎?從他不讓我知道太上老君在找雀兒的魂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確定他在耍花招了。也就因為那樣,我才出逃。”
“沒什么,這都沒什么。反正他也不欠我的。相反,我還欠他的。不是他引我入門,我早就在門口跪化了。”
“可他現在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不是想破天道嗎?既然如此,不是應該盡力幫我找回雀兒嗎?還是說他已經改變主意,想站在太上老君那邊了?”
……
隔間中,須菩提端起清茶默默地品。
……
清風子依舊面無表情地看著猴子。
“師傅怎么想,真的那么重要嗎?”
“不重要?他怎么想不重要,那什么重要?你一直最注重的不就是師傅的想法嗎?”
淡淡笑了笑,轉過身,清風子一步步地走出門去,最終在跨過門檻的一剎停住了腳步,輕聲道:“當你心中有什么東西是非要不可的時候,便已經有了執念。有了執念,便會破綻百出。這些,道藏上都是寫明了,你也該懂得。”
微微仰起頭,他嘆道:“你說得對,師傅確實沒什么對不起你的。當初,行者道是你自己硬要修的。讓師弟去勸你回觀,你也不聽。”
“沒錯,師傅是另有盤算,這個盤算,或許對你來說真的無法接受。但……如果你只是顧念著往昔。能不能追回遺失的不知道,今天的,卻必定被犧牲。師兄奉勸你一句。不要等到那一天才悔恨莫及。”
微微低下頭,他嘖嘖笑著。無奈搖頭道:“一個錯誤,要用千千萬萬個錯誤來彌補。那千千萬萬個錯誤又用什么來彌補呢?有時候一念之差,便是一個天差地別的結果啊。自己斟酌吧。”
說罷,他抬腿跨過了門檻。
猴子依舊呆呆地躺著,一臉迷茫,苦笑。
凌云子悄悄扯了扯幽泉子的衣角:“大師兄這是話里有話的意思啊。”
幽泉子一動不動地坐著,伸手拍了拍凌云子的腳示意他不要說話。
殿堂中靜悄悄一片。
許久,猴子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彎腰撿起自己的金箍棒,嘿嘿地笑著,收入耳中,轉身就要往門外走去。
“師弟,你去哪?”凌云子開口道。
“去……該去哪去哪。”猴子緊蹙著眉,回過頭懶懶地笑著:“師傅跟大師兄不幫忙,我別處走去唄。去找找看靈山,說不定如來佛祖會幫我呢。對不對?”
凌云子與伊圓子都靜靜地看著他。
許久,他抿著唇低聲道:“這件事,我不會放棄的。”
說罷。他轉過身化作一道金光朝著西方呼嘯而去,只留下三個師兄面面相覷。
……
隔間中,清風子與須菩提默默相對。
“師傅。弟子多嘴了。”
須菩提緩緩地搖頭:“說什么都沒用的。他要真那么容易勸得回頭,也撐不起一個花果山,當不了萬妖之王。有些事,就得他這種固執到了極點的人才能完成。倒是你,剛剛若不是我在,怕是他沒動手,你都已經動手了吧?”
清風子沉默不語。
“悟者道跟行者道不同,天道無情,悟者。若是做不到無情,永世都無法突破天道。若是陷入執念。破道心,身隕。亦未可知也。”
猶豫了許久,清風子躬身叩首道:“師傅教誨,弟子謹記在心。”
瞧著昏暗隔間中匍匐在地的清風子,須菩提淡淡嘆了口氣道:“從今天起,你也閉關吧。外界的事情就不要再理睬了。觀中之事,也交給你五師弟一手操辦吧。”
“弟子,遵命。”
……
凌冽的風中,猴子緊咬著牙縱身滑翔而過,一路向西。
極速的飛騰之中,所有的景物都在身邊稍縱即逝,以至于化作道道光線指向同一個方向。
光陰交錯間,一個翻滾,金箍棒已緊緊攥在手中。
“靈山,靈山,靈山……靈山在哪里?”
