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55部分

覺得這只猴子雖然坐在自己身邊與自己聊天,腦子里卻還在想著別的事情。
他的眼睛總是盯著某個東西看,看得入了神,有時候是天上的星星,有時候是遮住月光的流云,有時候是地上不起眼的一株小草。
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不過想想也是,走到這一步,能不去想便是沒心沒肺了。
在這個圣人布下的局里,他由始至終都只是一顆棋子。可他究竟想以什么方式來破開這個局面呢?
楊嬋想不明白。
強如楊戩,面對的只是天庭,只是玉帝,只是為了一個天條,到頭來卻別說打破局面,便是連自己的母親都保不住,落得個招安俯首帖耳的下場。相比之下猴子的處境比楊戩當初還要糟糕得多。
每每想到這個,楊嬋都不由得有些絕望。這只猴子,如此這般的折騰,到最后會不會也不過是第二個楊二郎呢?
仰或,直接便是個尸骨無存。
看不到的未來,卻依舊必須咬著牙去追尋。
黎明時分,猴子走到呂六拐身邊喚醒他然后交代道:“先醞釀一下,我知道一個隱蔽的地方,你去開個學堂。”
“學堂?”
“恩,弄個學堂,教他們認字,那些個什么這個思想那個思想的就別了。從今往后你就是這花果山唯一的教書先生,在最短的時間里教會他們讀書寫字。”
“當……當教書先生?”睡眼朦朧的呂六拐默默念叨了兩遍,一個激靈清醒過來,愣住,半響才結巴地說道:“大王,臣哪里做得不好嗎?”
“你做得挺好的。”
“那大王為什么讓臣當教書先生呢?臣,臣可以幫大王統籌,可以幫大王調度……”
“因為你做得好才讓你教書。這是重中之重的事情,這里也只有你才辦得好。拜托了。”
說罷,猴子拍了拍呂六拐的肩,轉身走開。
“重中之重?”
呂六拐呆呆地楞在原地。
對于猴子的計劃,他做過無數次假設,卻從未想過第一個下達的命令居然是開設學堂。更沒想到,他會變成一個教書先生。
他們不是來占山為王的嗎?第一件事不是應該操練兵馬嗎?怎么變成開設學堂了?
呂六拐實在想不明白。
離開呂六拐后猴子又轉向了睡在遠處樹上的短嘴。
走到樹下,猴子敲了敲樹干。
“有點事情要你辦。”
短嘴默不吭聲,只是盯著猴子看。
“組織下人手,把花果山及四周都偵查下吧。偵查的時候小心點,這里雖然是我的家鄉,其實我對它也不了解,盡可能細致地偵查,如果遇到諸如妖怪勢力或者仙人洞府之類的盡可能不要驚動,先通知我。”
短嘴默默點了點頭。
猴子轉身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望著短嘴,低聲道:“辛苦了。”
短嘴眨巴著眼睛想了許久,道:“應該的。”
又找了幾個骨干交代了一些瑣碎的事情,猴子最終回到楊嬋身邊:“先幫我整理一下,選一份最適合他們修煉的法門行嗎?他們身上已經有妖氣,中途改換法門,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不過你這里有整個斜月三星洞的藏經閣,應該還是沒問題的。”
楊嬋抱著膝蓋,抬起頭來淡淡看著他一眼,微微點頭。
“第一件事是學堂,最后一件事才是功法。你不把他們聚起來聽聽他們的意見,也讓他們知道你的想法嗎?”
“我的想法,要說服他們該是很難吧。既然如此,不如不說了。”
“很難說服他們,可你卻好像很有信心。”
“我說我沒信心你信嗎?”
