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36部分

貨,賣什么狗屁關子啊!”短嘴一臉不憤地吼了起來。
兩只妖怪又開始大眼瞪小眼了。
猴子瞪了短嘴一眼:“說。”
“屬下來的時候,剛好打完,正論功行賞。這不是也算經歷過,也算沒經歷過嗎?”說完,松鼠精挑釁似地撇了短嘴一眼。
猴子想了想,接著問道:“那我問你,是不是每次戰斗,城外的妖精都參與了?”
“每次屬下就不知道了。屬下只看過一次,上次,確實是全部參與了。”
“那上次戰況怎么樣?”
“贏啦。”
“怎么贏的?”
“這……”
“來了一年,你連怎么贏的都不知道?”猴子冷哼一聲:“就這水平,還想當軍師?”
松鼠精連忙站起來,跪到一旁喊道:“屬下確實不知。屬下只知道,前后共出擊八十艘戰艦,最終回來兩艘。戰艦上活下來的,都得了犒賞,被蛟魔王收入麾下。大王應該趁早打算啊,只有擴大了勢力,往后在類似的戰役中才能存活下來!”
說罷,叩拜下去。
“八十艘……回來兩艘……”聽到這個比例,無論是老白猿還是短嘴、老牛,身形都微微震了震。
猴子接著問道:“那惡蛟自己的親兵沒出擊?”
“沒有。蛟魔王的親兵只守城,不參戰。”
聽到這里,猴子不由得冷笑了起來,一雙眼睛朝著神色凝重的眾妖瞧了瞧:“現在大家該都明白了吧?”
那一眾五只妖怪除了大角不明所以,松鼠精似是早已知曉,其余的都早已面如死灰。
長嘆了口氣,猴子接著說道:“也就是說,擊敗天庭的不是惡蛟,而是城外的妖精組成的雜牌軍。惡蛟壓根就沒參戰。這些平時未經訓練修為還一般的妖精,怎么擊敗天軍的?難道天軍都是酒囊飯袋不成?便是輕敵,打了這么多年這么多次,不可能還輕敵。加上八十艘戰艦出去,兩艘回來。我猜測,這地方一開始便是天庭設下的陷阱……”
猴子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已經說得夠白了。
此時,氣氛早已陷入了沉默之中,可怕的沉默。
興許他們早已猜到答案,只是不愿意去承認罷了。今天本想著出去找證據來說服猴子,卻沒想說服猴子的證據沒找到,說服他們的證據卻自己找上門了。
老白猿的頭越埋越低,顯得十分沮喪。老牛默不吭聲,面無表情地發呆。而短嘴則眨巴著眼睛重重地喘息著。
這圍在一起的六只妖精就這么呆呆地在草地上坐了半響一句話也沒說。
許久,短嘴緩緩抬頭,咬著鳥啄,盯著眾妖道:“我覺得……我們可以……成為那僅存的兩艘戰艦。”
那聲音都微微有些顫抖了。
“哼,你瘋了嗎?”猴子冷笑道。
“我沒有瘋。只要有機會,我們便該爭取!”短嘴一下站了起來,他關顧著其他的妖怪握緊了拳頭吼道:“拼一把,兄弟們,拼一把!只要準備夠充分,我們一定可以贏!”
“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猴子也站了起來:“這地方本來就是個陷阱,明知道是陷阱你還要跳?”
“我們已經跳了——!”短嘴忽然對著猴子歇斯底里地咆哮起來。
那聲音傳遍了整個營地,所有的小妖都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呆呆地看著短嘴。
面對短嘴突如其來的失控,猴子也睜大了眼睛微微呆了一呆。
呆呆地盯著猴子看,短嘴的神情漸漸有些異樣了。那目光顯得有些恍惚,他壓低了聲音,有些哽咽道:“我們沒有退路……你懂嗎?我們不是你,你沒有妖氣。你要走,誰也攔不住。我們呢?你知道即便是我們幾個,也不一定能活著從這里走出去!更別提那些小妖了!”
