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30部分

頂,梅示帶著三五個煉神境道徒凌空飛下,遠處,無數的天兵趕來,一艘戰艦正在朝著他的位置調整方向。
就好像朝著如鏡的湖面投下一粒石子,夜色下原本寂靜無聲的一切似乎都馬蚤動了起來,熙熙攘攘。
該又是一場生死追擊了吧。他想。
可不知為何,他的心中卻莫名的興奮,似乎有一只野獸在蘇醒。
……
遠處,凌空的楊嬋呆呆地望著雨花觀的方向:“那個呆子不會是……他瘋了嗎?”
她想朝著雨花觀的方向飛去,卻發現自己的靈力早已耗盡。
……
金霞洞中,凌云子依舊苦苦地支撐著龐大的法陣。詩雨萱站在一旁手足無措。
……
乾元金光洞內,幽暗的房間里太乙真人盤腿而坐,哪吒跪在他的身前低著頭。
聽到門外的熙熙攘攘,哪吒豎起了耳朵微微抬腿想站起來。
“坐下!”太乙真人大喝道,轉過頭,他看到窗外遠處緩緩調轉的龐大戰艦,自言自語道:“竟在我昆侖山支撐起天軍計算功勛用的攝魂陣,這凌云子……究竟想干什么?”
……
邁開腳步,猴子朝著遠處的樹林狂奔而去。
此時的他,不正是一只走投無路的野獸嗎?困獸之斗,本就注定了血腥!
第七十四章(推薦票)
咧開了嘴,瞪大了眼,他攥緊了行云棍,撒開腳丫開始朝著玩命地樹林狂奔。
凌風從他的耳邊掠過,豎起絨毛,現出糾纏在肌肉上依稀可見的青筋。
心臟劇烈搏動,血液沸騰著涌上大腦,眼前月色下的一切,似乎都多了一層幻影,不住地晃動。
心中的野獸在嘶吼。
在高速的奔走中,迎著風,猴子放聲狂笑,那狂躁的情緒,在他的臉上化作猙獰的面容。
“哈哈哈,我就是妖!想捉我?來啊——!”他對著天地歇斯底里地咆哮,那一雙眼中布滿了血絲:“無論是誰,只要敢覬覦我,通通都得死——!”
……
“發瘋了……呵呵呵。”
楊嬋捂著臂膀,虛弱地降落到遠處的山坡上,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
本想指望這一只資質超群的猴子幫自己報仇,哪怕只是讓天庭的那幫神仙擔驚受怕也好。
可這一刻,她忽然發覺也許自己錯了。
這只猴子平日里冷冰冰的外表之下時刻都潛伏著一個惡魔,一旦發作起來根本無法控制。
也許,自己根本就是在玩火。
這只猴子所承受的,注定了他將成為一個比自己的哥哥更加危險的存在。
因為他,沒有任何的顧忌。
可既然是這樣,為何須菩提還要收他為徒呢?
為何那凌云子又要把他弄到天庭的大牢里去呢?
斜月三星洞,究竟又在這只猴子的身上打著什么樣的算盤呢?
楊嬋不知道,她只知道,越是大的風險,就意味著越龐大的利益。
能讓須菩提這位上古大仙甘冒與天庭為敵的風險,這只猴子身上,究竟有什么樣的秘密呢?
想到這里,她不由得癱坐在地上,苦澀地笑了出來:“走一步,算一步吧……”
也許真如玉鼎所說,仇恨遮蔽了她的雙眼,這千年來,她勞勞碌碌,其實什么也沒握住,包括這一只猴子。
……
一個天兵丟棄了手中的火把,抽出腰間長刀朝著猴子正面滑翔而來,猴子咆哮著,揮舞著手中的棍棒迎面一躍而起。
身影交錯之間,他躲過了長刀,嘶吼著,一棍打爆了對方的腦袋,那飄灑的鮮血像是凌空綻放的紅花,宛如細雨般飄灑而下,將猴子渾身上下都染成了紅色。
這一幕,看得從身后追襲而來的梅示一陣錯愕。
又是一縷熒光滲入心房。
落地的瞬間,他回頭看了梅示一眼,眼中帶著濃濃的笑意,便是那一眼讓梅示停下了身形。
“師傅,你怎么啦?”
“別追了。”她輕嘆道。
“師傅,為什么不追?他殺了大師兄!”
