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41部分

猴子堅定目光如同一把銳利的劍般穿透了他的心神,帶著不可撼動分毫的意志。
這就是猴子的邏輯。不服,就打到服。必須要做的事,沒有人能阻攔!
許久以前,月朝曾預言猴子的未來無論是哪一種結果,腳下必定骸骨累累。
如今看來,那預言準確無比,準確到連他也無可奈何。
兩人就這么沉默著,對視了許久。
月朝的雙手在瑟瑟發抖,猴子的面容卻平淡得讓人心驚。
最終,月朝也只能低下頭無奈地笑了。
他根本左右不了什么。便是他不在這里,這只猴子也會用另一種辦法去實現他的目標,區別只是風險的大小,而不是做與不做。
這就是他的邏輯。
轉過身,猴子對著那白色野豬精問道:“你叫什么?”
野豬精一個激靈,連忙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大家都叫我尖牙。”
“好名字。像個妖怪的名字。”
“謝猴哥夸獎。”那野豬精咧開嘴,尷尬的撓撓頭。
片刻之前,他還質疑猴子是否真的能在天軍與惡蛟的夾擊中帶他們逃出生天,可現在,他已經堅信無疑。
“先給你一個任務如何?”
“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尖牙一拳打在自己心口大喝道。
“你有多少人?”
“算下來,兩百號。不過如果需要更多,外面幾個也都是首領,加起來千把號是有的。”
猴子彎下腰從地上撿起散落了一地的晉枝的令牌交到他手中。
“帶上這個,把營地外圍控制起來,如果沒有我的手令敢擅自出入的,格殺勿論。”
“是!”尖牙握著令牌提著流星錘激動萬分地走了,嘴里嘟囔著:“娘的,總算也到老子威風了一把了。”
將目光從尖牙的身上收回,猴子轉過臉去看著短嘴。
目光相交的一剎,一直在一旁淡淡看著猴子的短嘴忽然問道:“我們該叫你孫悟空嗎?”
“無所謂,隨你想怎么叫。我更喜歡你們叫我猴子。”
短嘴只是微微點了點頭,眨巴著眼睛再沒說什么。
將另一個令牌交到短嘴手中,猴子說道:“空路,你負責。同樣,如果沒我的手令出營,無論是什么,一概射殺。哪怕是一只鳥兒。”
“明白。”
說罷,他也轉過身去離開了帳篷。
最后輪到老牛了。
這次的事情靠著月朝的丹藥,老牛的傷是痊愈了,不過卻折了一支角。
月朝曾想幫他接上,可惜無論如何也沒找回那支斷角。
興許是被惡蛟的禁衛軍當初其他妖怪的殘骸收攏起來,賤價賣了吧。
好在妖怪這東西對美觀從來不苛求,斷了也就斷了,老牛本身對此倒是不介意。
看著猴子,老牛問道:“白猿呢?聽說他被惡蛟捉了,你把他救出來沒?”
猴子沒有回答,只是眨巴了幾下眼睛,那目光略略錯開,呼吸的頻率明顯加快了。
“這個以后再說。你的任務,是去接應楊嬋。”
“行。”老牛伸手接過猴子遞過來的令牌,轉身離去。
空蕩蕩的營帳里,只剩下猴子與月朝對視。
“對不起,剛剛話重了。我不能讓他們感覺到我心底有遲疑。”
月朝無奈地笑了,他走到一旁將被掀翻的椅子拿起來放好,甩開前擺坐了上去:“我覺得剛剛才是真的你。只是,你這樣做真的有意義嗎?”
“沒意義就可以不做嗎?總得有人出來做這樣一件事,不是嗎?”
他又想起了那個爛好人,那個好似老農一般的身影,那只死在他劍下的白猿。
事情,總得有人做……
盯著猴子看了許久,月朝低頭嘆道:“真佩服你們這種人,沒意義也要做……你們做事情只考慮該不該做,不考慮結果。”
“我們這種人?”猴子抬起頭來問道:“還有誰嗎?”
“楊戩。”月朝仰起頭看著帳篷頂端,深深吸了口氣:“和你一樣的極限行者道。”
稍稍遲疑了一下,猴子淡淡地回了句:“我和他不一樣。”
“你們的區別只是一個是人,一個是妖罷了。接下來你想怎么處理那些惡蛟的部隊呢?讓他們當先鋒嗎?”