遠遠地,他看到一座呈金字形的巨山,高聳入云,山腰上布滿了一個個隆起的小山峰,其上多是寺廟。
他連忙頓住身形懸在半空。
一道金色階梯從山腳一路蜿蜒攀上了巨山峰頂,進入了金色的宮殿。
道道金光從山頂傾瀉而下,將一切都照成黃燦燦的顏色。
鐘聲緩緩傳向四方。
“這就是靈山了嗎?”
他卯足了勁朝那山頂沖去。
可只一瞬,那金光就消失無蹤了。
猴子呆呆地喘著粗氣,茫然地望著天地。
不,不只是金光消失無蹤,連帶的,整個景象都不一樣。
猛地回過頭,他恍然發現那散發金光的山峰就在自己身后。
“整座山移動了?”他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不對,不是山移動了,是我在不知不覺中被調轉了方向。”
他又試探性地朝靈山沖去,這一次,他刻意減慢了速度。
然而,就在他的眼前,整個世界所有的景物都移動了起來。
只一瞬,又與原來一般無二。
“這是怎么回事?迷陣嗎?”
他有些慌了。用力地閉眼,再睜開,雙瞳中放射出道道銀光,卻沒有看到任何的靈力波動。
正當此時,一個身影悄然出現在他身后。
“齊天大圣心中無佛,又如何到得了靈山呢?”(未完待續)
ps:恩,宣傳下自己的新浪微博(起點-甲魚不是龜)還有騰訊微博(甲魚不是龜)。
大家有微博的加一下哈。
今天還在還在生病中,稍微好一些了……希望明天能痊愈,不過不測不太可能。
章節目錄 第四百零二章:修不修才是重點
云域天港。* ,,
浩瀚長空中,無數軍艦往來運輸著各種物資。
這片懸浮的大陸上原本的殘垣斷壁已經被清理干凈,新的樓閣卻還沒完全建起,四處都可見工匠拿著各種器械忙活。
堆滿了各種物資,地板破碎不堪的校場上無數新兵軍陣正在操練。
角木蛟與李靖并肩緩緩穿行其中。
“進展很快啊。”
“那是,凡間的時間是天庭的三百六十五倍。當年天河水軍也是因為將總部設在南天門外實力才增長如此迅猛,難不成我角木蛟還不如天蓬不成?”
“基礎設施還要多長時間能建完?”
“府庫已經全力支持,不過從天庭運輸物資確實慢,難以供應。還好,陛下已經批了可以從凡間獲取資源。嘿嘿……其實妖軍也不是真的多強,關鍵是他們占足了便利,而我們則多有忌憚……預計,恢復到原來的程度還要個把月吧。不過光恢復可不行,現在連冶煉等等的一應都搬了下來,接下來還得擴建,否則地方不夠。”
李靖不由得呵呵笑了起來。
站到高臺上,角木蛟用握鞭的手指了指校場上的軍列道:“現在的問題是兵員。短時間內,根本就招收不到足夠的兵員補充,我琢磨著,可能要在凡人那邊動點手腳了。”
李靖的眉頭頓時抖了抖:“怎么說?”
抿著唇,角木蛟低聲道:“找幾個凡人國度,直接從他們當中招募未修仙的凡人。自己從頭訓起。全部教行者道。這樣一來。幾年可成軍。”
聞言。李靖不由得面露疑惑之色:“這樣……是不是不太合規矩啊?”
“都這樣了還講什么規矩?那妖猴可是也有凡間的番邦屬國的。特殊時期,該用特殊辦法。”撐著圍欄,角木蛟長嘆了口氣道:“不過,這種征調也要有些后續。例如,得四海龍王配合。只要征調之地風調雨順,該是少了些壯丁也不至于出什么大亂子才是。只要這一波熬過去了……接下來也就不必再使這些個手段了。”
李靖默默地瞧著角木蛟,許久,低聲問道:“這事情你給陛下上了折子沒有?”
“還沒呢。這事情挑明了,就不好辦了。”角木蛟低聲答道:“反正陛下已經下旨準許適量從凡間獲取資源了,這人力……也算是資源的一種吧?‘適量’這說法,其實也不太好把握。我想著,近期先將部隊派出去建點功勛,解一解陛下的燃眉之急。日后若是真在凌霄寶殿上挑破了,也好有個說辭不是?”