“你搞清楚,我們沒有你那么厲害。你走到哪里都沒所謂,一組巡天將逮不住你。等其他的趕來,你早就不見了蹤影。我們和你不同,你懂嗎?我們只要……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丟了性命!”
短嘴呆呆地站著,好似失了魂一般,眼眶中泛著熱淚。
這是猴子第一次見他哭。
低下頭,他用手抹去自己眼角的淚漬,囔囔自語道:“就算從這里出去了又怎么樣?我們還是整天提心吊膽,每天被巡天將追著。我們能活多久?”
“所以,哪怕是陷阱也好。只要……只要有一線希望……不是還有兩船妖精活下來了嗎?只要我們能成為那其中一船。到時候……到時候我們就可以進城。你們說對不對!老牛,白猿……你們說對不對?而且他剛剛不也說了嗎?惡蛟的親兵不用參戰,只要熬過了這一關,我們就能……”
短嘴沒有再說下去,因為他已經說不下去。
眼淚嘩嘩地流,他張大了嘴巴還想說點什么,卻說不出話來,最終只能蹲回地上,低著頭,捂著臉。
八十活二,其實在場的,無論是誰,包括短嘴自己,都知道這幾率意味著什么。
可是除了相信這個,他還能相信什么呢?
整個營地都沉默了,只剩下短嘴死死捂著臉微微抽搐的雙肩。
該是整整憋了整整一天了吧。
這只貓頭鷹,死死地撐了一天……
拼了命,死了那么多人,好不容易走過了這么一路,以為會看到一縷陽光,卻發現不過是跳入了另一個陷阱。
那種心情,該是多么地絕望。
朝著四周看去,猴子忽然發現,此刻絕望的不僅僅是短嘴,還有老牛、白猿,乃至那一眾小妖。
可是自己該陪著他們瘋嗎?
想到這里,猴子不由得笑了,有些無奈地笑。
“你們呢?你們怎么想?”
老白猿將頭深深地埋下,老牛抿著嘴道:“我也覺得……該搏一搏。”
深深吸了口氣,咬著嘴唇,緩緩呼出,猴子彎下腰撿起行云棍,淡淡道:“好吧,隨你們吧。愛怎么辦怎么辦。需要我幫忙的時候叫我。”
說罷,他提著行云棍轉身離去。
松鼠精扭頭呆呆地看著猴子遠去的背影,朝著他拜了拜喊道:“恭送大王!”
喊完,轉過身來坐好,卻忽然發現那四只妖怪都在盯著他看。那一雙雙的眼睛似乎都不懷好意。
“四位同仁,在下臉上可是有異物?”
老牛不屑地朝著他使了個眼色:“你大王走了,你不跟著滾?”
松鼠精瞪了老牛一眼:“這是哪的話?如今軍情緊急,大王心神勞頓先行歇息,作為臣子的哪有歇息的道理。況且在下若走了,萬一你們密謀造反如何是好?”
說到“大王”兩個字的時候他還不忘對著月亮拱了拱手。
對這松鼠精,其余四只妖怪徹底無語了。
九十六章:區區小計
“別理他。我們繼續。”白了松鼠精一眼,老牛撿起丟棄在地上的樹枝道:“依我看,別想那么多,隨便找個收拾了再說。”
說罷,直接將整根樹枝往中間的地面一插。
老白猿緩緩抬頭,眨巴著眼睛道:“沒猴子在,我們怎么收拾?就先前鱷魚精那一隊,沒猴子,我們全出也未必能贏。便是贏了,也損失慘重。”
“他不是說需要幫忙找他嗎?”
老白猿朝著盤腿坐在遠處的猴子看了看:“你確定……他愿意嗎?”
四只妖怪你看我我看你,一時之間沒了主意。
正當此時,只見松鼠精大搖大擺地站了起來,喊道:“你們這幫懦夫枉為人臣!”
