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22部分

給我留點面子嗎?我這都主動承認了你還落井下石?”丹彤子當即怒目瞪了過去。
青云子佯裝沒看見,側過身子開始配藥。
“算了,過去了。和師弟置氣,本來就是掉面子的事情。如果不是看在你這么多年幫我冶器煉丹的份上,我才不會去幫你出這個頭呢,到頭來搞得我自己灰頭土臉。還惹急了師傅,哎……”
嘆罷,忽然臉上神情一變,望向青云子。
而那青云子也緩緩抬起頭來:“有人來了。”
不多時,閣樓走廊的門邊被推開,一個身穿紫色道袍的家伙笑瞇瞇地擠了進來,拱手道:“兩位師兄好。”
丹彤子當即厭惡地白了他一眼,側過身去不看他。
青云子倒是放下手頭的活笑了笑:“凌云啊。你不是才走嗎?怎么就回來了?”
凌云子督了丹彤子的背一眼,笑嘻嘻地說:“我這不是收了個楊嬋當徒弟嘛?本來是過幾天要回來帶她一起去見一下玉鼎的,雖說這修仙收徒拜師全憑自愿,但說到底我也是搶了人家的徒弟。師傅交代了,要抽空上門拜一拜。”
青云子哦了一聲,點了點頭。
然而凌云子卻皺著眉頭死死地盯著他看,看得青云子一陣不自在。
“青云師兄,你不問點什么?”
“問點什么?”青云子被他這么一說,倒是懵了。
“你不問問我,既然是過幾天,為何又忽然提前回來了呢?”
此話一出,一旁的丹彤子牙已經咬得咯咯響,青云子卻還似懂非懂真地問道:“那,你為何提前回來呢?”
一聽青云子真這么問,凌云子當即裝出一副神色凝重的表情,認真道:“本來啊,這幾日我手頭的事情也是特別繁忙,算算日子,真是一刻都提前不得。只是昨夜忽然聽說丹彤師兄遭了罪,所以啊,我特別……”
沒等他說完,丹彤子已經翻身坐起來大喝道:“你有完沒完,想來嘲笑我就直說!廢話那么多干嘛?”
“哎呀!丹彤師兄!”凌云子故作震驚,用手摸著自己沒有胡子的下巴細細打量著丹彤子身上的傷,一陣惋惜道:“哎呀哎呀!真是作孽啊!嘖嘖嘖嘖,這是給悟空師弟傷的吧?你別怕!我回頭幫你教訓他!”
“你!”丹彤子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隨手抓起青云子用來扎藥的竹簡朝著丹彤子甩了過去:“我他媽今天一定要揍得連師父都認不出你來!”
閃過丹彤子甩過來的竹簡,眼看著對方已經伸手去拔劍了,凌云子連忙一個轉身奔出了門外,一踏圍欄,遠遠地飛起,回頭高聲喊道:“師兄可要好生休養啊,回頭師弟我再來看你。”
走廊上丹彤子赤膊揮舞著手中的劍,罵道:“**有多遠滾多遠!別再來了!”
看著凌云子遠去的身影,青云子長長一嘆,笑道:“這凌云師弟還是老樣子啊。我們師兄弟九人,怕是要數凌云師弟活得最是快活了。”
丹彤子將劍插回劍鞘,盤腿坐下,恨恨唾道:“整天和一幫妖精混在一起,再快活也就是那樣。沒心沒肺的。”
青云子道:“這有心有肺的也不是什么好事,我小你四百歲,看起來卻比你還老。”
說罷,無奈地搖了搖頭。
將手頭的藥全部裝好,打包,青云子又扯著嗓子喊了一句:“虛進——!”
不一會,房門推開,虛進恭敬的跪下:“師傅有何吩咐。”
青云子指了指一旁的藥包,道:“給你孫師叔送過去,每日三次,內服外用,里面都寫清楚的。”
虛進一時錯愕,在確認了自己沒有聽錯之后,才伸手拿起藥包合上房門轉身離開。
沉默了好一會,丹彤子慢悠悠地問道:“你這是重修舊好啊?”