“他和我們完全不同。”她緩緩地搖頭,仰起頭環視了一周漫天飛舞的,正在朝著猴子追襲而去的天兵,她輕聲嘆道:“還是讓他們去解決吧。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那眼神中,有一種無奈。
是的,他們完全不同。
他們只是漫漫修仙路途上的過客,而他,卻是在絕望中苦苦掙扎的靈魂。
完全來自不同的世界。
望著梅示一行漸漸后退的身影,猴子又是邁開了腳步狂奔著迎向了已經近在咫尺的三名天兵。
迎面而來的箭矢劃過猴子的臉頰留下一抹艷紅,他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側身閃過第一個天兵刺過來的長戈,嘶吼著,他的行云棍直接透過天兵的鎧甲從他的心口洞穿過去。
這力道……
看到這一幕,身后緊跟而來揮舞著長刀的第二個天兵已經傻了一半。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猴子已經與他擦肩而過,血淋淋的行云棍直砸在他的后腦上,砸裂了頭盔,粉碎了顱骨。
最后一個天兵顯然慌了神,手忙腳亂地從箭筒中抽出一支箭。
還沒等他搭弓,猴子已經一把將他撲倒在地,一記重重的肘擊,整個面具凹陷進去,眼睛的缺口只剩下噴涌而出的鮮血。
那天兵瞬間便沒了聲息。
瞬息之間,三個天兵斃命,三縷熒光滲入心房。
緩緩地站了起來,他回首望去。
帶著十余名天兵從后方追來的天將猛地怔住。
不成套路,卻又出手狠辣。
眼前這只猴子已是絕路,可為何那雙眼睛中,沒有恐懼,只有單純的,嗜血?
即使在最兇殘的妖精身上,也從未見過的眼神。
這讓他不由得心中一顫,緊了緊手中的劍柄。
猙獰的臉上露出一抹挑釁的笑,握著行云棍,猴子便在那天兵天將的眼皮底下竄入林中。
“他想干什么?”那天將不由得喃喃自語。
那眼神不是一只逃亡的妖精該有的。
一個天兵降落到三具尸體邊上。
“三個人都死了。”
為首天將望著黑漆漆的樹林咽了口唾沫。
“追嗎?”他的心中忽然產生了這么一個本不該有的疑問。
十余名天兵都靜靜地看著他們的頭領,而他們的頭領,則緊緊地盯著眼前這片茂密的樹林,猶豫著。
他們真的要到這片密林中去搜索那只妖猴嗎?
“你們還在等什么?”一聲暴吼,身后,另一位天將帶著二十名天兵趕到,輕蔑地看了前方徘徊不前的天將一眼,他抽出腰間的劍伸手一揮:“上!”
帶著二十名散開陣型的天兵,這位煉神境修為的天將踏入了那片密林。
而原來的那個卻還懸在原地。
“將軍,我們……不進去嗎?”
那天將重重地喘息著,攥緊了手中的劍柄,卻始終做不了決定。
此時,密林中已經傳出了天兵們的慘叫聲。
“嗷——”
“救我!”
“噗嗤。”
“左邊——!在左邊!”
幾支箭破空而去,消失在茫茫無邊的黑暗之中。
“他在后面——!快——!”
所有的天兵齊刷刷地轉過身來,但他們只看到一閃而過的黑影,倒在地上的一具尸體,以及一位驚慌失措舉著弩箭卻不知道該瞄準哪里的天兵。
猴子沒有如他們所意料的那樣單純地逃,而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反擊了……
在這種絕不可能的情況下反擊,他想干什么?
高舉的六只火把吱吱地燃燒,照亮了周遭,卻只看到一棵棵高聳的巨木以及巨木背后無邊的黑暗。
無處不在的巨木、密密麻麻猶如竹簾的樹藤成為了猴子最好的掩體。
此時,他們的處境和中了埋伏已經沒有任何區別。
一種不祥的預感從天將的心中浮現,他攥緊手中的劍抬頭仰望這一片連月光都難以透入的樹冠。
閉上眼睛,他發現感知不到猴子的靈力波動,忽然明白外面的那個天將為什么不追進來了。
白天他們追得猴子落荒而逃,可是晚上……
還沒等他想清楚要不要撤退,又是一聲慘叫。
轉過頭,他發現手下的天兵又少了一個,地上又多了一具尸體。
“他……他從樹頂沖下來……”一位癱倒在地上的天兵顫抖著說。
所有人都在瑟瑟發抖。
一雙雙眼睛驚恐地望向他們的長官,似乎在等待撤退的命令。
“莫慌!”他大喝一聲,將手中的長劍插到地面上,雙手一掐,點在自己的太陽岤。
那雙眼睛當即閃爍出熒光,眼前的巨木一棵棵消失,黑暗被驅離,視野豁然開朗。
然而,還沒等他適應,一個黑影已經竄到了面前,那一眾天兵竟還沒反應過來!
