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23部分

也沒想她會大量使用狼牙草,那配方其實我也不懂,估計也只有玉鼎真人的門人才知道。我只是想著做個順水人情,她懂得楊戩的修行之法,而你肯定又需要,就把你們擺在一起,看能不能幫上點小忙。呵呵呵呵。”
笑著笑著,發現猴子沒笑,凌云子只得閉嘴。
“師兄。”猴子緩緩抬起頭,有些茫然地遙望屋外飄搖的綠葉,問道:“是不是悟者道的修者都喜歡這樣,話里有話,千算萬算,只等把別人都玩在手心才開心呢?”
第四十八章(強烈求推薦票)
對于猴子的這個問題,凌云子猶豫了許久,放下手中的瓜子,長長嘆了口氣,低下頭,答道:“悟者道的修行不像行者道那么單一,它有七十二旁門,包括煉丹,冶器,甚至房中術。每一個悟者道修者都各有所長,而這當中,推演之術是每一個悟者道修者的必修課。與行者道不同,修悟者道,最重要的不是資質,而是時間,其次是悟性。”
微微頓了頓,見猴子細細地聽,他接著說道:“修行動輒數百年,命不夠長,再好的資質再好的悟性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聽說大師兄當年的資質便毫不起眼,只因師傅從天庭討來了蟠桃,如今他也是一等一的地仙。”
“無論用什么辦法,能夠保住性命,延長壽命,活下去,是每一個悟者道修者最重要的事情,所以能夠趨利避害的推演也是每一個悟者道修者所趨之若鶩的。只要能贏得時間,一切都會有。”
猴子無奈搖頭,淡淡地笑了笑:“相比之下,我倒更喜歡丹彤子。怒了就是怒了,要打就打,該拔劍就拔劍,沒那么多的遮遮掩掩。”
凌云子嘆道:“其實我也不喜歡,雖然師傅老說我推演學得最好,不過我已經許久沒有算過了。若是算了,也定不會將楊嬋放在這里。”
這一句話無論真假,聽著倒是讓猴子有些欣慰。
兩人沉默了許久,猴子問道:“凌云師兄,聽說你先前修的是佛,后面才改的修道。”
“是啊。必是風鈴那小妮子告訴你的吧?”
“為什么修佛了,又跑過來修道呢?聽說師尊是先修了道,后面還想修佛,卻沒修成。西天如來佛祖勢力如今日益擴大,修佛,倒也不輸與修道吧?”
凌云子伸了個懶腰,揉了揉脖子,道:“那是師尊先前不知修佛為何物。”
“哦?”
“修道由來已久,法門眾多,便是沒有斬斷塵緣放棄執念,也未必無所成。但修佛……我與你講個故事。”
“嗯。”猴子默默地點了點頭。
“從前,有一個女人,抱著自己剛滿月的孩子一邊喂奶一邊吃飯,這時候一只蚊子飛了過來叮在她的脖子上,當即被她一掌打死。過了一會吃完飯,她將剩余的殘羹倒掉。循著味道,一條瘦骨如柴的野狗跑了過去想要吃,卻被她痛罵,用石頭打走。”
說罷,凌云子面無表情地看著猴子。
猴子聽得一愣一愣地,云里霧里,完全不知所以然。
凌云子苦澀一笑,接著道:“于是,佛陀指著那女人告訴眾門徒:‘這女人全然不知,被她打死的蚊子便是她的母親投胎轉世,被她打走的野狗便是她那老父親投胎轉世。而她抱在懷里的孩童,確是她恨之入骨的殺父仇人轉世。’”
猴子頓時啞然。
凌云子接著說:“佛陀用這個故事告誡他的門徒,切勿殺生。同時也隱喻了凡人的肉眼凡胎,不辨真假。以及,凡塵的苦。人情的虛無。勸誡門徒刻苦修行,早日成佛。”
猴子以為這個無趣的故事就此結束了,然而沒有。
在說最后一句的時候,凌云子的目光中明顯多了一絲無奈:“可你知道否,這佛陀早已介入了陰間的生死輪回。為何會有如此巧合的安排讓一切苦難集于一身?毀了一個女人的孝道,只為成就他至高的理論。這一切,我自認我做不出來。可佛陀們就做得出來。脫八苦,去執念,成佛之日,便沒了心肝。這就是佛。”