“嗯?”楊嬋目不轉睛地盯著猴子看。
“沒做出結果之前,我也說不準。但想要堂堂正正的活下去,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
楊嬋低下頭沒再說話。
如果是讓她來決定,她肯定會習慣性的先功法,然后直接練兵,至于學堂,根本就不會列入考慮。
就現在的處境,武力才是第一追求。一堆妖怪聚在學堂里讀書習字,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啊。
可楊嬋也不會去反對。
嚴格來說,楊戩麾下草頭神,也屬于妖怪。這一套她在灌江口已經用過了。結果已經擺在那里,失敗者是沒有發言權的。
“由著他吧,也許這會是個好辦法。”楊嬋抿著唇嘆道。
交代完所有的事情,猴子便去找了幽泉子。
按照約定幽泉子是今早走。猴子沒想到的是,月朝也想與他一起走。
不過想來也對,月朝已經出來好幾個月了,再不回去當真是不行。本來開始的時候還不想讓他師傅知道的,現在去過幽泉谷,又見過青云子和丹彤子,該是什么都曝光了吧。弄不好,回去便是一頓痛罵。
真是為難他了。這人情可真欠得不小,不知道哪一天才能還得上。
臨走的時候,月朝將一直收在衣袖里的風鈴的信函交給了猴子。看著那一份份信函,猴子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那信里的文字是簡體字。
當初風鈴教猴子各種文字的時候,猴子都是用簡體字記錄下來的,因為看這種文字從未見過,風鈴便也學了去。
所以,在這個世界,這種文字只有猴子與風鈴看得懂,該算是他們之間獨有的通信語言了吧。有一種濃濃的親切感。
信里的內容無非都是些生活瑣事,偶爾拐彎抹角地問猴子什么時候回去,字里行間透著思念。
看信的時候猴子很平靜,只是當月朝要猴子回信的時候,他卻提著筆呆呆地,半響不知道該寫什么好。
最終實在沒辦法,只得寫了一句:“我很好,你要好好修行。”了事。本來還該寫些禮貌性的慰問之類的東西,可真正想寫的不能寫,這些,猴子又不擅長,只得不了了之。
“就這樣?一共才九個字。”站在一旁看著猴子寫完交給他,月朝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我不知道該寫什么好。”
月朝將信收了起來,淡淡道:“行吧,反正她看到字也知道是你寫的,起碼不會認為是我敷衍了事。孫師叔,你會回斜月三星洞嗎?”
“也許會吧。”猴子嘆了口氣:“不過我現在的情況你也知道,便是回去,該也是不會見她。”
天道之外的靈魂,無論做什么都是干擾。不見,也是一種保護。
“我明白了。”
簡單的話別之后,幽泉子與月朝都離開了花果山。
待到兩人走后,猴子才坐在角落里拿起那些信一遍有一遍地看,笑得有點傻。
“小妮子給你寫的信嗎?”楊嬋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他身后,問道:“這什么文字?跟你刻在墓碑上的有點像啊。”
第一百五十八章:鎮元子
“小妮子給你寫的信嗎?”楊嬋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他身后,問道:“這什么文字?跟你刻在墓碑上的有點像啊。”
猴子一驚,連忙向側邊閃去。
“上次,你偷看我?”
楊嬋饒有興致地看著有些驚慌失措的猴子笑了笑:“別擔心,我看不懂。”
要見到猴子驚慌失措的模樣可真心不容易。
“找我什么事?”猴子下意識地將信函塞到衣兜里。
“沒什么,本來想過來跟幽泉子和月朝道個別的,沒想到他們已經走了。”楊嬋踮起腳尖望了望西面,又撇了一眼猴子裝有信函的衣兜,問道:“里面寫了什么你這么緊張?那些文字我從未見過,挺簡潔實用的,該是你教給小妮子的吧?你從哪里學來的?要不,也抽時間教一教我?”
猴子原本就紅的臉更紅了:“你學了也沒用。功法選好了沒?”
“我是挺好奇的。幽泉子說你是天道之外的靈魂,原本不屬于這個世界。那些文字,該不會是你自帶的吧?你還帶有先前世界的記憶?之前的世界是個什么樣的地方呢?”
“那個世界……”猴子表情微微一收,冷冷道:“和你說了也說不清。”
說罷,猴子轉身就走。
楊嬋連忙跟了上去纏著不放。
“你沒說過,怎么知道說不清呢?”
“那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所以說不清。”
“怎么不同法?”
“降雨不是靠龍王,沒有生死簿,沒有靈魂,沒有投胎,也不會有前世今生。天上沒有眾神,西方沒有諸佛,也沒有人修仙。起碼我知道的是這樣的。”
楊嬋駐腳,微微蹙起眉頭想了想:“這是個什么樣的世界啊?”
說著又連忙跟了上去:“那你是怎么過來的?還能回去嗎?”
“我也想知道。”猴子白了她一眼,問道:“讓你找的功法,找好了沒?”
“功法已經選好了,這個最合適。”
“還缺一份。”
“還缺一份?”