老牛忽然想拿刀背砸他了,抬起頭瞪了他一眼:“有屁就放!”
只聽松鼠精干咳兩嗓子,更加蹬鼻子上臉道:“身為臣子,整日想著讓大王沖鋒陷陣,是為不忠!此罪當斬——!”
那斬字還特意拉長了聲音,一只手直指老牛眉心。
看著那手指,頓時,本來就心情不好的老牛嘴角直抽,急火攻心。
“我斬你&媽,老子砍死你這酸貨!”
一聲爆吼,老牛掄著大刀就要朝松鼠精砍去,好在短嘴趕忙攔住,否則真要出人命了。
這圈妖怪又亂成了一片。
那松鼠精早已閃得遠遠地,用袖子遮著半邊臉輕蔑地喊道:“在下說的不對嗎?身為臣子……”
“你還說?信不信我放手啦?”短嘴大喝道。
看著發飆的老牛手中閃著寒光的大刀,松鼠精這才咽了口唾沫,不甘心地閉了嘴。
又鬧騰了好一會,這幫妖怪才又安穩地坐到一起。
沉重地嘆了口氣,好不容易緩過氣來的短嘴看著眾妖道:“那我們先不考慮猴子,你們說說接下來該怎么辦?”
那一眾妖怪紛紛低下頭,誰也沒主意。唯獨松鼠精搖頭晃腦地又站了起來:“這簡單。”
“簡單?哼!”老牛憤然瞪了他一眼。
短嘴指著松鼠精道:“先說好,你要再亂說話,我一定不攔著他砍死你。”
撇了一眼老牛的大刀,松鼠精微微縮了縮腦袋,心中還真有點忐忑。
不過干咳了兩嗓子,他還是開講了:“有道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不戰而屈人之兵方為上策。”
短嘴聽不下去了,抬起頭來沒好氣地說道:“說重點,行嗎?煩著呢!我們聽不懂你那些酸溜溜的話!”
松鼠精抿了抿嘴唇甚是無奈地搖頭:“哎,行!為了大王,老夫今天就降低檔次遷就你們這些莽夫了。”
說罷,他也蹲下來,拿起樹枝開始在地面上畫:“明天我……然后你……”
遠遠地瞧著那熱火朝天討論著的五只妖怪,猴子靜靜地仰頭望了望天上的月亮。
那一輪圓月云間穿行,有一種寧靜的感覺。
他就這么放空了腦袋發呆。
許久,猴子從腰間掏出已經失去光澤的玉簡放在月色下查看。
“行者道還真是不方便啊……要是悟者道,我現在就把它修好了。這東西,老白猿該是不懂才是。現在修行又不能修,也不知道楊嬋能不能找到我。哎……”
想著,他無奈地枕著手臂睡下,閉上了眼睛。
……
次日一早,松鼠精就帶著老牛和短嘴出了門。
準確地說,是他自己要出門,然后老牛和短嘴怕他耍詐硬要跟過去。
到黃昏時分,當猴子睡覺睡到自然醒的時候,睜開眼睛忽然發現松鼠精恭恭敬敬地跪在猴子的帳篷口。
那松鼠精叩拜道:“恭喜大王賀喜大王,那前后左右的頭領聽聞大王的威名無不拜服,特遣使者獻上禮品,甘愿侍奉大王左右!”
“你說啥?”奔出帳篷,猴子看到松鼠精身后還真堆放著一大堆雜七雜八的禮品。
跑出營地,猴子發現前后左右領地的首領營地里都掛起了“猴”字大旗。
回過頭,猴子有些不可思議地盯著這只眉目帶笑的松鼠精看。
“你干了什么?”
“屬下什么也沒干,是大王聲名遠播。”
這馬屁拍得……
猴子扭頭朝著站在一旁的短嘴和老牛問道:“他干了什么?”