猴子的心咯噔一下,猛地睜大了眼睛,微微張開的嘴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而凌云子卻自顧自地接著說。
“脫了八苦,去了執念,還哪里來的樂?所謂極樂,不過是因為眾生疾苦。”
“在他們心中,只有佛法,再容不得他物。我想我永遠都修不到他們那樣,既然如此,不如早早放棄,另謀出路。”
聽完,猴子徹底沉默了。
在他的心中,隱約覺得佛陀,是比悟者道更加討厭的存在。
而本質上,他們又是一路的。
慢慢地,凌云子的臉上又浮現了笑容,他嬉笑道:“當初我就是靠著這個故事混入斜月三星洞的,哈哈哈,本來師傅也是不收,畢竟我是佛門弟子。可后面師傅到底是收了,還直夸我有慧根呢。哈哈哈哈。”
猴子也淡淡地陪著笑了笑。
“我也該走了,還有點事情沒處理完,還得去一趟師傅那里。師弟你就別急著修行了,好好養好身體。命長才是關鍵,修仙之事切勿操之過急。還有。”凌云子伸了伸懶腰,抿了抿嘴,注視著猴子,放緩了語速,小聲道:“其實,青云師兄和丹彤師兄人都不錯的,若真是什么心腸歹毒的人,也入不了這斜月三星洞。”
說罷,道了別,凌云子離去。
望著凌云子離去的背影,猴子腦海里轉的全是凌云子說的話。
那個奇異的故事……
“佛門……”
這個世界的一切,自己知道的還遠遠不夠。
“如來……”
盯著空無一物的地面想了許久許久,他喃喃自語道:“只取金箍棒,最多再下一趟地府,其他的事情不做,只要不鬧天宮,應該佛門就不會介入吧。”
中午的時候風鈴便回了來,像寶貝一樣捧著青云子的手書,笑得像多花似的。
猴子已經許久沒見這小妮子這么開心過了。
也許對她來說,青云子的手書確實是個寶貝,它不僅能救兩只小妖的命,而且也標志著猴子與青云子之間的沖突不會再持續。
據說剛去的時候青云子猶豫了許久都沒有回答,害風鈴以為他不會答應。結果青云子一把抽出一張靈臺方寸山的羊皮地圖在上面圈了幾個點,問風鈴覺得哪個地方好。
想來他所猶豫的并不是要不要答應,而是如何選擇一個合適的地方,既能讓兩只小妖在這里呆下去,又不至于因為他們的存在給靈臺方寸山的安全構成威脅。
最起碼,應該規避法陣密集的地區才是。
這一行為直接導致風鈴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對青云子贊不絕口。
猴子真沒想到青云子會答應得這么爽快,只是這一下就算和好了,往后去藏經閣的事可怎么辦呢?
大家死磕的狀態那猴子去砸場也算情理之中,人家都賣面子了,再去打臉似乎就不太合適了。
不過這是后話了,這幾個月以來,猴子似乎還沒成功進入過藏經閣,揍倒是挨了兩頓。
想想也便釋然。
三天后,丹彤子忽然出了公告說要去云游辭去了觀內主掌之職,青云子重新復出。
原本亂糟糟的道觀一下子變得井井有條,道徒們每日依舊修行誦經,一切似乎又回復到了猴子夜闖藏經閣之前的模樣。
如此又過了約莫七天的時間,猴子便已經康復,修行也更加順暢了起來。
雖說比起上一次這一次的傷絲毫不算輕,但好歹須菩提先喂了穩住傷勢的丹藥,又有青云子親自配的藥輔助,這些想來必不是風鈴那些自學成才的草藥方子可比。
而這一段時間,楊嬋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整日不見蹤影,偶爾見到也是對猴子冷冷淡淡的,興許是心結沒解開的關系。
對此猴子倒是不以為意,畢竟與這個女人之間的關系不過是相互利用,而且就那件事來看,現在該生氣的是猴子吧?