猴子沒有回答。
半個時辰很快過去,所有的部隊都已經集結完畢。
營地的邊緣,營火吱吱地燃燒,營地的外圍布滿了尖牙的崗哨,天空中是短嘴帶領的飛行部隊,地面上列開陣型的大軍安靜得沒有半點聲音。
昏紅的火光中,那一張張的臉凝重得可怕。
此時,整個營地都被一種壓抑的氣氛籠罩著。
軍隊里原本的主力將領全部都被猴子控制在手里,眼前這些個部隊,可以說是群龍無首。
可即便如此,所有人也都察覺到已經發生了大事。
總共十二個妖將被親猴子的妖眾推著來到小山坡前。
與月朝化成的晉枝一起,猴子走上了山坡,仰起頭直面眼前漫山遍野的妖怪:“先前,有謠言說這場戰本身就是個陷阱,從頭到尾,都不過是惡蛟走走過場將大家賣給天軍去領軍功罷了。”
軍陣里頓時一片嘩然。
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這位車騎將軍為什么在這時候提起這個謠言的時候,他提高了音量嘶吼道:“今天我要告訴你們的是,那不是謠言。那就是——真相!”
——————————————————分割線————————————————————
感謝小a家的糖糖、召喚流星許愿、關外颶風、問題儒先生、擼管的和尚、一江南一、十夜靈、泠雨秋風、書院二樓君陌、清燈古佛度流年。謝謝打賞~謝謝~
特別感謝江南兄成為本書第二個堂主~感謝~
第一百一十三章:屠戮
寂靜的夜里,月光透過流云灑落在冰冰冷冷的宮闕之中。
惡龍城的宮殿看起來比往日要冷清得多。
城守軍被派去押送妖眾,禁衛軍被調去守城,此時,宮殿空蕩蕩的,只剩下偶然出現的文臣。
當然,說是文臣顯是抬舉他們了。小小一個惡龍城,哪里來那么多政令好施行?所謂文臣的職責,也不過就是侍奉惡蛟的生活起居罷了。
月光下,一個身穿黑色朝服的妖精正躬著身子提著燈籠快步走在寬敞的石道上。
他嫻熟地轉過幾道彎子走入了惡蛟寢宮的一個角落,最終跪倒在一座隱隱透出油燈火光的房子前。
“陛下,夜已深,還是早點歇息吧。”
“再等等……”
屋內,月光從窗戶的縫隙透入,照在滿地的金精上,映得一室金碧輝煌。
惡蛟伸手捧起一把金精,看著那金精一點一點從指縫中滑落,那神情略略有些哀傷。
“明天事情完了,天軍付了尾款,到時候,我就要把你們一并都送走了……”他長長地嘆息著,抿著嘴,看上去都快哭了:“真希望晉枝能別動作那么快……哎……今晚是最后一次跟你們說話了……嗚嗚……我會想你們的。”
那聲音聽得門外守候的妖精一陣哆嗦,因為他知道,蛟魔王這是在跟金精說話。
……
此時此刻,惡龍城東面八十里外營地邊緣的山谷中,猴子歇斯底里的聲音迅速擴散開來。
“今天我要告訴你們的是,那不是謠言。那就是——真相!”
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山谷反復回蕩著“真相”二字。
所有的妖怪,無論是城守軍的妖兵,山坡前被親猴子的妖眾團團圍住的妖將,還是眼前漫山遍野的妖眾們都被這一句話驚呆了。
甚至是化作晉枝的月朝都驚恐萬分的瞪大了眼睛。
這一切,并沒有事先約定過。
可是為什么,為什么要在這時候揭露這些?不是應該先穩定局勢嗎?
午夜,星辰璀璨,穿襲在山谷間的風激起詭異的聲音,旗幟獵獵作響。
那漫山遍野的妖眾,竟安靜得一點聲音都沒有。
他們都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注視著猴子,注視著站在猴子身后默不作聲的月朝化成的晉枝。
絲毫沒有在意那些匯聚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猴子攥緊了拳頭,自顧自地咆哮著:“你們喝的水,吃的任何食物都帶有惡蛟的咒法。那些咒法能讓你們一旦離開惡龍潭地界,就被巡天將發現!這就是一直以來惡龍潭的真實情況外面不知曉的原因——!”