短嘴努了努嘴,有些不屑地瞧了跪在地上的松鼠精一眼,嘆道:“威逼,加利誘,外帶挑撥離間,坑蒙拐騙。”
“孺子不可教也!”松鼠精當即咬牙切齒扯開嗓門指著短嘴吼道:“老夫為大王鞠躬盡瘁,怎么就是坑蒙拐騙了?”
“那你用的手段就是坑蒙拐騙啊。”
“兵者,詭道也!詭道也!你懂不懂啊?你這文盲,匹夫!”
“切。”
“你——你……氣煞老夫也!”
“哼!”短嘴也不理睬,轉身便走。倒是老牛看著猴子對松鼠精豎起了拇指:“高!確實高!”
說罷,老牛也走了,帳篷外只留下猴子與松鼠精兩個。
繞著松鼠精走了兩圈,猴子細細地打量著這只奇異的妖怪,不由得嘆了一句:“我倒是小瞧你了?”
“不敢。能得大王垂憐,已是為臣最大的榮幸。”
蹲到松鼠精面前,猴子笑道:“說說,你怎么搞定他們的?”
“區區小計,不足掛齒。”
這松鼠精倒是謙虛得很,只是臉上的神情分明已經寫滿了“邀功”二字。
不過,這功勞確實有點大。
撐著膝蓋,猴子緩緩站了起來:“行吧,可惜沒什么東西賞你,我也是個窮光蛋。”
“大王之心,富有天下,如何是窮?”松鼠精美滋滋地叩拜:“呂清不要賞賜,只要能為大王效命,便是此生最大的福分。”
“好!居功不傲!不錯不錯。你老叫我大王,這大功立了,不賞也不對。暫且記著吧,就當我欠你的。往后必定補上。”
不過這撿來的軍師……是不是太強了點?猴子不由得想。
那夜,靠著那些個首領送來的東西,營地里熱熱鬧鬧地舉行了一次宴會。
連帶的那些個剛剛投降的首領也被邀請了過來,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一個個在宴席上臉色都特別難看。
……
惡龍城高聳的城墻上,一位身材魁梧的麋鹿妖將手持千里鏡朝著猴子燈火通明的營地眺望了半響,收起千里鏡,下了城墻,帶著四個妖兵朝著惡蛟的宮殿快步走去。
不多時,這位麋鹿妖將已繞過前殿,進入**,徑直來到惡蛟的寢殿前單膝跪下拱手道:“晉枝求見陛下。”
“進來吧。”緊閉的大門內傳出那刺耳的聲音。
兩個妖兵當即推開了門。
金碧輝煌的房間,飄揚的薄紗簾后,惡蛟懶懶地側臥在榻上。
兩旁兩盞精致的燭臺火光搖曳,把室內的金器映得十分耀眼。
跨過高高的門口,麋鹿妖將恭敬地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這么晚了,什么事啊?”
“啟稟陛下,昨日陛下召見的猴妖,今夜在營地中大宴賓客。”
“哦?這兩日,他可有行動啊?”
“未見行動,只是……”
“說。”
“只是今日不知為何,共有六個區域的妖精頭領易幟,改懸‘猴’字大旗。”
“哦?”惡蛟的嘴角微微上揚:“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哈!立即去查,查清楚了,速來稟報。”
“遵命!”