到了第八天的早晨,于義敲開了風鈴的房門。
第四十九章(求推薦票)
古樸的潛心殿,清晨的陽光從窗戶的縫隙照入,映古樸的地板上留下點點斑駁。
大殿深處,須菩提盤腿坐在蒲團上,依舊握著那塊黑色的木頭低頭細細篆刻著。
“怎么,就想回來坐觀了?”他隨意地問了一句。
坐在一旁次位上的清風子微微點了點頭,道:“這么些年游歷,確實有些乏了。興許也是老了吧,近來夜夜夢見往昔道觀中的日子,甚是掛念,便回了來。還請師傅恩準。”
須菩提淡淡笑了笑,手里的篆刻刀一刻也不停,提起那塊黑色的木頭換著角度對著光線照了照,輕輕吹去上面的木屑,又低頭繼續篆刻,緩緩道:“這有什么不能準的,你只是去游歷,又不是被我逐出師門。只是回來的理由恐怕不是掛念吧。”
說罷,饒有深意地撇了清風子一眼。
清風子微微張了張口,卻什么也沒說,轉而低下頭沉默。
不多時,便見于義帶著風鈴踏入了大殿。
一見清風子,風鈴頓時小臉煞白,轉身便想走,卻被于義一把握住了胳膊,拽到兩人面前。
風鈴只得乖乖跪下,行禮:“參……參見師父,師尊。”
不敢抬頭,那雙翡翠一般的眼睛卻一個勁地往清風子身上瞄,心中忐忑。
須菩提微微點了點頭,便督了一眼清風子。
那清風子似是有些尷尬,只瞪了風鈴一眼,便不再看了,盯著一旁空無一物的石壁,臉上的神情似是有些不快。
須菩提依舊低頭篆刻著,輕聲說道:“說吧。”
知道什么也瞞不過自己的師傅須菩提,清風子只得干咳兩聲,轉而盯著風鈴問道:“這兩年修行,可有所獲啊?”
這一盯,風鈴的頭頓時埋得更低了,一雙小手緊緊地拽著袍角,也不敢說話。
“我看你修為比兩年前我見你反而還倒退了。”說罷,一掌便拍在地板上。
咣的一聲,頓時,風鈴嬌小的身軀微微一震,咬著嘴唇,眼淚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看風鈴已經哭了,須菩提不得不抬起頭來:“好了好了,她還是個孩子,不就是一顆闊靈丹嘛。于義,去把你凌云師叔叫來。”
于義躬身拱手,看了清風子一眼,轉身便出了大殿。
“師傅,不只是闊靈丹的問題!”清風子扭過頭來,對著須菩提喊道:“這一年多時間,她整日都跟著悟空師弟廝混,修為毫無長進。如今已經十歲了,如此下去還了得?到時候怕是煉神境都修不到,更別提那化神境!”
只聽須菩提隨口嘟囔了一句:“你十歲的時候還在放牛呢,現在不一樣化神境了?”
聽到這話,風鈴頓時破涕為笑,只得一手假裝抹眼淚用衣袖掩住翹起的嘴角,咬著嘴唇忍住不敢出聲。
“師傅,這……這……這不一樣!”
“怎么就不一樣啦?你資質比她高?為師可記得沒少數落你那破資質的。要不是你每天放牛放著放著就跑我門口蹲守,一口一個老神仙死纏著不放,為師怎么都不會挑你當首徒。”
這老底揭得……
清風子頓時老臉通紅,只得憤憤然大喊道:“師傅,你是我師傅啊!”