山坡上,猴子額頭上的青筋早已爆開,歇斯底里地嘶吼著。
那聲音回蕩著,一次又一次地沖擊著妖眾的心神。
那一個個的拳頭已經攥緊,密密麻麻的隊伍中盡是沉重的喘息聲,恐怖的磨牙聲。
站在身前的妖將,一個個如墜冰窟。
“這一次的戰爭,根本就不是戰爭!”猴子舉起了手中的帖子:“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明天,我們按照預定的路線走,將被天軍伏擊——!”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胡說什么?”一位妖將瘋一般地推開圍繞在他身旁的妖眾撲到猴子身前,他驚恐地望向一旁的晉枝:“晉將軍——你說句話啊!”
然而,他的期望終究是落空了。
眼前的這個晉枝,沒有絲毫出手阻攔的意思,甚至應該說,他在縱容!
“這是怎么回事……你們想……干什么?你們知不知道局勢失控……”那妖將瞪大了眼睛微微顫抖著癱倒在地,卻還伸手想要去抓住猴子的鞋跟。
“我在胡說什么,你們自己難道不清楚嗎?”猴子低頭笑盈盈地瞧著那妖將,那神情漸漸變得猙獰,提起行云棍,一字一頓地吼道:“你們,都是惡蛟的幫兇!”
話音未落,他已經掄起行云棍一棍子重重敲在那妖將的腦袋上。
一聲巨響。
頭盔暴裂,腦漿四濺,地面龜裂!
血水濺濕了他的鎧甲,濺在他猙獰的臉上。
頓時,站在第一排的妖兵們驚恐萬分的后撤。
在他們身后,有的妖眾已經整個癱倒在地失聲痛哭。
絕望,徹底的絕望。那嚎嚎的哭聲在山谷中回蕩,撕心裂肺。
在這里的每一個,都是歷盡艱辛走到惡龍潭的。
逃過巡天將的追捕,死了無數的同伴,好不容易來到這里,到頭來卻是……
此時此刻,一無所有,他們除了嚎哭還能如何呢?
不,他們還有一條命,誰想要,他們就跟誰玩命!
一只已經崩潰的黃鼠狼精揮舞著手中銹跡斑斑的長刀朝著一位妖兵撲了過去,迅速被刺倒。還沒等他捂著傷口再重新站起來,六七名妖兵已經圍了上去徹底結束了他的生命。
然而,這是結束,卻也是開始。
血腥的味道已經彌漫開來。
抬起頭,這幾個妖兵發現四周密密麻麻的妖眾都在用發紅的眼睛死死地盯著他們,喉嚨發出壓抑的嘶吼聲。
“殺了他們!殺了這些狗東西!”
妖眾之中有人吼了出來。
“殺,殺了他們!”所有的妖眾都在重復著這句話。
那些個妖兵驚恐地后撤,卻發現根本無路可撤——他們本就被用來分割開各方陣,早已陷入了包圍圈之中!
“你們想干什么!快回去!站回原地!”
“殺——啊!”一只老鼠精揮舞著手中的匕首撲了上去。
頓時,宛如掉落在火藥桶中的一絲火苗,原本安靜無比的山谷迅速沸騰起來。
所有的妖眾都不要命地都撲向了就近的妖兵,他們揮舞著武器嘶吼。
“住手,快給我住手!”
“熬,快跑!快跑!”
“完了……全完了……”那些妖將一個個癱倒在地呆呆地看著這一切。
猴子親眼看著一個妖兵驚恐地砍翻一只貓妖,卻很快被身后的刺猬精按到,被圍上來的妖眾剁成肉醬。
一只大象精雙手各提著一個妖兵直接將他們甩上了天。
一只鱷魚精張嘴咬在妖兵的喉嚨上,背上被插了三根長槍血肉模糊都絕不松口。
上百的飛禽妖兵拍打著翅膀飛上天空,上前的妖眾緊隨其后沖了上去。
天空中血水參雜著羽毛落下。
都瘋了,這些被徹底激怒的妖眾徹底瘋狂了,洶涌的妖群就像沸騰的熱水一般,他們紛紛舉起武器不要命地撲向妖兵,一時間喊殺聲,慘叫聲,哀嚎聲,怒吼聲直沖云霄。
散落各處不成陣型毫無準備的妖兵轉眼便被數倍于自己的妖眾吞沒了。
月朝驚恐地看著那混亂無比血肉橫飛的場面瑟瑟發抖:“你……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嗎?我以為你會給他們一個機會當前鋒……”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猴子安靜靜地柱著行云棍站在高臺上注視著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沾滿鮮血的臉上沒有任何神情:“我別無選擇。他們之中只要有任何一個跑掉,將消息帶回惡龍城,那我們全部都完了。將這種部隊留在隊伍里不但看不到戰斗力,反而是一種負擔。況且,每一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就在不遠處,一群妖眾將剩下的幾個妖將當著猴子的面撕成了碎片。
鮮血浸濕大地,如今已經變成了單方面的屠殺。
微微顫抖著,月朝往后退了一步,盯著猴子問道:“那你打算怎么收拾局面?”