“還要一份悟者道的功法,這只是行者道的。”
“你要培養悟者道的妖怪?”
“恩。我們不能只有行者道,否則,會十分被動。”
“可你知道培養一個悟者道的妖怪需要多久嗎?”
“知道。”
“知道你還打算培養?”
“正是因為久,才要及早培養。跟開學堂一個道理。”
兩人漸行漸遠,身后遠處山間,一位陌生的道童從草叢里探出頭來。
……
西牛賀州,觀云天港。
烈日下,浩瀚的云海之上懸浮著一塊巨大的陸地,周遭軍艦來來往往,陸地上,無數的天庭工匠正在忙碌著。
一塊足有二十丈高的巨大藍色寶石正在數十名修士的共同操控下從一艘巨大的戰艦船艙中移出,緩緩落入陸地正中的洞岤。
天蓬站在懸浮在高空中的戰艦甲板上遠遠地眺望。
“金精到位,府庫的材料已經送達,晝夜趕工,應該只要十個月就可以完工。”站在天蓬身后的天輔翻了翻手中的本子。
緩緩地轉過身去,天蓬一步步走向樓臺大門:“如果單純局部投入使用呢?要多久?”
“稟元帥,如果局部投入使用的話……”天輔低頭翻了翻本子:“也需最少六個月。”
“六個月?”
守候在艙門前的兩個天兵朝著兩人簡單行了個軍禮,推開大門。
抬起腿來跨過門口,天蓬隨口問道:“這些日子,犀牛賀州的各勢力有動靜嗎?”
“斜月三星洞,五莊觀和佛門都沒見動靜,倒是這幾日周遭妖怪的活動明顯頻繁了些。”
“看來是坐不住了啊。”天蓬淡淡笑了笑,一步步走上臺階,走到樓中大殿主位上轉身揚起身后大氅坐下,隨手接過天兵雙手奉上的茶,抿了一口,道:“派入敵方內部的細作有消息嗎?”
“有。”天輔低下頭一頁頁地翻弄著本子,道:“已經確定蛟魔王就在牛魔王的洞府之中了,幾個魔王每隔幾日便會走動,這幾日的走動越發頻繁了。另外,鵬魔王主張與我軍接觸,但遭到牛魔王的強烈反對。似乎為了這件事,兩個魔王還鬧得有點不愉快。事后鵬魔王還是私下在透過各種渠道接觸我軍,有點想置身事外的意思。”
“與我軍接觸?其他幾個魔王的態度呢?”
“獅駝王搖擺不定,蛟魔王極力反對,其他暫時不清楚。”天輔悄悄合上了本子。
深深吸了口氣,天蓬道:“也好,這起碼說明他們不是一條心的。九頭蟲呢?”
“九頭蟲滯留在碧波潭萬圣龍王的龍宮中,與眾魔王并沒有聯系,似乎,似乎對萬圣公主很感興趣。不過,萬圣龍王與牛魔王倒是有些聯系。”
天蓬微微欠了欠身子靠在椅背上,伸手摸了摸下巴,道:“萬圣龍王?我記得這是個蛟精。”
“稟元帥,確實如此。說起來,這萬圣龍王與蛟魔王還是遠親。”
“該是還沒有正式仙籍的吧?”