“你這兩年不在觀里,風鈴不也是我帶的?她也算我半個徒孫半個徒弟。”
看著若無其事繼續篆刻木頭卻句句致命的須菩提,又看了看一雙眼睛彎得跟上玄月似的,一邊流淚還一邊拼命忍住不笑的風鈴,清風子頓時氣結,直接盤起手一句話不說了。
到此時,須菩提才放下了手中的木頭,一臉的笑意,抬起頭來對風鈴說道:“風鈴,先下去吧。”
風鈴不敢走,只得淚眼汪汪地望向清風子。
撇了風鈴一眼,清風子有些不耐煩地說道:“下去吧。”
“謝師傅。”叩了頭,風鈴退出門外。
風鈴走后,須菩提才緩緩說道:“你們這九個師兄弟心里想的什么,為師如何能不知道。”
“可……師傅,你說這樣……這樣下去如何是好啊!”
“得了得了,這事就別追究了。”須菩提擺了擺手,雙手撐著地面松弛了下雙腿,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整了整衣物,負手捋須道:“風鈴這孩子便如同那同璞玉渾金,你那十師弟剛來道觀的時候對修仙一無所知,為師又不便挑明,若不是有風鈴,還真是不好辦。雖不是有意,但說起來,她也是幫了為師一個大忙,省了不少的心。落下的修行為師必給你補上,絕不帶壞你的好徒弟。這事,就這樣翻篇了,以后必不能再因此而訓她。”
“可,師傅,那十師弟……風鈴與他走得如此之近,往后怕是要……”
“知道你緊張自己的徒弟。”須菩提輕輕拍了拍清風子的肩,道:“可你打算硬來嗎?”
清風子一下無言以對。
“今天她還是孩子,受你管。可遲早有一天會長大。幾年的功夫便可長得亭亭玉立,這在我們這修道之人來說,幾年,也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屆時……玉帝尚且管不住七仙女,你這當師傅的還能怎么樣不成?還是順其自然吧。”
“順其自然……”清風子默默重復了一遍,甚是無奈。
正當此時,凌云子已從殿外走了進來,遠遠地剛一見著清風子便想掉頭,卻被須菩提喝住。
“坐下。”須菩提指著一旁空置的蒲團說。
無奈,凌云子只好畏畏縮縮地走到蒲團旁,卻不敢好似清風子那樣盤腿坐著,而是跪在蒲團上,低著頭,時不時瞄清風子兩眼,顯是心虛了。
清風子卻只是冷著臉,也不看他。
可這樣一來,凌云子反倒更加忐忑了。
也不管兩人的心結,須菩提走到一旁的書架邊上細細找著什么,直入主題說道:“那昆侖山如今乃是太乙真人執掌,為師已與其通過信函,你明天便可啟程。”
“明天便可啟程?可是悟空師弟似乎不太想去啊。”凌云子小心翼翼地回話,兩只眼睛還是不住地往清風子身上瞄。
從書架上抽出竹簡兩卷,須菩提走到凌云子面前交予他:“此乃為師許了太乙真人的《金尊道法全卷》,且代為師轉交與他。至于這個,乃是贈與玉鼎真人的《無量奇云經》,想必依他的性格,會歡喜才是。”
“就這么送給他們?”握著兩本珍貴的書卷凌云子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要收別人的徒弟當徒弟,自然要給足對方面子,否則傳出去攪得好像我們挖了墻角似的,容易平白生出事端。當年為師收你的時候給出去的可不只一兩本,真是前世欠了你們這師徒倆的。呵呵呵呵,也罷,不過經卷,為師再抄幾份便是了。”須菩提無奈地哼了一聲,笑了起來。
笑罷,又坐回了蒲團上。
凌云子的頭只得微微低了下去:“師傅,徒兒必定讓那楊戩償回來。”
“償什么?”須菩提嘆道:“償得回來嗎?你與我少惹些麻煩便好了。你那悟空師弟的事,為師自會與他說,無需你擔心。還有。”
說到這里,須菩提頓了頓,指著清風子道:“那闊靈丹的事,你還得與你大師兄賠個禮才好。別人的徒弟,未有囑托,如何輪得到你指手畫腳,還送了闊靈丹?”