“救——”
沒有人知道這句話究竟是“救命”,還是“救我”。
天將被一把壓倒,二指直接戳瞎了他的眼睛。
“保護將軍!”有人呼喊起來。
所有天兵揮舞著兵器朝著猴子圍了過去,場面一片混亂。
但很快,他們又失去了猴子的蹤跡。
驚慌失措地圍成一個圈,一雙雙眼睛警惕地朝著四周掃視。
可他們又能看到什么呢?
在這一片林間,他們就好像一個個的瞎子一樣。
此刻,那一雙雙握著兵刃的手都在顫抖。
“撤……撤退!”捂著自己已經瞎了的雙眼,那天將在天兵的攙扶下艱難地站了起來。
這似乎是在場天兵現在最希望聽到的一個命令了。
一眾天兵擁著天將緩緩退卻,直到靠近密林的邊緣,丟棄了手中的火把與武器,一個個撒開腳丫狂奔。
樹干后伸出一只腳絆倒了天將,那一眾天兵竟沒敢回頭去扶。
待他們逃出密林的時候,隱約聽到身后天將的慘叫聲,一個個卻只能驚恐地望著那片密林。
仿佛是示威,那天將并沒有如其他的天兵那樣很快喪命。慘叫聲持續了許久,久到讓站在密林外的所有人都感到膽寒。
“一定要捉到他!不惜代價!”一位偏將揮舞著手中的劍吼道。
更多的天兵趕來,吸取了先前的教訓他們不敢貿然踏入密林,而是將整片密林團團圍住。
震耳欲聾的戰鼓聲中,戰艦緩緩開到,幾束強光從天空中照射下來,原本漆黑的密林忽然宛如白晝。
無數的天兵在強光的指引下涌入了密林,開始掘地三尺地搜尋。
人群之中,有一個手持長棍的天兵悄悄脫隊朝著昆侖山的外圍而去。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七十五章(推薦票啊推薦票)
那一&夜,昆侖山的每個人都繃緊了神經。
每個人都不敢落單,因為惡魔就躲在陰影里。每一棵樹都必須仔細搜索,因為只要一個掉以輕心便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從未有過的大陣仗,掘地三尺的搜尋,因為他們都知道,這是一個何等危險的存在。
然而無論如何努力,最終卻還是一無所獲。
而他,穿著一身銀甲,戴著面具,狂奔了一夜,奔出了數百里路,穿越了昆侖山的地碑,取了兩個道徒的性命,跨過高山,躍過河流,踏過平原,最終看到東方升起的朝陽,昏厥在不知名的河畔。
他已經離開了,只是他留下的恐懼,卻絲毫沒有減少,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發酵,越發讓人不寒而栗,就好像那一只兇殘的妖猴隨時都會從某個角落里蹦出來一般。
整個昆侖山早已人心惶惶。
兩天后的夜晚,毛毛細雨用徹骨的冰涼將他喚醒。
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他躲到一棵撐天巨木下,蜷曲著身子啃著撿來的兩顆已經爛了一半的果子,仰望陰霾的天空。
那雙捧著果子的手還在瑟瑟發抖,嘴唇干裂。
遠處傳來夜行猛獸的嘶吼聲忽然讓他覺得除了這身上的一件沾滿鮮血的鎧甲,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拜入斜月三星洞前。只是伸手就能摸到的行云棍讓他安心了不少。
現在,他最少已經不會再懼怕那些叢林里的野獸了。
可也應該感謝它們,是它們,在西行的一路上教會了猴子生存的法則。
伸手入胸甲里,他摸出了保存完好的那根羽毛,用手將打結的毛發捋順,放在眼前細細地查看,那目光漸漸變得有些呆滯。
“我以為很快就能回斜月三星洞學七十二變了……為什么呢?八師兄。是悟空哪里讓你看不順了嗎?”
想著,他苦澀地笑了笑。
楊嬋怎么樣了?楊戩把她營救出來了嗎?還有,師傅知道這里的事了嗎?