“確實未有仙籍。不過那萬圣龍王與西海龍王敖閏關系甚佳,西海龍王先前已經替他上了折子推薦鎮守碧波潭。只是玉帝還未曾批下,但也不曾打回,如今倒是不好定位。”
天蓬的嘴角微微上揚,道:“若是玉帝準了西海龍王的奏,那萬圣龍王就變成了堂堂正正的碧波潭龍王,如此一來,九頭蟲入贅龍王家,便也一并有了仙籍……龍王家的婚姻嫁娶天庭向來不管,這九頭蟲,看上去倒不像要與天庭為敵的樣子。”
“九頭蟲神通廣大,雖說也是劣跡斑斑,但在這關頭,若是他入了仙籍不站在眾魔王那邊,對我軍來說倒是好事。待平定了犀牛賀州,若是元帥還想要拿他,翻一翻他天庭的檔案,理由信手拈來。”
“這么說,本帥倒還應該在凌霄寶殿議事的時候幫萬圣龍王一把?”天蓬仰頭略略想了下,笑道:“先力挺他入仙籍,再拿他女婿……還是算了吧,我天河水軍犯不著給人留下這種話柄。”
搖搖頭,天蓬低頭抿了口茶。
“另外,元帥,關于妖怪們的武器丹藥來源,已經有了眉目。”
“說。”
“按照目前的情報,該是鎮元子提供的。”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一百五十九章:孤立無援
“鎮元子……鎮元子……”
天蓬面無表情,一遍又一遍地默念著這個陌生又熟悉的名字,許久,輕聲嘆道:“這么說,鎮元子已經不僅僅是和妖王聯系這么簡單了,這些妖王在最近的兩百年里修為紛紛得到不同程度的突破,想必就是得益于他的丹藥輔助吧。”
說罷,無奈地笑了笑。
“元帥,末將有一事,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
天輔淡淡道:“玄龜部的主將當時在云域天港的大牢中透露他們用金精向蛟魔王購買妖怪的時候,我們一度以為他在撒謊。妖王要金精干什么?現在看來,這些金精的流向,極可能就是鎮元子。如此一來……”
天輔沒有接著說下去。
天蓬面無表情地呆坐著,凝視著前方地毯上的紅黃相間的圖案入了神。
天軍用金精從妖王的手中購買軍功,妖王用金精從鎮元子手中購買武器和丹藥,鎮元子用金精從天庭其它仙家手中購買煉制丹藥及法器的材料,所有的金精,最終卻又都流回了天庭的府庫,經過玉帝的手,賞賜給了立功的天軍。
經此一轉,天軍得到了他們要的軍功,妖王得到了他們要的武器和丹藥,鎮元子得到了他要的珍貴材料,仙家,則賺取了中間的利益。
沒想到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臺面下的利益紐帶漸漸勾勒出來,觸目驚心,卻是皆大歡喜啊。
“天庭遲早會被這幫家伙搞垮的。”
他的嘴角微微上揚,似是調侃,又如同無聲的嘆息。
萬壽大仙鎮元子,地仙之祖。
若是鎮元子的話,太上老君不開口,光憑天河水軍根本無法切斷這條紐帶。
沉默了許久,天輔拱手輕聲道:“元帥,不如將此事上奏,交由玉帝定奪吧?若要徹底根除,僅此一法。”
天蓬冷哼了一聲,笑問:“證據呢?”
“這……”
“便是真有證據又如何?天庭具體有多少仙家參與其中你知道?我能猜到的就有幾個了,太白金星、福祿壽三星……眾口能鑠金啊。一次踩這么多人的尾巴,必定惱羞成怒群起而攻。到頭來真有證據,也變成沒有證據。自我軍開始西牛賀州攻略,天庭便有諸多非議。想來,現在無論天上地下,都有無數雙眼睛盯著我們吧。在這種情況下,會有人站出來支持我們嗎?”
天輔默默地低下頭。
天蓬靠著椅背仰起頭來眉頭緊蹙,雙目緊閉,久久沉默,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別說找不到證據,便是找到證據都可能被推翻,就算是不被推翻……
牽涉過廣,到頭來,怕也是與這次增長天王的事情一般,不了了之吧。事后雖然會消停,但只要鎮元子還在,便永遠不會真正斷絕。反倒是天河水軍的立場變得極為尷尬。
火中取栗啊……
安靜的殿堂,窗外傳來陣陣吆喝聲。五萬工匠正在熱火朝天地忙碌著,不分晝夜。天河水軍傾盡全力建設觀云天港,為的是建立西牛賀州的新秩序。
可是,這個目標真有可能完成嗎?一步踏錯,便一切都是徒勞。
許久的靜默之后,天輔微微抬起頭望了面無表情的天蓬一眼,拱手道:“元帥,我們不如……撤吧。”
“不。”天蓬如同酣睡中忽然驚醒般猛地瞪開眼:“我等身受天庭俸祿,享凡間香火,既穿得起這身鎧甲,便要對得起那面旗幟,豈可想著置身事外。”
“可是元帥,此事治標不治本。若無法解決鎮元子的問題,到頭來……”
“治得了本得治,治不了本也得治!”天蓬輕聲喝道:“若任由這般發展下去,不出兩百年,凡間眾妖必將實力大增,到時候,三界恐將再無寧日。”
話到此處,天輔也只得低下頭去。
撐著扶手,天蓬緩緩地站了起來,深深吸了口氣道:“安排一下,我要會一會鎮元子。”
“諾。”
……
廣寒宮中,霓裳仙子坐在冷冷清清的庭院中擺弄著手絹,發呆。
一雙小手悄悄地從身后伸出,快速遮住霓裳雙眼。
霓裳仙子先是一驚,但很快又松了口氣,微微笑了笑。
“猜猜我是誰?”一張漂亮的小臉從她身后探出頭來。
這是一個可愛靚麗的小仙娥,看上去只有十三四歲的年齡。
“是蒂心。”
“一下就猜中,沒意思。”
蒂心仙子顯得有些不開心了,手一松,灰溜溜地坐到一旁的石凳上,趴著石桌。
“能猜不中嗎?這廣寒宮里,也就你會玩這種游戲。”
蒂心仙子打了個哈欠,枕著手懶洋洋地盯著霓裳仙子看:“霓裳姐姐就不能逗我開心一下嘛?”
