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43部分

敵!這一戰若是能勝,本將重重有賞!”
“諾——!”
在薛天將的招呼下,兵將無不為之一震。
眼下的情形若是凡間的部隊,可以說敗局已定,注定逃脫不了全軍覆沒的結局。
可天軍到底是天軍,這支鎮守南天門的部隊雖然常年缺乏訓練,軍紀也散漫,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只一會,在絕望中鎮定下來的天軍開始撐起有效的防御。
猴子依舊站在崖頂靜靜地注視著戰局。
懸崖下,天軍已經徹底擺脫了頹境,原本奔潰般的戰線開始朝著妖的一方擠壓,這得益于保存完好的中堅力量以及逐漸恢復的士氣。
雖說東路軍戰損已經過半,但若細看,便會發現那些在混亂中死去的全部都是納神境天兵,煉神境以上的天將少有折損。
此時此刻,天兵的數量已經銳減,五十名天將強行撐起的拒流術形成的防護罩已經能夠將大部分的天兵籠罩在內并保持戰斗狀態。
那一個個色澤各異的半透明的防御罩法名為拒流陣,是天軍的標準術法,類似于當日楊嬋施展在猴子身上用來阻擋箭矢的術法。
不同的,是楊嬋所施展的術法只能保護一人,可以將四面八方封得密不透風,適用于單體作戰。
而這些拒流術只是在其中一個方向撐起防御,范圍卻更大,也更堅硬,適用于軍團作戰。
此時,遠遠看上去天兵頭頂就好像撐起了一把把半透明的巨傘層層疊疊將大多數的箭矢都阻擋在外。
相比之下,妖這邊從懸崖上降下的箭雨已經難以再獲得多大的效果,而洶涌沖向天兵的妖眾,反而因為混亂而無法發揮戰力。
伏擊的紅利已經開始消失了。
可即便如此猴子也是無能為力,這些妖眾本就沒接受過任何的協作訓練。
如今能依靠高亢的士氣支撐保持微弱的優勢,已經是最好的結果。若是此時讓他們后撤重整,那后面是否還能壓制住這些緩過氣來的天軍,恐怕便是個未知數了。
而如果放任之流,那么用不了一會,無法取得戰果,這些妖怪好不容易得來的高亢士氣將會消失無蹤,自己也將丟失唯一的,全殲這支天軍部隊的機會。
一手柱著行云棍,猴子一手拿出幾塊玉簡帖到唇邊。
“短嘴。”
“在。”
“西路那邊情況如何?他們該是看到求救信號了吧。”
“看到了,一幫子天兵站在甲板上看呢。不過似乎沒打算過來援助的樣子,艦首都沒調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也好。有發現其他異常嗎?”
“嗯……我們又損失了三隊斥候……”
稍稍沉默了一下,猴子答道:“知道了,繼續密切監視。最好,能搞清楚那些沒有標志的天兵斥候是從哪里來的,他們的人馬有多少。”
“明白。”
猴子撥開第二片玉簡:“楊嬋,法陣準備好了沒?”
“快了,馬上就好。”玉簡歷傳來楊嬋的嘆息聲:“說好了,我幫你打完這一場,就要立即離開這里。天庭該很快就收到消息,到時候若還留在這里,必死無疑。”
“一定。”微微頓了一下,猴子接著說道:“辛苦你了。”
“少說好聽的,認識你我就是倒霉。”
撥開第三第四兩片玉簡同時貼到唇邊。
“大角,老牛。”
“干嘛?媽的……信不信我抽你?不是說你。”
“這里好忙啊。草!我砍死你——!”
估摸著這兩貨正在一線作戰。
“別跟著瞎混了,趕緊抽身,帶上人馬按照預定計劃實施。這里交給我來就行了。”
“行!”
