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16部分

考慮好了嗎?”
猴子低下頭去繼續看著自己手中的竹簡,扯了扯披在身上的道服,事不關己似地問道:“哦?你指的啥?”
“就是幫你突破修為的事!”楊嬋掀桌子的心都有了,雖然在心底不斷告誡著自己,這種交易猴子不可能不心動的,他分明是在裝。可卻不知道為什么還是氣不打一處來。
見猴子依舊不為所動的感覺,楊嬋開始加重籌碼:“只要你答應我的條件,我不僅僅可以讓你順利突破進入納神境,往后的幾個不為人知的坎,我也會一一幫你度過。而且,我手上還有**玄功的口訣!”
**玄功,就是七十二變!
“你說那個啊。”猴子恍然大悟似地抬起頭:“條件很**,可是要價太高了,我看還是算了吧。”
“要價太高?”楊嬋咬了咬牙:“我都還沒提出具體的條件!”
“就是沒有提出,才是真正的漫天要價。萬一你要我自殺怎么辦?”
楊嬋微微呆了一下,噗嗤一下笑了出來:“這怎么可能?辛辛苦苦提升你修為怎么可能讓你就這么死了?我可以向你保證,絕對不會讓你自殺。”
“是嗎?”猴子似是隨意地翻轉了下自己手中的卷軸,慢悠悠道:“例如挑戰天庭這種自殺行為也包括在內?”
頓時,楊嬋的動作僵住,臉上的笑容緩緩消失。
緩緩抬起眼皮,猴子一字一頓問道:“你是在把我當傻子嗎?”
整個木屋都沉默了下來,氣氛一下進入冰點。
楊嬋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不得不重新細細打量起眼前這只猴子來。
先前在她的心目中,猴子不過是一只小妖。就算是被須菩提收了當入室弟子,就算天賦再如何了得,也不過是一只什么都還不懂的小妖。
對于猴子,她除了想利用還是想利用,她要的是猴子驚人的修煉天賦。
可現在看來,她顯然太關注猴子的天賦而低估了這只猴子的心智。
并不是只要她開出優厚的條件,猴子就會圍著她轉的。
“看來你不單考慮過,而且考慮得很清楚。”
猴子的臉上緩緩露出一絲笑容:“從一開始就清楚了。你該慶幸我今天跟你說穿了這些事情,是不是在楊戩身邊呆太久了,上千歲了還這么天真。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然后等到拿到我想要的東西了,再反悔。我只是一只猴子,守承諾,但不是蠢!而且,我只是一只妖,不是嗎?”
“你!”頓時,楊嬋臉一紅,微微張開嘴巴,卻是語塞。
這一時之間,兩者的位置似乎調轉了一般。
注視著微怒的楊嬋,猴子的臉上的笑容更盛了:“好了,現在開個靠譜的條件吧,我們可以好好談一談。”
第三十一章
風鈴急匆匆地推開了猴子虛掩的房門,屋內空無一人。
她怔住了。
猴子不在,楊嬋也不在。
“他們……”
風鈴慌了,急得淚珠在眼眶中打轉。
此時,一陣喧鬧從遠處傳來,那是在山的另一邊。
她猛地回頭驚恐地望向遠處。
“猴子……是猴子……”
月色中的她,宛如一個無助的孩童。
輕輕咬了咬嘴唇,她轉身奔入自己的房內,打開木箱,取出一個木匣子。
在翻開木匣的瞬間,她明顯地猶豫了一下,但僅僅是一瞬間,下一刻,她咬緊了牙,翻開木匣,將里面的丹藥送入口中。
……
蘆葦叢邊上,猴子咧著牙,發出野獸一般低沉的嘶吼,雙手微微張開,亮出尖利的指甲。
刀疤臉搖了搖頭,擺出了空手搏斗的架勢。
“我們只是奉命行事,得罪了,師叔。”
身后,獨眼龍的手已經按到了刀柄上,卻沒有急于出鞘。
遠處的腳步聲離這里越來越近了,一旦真被圍上,便再也不會有逃跑的機會。