說到這里,角木蛟微微頓了頓,瞥了李靖一眼,悄悄說道:“這次請天王過來。其實是還有點事想請天王幫忙。您也看到了,這新軍剛組建。雖說進展迅速,但到底還是少了些底氣。接下來要首戰,天庭禁軍出動不得,恐怕……還得仰仗南天門助陣才行啊。”
說罷,他瞧著李靖淡淡笑了笑。
李靖的眉頭頓時抖了抖。
……
懸浮在半空中,猴子喘著粗氣,細細地打量著來人。
身穿一襲白衣的僧人,頂上的頭發卷曲得像一個個的疙瘩,渾身上下的皮膚都泛著金色光芒,微胖的身材,看上去慈眉善目,卻好似一尊金人一樣從面容中讀不到半點情感。
瞧那模樣,該是一個位階極高的佛。
猴子半瞇著眼睛問道:“你認識我?”
那僧人的嘴角微微上揚:“齊天大圣,誰人不識?”
“那你是誰?”
僧人雙手合十,微微鞠了一躬道:“貧僧不眴,法號正法明如來。”
“正法明如來?”
“不眴”猴子倒是知道,不眴太子,就是觀音菩薩的前身,可是正法明如來是什么東西?
正法明如來靜靜地注視著猴子,那目光看得猴子都有些不自在了。
“你是特意來等我的?”
“大圣說笑了,貧僧哪有這般本事?不過是恰好路過,見大圣在此沖陣,便過來問上一問。”
“哦?”猴子轉身用金箍棒指了指靈山問道:“怎么進入靈山?”
“大圣心無佛法,進不得靈山。”
猴子哼地笑了出來:“跟我耍這手有意思嗎?”
緩緩回頭看了靈山一眼,猴子猶豫了半響,終究沒將金箍棒變長直接捅進去破了詭異的迷陣。
“這樣吧,反正你人已經在我面前,我也就明說了。”他伸手掏了掏,摸出那頁生死簿朝著正法明如來遞了過去:“這頁東西上有個封印,聽說跟佛門有關,幫我破了。”
正法明如來笑瞇瞇地沒有伸手去接。
猴子微微仰起頭補充道:“什么條件都好說,只要一個合理的價碼,我認了。”
正法明如來還是沒有伸手去接。
“怎么,不同意?”
注視著那頁生死簿,正法明如來雙手合十,躬身道:“這封印,貧僧破不了。”
“你破不了可以找其他人,這靈山,總不至于沒個破得了的人吧?怎么樣,幫我找找,到時,也必有重謝。”
聞言,正法明如來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你笑什么?”
“大圣之前……怕是半卷佛經都不曾看過吧?”
“你想說什么?”
正法明如來呵呵地笑了起來,道:“‘貪’字,乃佛門三毒之首,若貧僧因大圣的回報而動了心,莫說那酬勞,光是這失了的佛陀金身,大圣該如何補償呢?”
猴子頓時一愣:“佛門規矩如此之嚴?”
正法明如來低眉道:“佛門從無規矩,只是這本心,騙不了。”
猴子嘖嘖笑了起來:“你是在跟我說笑吧?佛門不索賄?就當你們不索賄好了。那凡間百姓每日供奉的都是啥?你就當我就是個路過拜佛的人。成全了我的愿望。當然。要求是高了點,不過,這回報也不會低。如何?”
正法明如來淡淡笑了笑,不言不語。
“我堂堂齊天大圣,你還怕賴賬不成?你要什么?法寶?丹藥?雖說上品的我現在還沒有,但貴在多,開個價,萬事好商量。”
正法明如來淡淡嘆了口氣。道:“大圣莫非以為佛經上寫的那些,都不過是一層遮羞布不成?”
猴子微微一愣。
那正法明如來又是雙手合十微微一鞠,轉身便要走。
見狀,猴子側身一翻,直接便翻到他面前一把攔了下來:“站住,事情還沒說清楚呢。”
“貧僧已無話可說。”
“怎么就無話可說了?你特地跑出來就是告訴我你無話可說?能直白點嗎?我很討厭拐彎抹角的人。”
正法明如來瞥了一眼猴子手中的那頁生死簿,輕聲道:“這上面,同時有佛道兩門的秘法,強破,必毀。只有熟知兩門秘法之人以及所載之人。才能獲悉個中內容。普天之下,除了太上老君。哪有人同時通曉兩派之法?若有,除非大圣自己去修。”
猴子的眼睛緩緩瞇成了一條縫:“修佛……要多久?”