“放心吧。”猴子轉過身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勾著月朝的肩拉著他往山坡上走:“求生的力量是無窮的,他們不傻。”
在他們的身后,戰場已經擴大到整個營地,混亂之中有人點燃了帳篷,一艘戰艦在火光中微微傾斜,下墜。
……
數十里外,天軍軍艦的甲板上。
“那是什么?”一位正在執勤的天兵遙望著遠處將天空映得通紅的火光問。
“那是妖怪軍營的方向吧……嗯,我猜他們在搞篝火晚會。明天就要死了,總得慶祝一下不是?也許明天這個時候就輪到我們在搞慶功宴了。”
周遭的天兵一下哄笑了起來。
“篝火晚會?那現在不是最好的進攻時機嗎?”
“年輕人就是不懂事。好好休息吧,明天有的你殺的。”
——————————分割線——————————————————
感謝小a家的糖糖、jjs0820、關外颶風、召喚流星許愿、丄麻雀、清燈古佛度流年、n把刀劈死你、一江南一、書院二樓君陌打賞。謝謝。
特別感謝江南兄成為甲魚的第二個護法!
額,開始緩過氣來了。攢攢稿,周末看看爆發一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別無選擇
馬蚤動依舊在延續著,妖眾的嘶吼聲充斥了每一個角落,震動著天地。
昏紅的火光照亮了那一張張的臉,有飛禽,有走獸,形色各異,此刻卻都同樣地猙獰。
猴子忽然想起了老牛對老白猿說的話。
“我是牛,你是猿,外面那些是什么東西?”
其實,他說的對。
妖并不是一個種族,從來都不是。他們分屬各類,原本是同樣生存在這個世界的簡單生靈,只不過吸收了足夠靈氣化了形,從此之后便被命運流放,被強迫著走到了一起。
這是個富有悲劇色彩的種族。
天庭說他們是妖,所以他們便被打上了妖的標簽成為天地不容的存在。
有時候,猴子會想,既然天地不容,為何還要讓他們誕生呢?難道只是為了襯托天軍顯赫的軍功嗎?
也許,這也同樣是老白猿心中的疑問吧。
他們不知道為何而生,卻也不甘心輕易地死。
在上萬年的光陰里,他們戰斗在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只求一個容生之所。他們當中有默默無聞銷聲匿跡的,有占山為王為禍一方的,有匍匐在天庭的腳下甘為奴仆的。
卻都無一例外地在用自己的方式對不公的命運進行抗爭。
猴子親眼見過巡天將對妖的屠戮,毫無理由,也不需要理由,因為天庭就是正義,無論他做了什么。因為妖就是邪惡,無論他是否有做什么。
對于這一切,甚至連妖也視同平常,仿佛已經成為真理,如同“妖”這個憑空捏造的姓名。
命運逼著所有的妖怪都拿起了武器,學會戰斗,他們是真正的戰斗種族,從存在之日起,戰斗就從未停歇過。
有時候猴子會想,既然命運已經由不得自己選,那為什么不轟轟烈烈地戰一場呢?
縱使死,也該是悲壯的。
沖天的火光照亮了整個山谷,也映紅了猴子的眼睛,光影交錯的臉上看不到一絲無表情的臉。
他與已經恢復了本相的月朝一同呆呆地坐在小山坡上靜靜地看著,看著那發了狂的妖眾將任何一個他們所能見到的妖兵都撕碎,看著那一個個妖兵驚慌失措地躲藏,看著那些個妖眾掘地三尺地搜索。
看著這一場,如同末日般的戰斗,妖與妖之間的廝殺。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漸漸地,再也看不到一個妖兵,那些殺紅了眼的妖眾卻還不甘心地四處搜尋,對著天空咆哮。
月朝默默地低下頭。
“我不明白你為什么要那么做……我已經找到了解決惡蛟咒法的藥,如果只是你一個人服下的話,會更容易逃脫,也根本無需冒什么風險。”
猴子的嘴角微微翹起,卻沒有笑,淡淡答道:“我逃了確實可以活下去,可我應該要活在一個沒有朋友的世界嗎?”