將那根羽毛收入懷中,他發現自己竟多少有點掛念那個死老頭了,指望著那個死老頭幫自己做主。
這么多年了,他從未指望過任何人幫自己做什么。就算命運不公,也只會咬著牙靠自己的雙手去搏斗。而今,他竟產生了這種想法……
雖然老頭子像放牛一樣教自己,但自己終究還是打從心底敬重他。
“他應該還是知道的吧。”仰起頭,猴子深深地嘆了口氣。
這個世界上好像就沒有他不知道的事。
只要他知道自己出了事,一定不會不管。對,他怎么可能不管呢?
而且他手上有自己的命牌,無論走到哪里,他都可以找到自己才是。
現在,自己所需要做的,就是安心地等。
老頭子一定會來接自己的,一定。
在那棵撐天古樹下,猴子濕噠噠地窩了一夜。
第二天,他憑借著在斜月三星洞中學到的一點藥理知識自行處理了傷口,又找了些草藥干咽了下去。
接下來,便開始過起了如同未登上靈臺方寸山之前的生活。
他像一只野獸一般匿藏在山野之間,日日修行,晝伏夜出,餓了便摘果子吃,渴了便飲山泉。
此時的他已經踏入納神中期,樹林中的野獸不可能再對他構成威脅,只要小心點感知,也不會那么容易便踏入那些個強力妖怪的領地。
只是漫長的等待讓他揪心。
他一天又一天地等著。
事情似乎遠遠出乎了他的意料。
轉眼一個月過去,身上的傷已經漸漸康復,卻依舊不見有人來找。
這里的雨季來臨,整日陰雨綿綿,潮濕的樹林里四處都濕噠噠的,讓他異常難受。
而那些更舒服一點的地方,要么被其他妖怪占了去,要么被人類占了去。
不想橫生事端,便也只能忍著,繼續過著猶如野人一般的生活。
轉眼又過了一個月,依舊不見斜月三星洞來人。
“我被整個世界放棄了嗎?”他忽然萌生了這樣的想法。
那一刻,猴子的心中無疑是恐慌的,這種恐慌甚至超過了當初在斜月三星洞被拒之門外。
他開始懷疑事情的發展遠遠超出了他的意料。
也許天河水軍知道了自己的準確身份,已經找上門去了,師傅決定跟自己切割關系。
也許師傅忽然發現原來收一只猴妖為徒會有這么多的麻煩,所以決定逐自己出師門。
也許……
也許這一切都還在凌云子的算計之中,他和當初的青云子和丹彤子一樣想把自己碾出師門。
可能性很多,但無論如何想,猴子都想不出一條對自己有利的,須菩提不來找自己的理由。恍惚間,他想起了《西游記》中須菩提逐孫悟空出師門前說的那番話,這讓他的心萬分忐忑。
他開始夜夜失眠,在恐慌中度日,變得暴躁不安。
直到來到這片山林的第三個月,他終于坐不住了。
眼下長途跋涉返回靈臺方寸山是不可能的。
他脫去顯眼的鎧甲只留下白色的底衣,又披上了那件已經殘破不堪卻在領口處繡有斜月三星洞字樣的道服,開始冒險往回走。
原本一夜的路途,他足足用了四天。
越過了昆侖山的外圍防線,他發現懸浮在天空中的戰艦不見了,天河水軍的軍營也只剩下橫七豎八放著的一堆雜物。
整個昆侖山地界十分安靜,安靜得好像他當初剛來的時候一般。
可越是安靜,他便越是擔憂。
經歷讓他開始變得多疑,連如此親密日日共處的師兄都會背叛,還有什么是不會背叛的呢?
看到眼前的景象,他首先想到的是——這不會不會是個陷阱?
悄悄地潛藏了三天,整整三天,這三天,他連眼都不敢合,仔細地觀察著周遭的動靜。
天兵們不見了,道徒們的生活也似乎回復了原來的狀態,只是從來不見獨行的人,這顯然還是在忌諱著猴子的存在。
躺在師門臥室里的煉神境道徒都能被悄無聲息地殺死,對于這樣的對手昆侖山中層、甚至中上層以下的修士如何能不忌憚呢?