“額……好。”
一個妖眾拿著一面黑色的蛟字大旗站到小山丘上,猛的揮舞。
擁擠的浪潮中一部分的妖怪開始緩緩后移,悄然脫離了戰線。
猴子將一串的玉簡都收了起來,扭了扭脖子發出咔嚓的聲響:“要最終解決,還是得自己動手啊。”
說罷,陣陣云霧在他周遭迅速凝聚。
在懸崖上一眾手持弓箭此時卻停下了射擊無所事事的妖眾的注視下,他一躍跳下懸崖。
“筋斗云!”
數道凌風掠起,猴子的整個身形都開始飛速旋轉,僅一瞬便化作一道黑光朝著下方直沖而去。
時間緊迫,但突破了煉神境,此時的他,已經初步掌握了筋斗云。
這筋斗云屬于行者道高階術法,在飛行術法中,也屬于上上品。
要完全掌握,最少必須是化神境太乙金仙位階才可能,也只有到那個時候,才能真正做到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
如今的猴子掌握的不過一點皮毛罷了,但就是這樣,比起其他飛行術法來說也不知要好多少倍。
見當空一道黑光狂奔而下,六七個煉神境天將連忙將術法匯聚到一處。
“咣——”
一聲巨響,道道凌厲的氣息朝著四周掃去,猴子扎扎實實地撞在最上層的拒流陣上。
巨大的聲響之下,無論是天兵,還是妖眾都一下怔住了。
有那么一瞬間,原本充斥著兵器擊打聲與喊殺聲的山間忽然無比寂靜。所有的,都屏住了額呼吸,抬頭仰望那只凌空飛起,咧開牙面目猙獰的猴子。
“我擦——!”
沒有絲毫的停頓,猴子微微一退,一聲暴喝重重地將行云棍砸在最上層的拒流陣上。
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那最上層的淡黃銫拒流陣微微閃了幾下消失無蹤。
而在地面上,相應的天將頓時口吐鮮血,顯然已是內傷無疑。
所有的天兵天將都怔住了——這是什么人物?
一擊,就能將煉神境天將的拒流陣轟個粉碎!
難道是……化神境?
薛天將驚得往后退了一步:“這……這惡龍潭除了那條泥鰍之外還有化神境?這……這不可能!”
與之相應的,是妖群響起的滔天的歡呼聲:“猴哥!猴哥!猴哥!猴哥萬歲!”
此時此刻,那妖族大軍原本微微動搖的士氣更加高亢了!
還沒等對方緩過神來,猴子掄起行云棍又是重重一擊!
“咣——”
第二個拒流陣破裂了!
突破到了煉神境,如今猴子手中的行云棍早已是一千八百斤,這傾盡全力一擊下去,是五千斤上下的當量。
一般的悟者道煉神境天將哪里扛得住啊?
說到底,戰場就不該是悟者道來的地方。
“上——!干掉這幫兔崽子!”妖群中響起了震天的呼喊聲,每一只妖怪都變得亢奮無比,他們爭先恐后地朝著天軍的陣線碾壓過去。
此時此刻,薛天將的臉上早已煞白。
當猴子第三次掄起行云棍時,居中的一位天將當即高聲喊道:“散——!”