“朋友……”月朝側過臉去看他:“你當他們是朋友?”
猴子深深吸了口氣:“我是妖,我也只能是妖。無論我修成了多深的道法,也只能是妖。不是么?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每一寸空間,都必須靠戰斗去換取。這是早晚的事。”
月朝哼地笑了,他的眼中帶著絲絲的無奈:“所以,你已經決定要站到妖的一邊了?”
猴子伸手捂住了臉,長嘆道:“也許吧,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覺得,該要這么做。”
“你越來越像那只死在你手上的老白猿了。他們經常跟我提起,我覺得,剛剛那些話更適合他來說。難道他的靈魂附到你身上了?”
“也許吧,我也覺得。”猴子無奈地笑了,笑得無比苦澀。
“你變了,和我剛開始見到的孫師叔,不一樣了。”月朝仰起頭望著天空:“那時候的孫師叔只是一心求道,心中沒有妖與仙。現在看來,你會成為英雄,只不過,不是人類的英雄。”
天空早已被映成了紅色,月在滾滾濃煙中若隱若現,卻看不見一顆星星。
“知道嗎?風鈴很喜歡你,我覺得,那種喜歡已經超過了她的年齡。我是為她送信才來的這里,也是因為她,我才會留下來幫你。起初我想的是,只要將你帶離這里就行了。可我沒想到,你更想與妖精們在一起。哎……呵呵,有些東西終究是改變不了的。”
抿了抿嘴,沉默了半響,他接著說道:“她的信還在我這里,要看看嗎?”
“不了。”猴子深深吸了口氣,仰起頭道:“等熬過了這一關再看吧。別告訴她這里的事。”
“我懂的。”月朝默默地點頭。
遠處已經不再傳來兵器的聲響,只是猛獸的嘶吼依舊。
所有的妖眾都聚集到了一起,在一只獅子精的帶領下,幾十個看起來像是首領一類的大妖朝著猴子所在的山坡走了過來。
他們每一個的身上都沾滿了血跡。
“該辦正事了。”猴子拍了拍大腿,站了起來。
那獅子精氣喘吁吁地來到猴子的身前,那一雙三角眼時不時地往月朝身上看。
興許是因為月朝那人類的面貌吧。
“車騎將軍,謝謝你。”
“別叫我將軍了,我不是什么將軍。”
獅子精扭頭瞧了一眼身后的妖眾,問道:“那我們該叫你什么呢?”
“叫我猴子吧。”
站在那堆大妖里的白豬精忙喊道:“叫猴哥!”
“也行。”猴子微微笑道。
獅子精深深吸了口氣,一拳捶在自己的心口,問道:“那,猴哥,關于那個咒法……你接下來有什么計劃嗎?我們想跟你干。”
“咒法我知道怎么解。”
話音未落,當即有人急切地喊道:“怎么解?”
猴子低下頭對岔開腿坐在草地上的月朝使了個眼色。
月朝干咳兩聲,在眾妖怪的注視下緩緩道:“藥我已經配好了,一會就給大家。只是,那藥必須要一點時間才能生效。大概……要十天。”
“十天!”人群中有人驚呼了出來。
那一眾首領一個個面面相窺,滿目驚恐。
十天,他們都知道意味著什么。
十天,長到足夠這里所有的妖怪在天軍的追捕下喪命。
“十天……”獅子精低下頭眨巴著眼睛,那呼吸頻率頓時快了不少:“那怎么辦?”
許久,他抬起頭,看到猴子那張淡然無比的臉。
猴子微微笑道:“辦法有。”
“什么辦法?”獅子精忙問道。
在他的身后,所有的首領都睜大了眼睛注視著猴子,期待著。
這也許是他們活下去的,唯一的希望了。
猴子抿了抿嘴,道:“無論我們怎么走,這里的一萬天兵,再加上外圍的巡天將,這里的妖怪幾乎誰也別想跑。除非……我們能解決天兵,然后集體穿越巡天將的防御帶。到時候再各走各路。”
“可是這樣天庭不是會派新的部隊過來嗎?”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等他們新的部隊到了,我們已經不知所蹤了。”
這一句話,頓時讓一眾首領安心了不少。
只是他們心中的疑慮并沒有完全解開。
一只大象精撫了撫鼻子,問道:“可是我們能擊敗天軍嗎?”