而恰恰是這部分修士占據了五百萬道徒當中四百九十九萬以上的人數。
至于那些好似太乙真人這樣的真正大仙,根本不削于搭理這種事,甚至覺得讓自己的徒弟活在猴子的陰影之下有利于強化他們修行的動力。
三天的觀察下來,猴子心里多少有了點底。
他悄悄開始朝著金霞洞的方向靠近,卻又不敢靠得太近,只是匍匐在遠處的山頭上悄悄觀察。
期間他兩次見到凌云子,三次見到玉鼎真人,可猴子依舊不敢上前。
凌云子就不用說了,想得越多,猴子對這個人就越缺乏信任感。
至于玉鼎真人……
為什么那天他剛巧就不在呢?如果是之前,猴子一定會認為這只是巧合,但現如今,他是半點不敢馬虎。
其實,他一直在等的人叫詩雨萱。
現在看來,好像也只有這個人可以信任了。就算有個萬一,以自己的修為也完全能控制住她。
先接觸詩雨萱,弄清楚玉鼎和凌云子的情況,再做進一步的打算。
這是猴子所能想到的唯一的辦法。
然而,他蹲守了三天,三天的時間里他前后見到詩雨萱有不下二十次之多,可她卻從沒離開過金霞洞的范圍。
要知道,猴子只要一進入金霞洞的范圍凌云子便一定會察覺,到時候會發生什么事可就不好說了。
就這么貓著,前后一共等了七天,直到第七天,一直有著不可思議精力的猴子雙眼也已經布滿了血絲,不住打顫的時候。
一個白色的身影出乎意料地出現在他面前。
第七十六章(二更求推薦票)
那一身白紗依舊飄逸,美得讓人不忍直視,只是臉上似乎多了一點風霜看上去有些疲憊。
見到楊嬋的瞬間,猴子微微呆了下,先是欣慰,緊接著是警惕,一只手迅速摸到了行云棍上。
“是我。”楊嬋緩緩了嘆了口氣,露出欣慰的笑:“你跑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好久。”
“你找我?”猴子狐疑地盯著她看。
“是啊,我說了我會去找你的,老頭子教給你的隱匿靈力法我也會,知道怎么破解。可沒想到無論如何都找不到你,這才跑回來看看。”
緩緩地紓了口氣,猴子這才相信眼前真是楊嬋。
微微直起身子靠坐在樹邊上,問道:“你怎么跑出來的?”
“哪吒救了我,那天晚上我就在不遠處看著你逃亡。你是怎么跑掉的?”楊嬋面帶微笑地盯著猴子看:“他們把整個密林都團團圍住,你居然還能……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猴子捋開殘破的外袍,露出繡有天河水軍字樣的底衣。楊嬋一下明了,不禁嘆服。
兩人肩靠肩坐著,遠遠地眺望著金霞洞。
猴子問道:“凌云子沒提起要找我?”
楊嬋搖頭:“為什么不自己問他?”
“自己問他?”猴子有些吃驚地轉過臉來看楊嬋。
“你怕他害你?”
猴子沒說話。
“放心吧,你我聯手,如果偷襲成功,制住他也不是沒可能。”楊嬋微微笑了笑,道:“相信我嗎?相信我,我就幫你引他出來,你自己問他。”
猴子沒有答話,只是沉默著。
楊嬋伸出手指,在地上的沙石畫了起來:“聽著,我引他出來,然后,你把靈力這樣調整……”、
在一旁的猴子睜著眼睛看,緩緩攥緊了拳頭。
……
兩個時辰后,不遠處的懸崖邊上,凌云子孤身站著,遠遠地眺望,一臉的疑惑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楊嬋這丫頭忽然讓我出來說有話要說,自己又跑哪里去了?”
忽然間一只毛茸茸的手壓到他的后頸上,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對方已經一把將他推到在地,將右手后鎖,膝蓋直頂在后心上。
“是師弟吧?”凌云子先是一陣錯愕,又笑了出來:“別玩了,你制不住我的。”
猴子掄起拳頭,攥緊,使出全力,重重地砸在凌云子的臉上。
鮮血夾雜著兩顆牙齒直飆了出來。
這一下頓時把凌云子砸懵了,驚恐地斜眼后視。
他看到猴子臉上無以言表的憤怒。
瞪大了的眼睛布滿了血絲,緊緊咬著的牙齒微微張開,猴子怒吼道:“誰跟你玩了!今天,你必須把話給我說清楚!給我說清楚!”