頓時,上層的幾個拒流陣當即消失無蹤,只留下最后一層顏色鮮紅的拒流陣。
“咣——!”又是一擊重重砸下。
那高聲大喊的天將嘴角一縷鮮血滴落,只是這紅色拒流陣并沒有如同先前那樣碎裂散去,反倒震得猴子虎口劇痛。
這天將猴子認得,他在這一眾天將當中品級不算高,但卻是除了那個廢柴主將之外唯一的化神境天將。
化神境,難怪了。
“再來一次!猴哥!再來一次!震碎他的五臟六腑——!哈哈哈哈!”妖群眾有人歇斯底里的喊了出來。
天兵當中頓時一陣恐慌,任誰都看得出來,再來一擊便再也扛不住了。
掄起行云棍,猴子還想繼續砸,卻看見底下將所支撐的拒流陣散去的幾個天將紛紛祭出了自己的法器。
此時懸崖上的箭雨早已停歇,其余的天將有樣學樣,也散去了拒流陣紛紛施展起了各自的術法。
一時間七支飛劍、十二個七齒轉輪朝著猴子轟了過來,尾隨其后的,還有數不盡的靈力轟擊。
站在隊伍中的薛天將也祭出了一面黑色云幡,上面瞬間呼嘯出數十個若隱若現的黑色人臉發出陣陣恐怖的笑聲朝著猴子直沖而去。
“云鬼幡?也好!”猴子微微一笑,一個轉身朝著側邊閃躲而去。
身后,懸崖上的箭雨又是繼續了。
——————————————分割線———————————————
大章~,嗯,一章將近兩章量的。
感謝小a家的糖糖、書院二樓君陌、子灬非魚、、萊藍、媸虬、丄麻雀、船已經出航、zzzzing、傷不肯完整愈合打賞~謝謝~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一百二十章:陣前戲言
天將的飛劍削鐵如泥,七齒轉輪所過之處,便是山間最堅硬的巖石也會被碾成粉末。那煉神境靈力轟擊在巖石上直接就能將大塊的巖石爆開一個缺口,而且速度更快。
至于薛天將的云鬼幡,被那從幡里放出的惡鬼沾染上,當即就會產生幻覺敵我不分。
這些都是天軍的標配,軍團作戰的利器。若是當初兩軍正面沖擊而非妖方伏擊,這些武器的作用可想而知。
不過落到現在,威力再大,也得打得中才行啊。
只見猴子駕馭著筋斗云快速地圍繞著戰場左沖右突上下閃避,大片的飛劍轉輪緊隨其后將一切遮擋物都絞成碎末,靈力轟擊散落在他的四周打在巖石上爆開騰騰沙石,而惡鬼更是圍追堵截窮追不舍。
可僵持了好一會,愣是沒見半分戰果。
每當法器好像已經將猴子困住的時候,他總能忽然加速離開包圍圈。每當術法好像即將要打中對方的時候,他又總能身形一晃閃避了過去……
駕馭著筋斗云的猴子就好像一條泥鰍似地如何都捉不住,分明速度不快,卻又能驟然加速,分明往東,卻又能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驟然轉向西邊。
看上去,就如同故意在戲謔眾將一般。
妖群中又爆出了滔天的歡呼聲,本已高亢的士氣更進一步升騰了。
而與此同時,失去了天將拒流陣保護的天兵們又是暴露在崖頂妖眾的箭矢攻擊之下,鮮血四濺,慘叫連連。
如梭的箭雨,對那些修為達到煉神境具備一定術法的天將來說或許無所謂,但對納神境的天兵來說卻絕對是致命的。
局部實力較為強橫的行者道納神境天兵或許并不懼怕箭雨,但他們如何能在提防箭雨的同時,又應對前方碾壓而來的妖眾突擊呢?
轉眼間,好不容易穩住的天軍陣線又一次處于崩塌的邊緣。而那些妖眾自從猴子加入了戰局,已經變得瘋狂無比。
對于天軍來說,眼前的戰局又一次朝著災難性的方向發展了。
箭雨之中依舊馭使著鬼云幡的薛天將瞪大了眼睛,眼球飛快地轉動試圖捕捉猴子的軌跡,手勢不斷變換口中念念有詞,可如論如何,他都沒辦法將一絲鬼魄送到猴子的身上。
此時此刻,同時控制著多達五十只的惡鬼對他來說已經是超越極限的負荷。
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滑落,他已經隱約感覺到了對方的計策。
猴子這一手,根本就不是要與他們正面斗法,而是單純的降低防御。只要牽制了天將們,在沒有天將撐開拒流陣的情況下,天兵就完全暴露在箭雨之中。
而天軍當中大比例的天將都是悟者道修者,在軍旅之中,悟者道比行者道更能配合軍團作戰。可一旦天兵損失殆盡,大批的納神境妖修近身……
這才是真正災難的開始!