“修佛與修道不同,若要達到能獲悉內容的境地倒也簡單,只需一個頓悟便可。至于多久,這就因人而異了。有人一日可悟,有人窮其一生,亦未悟。”
“怎么個悟法?”
“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及五取蘊,脫了八苦,去了執念,方可成佛。”
猴子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你這是要玩真的啊。嘿嘿嘿,你看我這滿身戾氣的,能頓悟?騙鬼吧你!”
正法明如來雙手合十,淡淡道:“能不能頓悟不重要,修與不修才是重點。”
“修與不修才是重點,修與不修才是重點……”猴子反復地咀嚼著這句話,似有所悟。
……
兜率宮中,天道石上原本緩緩愈合的裂痕又微微撕裂了一點。
一直盯著天道石的太上老君不由得蹙起眉頭:“這猴子……還真是一點都不能掉以輕心啊。”
……
花果山,齊天宮。
長長的回廊中,楊嬋快步前行,以至于身后的兩位庭官都不得不小跑著才能追得上她的腳步。
“經我方探子確認,玉帝密旨任命二十八星宿之首的角木蛟為臨時元帥在云域天港和觀云天港上重建天河水軍已是確鑿無誤之事。那角木蛟向四大部洲都派了探子,恐怕是將有動作……”
“四大部洲都派了探子?那我們這里呢?”
“也派了。”庭官連忙翻了翻手中夾滿密函的本子,急切地說道:“其中一個天將吃了能散發妖氣的丹藥,已經裝成一只狼妖混入了花果山,現在我們正在盯著,看有沒有其他探子與他接觸。不過……總體而言動作不大。看情形,角木蛟的主攻方向不是這里。”
“主攻方向不是這里?”楊嬋快步繞過轉角,停下腳步。
那兩個庭官也連忙剎住腳步。
略略想了想,楊嬋道:“不是這里也要備戰,通知各軍加緊備戰。無論他攻打哪里,我們都要出手,不能等著他們壯大!”
“諾!”
楊嬋又快步前行了,兩個庭官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大圣爺呢?”
庭官低聲道:“大圣爺已經幾天未歸了。”
“知道去哪里了嗎?”
“先去了西牛賀州斜月三星洞,后面往西……好像是往靈山去了,已在那邊逗留了幾日。”
又是停下腳步。
咬著唇,楊嬋的拳頭緩緩攥緊了。
“要告訴大圣爺,圣母大人讓他回來嗎?”那庭官輕聲問道。
“這只死猴子……”深深吸了口氣,楊嬋道:“不了,讓他冷靜幾天吧。”
“諾。”
楊嬋伸手揉了揉太陽岤,一步步走向遠方,輕聲嘆道:“今天還有其他的折子嗎?”
“有有有!”兩位庭官連忙從夾子里抽出了各種折子。
“右義軍都統大人請求撥付新的火器以將老式火器換下……”
“教義司呈上了修訂的教材。請圣母大人檢閱……”
“東海艦隊希望對軍港進行整修。已呈上方案。請圣母大人批示……”
“校院司邀請大圣爺和圣母大人一同出席即將舉行的慶典……”
……
齊天宮的另一處,風鈴與白娟在院子里靜靜地看著落花。
那場景,紛飛中,有一種寂靜脫俗的美。
誰能想到當日那個好像土匪窩一樣的花果山也能有這樣的一天呢?
靜靜地看了許久,風鈴低聲問道:“沒什么事情可以給我做嗎?”
“為什么一定要有事情做呢?”白娟反問道。
風鈴低著頭,眨巴著眼睛道:“我什么都不做,就在這里吃干飯可以嗎?以前我都會幫忙煉丹的,可是前段時間去煉丹房報到。那主事的不肯讓我動手……”
白娟掩著嘴笑了出來:“你好好修行就行了。現在的花果山已經不是以前的花果山,不缺你那兩個丹藥。”
“可是,可是……”
“沒什么可是的。”白娟托著腮道:“你啊,別瞎想了,好好呆著就成。若是實在沒什么事情想做呢,就找我過來聊聊天。不然我們去踏青也可以。”
“這樣好嗎?”