轉身一躍,猴子迅速跳上了一旁一丈高的青巖。
獨眼龍只是撫著刀柄冷眼盯著猴子,卻沒有追上去的打算。
而刀疤臉已經一躍隨猴子上了青巖。
還沒等他站穩,一聲怒吼,猴子已經臨空一腳掃了過去。
刀疤臉不慌不忙,身子微微一縮,隨手便抓住了猴子的腳腕。
然而,下一刻,他愕然了。
猴子就像落到陷阱里的野獸一樣不顧一切,被抓住的腳用力一縮,整個身體都帶到了刀疤臉的跟前。
這簡直就是不成套路的打斗方式,甚至應該說,這根本就不是人類的打斗方式。
近距離地,刀疤臉看清了那張布滿青筋猙獰、咆哮著的臉,仿佛來自地府嘶吼的惡魂一般。
那一瞬間,他的心咯噔一下,怕了,他真的怕了。
松開了猴子的腳,原本應該擊出的一拳也轉而護住了自己的臉。
兩人重重地撞到了一起。
猴子抓向刀疤臉的手腕,鮮血濺起。
一聲慘叫。
重重地撞擊之下,兩個人凌空飛離了青巖朝著地面落下。
一丈高,對于修仙者來說或許不算什么,但卻還不至于完全無視。
對于這些低階的修仙者來說他們本應該保留著本能的恐懼。
可是猴子沒有。
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懼,就像一把出鞘的刀,只剩下攻擊,而不知道恐懼。
即使是凌空飛起,即使是高速下墜,他的動作都沒有絲毫的停頓,攻擊,只剩下攻擊,而且是匪夷所思的攻擊,單純得只剩下本能的攻擊。
獨眼龍那唯一剩下的眼睛睜得好像要掉下來一般,他張大嘴,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這一幕,甚至連出手幫助自己的同伴都忘記了。
猴子的攻擊,是最單純最直接的,用指甲抓,用嘴咬。
驚慌失措中只剩下防守的刀疤臉甚至來不及拉開距離便被猴子緊緊地纏上。
用雙腳夾住刀疤臉的腰,猴子整個朝著刀疤臉壓了過去,瘋狂地撕咬。
重重地摔在地面上,刀疤臉悶哼了一聲,但同樣受傷的猴子卻連慘叫的機會都沒留給他,整個立即又撲了上去。
像一只野獸一般撲向自己的獵物。。
在他的面前,刀疤臉只剩下防守。雖然正如他一開始所意料的一樣,如果大家堂堂正正地打猴子不是他的對手,但這一眨眼的功夫,首先在士氣上刀疤臉已經輸了,輸得徹底。輸得只剩下掙扎。
“不要啊——不要——”
歇斯底里的慘叫聲最終驚醒了呆站在一旁的獨眼龍,他連忙一甩手,一聲刺耳的呼嘯聲,纏繞在腰間的彎刀凌空飛了出去,隨著獨眼龍雙手一掐,那彎刀好像有了靈性一般的迅速旋轉,朝著猴子旋去。
“唰——”
為了躲避呼嘯而過的彎刀,猴子只得停止撕咬刀疤臉,拉開距離一躍跳上了一旁的巖壁,雙腳踏在巖壁上,單手拽住垂下的藤蔓凌空懸著,做出隨時進攻的架勢,青筋乍現,咧開嘴,咆哮。
此時的他已經渾身是血,別人的血,月色下,那面目越發猙獰了。
獨眼龍連忙跑過去扶起刀疤臉。
瑟瑟發抖地坐了起來,刀疤臉才放下了護住臉的雙手。
此時的他戰栗著,渾身是血,手,胸口,甚至臉上都布滿了抓痕,前臂上甚至硬生生被撕下來一塊肉。
那塊肉正在猴子的嘴角掛著。
剛剛的一切來得太快太突然,快到獨眼龍甚至來不及做出反應便已經被嚇住。
雖然他們私底下也稱猴子為畜生,但萬萬沒想到,這真的是一只野獸。
此時,兩人都被驚得說不出話來。
猴子的眼睛稍稍朝一旁偏去,這一小小的動作迅速被獨眼龍捕捉到,隨著指尖所向,彎刀在空中來回盤旋,迅速堵住了猴子的路。
很顯然,這柄彎刀是一件法器。
猴子抹了把嘴,將掛在嘴邊的肉塊丟棄到一旁,瞪眼吼道:“還想繼續?”