“行,下次我先猜菡薇。”
說罷,兩人都咯咯地笑了。
廣寒宮,是太陰星君的府邸。居住在這里的仙娥有個共同的稱呼,就是嫦娥。
霓裳仙子是嫦娥,蒂心仙子是嫦娥,剛剛提到的菡薇仙子,也是嫦娥。嫦娥,就是天庭的舞姬。
笑罷,蒂心又望著霓裳可憐巴巴地說:“好無聊啊,霓裳姐姐想點事做吧。”
正當此時,剛好有兩位仙娥從不遠處的回廊經過,霓裳連忙碰了碰蒂心得手臂。
“坐好,有人過來了。”
蒂心連忙直起身子一副儀容端莊的樣子,那小嘴卻撅得厲害。
待那兩位仙娥走遠,蒂心又趴回桌上。
“好無聊,好無聊啊。”
“你剛來,過段時間你就習慣了。”
“霓裳姐姐,廣寒宮一直都是這么無聊嗎?”蒂心問。
“也不是,有時候也會熱鬧一番的,就是比較少。”霓裳撇了一眼懶洋洋趴在桌子上的蒂心:“你老這樣,若是讓星君看見了,有得你受的。”
“哼,我才不怕他呢。”
霓裳忽然臉色一變,站起身來福了福身子道:“霓裳參見星君。”
蒂心嚇得也跟著站了起來行禮:“蒂,蒂心參見星君。”
她低著頭呆呆地站了半響,才發現霓裳已經坐回石凳上饒有興致地瞧著她:“看,還是怕吧?”
蒂心抬起頭來環視了一圈。那四周空蕩蕩的,哪里有什么太陰星君啊?
那小臉一下憋得通紅,咬著唇對著霓裳就是一頓粉拳:“霓裳姐姐你嚇我!你嚇我!我再也不理你了!”
正在兩人打鬧之際,一個嬌柔的身影從宮外飛來,落到庭院中。
“菡薇姐姐!”
菡薇仙子朝著蒂心點了點頭,碎步來到霓裳身邊。
“怎么樣了?”霓裳急切地問道。
“真的開了一瓣。”菡薇的神情有些凝重。
霓裳的心情猶如當頭一盆冷水淋下,呆呆地站著臉色有些不自然,衣袖中,十指不由得緊扣了起來。
“什么開了一瓣?”蒂心站在一旁摸不著頭腦。
菡薇撇了蒂心一眼閉口不答。
霓裳也是撇了蒂心一眼,淡淡道:“沒事。蒂心妹妹不會亂嚼舌根的。”
“對對對。蒂心不會亂嚼舌根的,告訴我吧。”蒂心連連點頭。
菡薇卻是白了她一眼,道:“不會亂嚼舌根也不關你什么事。”
蒂心的眉頭一下皺成了一團,氣鼓鼓地瞪著菡薇。
不理會蒂心,菡薇淡淡嘆了口氣,道:“我還聽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好些仙家準備拿花蕾這件事大做文章。本來該不會這樣的,天蓬元帥是不是最近做了什么,得罪了什么人?”
“南天門?”
菡薇緩緩搖了搖頭:“不只,連與南天門素無往來的仙家都參與了。”
霓裳一驚,后退兩步,未料及腳后有石凳阻擋,身子一傾,只好順勢坐了回去,臉上驚異未定,半天才說:“怎么會這樣……都是些什么人?”