又是一拳重重打下。
尖利的咆哮聲在山間回蕩,一道閃電從天空中掠過,激起陣陣轟鳴。
楊嬋緩緩地踱著步,早到不遠處冷冷地看著凌云子。
“是你?”凌云子見到楊嬋,瞬間明白了一切。
“為什么不來找我?為什么讓我走出洞府?為什么放任我被天兵追緝?為什么不回斜月三星洞?你給我說清楚,**今天這一樁樁一件件,都給我說清楚!”猴子歇斯底里地嘶吼。
這三個月以來壓抑的怒火一下宣泄了出來。
那被制住的右手猛地被推上,一陣劇痛傳來,凌云子的額頭上一滴汗珠滑落。
“師弟……你聽我說,聽我說,別激動。”
“你倒是說啊!”猴子歇斯底里地咆哮,那聲音在空蕩蕩的山中激起不盡的回聲。
“師弟……”凌云子喘著氣,緩緩道:“太上老君在靈臺方寸山守株待兔呢,你不能回去。”
“太上……老君?”
一瞬間,猴子驚呆了。
“太上老君……太上老君……”他低聲呢喃著,反復叨念著這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太上老君……”
看了那么多道書,他再傻也不會認為太上老君真如西游記里面那樣是一個任猴子捉弄的老頭子。
太上,道祖,這是天地間至高無上的存在!
“他為什么要捉我!你給我說清楚!”
壓住凌云子的膝蓋暗暗用力,頓時凌云子痛得嗷嗷叫了起來:“我怎么知道為什么!我怎么知道!老頭子把我也算計了……你以為我想這樣嗎?還記得那封給太乙真人的信嗎?那不是給太乙真人的信,那是給我的。老頭子知道我一定會偷看。他知道如果提前告訴我真相,我一定不會答應帶你出來!所以他連我也耍了!你以為我想這樣嗎?”
“信在哪里?”
“燒了,那種信不能留。呵呵……”凌云子艱難地笑著,滿頭大汗:“師弟,聽我的,你不能回斜月三星洞,真的,別回去。”
猴子忽然呆呆笑了出來,他松開了手,呆呆地站著,抬頭望天。
天空中烏云匯聚。
此時,他的眼中天旋地轉。
“所以,所以……他從來就沒有真的想教我七十二變和筋斗云,一切只是想支開我,對嗎?哈哈哈哈,我真傻,我居然每天都開心得睡不著。我真傻。哈哈哈哈。”
他捂著臉笑了起來。
“師弟……”凌云子緩緩地坐了起來,那目光中帶著愧疚:“我雖然放任你被天軍捉,但我也拜托了楊戩保你。他欠我一個大人情,必須還。沒有哪里比天庭的大牢更加安全。還有師傅,也是為你好。”
“為我好?為我好?哈哈哈哈,好一個為我好!”眼眶微微濕潤了,他在風中狂笑:“那為什么什么都不告訴我呢?為什么都不告訴啊?”
他瞪大了眼睛,錚錚地看著凌云子,捂著胸口,他一字一句,撕心裂肺地吼道:“因為,只要我知道了,我便不會做出他想要我做的事!你當真悟者道的推算之策我什么都不懂嗎?呵呵呵呵……原來他真算計我,收我為徒……哈哈哈哈。我怎么會那么傻,相信他是發了善心才收下的我!哈哈哈哈。”
站在凌云子的面前,他如癡如癲地笑,笑得讓人心酸,笑得讓人失了神。
楊嬋站在一旁,深深嘆了口氣,一言不發地看著,看著這只處于崩潰邊緣的猴子。
原來,從頭到尾,不過是個局。
“師弟……”凌云子癱坐在地上,按在膝蓋上的手暗暗用力,扣入了肉里,低下頭,他用微不可查的聲音說道:“師弟,我殺了那孤墳所在地的土地……他,已經去過那里。”
“他?誰?”
“太上,他會抹去所有因你而死的靈魂,那些靈魂,無法進入輪回。”
猴子的神情整個僵住,有什么東西在腦海中炸開,他聽見了自己的心被撕裂的聲音,微微張口,卻發現已經失聲。
尸骨全無,如今,竟連魂魄都守不住了嗎?