那面目,那神情,癲狂而帶著絲絲挑釁的味道,讓這兩個修為遠遠超過他的納神境悟者道修者都心中一悸,忍不住往后挪了挪腳步。
修仙是為了生,而不是為了死,悟者道更是趨利避害。他們還從未遇到過好像猴子這樣癲狂的修仙者,隨時都是一副拼命的架勢。
這樣的人,恐怕還沒步上修行的巔峰就已經喪了命了。而與這樣的人作戰,他們更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可丹彤子有命令,放,是絕對不行的!
刀疤臉好不容易緩過勁來,掙扎著站起,與獨眼龍分別散到了兩邊,小心翼翼地盯著猴子,卻不敢有進一步的動作,似乎在等其他道徒趕到。
這些傷并沒能讓刀疤臉喪失戰力,雖然悟者道不善打斗,但兩者之間的修為畢竟差了整整一階。
而且,眼下,是二對一!
遠處,樹木的陰影中楊嬋蹲坐在草叢里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的一切,不由雙手捂住了嘴。許久,方輕聲嘆了一句:“這猴子……夠野啊!”
說罷,臉上的驚愕緩緩轉為喜色,竟咯咯笑了起來,似乎更有興致了。
遠處的喧鬧聲更近了,似乎人數不少。
“讓開——!”猴子對著兩人咆哮著。
那嘶吼聲讓刀疤臉心驚膽戰,但也僅此而已,他并沒有絲毫后退的打算,反而從衣袖中取出了兩只一尺長的三刃鐵爪,套在手掌上。
這應該就是他的法器了。
不行了,不能再等了。那些人一到,猴子就再也不可能跑掉。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誰也不知道。
猴子雙腳蹬在巖壁上整個人如離鉉的箭一般彈射了出去,而迎接他的,是早已準備好的彎刀!
眼看彎刀就要削到猴子的腦袋,楊嬋開始猶豫著是否出手救下,畢竟猴子如果就這么死了可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然而,就在她猶豫的這一剎那,猴子直接伸出手來砸在彎刀上。
一聲尖利的哀嚎聲響起。
那時機把握得無比準確,直接阻斷了彎刀的攻擊,將它整個甩出數丈開外,而代價則是漫天的猴毛。
落地的時候,兩人可以清楚地看到猴子的前臂上光禿禿的一片迅速滲出血來,顯然被削去的不僅僅是那一撮猴毛那么簡單——還有薄薄的一層皮肉!
“瘋了瘋了!”楊嬋不由得笑了出來。這種戰斗方式簡直是……單純的獸性?
她完全相信在天庭沒有人會喜歡這樣一個對手,哪怕是修為略高的情況下,面對這種對手那些大羅神仙也會一敗涂地——這簡直就是一具單純的戰斗機器——用本能在戰斗!
兩人還沒反應過來,忍著劇痛猴子已經開始朝著來時的路狂奔,手腳并用的奔跑!
此時猴子身后的遠處,大批的道徒已經趕到,他們舉著火把,手持各種奇怪的武器,甚至連木棍鐮刀什么都有。
然而就算到了又能怎樣呢?
眼看猴子就要隱入樹林了,別說那些普通的凝神境道徒,就是這兩個納神境的,他們有膽子到樹林里去搜這樣一只猴子嗎?
正在此時,猴子忽然感覺自己雙腳離地,懸空而起,就好像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身后拽著自己,將他硬生生扯回了石壁邊!