“不清楚,只知道是太白金星牽的頭。”
蒂心的眼睛在兩人身上往來,有點聽懵了:“你們說的是很帥很帥的那個天蓬元帥嗎?”
沒有人理會她。
霓裳咬著唇,手握緊了手絹,不斷地絞呀絞,那雙明媚的眸子微微紅了,淚珠一粒粒下墜,打濕了紅衣。
“怎么會這樣……”
第一百六十章:文字的力量
就在觀云天港工程如火如荼地進行撩動著天上地下無數人原本緊繃的神經之時,在花果山,一只毫不起眼的猴妖正在全神貫注地進行著另一個龐大的工程。
說起來,這個工程比觀云天港都要龐大無數倍。
此時距離猴子返回花果山已經過去三個月。
平平穩穩的三個月里,在猴子的主導下,妖怪們造了吊橋遷入相對隱蔽而寬敞的水簾洞,又在花果山就地取材制作了各種木質家具,這么一放,水簾洞看起來倒也像模像樣,安逸得讓人有些忘乎所以。
完成了安置工作之后,他又迅速在楊嬋的幫助下將過于顯眼的戰艦拆解,所有拆解得來的金屬被妖怪們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搬到水簾洞中。
就保留金屬這一點,猴子給出的理由是花果山沒有金屬礦產,這些戰艦上獲得的金屬將來對花果山來說極為珍貴。
“要在花果山冶煉?”對此,楊嬋不敢茍同,可也并未提出反對。
與此同時,由呂六拐負責的學堂與由楊嬋負責的功法普及也早已開始。妖怪們對于學習新功法如饑似渴,對學習文字卻興致索然。
在普及文字的問題上,就連執教的呂六拐也不上心,往往是妖怪們在猴子的強迫下走進學堂,接著呂六拐搖頭晃腦地講完也不管學生聽沒聽進去時間一到就散了。半個月的學堂工作下來,猴子一抽查,居然交白卷的占了大多數。
很顯然,五大三粗的妖怪們對鬼畫符一樣的文字一點興趣都沒有,久而久之,甚至產生了一定的厭惡感。曾有妖怪揚言要他讀書寫字他寧愿去與天軍拼殺。
這句話或許說得重了點,但也確實是大多數妖怪對讀書寫字這個問題的真實心理寫照。
為此,猴子不得不把呂六拐狠狠地訓了一頓,那次痛罵讓呂六拐每每想起都一陣激靈。
之后,考試的結果被與各種資源的分配掛鉤,妖怪們這才稍稍提起了一些興致硬著頭皮往下學。
來到花果山的一個月后,猴子將組織架構的編造提上了日程,開始了核心力量的篩選。而他提出的篩選第一標準居然是考試。方式,自然是寫文章了。
當然,寫不出文章能寫一句整話也行。
這讓楊嬋越發鄙夷,不明白猴子究竟在打的什么主意。
“準備讓一群妖怪拿著竹簡對天兵‘之乎者也’地說教嗎?”當然,這句話她從未公開說過。
在眾妖的眼中,楊嬋自始至終都是猴子堅定的支持者。
想來無論是在什么形式什么種族的團體里,當官都是一件比較讓人向往的事。核心力量的篩選規則一提出,妖怪們的學習熱情當即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至此,花果山第一輪風風火火的文化大&躍進拉開了序幕。
那一段時間,每逢考試臨近,水簾洞里挑燈夜戰便成了家常便飯,猴子甚至還把“懸梁刺股”的典故拿出來大書特書。在花果山,也經常能看到塊頭極大面目可憎的妖怪三五成群地蹲在某個角落里苦惱地撓頭,翻著只有自己巴掌大的竹簡埋頭苦讀,時不時還蹦兩句詩經上的話出來。
當然,他們未必懂得那些話真正的含義,但也沒關系,因為猴子的考試只要求能簡單讀寫。
應試教育并不可悲,可悲的是連應試教育都沒有。
三個月的埋頭苦讀之后,除了幾個腦袋瓜子實在不開竅的,大部分的妖怪們已經能簡單讀寫,雖然聽寫卷子里依舊是圈圈叉叉一大堆,但總好過交白卷,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
在功法方面,更換了功法之后由于大部分的妖怪修的是行者道,先前不得其法,短短三個月時間已經有三十余只妖怪從凝神境突破到了納神境,更有三只妖怪已經達到納神境巔峰隨時可能突破到煉神境。
聽到這一成果的時候,猴子自然是眉開眼笑,楊嬋則在旁邊溜了一句:“如果你不讓他們去搞什么讀書寫字的話,會更快。”
兩個人的時候,這種話楊嬋也不怕說。
猴子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問道:“光修為高就有用了?楊戩會寫字嗎?”