見青云子沒有說話,丹彤子又懶懶地說道:“其實你一開始說的一點都沒錯,這猴子這種性格,修行者道,往后必定惹事。而且我看他的資質不是一般的好,簡直就頂天了。折騰這兩次,我越發覺得你說的沒錯。這種人,誰都沾不起。”
“到底是師兄弟啊,沒必要鬧得太僵。那些個往后的煩心事,還是讓師傅去想吧,咱也管不著。”說著,又走出回廊外對著樓下剛出大門的虛進交代道:“就說是你丹彤師叔送的。”
虛進猶豫了一下,點頭回道:“是!”
“滾!”丹彤子連忙從屋內奔了出來指著虛進大喝道:“你要敢說是我送的回來看我不宰了你!”
一時間虛進無所適從,只得向著青云子投去求助的目光。
“行吧行吧,就說我送的了。”青云子無奈地笑了笑。
聽到這句話,虛進這才朝兩人躬了個身,轉身離開。
“不是想開了嗎?”青云子瞄了丹彤子一眼問道。
“我要想送自己會送,不用你多事!”說著,丹彤子又憤憤不平地走入室內:“現在去送藥搞得我像登門道歉似的,我還沒那么沒臉沒皮!”
……
黃昏時分,凌燕里,猴子仰臥著躺才臥榻上,似乎還深陷昏迷狀態。
可是,盡管昏迷,身上的肌肉卻繃得緊緊的,絲毫沒有松懈的意思。
呼吸依舊急促,那一雙眼睛緊緊地閉著,神情痛苦,就好像在做著噩夢一般。
“猴子……孫師叔傷勢怎么樣了?”風鈴關切的問道。
須菩提端坐在臥榻邊上,伸手把了下猴子的脈:“傷勢為師倒是幫他穩住了,往后用青云送過來的藥,一日三次,不出幾日便可康復。只是戾氣未除。”
聽到須菩提的話,風鈴的心情這才略略安定了些。
對于須菩提這樣的上古大仙來說,即使起死回生也不是什么難事。但要憑空消除戾氣,卻又不是那么容易。
轉過身,須菩提的目光直接從楊嬋的身上掃了過去絲毫沒有停留,轉而看著風鈴道:“一會為師讓于義送一副鐐銬過來。”
“鐐銬?”
須菩提伸手取來一塊白布,抹去自己手上的污漬,注視著深度昏迷的猴子說道:“很快他便會醒來,只是戾氣未除,若不管,怕是要出事。暫且將他銬上,容為師再細細思量解決之道。”
“謝師尊。”風鈴連忙拱手。
待到須菩提走后,楊嬋在開口不屑地說道:“除戾氣,殺戮便是了,哪里需要什么辦法?”
風鈴也不搭話,只是走過去細細整理猴子的被褥,用那雙小手撫摸著猴子粗糙的臉,神色之中盡是憂慮。
“喂,不是說他沒事了嗎?有須菩提在這里擔心個什么勁啊?”楊嬋趴在**頭說。
風鈴測過身去瞪了她一眼,臉上少有地掛上了怒容。
“都是你把猴子害成這樣的!”
“沒有我激得丹彤子拔劍,你以為須菩提會出來救場嗎?到時候這野猴子免不了又是一頓胖揍。”
“那也是你害的!”風鈴喊道:“如果不是你,猴子怎么會和丹彤師叔對上!都是你!都是你!”
“哼!”楊嬋一咬嘴唇,怒道:“我沒來之前這猴子就惹了青云子,怎么是我害他們對上的?懶得和你這不開竅的丫頭辯!”
說罷,她轉身便走。
待到深夜,她才返回道觀,手里捉著兩只全無反抗之力的小妖。
第四十五章(求推薦!)