只要天兵被消滅干凈了,這些天將面對眼前以萬為單位的妖怪,恐怕只有死路一條。
說不準,還沒等到援軍到來,便已經全軍覆沒!
想到這里,他停下了對鬼云幡的操作:“聽著,我們結成陣,一起沖破上方的防御。”
這一句話音量不大,可聽到這一句,身旁的幾個天將當即錯愕。
“我們”指的該是修為達到煉神境的天將,“我們”走了,那“他們”——這些天兵該怎么辦?
“薛將軍,這樣……我們回去如何交代?”有天將猶豫著問道。
“交代?你們還想著交代?”薛天將急促地吸著氣,吼道:“你們要真那么怕交代,就留在這里,死了就不用交代了!”
一聲暴吼之下,在場無論天兵還是天將都聽得清清楚楚。
他們一個個目瞪口呆地望向他們的主將——在天庭,敗將棄軍逃亡,這絕對是重罪!
見眾將反應甚大,薛天將咬著牙,怒視著眼前那一個個驚恐的面容緩緩道:“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想跟我一起走的,就一起,其他的,你們自己看著辦。”
話畢,他迅速展開身后的羽翼,陣陣云霧在他腳下凝聚。
見此情形,十余名天將也紛紛展開羽翼。
“喲?”剛從追擊中緩過氣來懸浮在遠處的猴子臉上緩緩綻開笑容:“這是想硬沖啊,這樣玩,那些嘍啰同意嗎?”
話音未落,只聽那天兵之中當即激起了喧嘩聲。
戰斗在第一線的天兵紛紛退卻,事態至此,他們如何還能盡心作戰?
“將軍——!你不能這樣!”一個天兵撲過去一把抱住了薛天將的腳:“你不能丟下我們啊!”
“滾開!”薛天將一腳踹開了那天兵,瞪大了眼睛環視四周吼道:“你們想來也可以,若是能跟得上,便大家一起突圍。若是跟不上……大家放心,本將必定向天庭提請,還兄弟們下輩子一番造化。”
這話說得倒是冠冕堂皇,可話音未落,便見猴子從他們頭頂飛過,掌心法陣閃爍著吸取了幾個陣亡天兵的魂魄:“還是向我提請吧,魂魄落到我手上,天庭也管不著。哈哈哈哈!”
“你——!你這妖猴休要囂張!待本將逃出去,定要帶兵將你千刀萬剮,碎尸萬段!”
“哦?這樣啊。”猴子嬉笑著平立到懸崖壁上,柱著行云棍道:“那我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你走咯?行,別人突圍我不攔著,專攔你!”
說罷,嘖嘖笑了起來:“諸位,慢走不送。留下你們主將人頭便好。”
幾句話入耳,那薛天將頓時火冒三丈,面色發紫。
低下頭,他看到四周的天將天兵一個個閉口不言,似是在等著看自己笑話。
只聽他鏘的一聲抽出了腰間的長劍,嘶吼道:“大家跟著我先殺了這妖猴,再沖出去——!”
話音未落,又聽頂上的猴子跟了一句:“你們別管他。剛剛不是說跟得上就跟,跟不上就那啥么?你們就都別跟,第一輪讓他自己沖。若是掛了他,老子保證你們下一輪再沖,一個也不攔。如何?”
薛天將就要氣炸了。
他好歹也是打過仗的人,還沒見過這么無恥的敵將首領。
懸崖下的戰斗還在繼續,動搖了軍心的天軍如今可謂兵敗如山倒。
薛天將猶豫著攥緊了拳頭,瑟瑟發抖。
猴子則繼續懸浮上空百丈,掏耳朵:“怎么,又不沖了?再不沖可就來不及了。這位大哥不打算為保住左右壯烈犧牲么?你放心,你為了他們連魂魄都沒了,等他們安全返回,必定會向玉帝幫你請功。這我這邊嘛,見你如此英勇,回頭肯定也會奏請我們蛟魔王,把你的尸身風光大葬的。如此可好?”