聽到須菩提要當和事老,凌云子頓時心里安定了不少,連忙順勢匐倒在地,低頭認錯道:“師弟少不更事,還請師兄大人有大量,原諒了師弟這一次吧。”
清風子卻不買賬,只冷哼道:“原諒了這一次還有下一次!剛入觀的時候說少不更事我也就認了,現在五百歲了,還少不更事?這么些年連臺詞都沒換過,可謂誠意全無!”
凌云子頓時一陣尷尬,須菩提只得又是出來打圓場:“行啦行啦,既是認了錯,也就過了吧。你那小徒弟吃了顆闊靈丹便氣成這樣,我那弟子差點被他害了性命,豈不是該扒了他一層皮?啊?哈哈哈哈。”
聽到這里,凌云子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老頭子,真是什么都沒漏啊……
第五十章(求推薦票)
明媚的陽光溫暖著大地,正如風鈴此刻的心情。
踩著鋪滿古道的落葉,透過枝椏的斑斕灑落在她的身上,風鈴一路走,一路抹著眼淚,卻是一路笑。
路上的道徒都不明所以地盯著她看,那疑惑的目光看得她有些害羞,臉都紅了,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卻笑得更歡了。
此時心中的陰霾早已一掃而空,再也沒什么可擔心了吧。
猴子和師叔們再也不會鬧了,自己吃闊靈丹的事也就此翻過。
這個世界,似乎一下子變得美好了。
她的心中美滋滋地。
推開了猴子的房門,她甜甜地盯著猴子看,那神情看得猴子不禁以為她走路撿到什么寶貝了,定睛一看,才發現滿面的淚痕。
“早上于義來找你了?”猴子問。
“嗯。”風鈴重重地點了點頭:“師尊讓我過去。”
“老頭子……”猴子微微瞇起眼睛,狐疑地問道:“訓你了?”
風鈴搖搖頭:“呵呵呵,沒有,師尊沒訓我。”
“那你哭什么?哦,不,我該問你笑什么?”猴子溜到風鈴的面前,靠近了盯著她的眼睛看了好久:“你怎么又哭又笑?”
風鈴伸手抹去眼角的淚珠,抿著嘴唇,只是一個勁的搖頭:“真沒什么。”
“沒有?怪了去了。”猴子皺起了眉頭,伸手掐了掐小妮子的臉,轉頭又靠到桌邊去看書。
修行肯定要,但也不能光修行。
經歷了這么多事以后,猴子越發感覺到學習的重要性。
這些個悟者道的家伙個個都是算計的高手,任你實力再如何強橫,一個計謀也能讓你死得不明不白。
所以,他現在看的其實是悟者道的書籍。
“我去給你做飯~”
“切水果就切水果,說什么做飯啊?”
“我就要說做飯!就要說做飯!呵呵呵。”風鈴哼著小曲轉身離開。
放下手中的竹簡,猴子看著風鈴奔奔跳跳的背影,狐疑地轉悠了兩下眼睛:“真沒什么事?沒什么事能開心成這樣?”