直接用肩膀頂開猴子的房門,楊嬋隨手一甩,將兩只小妖直接摔在地上。
此時猴子早已醒來,盤腿坐在臥榻上,手上銬著須菩提送來的玄鐵鐐銬,一雙眼睛紅了個透,而身上的肌肉依舊緊繃,瑟瑟發抖,微張的口齒之間兩顆獠牙若隱若現,似是隨時都會爆發一般。
只是督兩只小妖了一眼,猴子便轉而死死地盯著楊嬋。
那眼中充滿了敵意。
“殺了吧。”楊嬋面無表情地說:“鮮血可以迅速緩解你的痛苦。”
一聽這話,兩只小妖頓時嚇得抱成了一團。
猴子依舊死死地盯著她,顫抖著說道:“你是有意讓我被孤立的,對吧?”
楊嬋也不作答,只是指著兩只小妖催促道:“殺了吧。”
“回答我——!”猴子猛地咆哮,那聲音整耳欲聾。
頓時,渾身的肌肉越發膨脹,只是那雙黑色的手銬若隱若現地散發著微光,這才壓制了下去。
深深地吸了口氣,楊嬋避開猴子的目光,說道:“就算是又怎么樣?你根本就拜錯了師傅了,須菩提就只知道算計你。從你入門到現在,他無時無刻不在算計你,難道你感覺不出來嗎?如果你被孤立,甚至逐出師門,那不是正好嗎?我可以帶你去見玉鼎真人,你會變成我二哥楊戩一樣的蓋世英雄!”
“少跟我提楊戩,他是他我是我!”猴子的喉嚨中緩緩發出沙啞的笑聲,接著道:“須菩提算計我?那你呢?你沒算計?”
猴子攥緊了拳頭一拳打在臥榻上,一塊木板當場被震斷。
聽到吵鬧聲,風鈴連忙從屋外沖了進來,一進來便看到楊嬋,頓時怒容又掛到了臉上。
“這里不歡迎你!”她叱呵道。
看著兩人那如出一轍的態度,楊嬋怒而轉身道:“懶得和你們兩個理論!愚蠢!”
說罷,徑直出了門外,屋里只留下猴子和風鈴,還有兩只小妖。
“他們是……”
沒有回答風鈴的話,猴子只是靜靜地盯著那兩只瑟瑟發抖,一大一小的小妖。
兩只都已化了人形,卻還都化得不全,想來是道行不夠的關系。
都是衣裳襤褸,披頭散發,蓬頭垢面地看不清面容。
其中一只成丨人大小,頂著兩根山羊角還留了一撇胡須,看起來應該是只山羊精,像個乞丐老頭。
而另一只,則像個小乞丐,不過卻長著兩只狐貍耳朵。
雖然明顯的物種不同,但緊緊地抱在一起的時候就像兩爺孫似的。
那模樣,比猴子沒入門之前還落魄。
……
出了屋外,楊嬋臉色微微變了變抬頭望向不遠處的懸崖。
冷哼一聲,楊嬋凌空飛起朝著懸崖的頂部飛去,不一會便穩穩地落到懸崖上。
而剛一站定,楊嬋的身軀猛地微微一震,似乎又感覺到了什么,茫然地望向遠處黑漆漆的樹林。
目光中泛出了一絲落寞。
還沒等她緩過神來,一個身影已經悄然出現在她的面前。
“于義?”回過頭看清了來者的面容,楊嬋輕聲笑道:“怎么,想報上次的仇嗎?本小姐奉陪到底。”
于義冷哼一聲,從衣袖中取出一個什么東西直接朝楊嬋丟了過去。
楊嬋伸手接住,攤開一看,是一顆散發著淡淡霧氣的藥。藥體上還帶著溫熱,似乎剛出爐的感覺。
“稍后拿給孫師叔服下。”于義淡淡地說道。
將圓滾滾的藥丸捏在手心,放到月光下查看了一番,楊嬋問道:“須菩提讓送來的?”
于義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呵,現在倒是挺上心的?上次傷成那樣也不見來看看。他這師傅也不知道怎么當的。”
于義冷冷地道:“師尊托我帶了兩句話。”
“說。”楊嬋挑了挑柳葉般秀麗的眉毛。
“第一句是帶給孫師叔的,師尊交代了,這顆丹藥有凝神安定的功效,但也只是暫且將戾氣壓制,讓他往后修行務必量力而行,切勿再引發戾氣暴亂。”
“切。”楊嬋輕蔑地笑了:“量力而行就行了?說到底戾氣還需發泄方能消除。還有呢?”