說罷,他伸手一彈,將剛掏出來的耳屎彈到薛天將的臉上。
“你……你……”那薛天將瑟瑟發抖的伸出一手指向猴子,卻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這戰,怎么就打成這樣了?
“來來來,讓他沖,你們都別攔著。”猴子嬉笑著嘆道。
低下頭,薛天將朝著眾天將怒吼道:“你們到底跟不跟我沖?”
那天將一個個低下頭,不開口。
只一個天兵悄悄嘀咕了一句:“薛將軍,要不……就委屈您了?”
一聽這話,薛天將嘴角一陣抽動,臉上神情頓時扭曲,怔怔地望著四周的天兵天將:“你們……你們這是準備看著我死啊?我宰了你們——!”
惱羞成怒,他揮舞著手中的劍朝著那天兵撲了過去。
頓時,懸崖下僅剩一小片的軍陣中心混亂無比,那前線崩得更快了。
“喲,還內訌了?”猴子吹了個口哨一躍上了懸崖上的一棵枯松:“時間不多,大家動作麻利點哈。”
“好嘞——!”妖眾們無不揮舞著手中的兵刃應和。
——————————分割線——————————————
感謝打賞,感謝丄麻雀、傷不肯完整愈合、_smiley丶布心、船已經出航四位書友的打賞~謝謝~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一百二十一章:絕計
四艘木質的軍艦搖搖晃晃地朝著西路軍的艦隊飄來。
那戰艦的甲板上,桅桿上都爬滿了妖怪,一個個鼓噪不已。看上去倒是氣勢洶洶,可僅僅四艘戰艦能裝多少?
這還是比西路軍最小的戰艦都要小一號的戰艦。
滿打滿算,有兩千只妖怪就已經頂天了。如果那甲板下沒有的話,頂多也就千兒八百。
就這陣容,就是他們能喊出朵花來卓天將也提不起精神。
兩萬多的妖眾,到頭來自己就分兩千……也許還沒有兩千,這讓他如何提得起精神呢?這點軍功連塞牙縫都不夠。
將千里鏡放下,他恨恨地揉了揉鼻子側過臉去問道:“就他們這么飄,還要多久才能進入預定戰場?”
身旁的天兵低下頭用木尺測算了下,抬頭道:“回稟將軍,最少要半個時辰吧。怎么辦?我們等嗎?”
“等個屁。”卓天將不耐煩地白了他一眼,轉過身去看著甲板上展開陣型一個個躍躍欲試的天兵抽出腰間的佩劍揮舞了兩下,半天,愣是沒喊出一句話來。
在那一大堆炙熱目光的注視下,他張大了嘴巴,最終只是放下佩劍嘆出了兩個字:“去吧。”
沖鋒的號角響起,戰鼓震天,那些個天兵一個個歡呼雀躍地撲騰著翅膀提著重盾離艦飛起。
遠遠看去就好像被驚起的一群白鴿。
很快,這群兩眼放光的天兵進入了妖族戰艦的攻擊范圍,密密麻麻的箭雨立即朝他們飛射而去。
毫無意外地,這些滑翔中的天兵舉起了手中大名鼎鼎的玄龜部重盾作為防護。
這些黑色的箭矢無力地射在重盾上,甚至連劃痕都看不到。
這是摧枯拉朽的一幕,幾乎見不到什么傷亡箭矢組成的火力防御便被完全攻破,一個個天兵手持長刀、長戈等武器丟棄重盾落到甲板上如同餓狼般開始了與妖的廝殺。
鮮血濺灑了甲板。
站在遠處甲板上的卓天將皺著眉頭,無趣地打了個嗝一臉的懶散:“太弱了,如果能來多十幾艘就好了。”
眼下,遠處的甲板已經擁擠不堪,帶了五千軍力,此刻派出的不過兩千,卻已經有一半的人連戰艦的甲板都上不去只能在上空盤旋。
那殘破的戰艦看起來已經不堪重負似地搖晃,隨時都會墜毀的樣子。
接受過嚴格訓練,士氣正旺,又擅長各種配合作戰的天兵們五人一組各自開始了對妖眾的屠戮。
在他們面前,這些純粹靠本能戰斗又無心戀戰的妖眾雖然在個體實力上占足了優勢,卻絲毫沒辦法施展開來。更何況此時天空中還來回盤旋著手持弓箭的超過一千名天兵在虎視眈眈。
在他們眼中,這些個妖眾不過就是一個個的軍功只等著自己去采摘罷了。
只一會,甲板上便倒滿了妖眾的尸體,戰損超過四分之一。
可奇怪的是這些妖眾居然是清一色的飛禽類。不過在這關頭,誰還會去想那么多呢?