午后,須菩提派了人過來讓猴子過去一趟。
這倒是稀罕事,猴子已經不記得有多久沒進過須菩提的潛心殿了。該有幾個月了吧。
這老頭子教徒弟跟放牛似地,隨他自生自滅。
調侃歸調侃,師傅到底還是師傅,這斜月三星洞到底是他最大,強如丹彤子、青云子,給訓了一頓之后都好像轉性了似的。
猴子乖乖地來到潛心殿門口,叩拜:“弟子孫悟空求見。”
“進來。”
敞開的大門,須菩提獨自坐在大殿深處手里依舊是那塊黑色的木頭,細細地篆刻著。
猴子跨入門內,見須菩提沒進一步的指示,干脆自己找了個蒲團坐下。
也不知道須菩提是忘記了,還是故意的,一句話不說,就這么專心致志地篆刻著手中的木塊,由著猴子坐著。
既然沒事,那讓我來干嘛?猴子不由得想。
對于須菩提的種種怪異舉措猴子早已見怪不怪,你不提,我也不提。
干脆,猴子就在蒲團上打坐修行。
兩人就這么在靜悄悄的大殿里呆著,一直呆了一個多時辰,須菩提才開口說道:“悟空,過來。”
“啊?”猴子睜開了眼睛。
“過來過來。”須菩提面帶微笑,抬起頭對著猴子招了招手。
“哦。”猴子走到須菩提面前坐下,卻見須菩提還一個勁的招手。
“這是干嘛呢?”猴子干脆坐到矮桌對面,伸長了脖子。
“就是這樣,別動。”
“嗷——!”猴子捂著臉頰一臉的不情愿。
“被人打成那樣都能忍,被你師傅我拔根毛就要叫出聲來了?”拿著那一撮的猴毛,須菩提口中念念有詞,揉在手中,一用力,絲絲熒光放射出來。
“這是……”猴子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須菩提笑瞇瞇地看著猴子,將那熒光抹在已經雕出騰云圖的黑色木塊上。
眨眼間,熒光在那黝黑的木塊上凝結出三個字——“孫悟空”!
“這是……師傅,你給我做靈位干嘛?”猴子脫口而出。
須菩提眉頭一皺,隨手拿起一旁的拂塵砸在猴子的腦袋上,道:“你這猴頭就知道胡說八道,這哪里是什么靈位?這是命牌。在你第六次去藏經閣‘借’走的其中一冊書上有提到,用乾坤齊陰木篆刻而成,以發膚為介,往后,除非你修成了化神境自行斷去,否則無論你在哪里,為師也能找到你。而你若是意外丟了性命,這命牌也會將你的靈魂收回來。你那九個師兄各有一塊,這塊是你的。”
猴子揉了揉腦袋,皺著眉頭道:“那書看是看了,沒看懂。里面那些法陣像天書似的,只是背了下來。興許,再給我點時間便能看懂了。”
“哦?”須菩提頗有些意外地看著猴子,問道:“再給你點時間便能看懂?”
猴子點了點頭,伸手接過自己的命牌放到桌上,整個趴到桌子上細細盯了好一會,指著其中的一個紋路說:“這個是‘進節’,旁邊的是‘否節’,往上是‘支’,將這三個紋路刻到一起,形成一個單獨的‘周’。具備‘周’,意味著這個**陣里存在……”
猴子一點一點地解說,須菩提細細地聽。
漸漸地,須菩提沒再看一眼他所指之處,沒再聽一耳他所言之物,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這只猴子看。
看著猴子專心致志地解說,看著猴子認真地盯著命牌上的紋路揣摩,看著猴子有些不解地撓頭,看著猴子翹起腿來將命牌拉到夕陽的余暉中照耀以便看得更清楚,看著猴子咬著手指頭苦惱地思索。
那蒼老的目光中漸漸透出了一絲欣慰。
如今的猴子,已經不是兩年前剛到山門口跪著不走的愣頭青了。
嘴角微微翹起,他淡淡地笑了笑。
也不知過了多久,猴子總算把他所知道的全部說完,將手中的命牌推回到須菩提面前,有些無奈道:“我現在能看懂的就這么多了,其他的實在看不懂。這些東西比高數還難。額?師傅?師傅你沒事吧?”
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須菩提欣慰地笑了笑,嘆道:“不枉為師對你的一番期望。你這是修的行者道,還是悟者道啊?”
“雙修,行不?”