“另一句是帶給你的,師尊說了,這里是靈臺山斜月三心洞,不是羽泉山金霞洞,萬事萬物還得把握一個度,若是過了,便不好了。”
楊嬋先是一呆,又漸漸笑出聲來:“呵,這算恐嚇嗎?自己的徒弟自己不教,還不準別人教了?”
說罷,將手中的丹藥拋著玩耍,目光時不時饒有興致地盯著于義看。
“大膽!你竟敢如此說話!”于義咬牙大喝道,一只手已經摸到劍柄上。
絲毫不把于義放在眼里,楊嬋將丹藥收入衣袖中,環手笑道:“玉帝我都不怕,會怕須菩提?當我楊家三娘子是什么人了?最討厭這種躲在背后指手畫腳算計的人了,有什么大家敞開來說。那猴子想突破境界,求我幫他配藥,大家你情我愿,有什么度不度的。”
那一雙媚眼中盡是挑釁的味道,似乎只等著于義跟她打一架。
強按下心中的怒火,于義冷眼道:“你好自為之吧。若是真惹怒了師尊,便是你那封了二郎真君的哥哥出來也難保你!”
說罷,轉身一躍離去。
望著于義遠去的身影,楊嬋喃喃自語道:“打一架多好,最好打得須菩提出來救場。這于義倒是挺能忍的。到底是須菩提最倚重的二代弟子啊。呵呵,本來想打一架發泄下的,誒,他是誰的徒弟來著?”
說罷,又望了先前那片黑漆漆的樹林一眼,楊嬋一躍下了懸崖返回木屋,推開門將須菩提送來的丹藥放到桌上,對猴子說道:“吃下去吧,你那師傅給你送來的,說是能暫時壓制。”說罷,也不等猴子回答轉身就想走,卻又似乎想起什么似地站住,環視了整個房間一圈,皺起眉頭轉過身來盯著猴子問道:“那兩個小妖呢?”
“放走了。”猴子眼皮也不抬地回道。
“放走了!”楊嬋的聲音一下高了八度,轉身就想沖出門外。
“別追了,我能放走,便不會讓你追回來。”
“你!”楊嬋轉過身來怒視著猴子,一時氣結。咬著嘴唇半天才指著猴子大喝道:“你可知道我捉這兩個小妖跑了多少里的路?這靈臺山仙氣繚繞,須菩提又把道觀設在這里,明里暗里法陣無數,豈是妖精隨便會想接近的?”
“那是你的事,我可不記得請你幫忙捉妖精了。”猴子一眼瞪了回去。
楊嬋氣得跺腳:“你瘋了嗎?兩個小妖精,就兩個小妖精。你殺了他們有什么不好的?對你的師兄弟倒是從不留手,對他們反而泛起同情心來了?竟然給放了?修行者道你不殺妖除戾氣,你想殺什么?!難不成還想殺人,殺仙不成!”
說著,一把將桌子上的茶壺茶杯掀翻了一地。
猴子不為所動,雙眼直視前方也不看她,淡淡道:“你忘了嗎?我也是妖。”
……
崎嶇的山路上,風鈴提著燈籠帶著瑟瑟發抖的兩只小妖緩緩走著,直到一個山洞前停住了腳步。
“今夜暫且躲在里面吧,明早我再送你們下山。”風鈴轉過身來對那兩只小妖說。
結果山羊精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又拽了拽呆呆愣愣的狐貍精,兩人一同跪在風鈴面前。
“你們干什么?”風鈴眨巴著眼睛,有些吃驚道。
只見那山羊精一把鼻涕一把淚哀求道:“求仙長收留!下了山,上有巡天將,下有各山妖王,我等早晚也是死路一條。求大仙收留我等。”
“我……這……這怎么行!”風鈴驚慌失措道:“我也就是個道徒,這……擅自收留外人,我……”
山羊精仰頭道:“仙長只需與你那巡山的同門師兄弟知會一聲,我等安身山下,只求個棲身之所,絕不與仙長添麻煩!來世……不,今生愿為仙長做牛做馬,求仙長成全!”