第三十五章
“如果你真有合作的誠意,那,開一個合適的條件吧。合作,就該公平點。還是要我來開呢?”猴子緩緩將竹簡卷到一旁,放下手中的蠟燭,意味深長地說。
那張滿是猴毛的臉上找不出半點表情,目光之中透露出的淡然頓時讓楊嬋怒火中燒!
“你!區區一個凝神境修者,一只野猴子,就憑你也敢和我要平等!”楊嬋的怒火已然溢于言表,一掌拍在矮桌上。
頓時,一聲巨響,絲絲木屑濺起,移開,便是一個深深的掌印!
“如果沒有我,你這輩子也別想突破納神境!用一個承諾,哪怕這個承諾有可能讓你喪命,換取整個修仙坦途難道不值嗎?”
只見猴子低下頭,輕蔑地笑:“你呢?用你永遠也用不上的東西換取哪怕一個銅板,不也都是賺的嗎?別太貪心了!”
“你!”楊嬋攥緊了拳頭,冷冷地說:“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猴子冷哼一聲,瞪向楊嬋道:“那天晚上你也在吧?”
“嗯?”
“你認為恐嚇對我有用嗎?”抬起頭來,猴子咧開嘴露出獠牙,甩開膀子吼道:“我最討厭你這種躲在暗處偷窺別人的人了!想打,老子奉陪到底!”
楊嬋的眼角猛地抽動,這猴子的思維根本不是她所能理解的,攥緊的拳頭握得噼啪作響。
弱者就該低聲下氣?
看似放諸三界皆準的道理,到了這只不要命的猴子頭上卻失效了。
“哼!你打得過我?”楊嬋一步躍起,直接揚起衣袖,陣陣紅光閃過,一盞蓮花燈悄然出現在掌心。
一道紅光直沖天際,刺得猴子的眼睛不得不微微瞇起。
此時,長發無風自動,楊嬋已經有如仙女一般直接偏偏飛了起來,身上的衣物懸浮,澎湃的靈氣席卷了木屋的每一個角落,就連緊閉的窗戶也被直接沖開!
絕世的美,卻也掩不住眉宇之間的凌厲。
千年的光陰,就算當初資質再如何的一般,有一個楊戩那樣的哥哥,她也已經修到了煉神歸實境。
一咬牙,猴子直接掀翻桌子,騰身而起靠到窗邊上,擺出進攻的架勢,尖利的指甲緩緩在窗檐上抓出刺耳的聲響。
絲毫不示弱道:“打不打得過,也要打過了才知道!”
頓時,小木屋內的雙方劍拔弩張,戰斗一觸即發!
或許誰也不愿意真的動手,或許動手本身沒有任何意義。
仿佛是無止境的對峙一般,兩人一動不動,對視,轉眼已是一炷香的時間過去。
第一階的凝神境對第三階的煉神境……
若是別人對楊嬋說這樣的話,她頂多認為對方虛張聲勢,可這話由猴子說出,她卻深信不疑。
就算渾身是傷,就算明知會輸,卻也絲毫不懼戰不怯戰。
這只猴子可能殺死,但卻無法馴服。
“真是只瘋猴子!”這是楊嬋最后唯一能下的結論。
倘若真的只是瘋也就罷了,可這只猴子分明是半瘋不癲,算起賬來比誰都清醒!
隱隱地,楊嬋覺得這只猴子的心中有一些她所不知道的秘密。
“也好,也好。”不知為何,漫長的對峙之后楊嬋臉上的怒氣竟在此時消散,笑了出來,手中的寶蓮燈化作一道紅光憑空消失,而身上無風自動的衣裳也隨著匯聚的靈氣散去悄悄落下。
見到這一幕,猴子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你不是要我重新提條件嗎?”楊嬋指尖一點,翻倒在地的矮桌又重新翻回到了臥榻上,而她自己也捋了捋衣物,端坐到臥榻上,淡然,雙眼直視前方,道:“行吧。就依你。那,我的條件就改為,無論如何,護我周全。這下滿意了?”