“有什么不好的?你看我不就是這樣嗎?”白娟笑瞇瞇地說道:“我家那口子還特地找人把我的公職全削了。剛開始我也有些不習慣,還跟他吵了一架。后來想想也是,男人要面子,不想自己的媳婦拋頭露面的,由著他唄。女人還是做自己女人本分的事情。把家管好就好了。”
“可我跟你不一樣。”
“怎么不一樣了?”
風鈴撅著嘴道:“你是大元帥夫人,我什么都不是。”
白娟噗呲一下笑了:“喂。你這是嘲笑我家那口子官職小是吧?”
“怎么這么說?”風鈴一下睜大了眼睛。
“我們之前也不熟,可你知道為什么我每天沒事往這里跑嗎?”
“為什么?”風鈴呆呆地問道。
“因為你是大圣爺預定的妃嬪啊。”
風鈴一下整個怔住了,臉一下紅到了耳根。
“我家那口子是這么交代的:‘無論如何要跟風鈴搞好關系。沒事就找風鈴聊聊天,看有什么需要的,能幫上忙的一定要幫。大圣爺最喜歡的就是風鈴,連上天任職都帶著,我們可千萬不能得罪。’這叫夫人戰術。”
說著,白娟吐了吐舌頭:“我這樣直白地說出來,你會不會怪我啊?”
風鈴原本微微松開的眉頭一下蹙得更緊了。
“這些……他,他是哪里聽說的?”
“這我就不知道了。”白娟搖頭晃腦地說道:“反正現在大家都這么說。都說啊,只要大圣爺找回了雀兒夫人,應該會跟你還有三圣母一并成婚。你……不會不愿意吧?雖說三妻四妾,可他畢竟是齊天大圣啊。角蛇那家伙都娶了好幾個呢。”
風鈴猛地搖頭。
“不是不愿意那你干嘛這幅表情?”
“沒,沒。”風鈴好不容易憋出一絲笑,淡淡道:“我,只是開心。”
迎著涼風,微微閃爍的目光望在飄落的花瓣上,有種刺痛的感覺。
“圣母大人是女中豪杰,主外。你心思細,主內。到時候大圣爺可就幸福咯,感覺他好像什么都不用管了……不過他是大圣爺嘛。”白娟稍稍歪了歪腦袋道:“對了,你知道雀兒夫人長什么樣嗎?是不是和你們兩個一樣這么漂亮呢?聽說她是一只金絲雀精。如果是這樣的話,她就是三位夫人里唯一一個妖怪了。”
“不過我倆比較要好……到時候你可得想辦法趕緊懷上孩子才行。有了孩子,地位就穩固了,人類的宮廷都是這樣的,他們第一個生下來的王子就立為儲君,叫太子。一旦君王去世,太子就繼承王位。”
“當然,咱大圣爺肯定不會有退位的一天的,也不需要什么儲君,不過有備無患嘛。”
“這個我對你還是很有信心的,大圣爺最疼愛的就是你了,怎么都該是你先有孩子。”
“咦,你怎么哭了!”白娟忽然驚叫道。
“沒……沒什么,只是眼睛不小心進沙子了。”風鈴揉著通紅的眼睛笑道。
這一刻,眼淚仿佛決堤一般地流。(未完待續。。)
ps: 恩恩,今天更新總算稍微給力一點了,身體又好了一些。
希望盡快康復,這樣就可以好像月初那樣奮發圖強了。
話說……我一月三十一號生日哦,就沒有哪幾位還沒訂閱的讀者準備全訂閱作為送給我的禮物么?
最后,慣例,求訂閱求月票求打賞求推薦票求包養,各種求。
章節目錄 第四百零三章 戰事再起
彌羅宮的閣樓上,通天教主盤著手靜靜地站著,眺望遠方。
在他的身后,元始天尊靜靜地品著茗。
許久,通天教主淡淡嘆了口氣道:“這又跑去修佛了?如來出手了嗎?”
“不一定。”
“那是怎么回事?”