又推諉了半天,看著哭哭啼啼的兩個小妖,實在掰不過,風鈴只得答應下來。
在大多數時候風鈴都有個壞毛病,就是心腸太好。
總不能看著他們去死吧?
妖精的事情她倒也聽說過一些,實在狠不下心趕他們下山看他們去死。
可是答應得容易,頭疼的事情還在后頭呢。
要怎么跟師兄們師叔們說呢?
風鈴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撅起嘴,一個人呆呆愣愣地走在長長的石階上。
正當她想得暈乎暈乎的時候,一個紫色的身影從天而降。
“小風鈴,你可害死師叔我了。不是說好不到逼不得已絕不吃那闊靈丹嗎?現在清風師兄要找我算賬了啊!”
第四十六章(求推薦票)
“啊——”
一聲尖叫響徹了小樹林,待到定睛一看,風鈴才轉驚為怒,一拂塵敲了過去:“嚇死我了!凌云師叔就會嚇人!”
“你如此膽小怎么修仙?”
“要你管!哼!”風鈴嗔怒道,轉身便接著走自己的路。
凌云子無奈只能跟在屁股后頭問道:“我問你,說好的不到最后關頭絕不吃闊靈丹的,怎么這才多久就吃了?”
“我也問你,你給猴子納神丹是怎么個意思?”
“他自己要的,什么怎么個意思。”
“納神丹分明就沒有辦法幫他突破到納神境!你還好意思說,差點就害死猴子了。”風鈴一邊趕路一邊嘟著嘴說道。
“那我不是還送了個‘活丹方’楊嬋過來嗎?”
這一說,風鈴當即站住,凌云子一個沒注意差點撞了上去。
只見風鈴緩緩轉過身來,瞇著眼睛狐疑地盯著凌云子,步步逼近小聲問道:“也就是說,送楊嬋過來也是師叔你故意的?早有預謀的?”
這一盯,凌云子頓時一個激靈知道自己說錯話,可是現在否認也晚了,一時間又想不到什么好說辭搪塞。
只得心虛地風鈴往前邁一步,他就往后退一步。
“你真是故意的!你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風鈴舉著拂塵朝著凌云子狂砸,一時間砸得凌云子抱頭鼠竄。
遠遠地看著凌云子那心虛的模樣,風鈴怒而轉身繼續趕路,高聲喊道:“我要告訴師傅是你跟我說闊靈丹吃了能增進修為的!是你教唆我吃的!”
“啥?”凌云子嘴角猛地抽動了兩下,趕忙又跟了上去:“噓噓!這話不能亂說啊!那闊靈丹分明是你自己從我這里要了去的,你要這么說,師兄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哼,誰讓你算計猴子的!”
“喂,師叔從小看著你長大的,為一只猴子陷害師叔,你也太沒人性了!”
“那不一樣,不一樣!啊——!”風鈴猛地轉過身來,閉上眼睛高聲尖叫。
尖利的聲音霎時傳遍了整個樹林。
一時間還真嚇唬到了凌云子。
喊完,狠狠地咬了咬牙,瞪了他兩眼,風鈴轉身嘟著嘴又繼續趕路。
“喂喂,別走啊。你可不能對你師傅亂說啊。喂——小風鈴,姑奶奶,祖奶奶,求你啦,你師傅的脾氣你是知道的。”
“我就要亂說!我就要亂說!哼!”
轉眼間已經回到了凌燕里。
推開虛掩的房門,只見一盞青燈照耀,屋里猴子與楊嬋大眼瞪小眼,似是隨時都會動手的樣子。
見此情形,風鈴還沒來得及說話,凌云子已經直奔了進去:“怎么啦怎么啦?和氣生財和氣生財。”
兩人都不搭話,楊嬋直白了猴子一眼:“不識好人心!”