——————————————分割線——————————————
感謝今天丶小雨、師醬、泠雨秋風、書院二樓君陌、召喚流星許愿、關外颶風、問題儒先生、小a家的糖糖、嗶哩嗶哩嘣、無心黑瞳、擼管的和尚打賞~
特別感謝問題儒先生成為本書第一個堂主~謝謝~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九十七章:惡蛟攪局
短短一日,六片區域的妖怪首領易幟,這期間一架沒打。
如此轟動的消息迅速席卷了整個帳篷區,各種傳聞鋪天蓋地。由于那只神奇的松鼠精的推波助瀾,這其中,竟有傳說猴子的修為已經踏入化神境的。
當然,只要稍有點見識的妖精都知道,如果真是踏入化神境的妖精根本無需到黑龍潭來尋求庇護。但無論如何,那七面迎風招展的“猴”字大旗都是鐵一般的事實。
七片地區合二為一,猴子這一支也迅速崛起成為帳篷區數得上號的黑幫勢力。
由于這一次的巨大貢獻,老白猿徹底對松鼠精改觀了。
據說松鼠精搬進營地的時候,那帳篷都是老白猿親自主持為他搭建的。憑借著迅速崛起的威望和自來熟的死皮賴臉,再加上老白猿的支持,這只神奇的松鼠精迅速在營地里站穩了腳跟。
只是那當初一同前去“勸降”的短嘴對他卻依舊不冷不熱,不僅如此,短嘴還給他取了個外號——“呂六拐”。
由于松鼠精威望雖高,卻沒有實際的武力,加上“呂六拐”實在比“呂清”更朗朗上口,最終這個新外號變成了公認的稱呼。
為此松鼠精還與短嘴鬧過幾次,當然,嘴巴永遠都說不贏拳頭,結果自然是不了了之。
之后的幾天,猴子繼續懶洋洋地不管事,松鼠精則依舊熱情爆棚,四處出擊,也是頗有收獲。
整個勢力的擴張勢頭,似乎一路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不過,這僅僅是開始……
……
第五日,惡龍城大殿內。
麋鹿妖將急匆匆從殿外走了進來,單膝跪倒在臺階下拱手喊道:“參見陛下!”
斜臥在龍椅上低頭把玩一件玉如意的惡蛟微微抬了抬眼皮,道:“都查清楚了嗎?”
“回稟陛下,都查清楚了。”
“說說,都是怎么回事?”
“回陛下的話。那日,第一個投降猴妖的是蝎子精。屬下派人偷偷去查探過,據說當日一早便有人通風報信,說是猴妖打算出手奪了蝎子精的地盤,要蝎子精早做打算。蝎子精修為還不及當日的鱷魚精,自然忐忑。后來不知怎么地,忽然冒出來一妖精說是與猴精的軍師是舊相識,可以代為行賄……后來,蝎子精改換了旗幟,對外宣稱臣服于猴妖,這才保住了領地。”
“哦?”惡蛟微微笑了笑:“接著說。”
“之后第二個投降的是獵豹精。屬下也派人去查探過。據說當日蝎子精易幟之后,便有人通風報信,說是蝎子精自認斗不過獵豹精,于是投降了猴妖,想鼓動猴妖一同圍攻獵豹。要知道蝎子精與獵豹精向來不睦,這一來二往地……最后,獵豹精決定透過關系找到了猴妖的軍師,送了禮物,也改換了旗幟,搭上了妖猴的線。”
“喲?”惡蛟笑得更歡了:“有意思,接著說。”
“第三個是禿鷹精,也是收到消息。說是獵豹精垂涎他的兩個小妾已久,蝎子精想賴掉欠他的帳不還,在慫恿猴妖……”
“等等。”惡蛟放下手中的玉如意,支起身子,若有所思地問道:“前后降服的首領,共有多少個?”
“到如今,共有九個。”
“九個?可都是如此耍弄的?”
“都是如此。明一套暗一套,放煙霧,灑雞血,利用各首領之間的矛盾制造各種傳聞,再乘虛而入。這手段談不上高明,但確實有效。”
“嘖嘖嘖嘖。”惡蛟坐捋著自己那飄逸的龍須,狡黠地笑了起來:“這樣看來,這猴精還真是狡猾得可以啊。上次見面的時候,我怎么就沒看出來呢?”