“他們只有一萬,而我們有兩萬。”
“可是……可是……他們有軍艦,而且他們會飛。”
“有軍艦,就毀了他們的軍艦,會飛,就讓他們不能飛。”猴子的語氣平淡得像談論生活瑣事。
只是,這話落到首領們的耳中卻無論如何都難以相信。
都沉默了,他們的目光中帶有無比的彷徨。
剛剛擊敗了那么多的妖兵,這一支本該士氣高亢才是。可這個世界的妖,特別是這樣的小妖怪,對天兵有著天生的恐懼。
從他們誕生在這個世界的第一天起,這些就是他們的天敵。
那每天盤旋在頭頂的巡天將就好像是一只只的禿鷹,只等著他們露出馬腳,然后一個飛撲把他們都變成一頓美餐。
能夠站到這里的,任何一只妖怪都見過無數的同類在天兵的手中慘死。
“我們……真的可以嗎?”有人問到。
沒有人回答。
猴子伸手揉了揉臉,深深吸了口氣,有些困乏地嘆道:“可不可以,現在都是你們心中想的而已。不打過怎么知道呢?就在兩個時辰前,你們想過你們能擊敗惡蛟的軍隊嗎?”
沒有人回答。
“我會讓人發藥給你們。關于天軍的事,黎明之前給我答案,如果你們不愿意,我會帶著我自己的人離開。”
說罷,猴子最后掃視了他們一眼,轉身就要走。
正當此時,那獅子精猛地抬頭喊道:“不,不用等到黎明了。我們聽你的。”
“怎么可以?我們打不過天軍的!”
所有的首領都竊竊私語了起來。
隱隱地,猴子看到獅子精臉上原本溫和的神情迅速變得暴戾,握著戰錘的手猛地攥緊。
他轉過身去揮舞著手中的戰錘對著一眾首領猛地咆哮道:“誰不想去的給老子滾出來!藥你也別領了,老子現在就宰了你!免得跑回去給惡蛟報信!”
————————————分割線————————————
相信很多人都得到消息了,甲魚終于簽約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熬過來了,是a簽!
這是一段極其煎熬的日子,老實說,多少有些彷徨,無數自稱老寫手的都在勸我切了。他們說正常十萬字里面簽約,過了十萬字不簽約的再簽約幾率微乎其微。
可甲魚能切嗎?不行!大家還在等著我的更新呢!這種事情甲魚做不出來。
到第四次的時候,甲魚已經絕望了。那時候就想著,只要大家還愿意看,我就要堅持寫,而且要認真寫。
然而,就在這時候消息來了。三十一萬字簽約,這在起點是極少見的事情。可終究是等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謝謝大家,謝謝大家陪著甲魚走過這一段最難熬的路。
當然,這僅僅是開始,往后的路還很長。大家也要記得你們的承諾哦,甲魚不太監,大家就不準走!
謝謝~
另外,感謝小a家的糖糖、關外颶風、書友140528134944182、書友140525015657237(sp_zang)、banrui24、傷不肯完整愈合、書院二樓君陌、問題儒先生、_smiley丶布心、師醬、丄麻雀、tors_末年打賞~謝謝。
大家都激動了,昨天打賞好多。話說……師醬,你這么狂打賞這個月生活費夠用么……
第一百一十五章:戰前
清晨,明媚的陽光驅散了迷霧。
一滴露水從葉子上緩緩劃動,迅速墜落。
遠處的山間,密密麻麻的炊煙升騰而起,一個個銀色的身影慵懶地從帳篷里走出來,很快擠滿了營地的過道。
他們圍坐在一起嚼著烙餅,喝著熱騰騰的豆漿,七嘴八舌地聊著天就好像集市一樣熱鬧。
“今天不乘戰艦嗎?”一位天兵問。
“不乘。”一旁的天兵搖了搖頭:“聽說還要步行。哎,也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戰術。”
“不會吧,還要步行?這是沒事瞎胡鬧啊。”
“你們兩個,說話小心點。”站在身后的小將拍了拍他倆的肩。
頓時,兩個小兵趕忙用手中的豆漿堵住了嘴。
冷冷地撇了他們一眼,那小將道:“若是再讓我聽見有人胡亂議論戰略戰術,就休怪我稟報薛將軍去了。”
待那小將走后,兩人又竊竊私語了起來。
“這戰術是薛將軍制定的?”