說罷轉身便走,直將門甩出了巨響。
待到楊嬋走后,凌云子才眼巴巴地看著猴子:“怎么啦?”
“你問她。”猴子只冷冷地回了一句便又不說話了。
看了看猴子,又轉身看了看被甩開了的門,又回過頭看了看猴子,凌云子轉身朝屋外奔去,嘴里還念叨著:“不是說勾搭到一起了嗎?怎么還鬧上了?哎呀我滴媽。”
待到凌云子走后,猴子才長長地紓了口氣,伸手捉起須菩提送過來的丹藥一口吞了下去。
這一入體,身上的那種暴烈的戾氣頓時消解了不少。
閉上眼睛,一邊調整盤腿打坐調整氣息,一邊問道:“都送走了?”
“沒,晚上山里的法陣啟動著走起來怕出事。而且……”猶豫著,風鈴壓低聲音悄悄道:“我想留下他們。”
“嗯?”猴子半睜一只眼睛望向風鈴,問道:“可以這樣嗎?”
風鈴扁著嘴,低頭揉搓著拇指,有些擔心地說道:“不知道,正發愁怎么跟師兄們說呢。這觀里先前也沒收過什么妖精,不知道他們同意是不同意。”
猴子睜開眼睛,悄悄使了個眼色。
“你是說……找凌云師叔?”風鈴稍稍睜大了眼睛。
“不都說他整天跟妖精混一塊嗎?這事不找他找誰?實在不行就送他凌云閣去。”
“不要!”風鈴鼓著嘴,咬著嘴唇搖頭說:“我現在不想和他說話。他算計你!”
“那就沒辦法了。”猴子似乎沒聽到后半句似地又閉上了眼睛。
“要不……”風鈴伸出手指捅了捅猴子的胳膊,笑嘻嘻問道:“你跟師尊說說?”
“我去說還不如你去說,況且我實在不想和老頭子打交道。”
“那要不,和青云師叔說?只要他肯點頭,肯定沒人敢反對的!”
“和他?”猴子一下子睜大了眼睛望向風鈴。
“你看。”指著已經敞開了的藥,風鈴說道:“這是他今天托人送過來的,我覺得,他也不是非要和你磕到底才是。要不,趁著這個機會求他辦件事,有來有往……”風鈴搖頭晃腦若有所思地說:“那你們的心結也算是解開了,這樣對你也沒壞處啊。”
……
凌云子躡手躡腳地走到楊嬋身后,抬起頭,挺起胸,甩開衣袖,正了正神色,擺出一副師傅的樣子,干咳兩聲道:“我說楊嬋啊……”
“滾開!”還沒等他話說完,楊嬋已經一個轉身兩眼瞪了過去。
這一喝,凌云子好不容易裝起來的神氣盡被喝散,又是一副慫樣。
只聽楊嬋冷冷道:“拜你為師是我哥的決定,不是我要拜。別以為你是師傅就怎么樣!”
“我……我……”指著自己,凌云子眨巴著眼睛半天說不出話來,咽下了兩口唾沫,但實在咽不下這口氣,才皺起眉頭一臉無辜地說道:“你吃錯藥啦?我怎么啦我?”
楊嬋這才緩了緩氣息,道:“那只臭猴子,真不是個東西!”
“他不是個東西關我什么事啊?”說罷,凌云子忽然定住,似乎想起什么似地正色道:“我還有話問你呢,你是不是在給悟空師弟的藥里動了手腳了?”
楊嬋也不忌諱,直接白他一眼道:“都知道的事就不要多此一問了,動了怎么樣?”
“嘿,你還有理啦?你知不知道現在有多少個師兄在質問我這件事?”
“那就讓他們來找我。”楊嬋冷冷地丟了一句話,轉身便往自己的木屋走。
凌云子一時氣結,指著楊嬋喊道:“什么叫讓他們來找你啊?他們是你師叔!給我回來!”