“那猴妖如今也不過是讓他們換了旗號,實際上并未真正合并。況且,屬下揣摩著,這些個首領也就是迫于各種原因暫時詐降罷了。等過幾日他們知道實情……”
“不!”惡蛟緩緩搖頭,抿著嘴,那雙眼睛笑成了一條縫:“這招高,很高。這些個首領,實力沒多少,脾氣倒是都不小。要讓他們真降,不動刀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可若是動了刀子,便是收服了,實力也必大打折扣。到頭來,所獲無幾。可若是讓他們詐降……先讓他們詐降,然后再尋個合適的時機,逼反其中一隊,到時候一鎮壓,其他那些個詐降的,自然也就變成真降了。如此一來,呵呵呵呵。看來,這猴妖也是深黯權謀之道啊。”
麋鹿妖將臉上的神情微微呆了一呆,拱手嘆道:“陛下英明!晉枝險些誤了大事!”
惡蛟懶洋洋地撇了麋鹿妖將一眼,懶懶道:“跟了我百年了,你也是學了不少。只可惜啊,論起權謀,你還不是這猴妖的對手。”
聽到這句話,麋鹿妖將身上的鎧甲微微震了震,低下頭。
“行吧。”惡蛟抬手指著麋鹿妖將道:“去,將你剛剛跟我說的,寫成一封信,送給那些個降服了猴妖的首領。嘖嘖嘖嘖,若真讓他這么走下去,就這么統一了,到時候,我豈不是少了不少樂趣?啊?哈哈哈哈!”
“晉枝遵命!”
……
入了夜,晚膳過后,猴子便靠坐在營口的柱子邊上叼著一根蘆葦看風景。
如今他已是這小小帳篷區的一方霸主,手下隨便點一下也千把妖精,卻依舊像個**似地沒半點架子。
小狐妖在營地前的空地玩耍。松鼠則立在一旁躬身守候,一動不動。
“我說,你能不能別老跟著我啊?”猴子有些不耐煩了。
“大王身邊沒個人使喚,如何使得?”松鼠笑嘻嘻地接過小妖送來的清茶,給猴子遞了過去:“這幾日屬下還分不開身,能用的人又著實少。大王,不如早日設立內務府,也好侍奉大王的日常起居啊。”
接過清茶,猴子抿了一口:“我從來就不使喚什么人。”
松鼠干笑了兩聲,朝著不遠處玩耍的小狐妖看了看,躬身道:“大王,屬下有一事不明。”
“說。”
松鼠瞧了瞧小狐妖,又抬眼望著猴子,笑嘻嘻地問道:“那一位,究竟是大王的義女,還是我們未來的娘娘呢?”
“噗……”
剛入口的茶當即噴了松鼠滿臉。
“你在瞎扯什么?”
松鼠手忙腳亂地擦拭著自己臉上的茶水:“屬下沒瞎扯。”
“這還沒瞎扯?”
“大王對她特殊照顧,那屬下必是得弄清楚大王心中所想,往后也好循禮行事啊!”
“我真服了你了,哪那么多規矩?”
“大王啊,無規矩不成方圓啊。身份未定,如何行事?”
“身份……”猴子臉上的神情微微收了收,瞧著還沒將臉上的茶水弄干凈的松鼠問道:“又是‘內務府’又是‘身份未定’的。我說,你今天這是,話里有話吧?”
那松鼠精頓時眉開眼笑:“到底瞞不過大王啊。”
說罷,他跪下,從衣袖里抽出一份卷軸遞送到猴子面前:“萬事開頭難,如今大王手下兵員已過千,軍制卻還未定。屬下斗膽草擬了一份,還請大王過目。”
接過卷軸,捋開。
這卷軸是一份軍制方案,除了描繪一幅完整的軍隊體制之外,還舉薦了相關職位的人選。
猴子的目光最后落到監軍一欄。
這上面大凡出現的職位都舉薦了相關人等,例如老白猿被舉薦了個糧草輜重大將,大角則被舉薦了個先鋒將。唯獨這監軍一欄放空。
再細看,發現這上面竟沒有松鼠精的名字。
猴子一下明了。
這貨,該是想讓猴子正式承認他的地位吧。還是監軍?果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啊。
正當猴子還沒想清楚怎么回答這松鼠精的時候,遠處一只妖氣濃烈的妖精朝著猴子走了過來。
到相距十丈上下的地方,那妖精忽然身形一晃,化作一白衣女子。
她氣沖沖地盯著猴子,怒叱道:“我給你的玉簡呢?為什么不回話?”