“護你周全?”猴子這才解除了戒備,坐回桌子的對面,細細思索了一番,問道:“怎么個周全法?”
楊嬋斜眼怒視道:“這已經是賤價,莫非你還想再壓?”
猴子淡淡道:“怎么個賤價法?那些東西若是留在你心中,莫非還能生出銀兩來?”
見楊嬋的臉色更加陰沉了,才改口道:“那容我再問您一個問題,你不是封了華山三圣母嗎?怎么不去華山來了這里?”
“哼。”楊嬋不耐煩地說道:“本是該去的,只是遇上了凌云子,便拜了師找了個名目不去了。你問這個做什么?”
“哦~!”猴子恍然大悟,道:“你的條件也算公允,便就這么定下來吧。我護你周全,你幫我度過修行路途上的坎兒!”
楊嬋冷哼一聲道:“一分付出一分收獲,若是這樣的條件,我便只是保證協助你突破修為,那修行路上的苦,可就得你自行承擔了!”
“苦不苦的無所謂,只要能修成便行。”
又是冷哼,楊嬋站了起來朝著屋外走去:“你能吃苦,這我倒是相信的。若是不信,也不會搭理你這野猴子了。”
走到門口,她停下腳步。
“好了,我們談完了。進來吧。”
一直躲在門后的風鈴這才小心翼翼探出頭來。
與風鈴擦肩而過,楊嬋離開了小木屋,臨走之時交代道:“好好養傷吧,傷痊愈了,才能開始。”
看著楊嬋遠去的身影,風鈴連忙奔入了屋內:“你真答應和她合作了?”
“嗯。”猴子點了點頭,枕著手臂翹著腿躺到臥榻上:“條件還算公允。”
現在再想進藏經閣,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了,按照猴子所知道的,丹彤子絕不會輕易放行。
而要是這個不要臉的師兄真出手以大欺小,那么短期之內猴子都絕沒有反抗的余地。
況且,就算到了藏經閣也不一定能有所收獲。
從現在手頭的資料猴子基本可以確定楊嬋所說的是真的,關鍵是這種情況并非每一個修行者道的修者都會遇到。
他所遇到的,是和楊戩如出一轍的情況。
要應對這樣的情況,猴子所需要的并不是藏經閣的幾本藏書,而是一個真真實實精通修仙之道的活人。
須菩提不肯出手,那些個師兄包括清風子和凌云子在內恐怕也都不會越權出手相助。
眼下最好的結果,或許真就只有和熟知楊戩修仙過程的楊嬋合作了。
也許楊嬋根本就是須菩提安排來的。
這也是楊嬋有底氣猴子必然會同意與她合作的原因。
“可……”風鈴欲言又止,憋了許久,最終還是忍不住說道:“楊家兄妹和玉帝有極深的舊怨,他日恐還是要出事端。”
“放心吧。”猴子道:“她不去華山我便放心了。嗯,其實就算去了也沒什么不放心的,遇上那姓陳的,最多被壓山下,也不算不周全。”
“華山?姓陳的?”風鈴聽得一愣一愣地:“你怎么知道她不去華山就沒事?”
猴子轉過來沖著風鈴眨巴兩下眼睛,笑道:“猜的。”
“猜的?”風鈴頓時張大了嘴巴。
其實猴子沒撒謊,真是猜的。對這個世界,眼下也只能靠猜。
現在猴子心中大致確定了一件事,軌跡已經改變,而與楊嬋的約定,暫時還看不出有什么風險。
再說楊嬋就算有事,也不是猴子一個人的事,少說也要搭上一個楊戩。
有楊二郎在,怎么都是一個不錯的保險。
“這孫悟空要是與楊戩聯手了,如來佛祖能搞的定么?”躺在臥榻上,猴子不由得想。
心情大好的猴子又將藏在衣兜里的那根桔黃銫羽毛拿出來擺弄。
已經十一年過去了,十一年。
這十一年,猴子一步也沒停,幾經辛苦終于走到了這一步。
可惜的是須菩提完全一副不想教的模樣,好在設坎的同時,隱隱之中卻還施與援手。
按照這個速度,是不是也能三年出師呢?