“撤——!棄艦!”妖眾當中為首的一只獵鷹精忽然嘶吼了起來。
一聽這話,盤旋在天空中的天兵紛紛抽出了腰間的長刀只等著這幫飛禽妖怪一上天就可以追殺。
然而這些飛禽妖眾并沒有如意料般飛起,而是掀開甲板上的暗門一個個鉆進船艙。
見此情形,那些個天兵自然一個個跟了上去。
原本懶洋洋站在遠處甲板上眺望的卓天將手一抖,猛地放下手中的千里鏡,不可思議地揉了揉眼睛,又連忙再次拿起看。
“喊棄艦卻往里鉆……這該不會是……”他微微皺起了眉頭,心中不由得忐忑了起來:“可別真出事才好。”
如此距離之下,他的聲音根本無法傳達。便是通過鼓聲或者旗陣,也已經太晚了。
此時,不只是甲板上的天兵涌入了通道,便是原本盤旋在空中的天兵也很多降落到甲板上,一個個拼命地想往通道口擠。
不放心的卓天將一邊揮手示意鼓兵和旗兵立即發布撤退的命令,一邊抽出自己的劍,帶著幾個親衛一踏躍過船沿朝著敵艦沖刺而去。
還沒等他飛過三分之一的距離,便看到到戰艦的底部艙門直接脫落——是脫落,不是打開!
這是直接斬斷了鐵索任其脫落!
這讓他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
當他沖過三分之二距離的時候,便看到妖眾已經悉數從艙門涌出,幾個追得比較貼的天兵也跟著涌出。
下一刻,幾乎是同時,那四艘戰艦猛地閃爍。
“轟隆——”
四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四艘破舊的戰艦就在卓天將的面前爆成了四團巨大的火球!
夾雜著火焰的烈風朝著四周呼嘯、橫掃,卷過卓天將的身旁揚起白色大氅。
紅色的火光照亮了那煞白的臉。
燃燒的帆布、桅桿、木板被掀到空中,夾雜著無數天兵的殘肢,下落。
“完了……全完了。”看到這一幕,卓天將已是整個怔住,不住顫抖了起來。
不僅僅是他,連他身后戰艦甲板上的天兵也全部都傻了眼。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前一刻他們還在為這場戰斗的短暫而嘆息,如今卻……
先前當那些個分明都是飛禽類的妖怪喊著“棄艦”卻往船艙撤的時候卓天將就感覺到不對,沒想到真的是陷阱——一個從未見過的詭異陷阱,簡單,致命的陷阱。
這根本就是打從一開始就計劃好的,那些飛禽類的妖怪始終都保持在通道入口處的四周,隨時準備撤退。
此時此刻,他只能呆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火焰,木屑,血肉橫飛,漫天的天兵殘肢斷臂!