須菩提抿起嘴,緩緩搖了搖頭,道:“不行。行者道靈力暴虐,便是通曉悟者之法,也無法行悟者之實。”
猴子伸了伸懶腰,答道:“那便修行者,兼修悟者。悟者道多狡黠,若是不通,有朝一日必是要吃了大虧的。師傅,你不是會讀心術么?你看,你把我讀上一讀,該說的說,該講的講,天色不早了,徒弟我還得回去吃飯呢。”
聽到這句話,須菩提頓時啞然失笑,指著猴子道:“你是越來越像個猴頭了。”
“徒弟本就是猴頭。”
“是或不是?”
“不是也是了。”
說罷,兩人對視,都會意地笑了出來。
自猴子入門之日起,還從未見過須菩提如此暢快地笑,笑得猴子心底反生了絲疑慮。
笑罷,須菩提無奈地搖頭,道:“你執念極深,便是剛到觀里尚無修為之時,為師也只能讀出一二。如今修為已達納神境,為師所能讀到的,更少之又少。此次尋你來,是要告訴你一聲,明天,你便隨你那八師兄凌云子往昆侖山去一趟。今夜可要好生準備一番。”
“啊?”猴子頓時張大了嘴巴。
“有何不妥?”
猴子連忙跪好,叩頭道:“師傅,弟子只想留在觀中早日修成仙術。”
須菩提淡淡一笑,道:“任憑你資質如何高,悟性如何了得。道術伊始,至今已有千萬年,便是我那閣中之書,莫提修成,光是悟透,沒個兩三百年也無從談起。那昆侖山,乃是道家圣地,遣你去,是為了讓你親眼看看,何為修仙。至于那修行……”
須菩提頓了頓,猴子連忙伸長了耳朵。
“待此次歸來,你想學何種仙術,為師必遂了你的愿,親自授予。”
“弟子想學七十二變,筋斗云!”猴子脫口而出。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五十一章(求推薦票)
斜月三星洞的夕陽溫潤得有些多愁善感。
孤單單地漫步在石階上,猴子有些不淡定了。
本是日日期待,便是做夢也時常夢見的事,但如今真來了,卻又難以置信。心中激動之余,卻又隱隱夾渣了絲憂慮。
“老頭子,這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啊?這就答應教我七十二變和筋斗云了?”猴子不由得摸著下巴開始胡思亂想。
先前搞那么多事,攪得整個道觀天翻地覆,只當猴子是牛一樣放養。如今怎么忽然就……
這勝利來得是不是太容易了?猴子忽然覺得難以置信。
苦頭吃多了,甜頭幾乎從未嘗過的猴子從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免費的午餐。
“而且我現在能修七十二變嗎?”猴子伸出自己的手,運起絲絲靈力。
自己分明只有納神境初期的修為,按照這個速度,沒個一年恐怕都摸不著煉神境的檻。
“這就要開始教了?”
按理說,七十二變應該是第三階煉神境才能學的東西,怎么忽然就答應下來了?
可依猴子對須菩提的了解,他說行,肯定就是行,這老頭子后手多的是。
幸福來得太突然,他顯是有些暈了。
“無論如何,七十二變馬上就到手了!喲呵!”猴子終究是高聲喊了出來,那雀躍的心情無以言表。
莫說是昆侖山,便是閻羅殿,只要能學會七十二變筋斗云他都愿意去!
一陣微風掃過,撫弄樹葉,樹蔭搖曳,仿佛整個世界都在為他慶賀一般。
那么多年了,等的不就是今天嗎?
只要學會了七十二變,只要學會了筋斗云,他就不再是一文不值的猴子,而是堂堂正正的齊天大圣孫悟空!