那只金絲雀,她到底有做錯了什么?她唯一的錯,便是認識了自己這只野猴子。
一滴滴眼淚奪眶而出,此時,他腦海中一片空白。
“雀……兒……”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七十七章(今天三更求推薦票)
“你的雀兒沒事。當時,在你走后便有地府的鬼差勾走了她的魂魄。”凌云子注視著地面的目光有些茫然:“可我知道那不是鬼差。因你而死,地府不會收她的魂魄。必是什么人假扮鬼差躲過土地的耳目將魂魄收走。”
猴子整個癱坐在地,那身軀微微顫抖,睜大了的眼睛,卻看不進四周的一草一木。
“被……被不知道什么人……勾走了……是師傅?”他猛地瞪大了眼睛,眼眶中的淚水不住滑落。
“不是老頭子。”凌云子緩緩搖頭:“我問過他,如果是他,沒必要騙我。”
“呵……不是他……那是誰?那是誰?哈哈哈哈,還會是誰?”捂著臉,他痛苦地笑著,顫抖著:“會是誰?哈哈哈哈。”
凌云子掙扎著站了起來,咽了口唾沫,看著失了魂一般的猴子:“師弟,聽我的,別回去。我們可以到我的凌云閣去。我也有七十二變的卷文。到那邊,我教你。”
“你教我?”猴子嘲諷地笑,他緩緩地爬起身來,一步步后退:“你教我?呵呵。”
“師弟……”這番情景之下,凌云子已經不知道說什么好。
又一道閃電掠過天際,照亮了猴子流淌著眼淚的臉。
天空中飄起了鵝毛雨。
猴子緩緩地搖頭,一步步后退,伸手撿起自己的行云棍:“你說得對,我不應該回斜月三星洞,不應該回去。”
“我們可以去我的凌云閣。”
“不——。”猴子伸手扯下衣領處標有斜月三星洞字樣的道服,狠狠地甩在地上:“我哪也不去!我哪,也不去!”
轉過身,他緩緩地走了幾步,咬緊牙關,又快步跑了起來。
望著他的背影,凌云子伸出手,卻不知道該如何阻止,用什么理由阻止。
風從他的耳邊掠過,他放聲嚎叫,越跑越快,失聲痛哭。
“為什么,為什么會是這樣!”
掄起行云棍,他拼盡全力揮下,一棵百年巨木在他的身前轟然倒塌。
“為什么會這樣——!”
烈風中,驟雨中,他毫無目的地揮舞著行云棍,歇斯底里地咆哮,將眼前的一切物體都打地粉碎。
他只是想好好地活著,他只是想救活那一只小小的金絲雀,他只是想履行自己的諾言。
可是這一切,為什么那么難?
他以為自己還在新手村,卻不知道一抬頭看見的,卻已經是這個世界至高無上的存在。
他騎著神獸,拿著神器,唱著神曲。
他要抹殺雀兒,自己拿什么阻止?自己拿什么保護雀兒!
便是學會了七十二變筋斗云又如何?難道就能與整個世界對抗嗎?
這個世界……究竟想把他逼成什么樣?
這一刻,他淚流不止。
從他降生到花果山的一刻一切便已經注定,化生為妖,便已經身不由己地被分到妖的一邊。
無論你如何本分,如論你的夢有多么渺小可憐,不會有人同情,不會有人憐憫。
因為你只是一只妖。
是妖,就可以隨便羅列罪名。
仰起頭,他對著天空無助地咆哮,撕心裂肺地咆哮,宛如當初他親手殺死的那一只老虎一樣,絕望地咆哮。
“如果你只能是你自己,又何苦想要去當別人呢?”玉鼎的聲音在耳邊回蕩。
“是啊,如果我只能是我自己,又何苦要去當別人呢?”那聲音微微顫抖。
打從進入水簾洞開始,到出海,到拜師,一步步,他不過是在想著要成為那本西游記里的孫悟空。他甚至還想學會悟者道的處事方法。
他已經不是他自己。
他不過,是那本《西游記》里的囚徒。
自作聰明的想著改變命運,卻不知道已經親手一步步地把自己推入絕境之中。
穿越者又如何?穿越者,憑這幾十年的記憶,就能玩得過那些活了上萬年的老怪物嗎?
命運的枷鎖,他從未掙脫過。無論如何掙扎,卻只是越陷越深。
在狂風驟雨之中,他發了狂地揮舞著手中的棒子。沒有章法,沒有套路。
撕心裂肺地哀嚎,無助地哀嚎。
那凄厲的聲音響徹了天地。
便是已經達到了納神境,他也與當初那一只猴子沒有區別。
甚至即使學成了七十二變,他又能如何呢?他也還是那只只會在月夜里哭泣的,無助的猴子。
他拿什么去和太上老君對抗?
可,難道這一切
第二書包網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