猴子想。
第三十二章
猴子拼命地掙扎。但在無影無形,絕對的力量面前,無論如何掙扎都無法擺脫。
當他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的時候,數十名剛剛趕到還不知深淺的凝神境道徒一擁而上圍了上去。反倒是兩名納神境修士彷徨著,始終不敢上前。
高舉的火把,火光將四周照得通亮。
“打!往死里打!”有人吆喝道。
一記重擊打在他的胸口,一股鮮血從口中噴出,猴子頃刻間便被打倒在地,卻依舊不甘地想爬起來。
一腳踏在他的后心將他狠狠壓下,緊接著,是無以計數的踐踏,抽打,不堪入耳的咒罵,那些道徒們狠狠地發泄著心中的怒火。
但是每一擊打下去,卻只打在猴子身上,打不進他的心中。
“連那瀑布的水都不如!哈哈哈哈。”他想。
他弱小,他又無比強大,沒有人能擊倒!
這段時間以來為了突破到納神境的修行遺留下來了內傷,猴子本身沒有處于最佳狀態。而眼下幾乎耗盡了體力,雙拳難敵四手,加上還有那來歷不明的力量時刻控制著。
哪怕是面對這些修為只有凝神境的道徒,此時的他也完全只有挨打的份,甚至連掙扎都沒法掙扎。
“是誰?”楊嬋的目光開始在黑暗中搜索,可無論如何她都找不到潛藏的作弊者。可以確定,來者的力量強到她無法望及項背的程度。
正當這些道徒打得起勁的時候,幾張黃銫符文從天而降,在道徒們的頭頂爆開,揮灑出大量黃銫煙霧將所有人都籠罩了起來!
慌亂中,道徒們四散開來,卻還是將黃銫煙霧籠罩的區域團團圍在中間提防猴子跑掉。
兩個納神境修士也警惕地瞪大了眼睛不放過一點蛛絲馬跡。
一陣微風吹過,吹散了黃銫煙霧。
一張嬌俏的小臉,一手持木劍,一手持鋼鞭,一身黑色道袍隨風飛舞。
一雙澄澈,宛如琉璃般的眼睛,含著淚,卻還堅毅地怒視眾人。
她擺出戰斗的姿態,一反往日的柔弱,擋在猴子身前。
“風鈴……”
猴子趴到在地上渾身是血,卻還是倔強地睜大眼睛。
聽到猴子的聲音,一滴滴眼淚止不住從她眼角滑落。
她咬著牙死死地盯著將他們團團圍住的人,卻不敢回頭看猴子一眼。就好像只要那么一眼,她便會崩潰一般。
用木劍指著刀疤臉,又轉而指向獨眼龍,緊接著,又指向其他人,慌亂之中她甚至不知道該指向誰。
風鈴哭喊道:“住手!立即住手!都給我住手!”
“是風鈴?她剛剛使用了道符?”
“這怎么可能?她什么時候修到納神境了?難道她也修了行者道?”
道徒之中隱約有人議論道。
刀疤臉只是捂著自己前臂的傷口沉默不語,而獨眼龍則往前跨了一步,說道:“風鈴師妹,這事兒與你無關,讓開!”
“不讓!”風鈴大喊一聲,撐開雙手,用自己嬌小的身軀擋在獨眼龍與猴子中間,倔強地環顧四周:“誰也不許傷他!”
“讓開……”猴子無奈地笑:“這兩個是丹彤子派來的,他們不會好像觀內的道徒一樣忌憚你。”
“不讓!”風鈴側過臉哭喊道,咬著嘴唇,她的淚水好像決了堤一樣瘋狂地下墜,卻不曾后退一步。
她是真的怕了,很怕,非常怕,怕得瑟瑟發抖。道觀里每一個人都知道風鈴膽小。
可是她就是不退,不想退,不愿意退!