到那時,他便可以做很多很多他想做的事情。
他卯足了勁頭在石階上狂奔,一路禁不住呼喊歡笑,笑得途中一眾道徒一驚一乍忐忑不安,也不知這猴子又要搞出什么事來。
看著遠處奔跑在石階上歡呼雀躍的猴子,須菩提輕捋長須,長長地吐了口氣,看起來心情甚好。
“師傅真打算教他七十二變了?是否,太早了一點?”身后的清風子小聲問道。
轉身走入室內,須菩提面帶笑容,悠悠道:“這猴子,瘋瘋癲癲,一年多的光陰卻已經長得我險些不認得了。他竟將所盜之書全背了下來,便是悟者道的典籍,也不放過。如此好學之人,為師生平首見。倒是有些出乎為師的意料。”
須菩提仰起頭任竹簾透入的風拂過自己的兩鬢,那雙蒼老的眼睛散發出嶄新的光芒,感嘆道:“教他七十二變倒是不早,只是那昆侖山,去得早了些。”
“哦?這又是從何說起?”
“天機,不可泄露。”須菩提笑道。
……
脫掉鞋,他光著腳丫狂奔。
踩在滿地的枯葉上,風從他的耳邊掠過,樹蔭在他的身上流轉,一路狂奔,一路狂笑。
那笑聲遠遠地傳播開去,帶來山的回音。
整個世界都在雀躍,整個世界都在歡騰。
奔返凌燕里,看到正在門前清掃落葉的風鈴,猴子一把將她抱住,捂著臉頰在額頭上親了一口,又抓著她的雙臂搖晃著高聲喊道:“老頭子說,這次去昆侖山回來就教我七十二變!哈哈哈哈!”
他歡呼著蹦起。
風鈴睜眨巴著眼睛,臉紅到了耳根,整個呆住了。
“你怎么啦?不為我開心?”猴子問道。
“不……不是……我很開心啊。”她緩緩憋出笑臉,握在手中的掃帚越握越緊,心都要跳出來了。
松開風鈴的手,猴子奔入房內,開始倒騰。
“你要做什么?”風鈴柱著掃帚站在門口問。
“收拾啊,明天就要出發去昆侖山了。”猴子回過頭笑嘻嘻地說:“等我回來,老頭子就教我七十二變!”
風鈴只是哦了一聲,便好似失了魂一般,轉身回到屋外繼續清掃著落葉,卻發現凌云子不知何時已經做在不遠處的石椅上,靠著石桌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
只當沒看見,風鈴嘟著嘴,低頭認真地清掃著,掃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夕陽下山,卻都還沒停下。
凌云子嘆了口氣,問道:“丫頭,你快把地掃出個窟窿來了,知道不?”
風鈴微微定住,眨巴了兩下那蔚藍色的大眼睛,兩滴眼淚緩緩掉了下來。
“喂……沒事吧你?”凌云子有些無語道:“他只是跟我去一趟昆侖山,少則半個月,多則兩個月,很快就回來的。”
風鈴揉了揉眼睛,隱隱抽泣著,笑道:“眼睛進沙子了。”
“是么?”凌云子白了她一眼,振了振衣袖,對著屋內喊道:“悟空師弟,我來找你對酌啦!”
“好嘞!”
那一&夜,猴子與凌云子喝得酩酊大醉,抱在一起亂七八糟地唱著歌,胡吼大叫,氣得睡不著的楊嬋出來嚷嚷了幾次。
風鈴卻只是一直在一旁端著杯子悶悶不樂。
……
次日一早楊嬋便背著包裹一腳踹開了猴子的房門將宿醉未醒的兩人一把拽了起來。
在楊嬋的催促下,兩人不得不開始梳洗,待整好了衣冠,又前往潛心殿與須菩提拜別。
須菩提攜清風子,青云子將三人送至山門口。
這一路不知為何,卻不見風鈴來送,攪得猴子有些心神不定,老伸長了脖子往觀里望。只是風鈴的師傅清風子一直冷著臉站在一旁,這才沒問起。
臨行前須菩提拉著猴子很是語重心長地交代了一句:“觀外不比觀內,若遇著什么事需得沉穩。不得惹事,但也無需怕事。莫丟?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