幾個沒來得及進入戰艦保住了一命的天兵翅膀被火焰波及正瘋狂地逃竄,哭喊。
一個被炸斷了手和翅膀的天兵慘叫著與戰艦的殘骸一同下墜卻沒有人去搭救。
被嚇傻了的天兵望著漫天的火與血嚎嚎大哭。
底下的森林被點燃,迅速蔓延。
遍地都是哀嚎。
此時,那些個得手了的妖眾正迅速朝著東邊撤退,偶然幾個轉過身來望向天兵艦隊,那目光中盡是嘲諷的味道。
一星火苗落到卓天將肩上的狐絨,暈開了一個小小的黑點又迅速熄滅。
“怎么可能……不是……不是約好的嗎?怎么變成陷阱了?發生什么事了……”他顫抖著,歇斯底里的嘶吼,欲哭無淚。
忽然間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身軀猛地一震,瞪大了眼睛朝著東方望去:“剛剛那些求救信號該不會真的是……”
……
遠處山間綠葉后,短嘴悄悄拿出玉簡貼在啄邊:“西路得手!”
“很好,我們的斥候有發現其他天軍嗎?”
“還是沒有,又有一隊失去聯系了。”短嘴有些憂慮地答道。
玉簡的另一端沉默了一下,回了一句:“知道了。繼續密切留意。”
“行。”
放下玉簡,短嘴轉過身去。
在他的身后,是月朝與楊嬋。
楊嬋還抬著頭呆呆地看著天空中不斷墜落如同火雨的殘骸,雖說是她與月朝親手操辦,但見到眼前的這一幕,不免也被震懾到了。
“這辦法他是怎么想出來的……故意修改了戰艦的法陣,將敵人引入船艙內,再讓法陣故障,爆炸……真是匪夷所思。”
此時此刻,連參加過無數次大戰的她也只能無奈地搖頭。
站在一旁的月朝嘆了口氣,道:“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修行者道,通悟者道,若是有朝一日師叔得勢,怕是天軍再沒好日子過了。”
——————————————分割線——————————————
感謝打賞~感謝小a家的糖糖、淡漠之初、書院二樓君陌、那個炙熱的夏天℡、一江南一、書友140531211034493、唱罷西廂、傷不肯完整愈合、問題儒先生打賞~
特別感謝江南和儒生。昨天,繼儒生成為本書第一位長老之后,江南迅速超越,成為本書第一位掌門。
掌門哪~甲魚覺得老幸福了~
話說,起點都發了恭賀信了,掌門是否有特殊功能勒?
第一百二十二章:襲營
云端,天蓬呆呆地握著戰報,一臉的駭然。此時此刻,連他也有些難以置信。
短短的一日,這幫子烏合之眾竟真的將天庭的一萬精兵……
許久,他將手中的竹簡交還給守候在一旁的天衡,道:“把他的懸賞提到十萬去,他值這個價。”
“元帥,那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天衡問。
“西路軍現在已經趕去營救東路軍了,這都在那猴妖的算計里……你現在立即帶上人馬,用最快的戰艦趕過去。希望……還能留下幾個。”
“諾!”
“其余人等,隨我到妖城去一趟。”
……
日暮西垂,東路軍的營地中,被留下來看守的天兵三三兩兩地靠在一起無奈地遙望翱翔在夕陽余暉中的兩只孤雁。
“還沒回來……你說,他們會不會就地慶功了?”一個年輕的天兵問。
靠在旁邊的年老天兵回頭透過帳篷被微風掀起的門簾看了看里面堆積如山的酒,懶懶地說道:“不可能,酒還在我們這呢。要慶功,沒酒怎么行?”
“哎……我們大老遠的跑過來,半點功勛沒沾到,真是的……還不如在南天門打諢呢。”
“那也不會滴。小老弟啊,既然來了,多少還是會分點功勛給我們。集體記功嘛。不過沒人頭,肯定就差了點了。”
身后高高懸著的戰艦上一個天兵趴在船沿上大聲喊道:“報個安!”