獨眼龍無奈地搖了搖頭,伸手招來了插在一旁巖石上的彎刀,指著風鈴冷冷道:“不讓,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風鈴咬著牙,直接揚起鋼鞭甩了出去。
一道靈力順著鋼鞭的軌跡飛灑而出,打在獨眼龍跟前的草地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刮痕。
那威力小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然而,這就是答案。
“你!”獨眼龍猶豫了。
雙方就這么對峙著,誰也不退讓。
正在此時,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呵呵呵呵,風鈴,你要是傷了,我對大師兄可真不好交代啊。”
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此時所有人才發現丹彤子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立在了不遠處的樹頂上。腳尖點著的樹枝只有手指粗細。
微風撫弄著他火紅色的衣袖,他就那么高高地站著,冷眼,俯視,猶如一位俯視眾生的神詆。
伸出手,他五指微微動了動,五根指頭上各戴著的五色戒指閃動微光,一股力量迅速拽住風鈴的雙臂,就好像剛剛猴子所面對的一般。無論如何掙扎都無法擺脫。
風鈴被凌空拽起,拎到一旁。
“丹彤師叔!你不能這樣!他是你師弟!他是你師弟!”風鈴猛地哭喊道。
“太吵了。”丹彤子指尖一勾,一股力量迅速覆蓋了風鈴的嘴,就好像被捂住一樣,只剩下嗚嗚聲。
丹彤子恍然大悟似對眾人笑道:“哎,別光看著我啊,該干嘛干嘛去!”
那笑容讓獨眼龍和刀疤臉不寒而栗,連忙轉而對著猴子。
然而,當他直面猴子的剎那,卻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滿是血污的臉上所擁有的,是一份難以置信的冷靜,甚至連痛苦的神情都沒有。
他掙扎著站起來,渾身是傷,每一個動作都帶來劇痛,可是他依舊倔強地站起來,面對獨眼龍與刀疤臉,面對那一眾道徒。
望向風鈴,猴子莞爾一笑。
那笑容讓風鈴心痛到了極點。
為什么還要站起來,為什么?只要倒下去,只要認輸,說不定……
風鈴出不了聲,只能睜大了眼睛驚恐地看著猴子一步步艱難地往前挪,手腳在空中徒勞地掙扎,眼淚一滴滴下墜。
朝著刀疤臉與獨眼龍伸出左手,猴子冷笑道:“來啊,敢和我單挑嗎?不會是怕了吧?哈哈哈哈。”
他環視眾人,癲狂地笑,笑聲悲切。
那一刻,整個天地寂靜得好像只剩下他一個人。
在那詭異的笑聲中,兩個納神境道徒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他們只能看著猴子笑,大笑,狂笑,到最后笑聲變成劇烈的咳嗽。
他們在怕,可是他們怕什么?
就連他們自己也說不清。
哪怕猴子做出這種猶如自殺的舉動,他們還是不敢往前一步。
“你……你只要求饒,只要認輸我們就……”
“滾你媽的蛋!”猴子咧開了牙咆哮,歇斯底里的聲音在山間回蕩。
“有種就來啊!哈哈哈哈,那么多廢話干嘛?來啊!把我打死啊!”
秋日冰涼的夜,急促喘出的氣在眼前化作淡淡的霧。
失血、傷痕、透支的靈力,舊傷、新病,眼前的這一具不過是靠著意志強撐著的不堪一擊的軀殼。
可是,縱然如此,本該縮小的包圍圈卻反而擴大了,所有的人都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恐懼已經蔓延開來。
躲在草叢中的楊嬋微微張了張嘴巴,卻不知道說什么好。她已經找不到一個詞語來形容眼前這只猴子。
是什么樣的固執,什么樣的執念,能支撐起這樣一副身軀?