——————————————分割————————————————
感謝清燈古佛度流年、問題儒先生、小a家的糖糖打賞~謝謝~
第九十八章:反
看到化成本相的楊嬋來勢洶洶的模樣,那松鼠精頓時驚得說不出話來。
不只是他,連帶在不遠處玩耍的小狐妖,還有營口四周的小妖們,一個個都嚇傻了。
楊嬋大步朝著猴子走了過來,怒目道:“我給你的玉簡呢?為什么不回話!”
呆呆地看著臉上滿是怒容的楊嬋,猴子也傻了。
“在……在這。”
慌亂間他連忙從腰間摸出已經壞了的玉簡遞送到楊嬋面前。
一把奪過玉簡撇了一眼,楊嬋瞪著猴子,沒好氣道:“你知不知道我在這妖精堆里找了你幾天了?這么重要的東西,你居然不保管好?”
說罷,氣憤地將手中的玉簡往地上一甩。
“那是……意外。哈哈哈哈。意外……”
猴子干笑了幾聲,撇了一眼被砸成兩片的玉簡,又趕忙閉了嘴。
那身后,無數的目光匯聚在兩人身上,詫異非常。
“這是怎么回事?大王居然……”松鼠精嚇得往后縮了一步,心里琢磨著這該不會是未來的王后吧。
兇巴巴地朝著四周將目光聚焦在她身上的小妖們掃了一眼,楊嬋伸手拽住猴子,直把他扯到遠處沒人的地方:“立即離開這里,這惡蛟有問題,這里不能呆。”
“我知道惡蛟有問題。”
“那你還呆在這里?”稍稍緩了口氣,楊嬋咬著嘴唇,接著說道:“我明白,你是在等我。好了,現在我到了,今晚我們就離開這里!”
遠遠地看了那些個小妖一眼,猴子道:“不行,我還不能走。”
一聽這話,楊嬋當即蹙起眉頭,怔怔地盯著猴子看:“你瘋了嗎?你知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惡蛟和天庭設下的陷阱嘛。我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惡蛟把這些妖怪按人頭賣給天庭?一只小妖一個金精,納神境妖怪一只十金精!煉神境也就值個三百個金精!留下來,你也就是十個金精的價!”
猴子頓時一怔,腦海中嗡的一聲巨響好像被什么東西重重撞擊了一下,震得一片空白。
他眨巴著空洞的眼睛,緩緩張大了嘴巴:“賣……賣給天庭?”
“這里是李靖的轄區,他手下的天將,四大天王之一的增長天王和惡蛟達成了協議。”楊嬋的目光凌厲得可怕:“留下來,只有死路一條!”
“把同類……賣給天庭。我以為他是為了自保……”猴子低下頭喃喃自語,發愣,那拳頭攥得咯咯作響。
顯然,他還是低估了這個世界的險惡程度。
這惡蛟,竟然將自己的同類按人頭賣給天庭。每年的一戰,不過是做做戲吧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哈哈哈哈。”他忽然笑了,苦澀地笑。
那進城的費用,竟是買回自己的命。榨干之后,再賣給天庭。
弱者疲于奔命四處逃竄茍活于世,從這些弱者中好不容易成長起來的強者竟然……
妖這個種族,簡直是沒救了。
他緩緩地搖頭。
“他需要自保嗎?化神境修為,只要他肯躲,天庭想找他都難。這都是那些個龍族的惡習,這些家伙都貪財,不擇手段斂財,從來都不可信任!”楊嬋冷眼看著他:“所以,聽我的,立即就離開這里,這地方呆不得。”
猶豫了半響,猴子抿著嘴唇抬起頭來望了一眼遠處的營地,低聲問道:“能帶著他們一起走嗎?”
“你真當自己是他們一員了?”