“一切正常——!”年老的天兵仰起頭扯開嗓門回了一句,又低下頭從自己腰間掏出個紅色的片狀物撕成兩瓣,將其中一瓣遞給年輕的天兵:“嘗嘗。”
“這是什么?”
“肉脯,上次圍剿妖眾的時候從他們的洞岤里找到的。還挺好吃。”說著,老天兵自己嚼了起來。
盯著手中的肉脯,年輕天兵有些驚恐地咽了口唾沫:“從妖的洞岤里……這不會是人肉吧?”
那年老的天兵哼地笑了出來:“這是老鼠肉。呵,人肉?你想多了。”
“妖不是吃人嗎?”年輕的天兵不解地問道:“從妖的洞岤里找到人肉……不是很正常嗎?”
“那是妖王,那些天庭都棘手的妖王才敢。普通妖怪占個山頭,別說吃人了,便是上農家偷只雞都不敢。這普天之下到處都是眾神的廟宇,但凡哪個信眾說漏了,天兵立馬就到。你說那當妖的何苦呢?人肉又不是特別好吃。是不是?哈哈哈哈。”
“既然他們不吃人……”年輕的天兵將肉脯握在手里,放到夕陽的余暉下照看,嘆道:“那為什么我們要每天到處圍剿呢?”
老天兵一巴掌呼在年輕天兵的后腦勺上:“你小子有病啊?不圍剿,我們哪來的功勛?沒功勛我們怎么升職,怎么領賞?沒獎賞,我們怎么成仙?”
“就為了這個?”年輕的天兵將那肉脯放入口中,細細地咀嚼了起來。
“還不夠嗎?”
“不是,我是問,上面的人是怎么考慮的。他們都不用升職了。而且我們軍功越多,貌似拿的獎勵也都是他們的東西……好像不劃算啊這樣。”
“這就不用你想了,想太多,容易死。哈哈哈哈。”
還沒等他笑完,便見那年輕的天兵瑟瑟發抖地站了起來,一臉的驚恐,握著手中的長戈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圍欄外的一片樹叢。
“有……有妖氣!”
“你弄錯了吧?這里怎么會……”
話音未落,只聽“咻”的兩聲,兩支箭矢準確無誤的釘入年輕天兵的胸膛瞬間將他放倒。
“敵襲——!”老天兵當即扯開嗓門高聲大喊,還沒等他從地上站起來,便看見那樹叢枝葉劇烈抖動,一只壯碩的犀牛精從綠葉中一下沖了出來,一聲暴吼,奮力一甩,巨斧朝著他直接投擲了過來。
閃避不及,那老天兵只得握著長戈硬扛。
只聽咣的一聲,老天兵直接被震出了一丈開外,口吐鮮血。
此時,整個營地已經沸騰了起來,所有的天兵都開始驚慌失措地集結。
“上——!注意,不要毀壞戰艦,還有用!”
大角對著身后一招。
頓時,數百的陸行妖眾從樹叢中涌現,數百飛禽妖眾也一躍從樹冠中沖起。
一時間箭矢漫天!
……
西路軍派出了幾乎所有的斥候,小心翼翼地朝著東路軍預定的地點前進。
站在艦首,卓天將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握著玉簡的手瑟瑟發抖。
玉簡沒有回復……
如果是這樣,那剛剛多半就是東路軍的求救信號了。自己居然大意地將用來聯系的玉簡留在塔樓里。
“只希望他也和我一樣大意,不是真的無法回復。”他重重地嘆了一句。
站在旁邊的小將道:“將軍,薛將軍肯定會沒事的。他底下五千精兵,對方不過兩萬烏合之眾……”
“哼,沒事?如果對方剛剛來的是八艘軍艦,我派出四千軍力,現在我們已經全軍覆沒了!”
這是一個令他膽寒的假設,如果不是對方軍艦不夠,那他現在已經是光桿司令。
此次行動由增長天王一手主導,本是來領功,誰又能想到……
“這個對手,不容小覷!”說罷,卓天將猶豫了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