從前,她覺得自己的哥哥是這個世界上最堅強的人,以一己之力撐起反天的大軍。可是這只猴子……
楊嬋的心中,有一種說不清的,苦澀的感覺。
恍惚間,她仿佛又看見了千年以前在金霞洞中伸手抹去淚水,渾身是傷卻也不甘放棄的少年,分明弱小,卻沒有人比他更強大。
“為什么要站起來呢?真傻,這些人,真傻。哈哈哈哈。”她笑著,笑出了淚花。
第三十六章
午間,太陽火辣辣地炙烤著大地,陰涼的室內,青云子端坐著,似乎已經沒有了往日地沮喪,細細地詢問著虛度。
那虛度叩拜著將一張清單雙手交給了青云子:“師傅,這是風鈴昨日到麒麟角所采的藥。”
青云子接了過去,斜眼瞟了站在一旁走廊上背對著他的丹彤子,才開始細細地看了起來。
“看情形,那猴子的傷勢已經快好了。”他捋著長須嘆道,那語調稍稍加重了幾分,似是說給丹彤子聽的。
“好了又如何?”丹彤子冷哼一聲,背對著青云子語氣中透出絲絲不屑,道:“好了最好安分點,若是還敢輕舉妄動,我便打得他再回去躺幾個月。”
聽到這一句,青云子無奈苦笑:“師兄這又是何苦呢?到底是同門師兄弟。”
“誰與那野猴子是同門師兄弟?”丹彤子頭也不回地答道。
那夜之后,來勢洶洶的丹彤子反倒陷入了窘境,而原本恍惚的青云子卻一下豁然開朗。
修道漫漫路,修心自當先。
有些事,怕了,認真了,便是輸了。
真要論起來,在修道的路上喜也罷,憂也罷,怒也罷,怨也罷,恨也罷,都是心魔。深陷其中,便是入了魔障,有礙修行。
如今的丹彤子便是處于這種狀態,這相比之下,青云子竟一下緩過勁來。這當中除了猴子,多少也有丹彤子深陷的因素。
丹彤子陷得比青云子還要深。
虛度輕輕從衣袖間又取出了另一張紙片,同樣雙手奉上:“昨日,那凌云師叔新收的女弟子楊嬋也來了麒麟角采藥,由于沒有腰牌,還差點與守衛的道徒起了沖突。這是她昨日所采藥單。”
“哦?”青云子伸手接過藥單,細細看了,忍不住困惑起來:“這藥單倒是前所未見啊。那楊嬋先前師從玉鼎真人,修為已達煉神歸實之境,莫不是想煉丹?可有到煉丹房報備啊?”
“不曾來過。”虛度恭敬地回了一句。
站在一旁的丹彤子握拳垂在圍欄上,憤憤道:“這楊嬋也不是個安分的人!那晚她便在場,老夫只是不想點破罷了。這等陰險狡詐之徒,若不是凌云師弟先給了我信函,早被我也一并收拾了!真不知道他收這么個人回來做什么,收也就罷了,為何不放在他的凌云閣,送我這斜月三星洞來做甚!”
這些日子來,丹彤子執掌道觀內外事務,已是煩透了。雖然傳聞他極為懈怠事務,但便是那無法懈怠的部分也已足夠讓他心煩氣躁。
相對于坐觀修行,他更向往往日那般的游歷生涯,暢快淋漓,況且打理事務本就不是他的強項。
好在青云子心神已經恢復了些許,時不時出手代為協理,否則丹彤子怕是早已連夜出逃了。
全觀上下吃喝拉撒睡全部與他有關,還要兼起傳道授業的職責,真不是一般人干得了的。
那些個繁瑣的事務,雞毛蒜皮……有些道徒他光看一眼就想一腳把他們踹出觀去,若不是現在身上有須菩提的委托,好幾次他都出手打人了。
這讓丹彤子忽然有些佩服起這個自己一直以來有些恨鐵不成鋼的五師弟來。
道觀在他手中多少年運作如常,這個中的辛勞也只有青云子自己知道。只是這二代弟子居于道觀中的除了須菩提親授的幾個大多修為平平少有建樹,倍受詬病。
沉默了許久,青云子開口道:“師兄啊,這些時日以來,師弟我也是想清楚了。悟空師
免費TXT小說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