“我不是嗎?我本來就是妖,我總不至于看著……看著他們被惡蛟賣掉吧。”
那只懷抱著不切實際夢想的老白猿,那個只想要個安樂窩的短嘴,想娶個公主當老婆的老牛,愛睡覺的大角,還有那只小狐妖。
總不至于……看著他們被那條惡蛟龍賣給天軍,然后被天兵切了頭顱去邀功吧?
緩緩攥緊了拳頭,猴子的呼吸越發沉重了。
察覺到猴子神色的變化,楊嬋眉頭微微蹙起,抿了抿嘴唇,略略平復了下自己的呼吸,道:“我不和你辯這個問題,但你想過沒有,帶著他們離開這里,你想去哪里?”
“哪里都比這里強。你身上有妖氣,是為了方便在這里行走特地弄的吧?你能掩掉他們身上的妖氣嗎?”
“能又如何?”楊嬋將臉側向一邊凝視這黑漆漆的遠方,冷冷道:“天庭的大軍已經開拔,現在外圍一大堆的巡天將。他們這是要收攏口袋的意思了,就算你能掩掉那些妖精的妖氣,這么一大波,也走不出去。”
猴子瞪大了眼睛:“天軍……開拔了?”
是啊,松鼠精說自己已經來了差不多一年了。一年一次,也該是時候了……
“所以我才那么急,這里很快就會被李靖的大軍嚴密控制起來。”
呆呆地站了半天,猴子眨巴著眼睛,顫抖著轉過頭來,問道:“還……還有幾天到這里。”
“最多半個月。”
“哪吒……也會來嗎?”
“哪吒不會來,因為上次的事被關禁閉了,暫時出不來。”
猴子深深吸了口氣,努力平復自己的呼吸,扭頭朝著營地看。
此時,楊嬋到來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營地,無數的小妖都偷偷摸摸趴在圍欄口偷看。從那妖群中,猴子看到了駝著背的老白猿眼巴巴地望著他,看到了面無表情的短嘴,看到了睡眼朦朧的大角。
小狐妖也抱著球遠遠地站著,望著他。
如果他們知道,自己正在和楊嬋討論著是否丟下他們離去的話題,該會怎么想……
想了許久許久,猴子淡淡道:“不行,我必須帶他們一起離開。其他妖我不管,但有幾個我必須帶走。”
“你傻了嗎?”楊嬋的聲音一下高了八度:“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就你這樣的性格,你還救個屁的雀兒啊!”
“那你呢?你恨那些天將,恨玉帝嗎?”猴子也提高了語調:“你說他們無情,那我這樣又算是什么?我和他們有區別嗎?”
“你——!沒實力偏偏愛學別人逞英雄!我不管你了!”
“只要還有機會就該試試!”
恨恨地瞪著猴子,楊嬋咬了咬嘴唇一步步后退,轉身便走。
走出五丈開外,她又停下了腳步,靜靜地站著,胸膛微微起伏,呼吸急促。
靜靜地站了許久,她緩緩地攥緊了拳頭,回過頭來取出一個小木盒朝著猴子用力地拋了過去,喊道:“突破的時候吃下去!”
寂靜的夜空中,她的聲音回蕩著。
怔怔盯著猴子,她緩緩轉身,頭也不回地離去,消失在黑暗中。
攥緊了手中的木盒,猴子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地看著楊嬋遠去的身影。
在他的身后,是一動不動注視他的妖精們。那目光就好像一根根的針刺進猴子的心里。
“只要還有一線希望,就該試試。”
“呂清——!”猴子忽然歇斯底里地大喝道。
那松鼠精趕忙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跪倒在地:“臣在!”
“就你現在的速度,還有多久才能統一全部?”
“全……全部?”
“對,全部。你現在速度有點慢。”
“這……這還慢……”松鼠眨巴著眼睛,一粒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滑落:“大王難煞屬下了。統一……屬下哪有那能力啊。”
“那你有什么辦法可以統一?br />第二書包網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