“佛門最擅無欲而為,該只是順水推舟給老君添點堵罷了。若真出手,他還如何能在兜率宮里安坐?”
聞言,通天教主嘖嘖笑道:“沒想到啊,他們都已經排兵布陣多少年了,我們兩個竟是最后知道的。那猴頭的死岤,竟是一只金絲雀?”
轉過身,他一步步走向圓桌,長嘆道:“這么多大能圍繞著一只金絲雀出招,也不怕傳出去招人笑話。”
說著,端起桌上的杯子將茶水一飲而盡。
元始天尊淡淡瞥了他一眼道:“這么喝,再好的茶也是浪費啊。”
“茶便是茶,再好的茶也只是茶,是用來喝的,哪里有浪費這一說?”
“細微之處,方見勝負。”輕輕滑動杯蓋,聞著茶香,元始天尊悠悠道:“同樣是喝茶,有的人可以封茶圣、茶神,有的人,卻只是茶客,更有的人,連茶客都不如,不過喝著解渴罷了。好茶落入此等人口中,怎么不是浪費?”
通天教主的眉頭不由得蹙起,靜靜地盯著元始天尊看。
淡淡抿了一口,元始天尊輕聲嘆道:“一只小小的金絲雀,卻牽動著那猴頭的心。這根線,撥起來非同小可,撥對了,一本萬利。撥錯了,一個不小心,便是玉石俱焚的結果。正法明如來引猴頭入佛道。說白了,其實是逼老君出手。”
說到這。元始天尊頓時呵呵地笑了起來,笑得通天教主一臉的茫然。
他盤起手輕聲道:“逼老君出手這倒是看出來,可是,這著棋下著有意思嗎?我看不怎么明白。”
稍稍收了收神,元始天尊低聲道:“對弈之道,本就在一個博字。虛虛實實,實實虛虛。這棋局走到這一步,誰先按捺不住。誰就輸了。就拿一事論,便可明了。”
稍稍頓了頓,元始天尊低聲道:“你想想,若那猴頭吞下你的那枚丹藥,會如何?”
這一問,原本有些清明的通天教主反倒迷糊了。
“如何?”
“吞下那丹藥,無非兩個結果。戾氣肆虐,天劫纏身,神形具損,老君天道自破。便是妖猴僥幸挺了過來……屆時。妖猴亂世,老君天道亦破。說白了,只要吞下那丹藥。無論結果如何,老君必敗無疑。那粒丹藥現如今就好像一把懸在老君頭頂的利劍,就放在齊天宮,可老君敢去取否?”
通天教主半瞇著眼道:“若他去取,我便再予猴頭送一枚!”
元始天尊擺了擺手道:“便是你不送,那如來、須菩提豈會都不送?屆時,老君更險。說白了,妖猴性多疑,誰先出手。誰便落了下風。老君封印生死簿,已是做到了極致。若再出手阻猴頭修佛,那便是撕破臉皮的結果。所以啊。他只能用另一種方式去扭轉啦。佛門這一著棋下得隨意,一方面暫斷了猴頭對靈山的怨念,另一方面,又將禍水引向老君,倒是漂亮啊。哈哈哈哈。”
通天教主緊蹙著眉問道:“那我們現在,該如何?”
元始天尊低頭抿了口茶,淡淡道:“我們,看戲便是了。”
……
日子一天天地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痛苦與糾結。
隨著云域天港新軍的日趨成熟,與花果山的各種明爭暗斗開始在整個凡間展開。然而,花果山的齊天大圣卻始終沒有出面主持大局,所有的一切單憑圣母在支撐。
三個月后,云域天港的新軍與南天門派遣軍會師,揮軍荒蕪的北俱蘆洲。
就在此時,花果山朝聯軍派出了一位特使。
旗艦中,角木蛟惡狠狠地將那蓋有齊天大圣印鑒的黑色絹子撕成兩瓣,丟棄在地,叱道:“你們這什么意思?我剿北俱蘆洲的妖怪你們也要管?”
以素高高的仰著頭,冷冷地瞧著那被丟棄在地的黑色絹子道:“元帥可知自己已犯了大罪?”
“什么意思?”
“撕毀玉帝?br />txt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