楊嬋沒回來,也絲毫沒回來的打算。
無奈,凌云子只好屁顛屁顛地跟了上去,心里嘀咕著收這個徒弟真是到了八輩子的霉了。
結果還沒等他進門,便聽到咣的一聲楊嬋直接把門合上了,連帶來上了閂。
“你——!你別太過分了!”凌云子站在門口大聲喊道。
不過楊嬋根本不理他,而且是不屑于搭理那種。
沒辦法,凌云子只得回頭,心里感嘆怎么他是師傅須菩提也是師傅,師傅和師傅的待遇差這么多。
這一回頭,便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他的身后。
高高梳起的發髻,面目清秀英俊,身穿一件白色文士袍,袍外疊了片片銀甲,一塵不染,一絲不茍。
一雙鳳眼,便是女子也難比精致。
月光下渾身散發著幽然的白光,男子的臉上仿佛覆蓋了一層冰霜一般毫無表情,卻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闕庭處一只奇異的眼睛赫然在目。
只見他恭敬的躬身拱手:“凌云兄,楊戩代舍妹賠罪了。舍妹不懂事,還請別往心里去。”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四十七章(狂求推薦票)
只見楊戩恭敬地躬身拱手:“凌云兄,楊戩代舍妹賠罪了。舍妹不懂事,還請別往心里去。”
“別別!”凌云子連忙過去一把扶住楊戩的臂膀,又扭頭看了一眼楊嬋的小木屋。
透過窗戶的間隙,能看到楊嬋剛剛點起的油燈燈光。
抿了抿嘴,凌云子輕聲笑道:“也,沒什么,我讓人呼呼喝喝慣了。都怪我平時太不正經,不關她的事,不管她的事。”
“舍妹從小沒了爹娘,我這當哥哥的又一直都太過溺愛,才養成了這副性格。都是楊戩的錯,還請凌云兄別計較。”
說罷就準備又是躬身拱手,卻被凌云子一把攔住。
“別這樣,你老這么正經,我怕咱連朋友都當不成。”拍了拍楊戩的胸甲,凌云子朝著不遠處的石凳走去。
楊戩也緩緩跟了過去,兩人在石凳上坐定。
凌云子督了一眼楊戩那仿佛封了萬年冰霜一樣的臉,問道:“都知道了?”
“嗯。”楊戩微微點了點頭:“舍妹到這里之后,我一直派傲天鷹跟著,知道是知道,只是發現得太晚。畢竟……論起藥理,我比舍妹還有所不及。楊戩就是一莽夫,只懂得沖鋒陷陣。”
“你還莽夫?”凌云子無奈搖頭嘆息道:“你就是是將,也是個儒將。最不喜歡你這種人了,渾身都是優點,法力通天,溫文爾雅,謙和還英俊。連妹妹都比別人的漂亮。有時候我就想了,這個世界上有你這種人就夠了,要我們這種渾身缺點的干嘛?”
這一說,楊戩頓時望向凌云子,一時之間無所適從,不知說什么好。
凌云子慵懶地用小指掏了掏耳朵,看了他一眼,怪笑道:“開玩笑的,別往心里去。你妹的事我師傅都沒算到,怎么能怪你。”
楊戩又是微微低頭躬身道:“舍妹給觀里添麻煩了。楊戩身份特殊,實在不合適長期往來道觀與灌江口。要不你看看是不是給須菩提祖師送點……”
“誒,別再說了,別再說下去了。”凌云子白了一眼,拍了拍楊戩的肩膀道:“再說朋友都沒得做。我們斜月三星洞徒弟給師傅添麻煩,那是天經地義。我也沒少給師傅惹麻煩,你妹那是隨了我,徒弟像師傅嘛。老頭子上次用鎮紙砸我,頂多下次換硯臺,我凌云子還頂得住。”
說罷,自己哈哈大笑。
楊戩的嘴角微微翹了翹,卻沒真的笑出來。
“我現在擔心的是她和悟空師弟,悟空師弟的資質非常人可比,雖說關系不怎樣,但似乎……”
凌云子沒有接著說下去,而是撇了一眼楊戩。
楊戩也只是沉默著,不說話,臉上半點表情都看不到。
“不過你放心。有我師傅在,再怎么樣,也出不了什么事。”
楊戩默默地點了點頭,站起來說道:“大恩不言謝。時候也不早了,凌云兄,我也該回去了。”
“這就回去了?”