“該不是才對,我昨天看薛將軍提到的時候臉色也不好看。他常年鎮守南天門早已習慣,如何會喜歡這種落地行軍的事?”
“那是誰制定的?”
“該是,還要往上的人……”
那天兵抬頭看了看天,另一個天兵當即識趣地閉了嘴。
磨磨蹭蹭地,這兵分兩路的其中一路,五千名天兵總算吃完了飯開始做戰前準備了。
“把重裝備都留在營地里,不要帶重裝備,再提醒一次,不要帶重裝備!能不帶的東西也盡量不帶,只帶隨身武器和干糧!”一位小將走在天兵之間不斷吆喝著。
遠處走來一位神情萎靡,皺著眉頭,留有兩撇小胡子的天將。
這小將見了天將連忙躬身拱手:“薛將軍,昨晚睡得可還好。”
“好?”那薛將軍不耐煩地瞪了他一眼:“好個屁!這凡間什么鬼天氣啊。哎,昨晚你們給我弄的那什么烤鹿,吃得我肚子疼。如果不是看在你們一片好心的份上,早抽你們幾鞭子了!”
那小將一聽連忙縮了縮腦袋低下頭。
薛將軍重重嘆了口氣,皺著眉頭環視了營地一眼問道:“還沒準備好啊?”
“還……還差一點。將士們久習艦戰,這回要陸戰,難免有些不適應。”
“趕緊的趕緊的,搞定了立即回南天門去。這鬼地方真不能呆。哎……要不是南天門實在沒什么軍功,我也犯不著跑這里來。”
“末將遵命。”
又鬧騰了好一會,五千兵力總算整頓完畢。
可就在誰守營這問題上也是鬧騰。
任誰都知道這次是去領功,怎么會接受大老遠跑過來守營這種事呢?
于是薛天將提出守營的也將分到同等的功勛。
這下好,大家都爭著要守營,又折騰了好一會,本就心情不好的薛天將發飆了。最終的結果是全部打亂,天兵按品級,最弱的留下守營。
本來就這樣還有的鬧的,不過一眾天兵瞧著薛天將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才沒敢再開口。
于是,留下最弱的五百守營,剩下的四千五全部出動。
好不容易終于出發了,浩浩蕩蕩的一支銀色的隊伍開始在山谷間蜿蜒行進。
與凡間的軍隊不同,這能飛的天軍說步行,那就真的是步行——要知道,他們的馬都是用飛的。
這才沒走幾步,便已經有天兵罵罵咧咧地開腔了。
當初定下步行,是為了避免伏擊被發現,畢竟對方的將領擺平了,士兵可沒擺平。惡蛟出不起足夠的戰艦,陸戰又不比艦戰,一旦打散了,用戰艦沒法追。
也正因如此,他們才會挑選峽谷作為伏擊地點。圍上了,便一鍋端,誰都跑不掉。
可瞧著這支軍隊招搖的模樣,恐怕比之飛行也差不了多少。
遠處山坡上一叢綠葉中,短嘴蜷曲著身子撥開綠葉死死地盯著遠處的那一支緩緩前行的銀色部隊,從腰間掏出一塊玉簡放在嘴邊。
“出動了,確實是步行,沒有攜帶重武器,他們把戰艦都留在了駐扎的地方。沿著約定的路線,不過比約定的時間晚了一點點。”
“知道了。”
“他們放斥候了!剛剛兩個天兵飛了過去,怎么辦?”
“多找點人,解決了。做得干凈點,別留后患。”
“明白。”
“還有,降低對方的偵查頻率就好,派出來的天兵要是一個都沒回去,誰當將領都會發覺不對。”
“知道了。”
……
數十里外的山谷中,猴子將玉簡緩緩放下,淡淡地環視了周圍的妖怪首領一眼。
那些個妖怪首領一個個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無不攥緊了拳頭,額頭上憋出了冷汗。
在他們身后的斜坡下,是同樣神經繃到了極致的黑壓壓一大片妖怪。
如此之多的妖怪聚集在一起,除了那壓抑的喘息聲,竟連半點聲響都沒有發出來。
“對方完全按照約定,現在可以放心了?”猴子淡淡地看著他們道。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