“是啊,天庭的鷹犬時刻都盯著,若是離開太久,怕是要惹懷疑。”
“我是說,你難得來一次,不見見楊嬋?”凌云子抬起頭注視著楊戩問。
朝著那點了油燈的小木屋看了許久,楊戩淡淡嘆了口氣道:“不了。蟬兒早已經知道我來了,若是肯見,也早就出來見了。”
楊戩的神情看不出喜怒,依舊是那萬年寒冰覆蓋的模樣,可不知為何,凌云子看了卻是莫名的傷感。
“為什么不說清楚呢?”他問。
“楊戩死不足惜,可是……有些事,恐怕無論如何也說不清楚。她要恨我,便讓她恨吧。只要她能好好地活著,楊戩便心滿意足了。時候不早了,凌云兄,楊戩告辭了。”
凌云子微微點了點頭。
只見楊戩輕輕一躍,頓時化作一顆流星消失在蒼茫天際。
透過窗戶的縫隙,楊嬋呆呆地朝著天空望了許久許久,才抹去眼角的淚珠轉身。
……
次日一早,猴子還不便出門,風鈴就催促著猴子給青云子寫了封信。
兩只小妖的事可緩不得,若是讓巡山的道徒發現了雖不至于直接給殺了,但趕下山可就難免了。
凌云子早早地去了須菩提那里一趟,便又抱著一包瓜子跑來找猴子。
此時猴子正在房間里盤腿打坐修行。
“過幾天,我要帶著楊嬋去一趟昆侖山,一起去?”凌云子笑嘻嘻地問。
“昆侖山?”
“嗯。”凌云子一邊自己沖著茶,一邊嗑瓜子,說道:“闡教門徒在封神之后集體移居昆侖山,我們去見見玉鼎。收了他的弟子當徒弟,按禮節總要當面告知一下。”
“那我去干什么?”
“這是。”伸手夾起一顆瓜子放在齒間咔嚓一聲咬開,凌云子才慢悠悠地接著說道:“這是師傅的意思。”
聽到這里,猴子微微睜開了眼:“師傅的意思?”
“嗯。”凌云子點了點頭,把掰開的瓜子丟進嘴里咀嚼了兩下,吧唧了一口茶:“師傅還沒跟你說,我先給你透個風。”
猴子閉上眼睛沉默了。
突破了納神境之后,他頓時感覺整個修行的進度快了不少。
現在體內的靈力已經不只淬煉身體那么簡單,還能外放,更重要的是體內的戾氣已經被須菩提的丹藥暫時壓制下去了。
雖然還沒有專用的法器將這種外放的靈力加以利用,可對于以身體為武器的行者道修者來說,這種變化也是極其鼓舞的。
現在他的身體無論是力量還是強韌程度都早已經遠遠超過了未突破之前的狀態。
那一晚,身體所爆發出來的力量早已超過他的想象,只是不知道不處于暴走狀態的情況下是否還有這種力量。
現在他只想好好地呆在觀中鞏固成果,順便再學多一些東西,出門?
真還沒想過。
見猴子不言不語,凌云子若有所思地搖晃著茶杯里剩余的一點茶,慢悠悠地說:“楊嬋那丫頭,其實心不壞。”
說罷,斜眼撇向猴子,似乎在刺探著猴子的反應。
見猴子依舊不搭話,又接著說道:“脾氣是潑了點,有時候耍點小心眼,但也絕不會真的對你怎么樣。而且人長得漂亮,養眼。”
猴子又睜開了眼睛,冷冷道:“師兄,你的事我都還沒問,楊嬋的事也就別說了。究竟是怎么樣,我自己會看的。”
這一說,凌云子只得尷尬的笑了笑:“我的事啊……其實我當
txt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