“當然會!”楊嬋怒視了他一眼。
“那就對了,我還從未聽過哪個道觀的道徒是文盲的。為什么我這里的就不用懂讀書寫字呢?因為他們是妖怪?還是因為他們修的是行者道?”
楊嬋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
“從前有只法力無邊的猴子,手下有十萬猴兵,浩浩蕩蕩威風八面,卻從不要求屬下讀書寫字。所以當他鬧了天宮被如來佛祖壓在山下的時候甚至沒人去營救他。哦,不只沒人救,連個送飯的人都沒。嘖嘖嘖嘖,真可憐。”猴子搖搖頭,嘆了口氣笑嘻嘻地走開。
“你想的是失敗以后的事情?”楊嬋喊道。
“當然,人總得給自己留條后路啊。猴子也是一樣的。”猴子回過頭來樂呵呵地答道。
“法力無邊的猴子鬧天宮,還被如來佛祖壓在山下?喂,這是你自己杜撰的故事吧?”
猴子沒有回答。
楊嬋的眉頭鎖得更緊了。
這些鬼話楊嬋自然不會相信,若真是這樣她肯定是扭頭就走。按照她所了解的猴子,也絕不會真是這種想法。
可不是這種想法,那究竟是什么想法呢?在這里呆了三個月,對這只猴子,她發現自己是越來越看不懂了。
關于決定,猴子從不與人解釋,甚至不與楊嬋解釋。因為解釋不通。
許多事情要解釋清楚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好在猴子在花果山擁有絕對的權力,就算不是絕對服從的楊嬋也會盡力維持著表面的配合,推行的事情總算都沒耽擱,一切井然有序地進行著,只是照著這個模式花果山究竟會發展成一個什么樣的勢力,這里包括楊嬋在內竟沒一個看得懂。
……
斜月三星洞,潛心殿中。
“教妖怪讀書寫字?在花果山三個月,他竟將最主要的精力放在這個上?”須菩提捋著長須嘖嘖笑了起來。
稍稍側過臉去瞧了跪坐在一旁的清風子一眼,須菩提問道:“此舉,清風,你可看得懂啊?”
清風子微微一愣,半響,緩緩地搖了搖頭,拱手道:“先前弟子剛獲知此事,只當是這悟空師弟死馬當了活馬醫,胡亂之舉。可瞧見師傅您得知之后的神情,又覺得另有內情。可這究竟是何內情,弟子當真不解。”
須菩提哼地笑出聲來,揉搓著手中的竹簡深深吸了口氣凝視著屋外隨風飄搖的枝葉,緩緩道:“你看不懂,正常。便是善算的凌云,該也是看不懂才是。現在看來,你這十師弟當真是我斜月三星洞眾弟子當中資質最佳啊。不僅僅是修行者道,便是修悟者道,除開那茅坑石頭一樣的心性,也是最佳。”
說罷,笑呵呵地低頭抿了口茶。
清風子遲疑道:“師傅,弟子不解。”
“你可知,人為何為人,妖為何為妖?”
清風子搖頭。
須菩提伸出一只手指來,嘆道:“文字!”
微微頓了頓,他接著說道:“人有血脈,有傳承,通人情,明事理,一切因由,便都是從那‘文字’開始。有文字,才有傳承,才有協作。一本厚厚的史書,便有學不完的道理。天道無邊,功法、符文、法陣、丹藥,若只一人之力,又如何走得快?而妖生來無父無母,不過是孤身。便是修行資質強人百倍又如何?空有一身蠻力,妖王倒下,妖眾便任人宰割作鳥獸散。若非如此,如今的天庭又如何輪得到人來控制?”
清風子低下頭,微微側過臉來眉頭緊蹙,似乎想到了什么,卻又還沒想清楚。
“千萬年來,妖王輩出,他們搶功法,搶丹藥,搶法器。可便是搶到了有如何?功法能搶,功法背后的道卻摸不著。丹藥能搶,編纂丹方的修士心中所想可看得懂?法器能搶,那煉制法器的技藝莫非也能搶?”
清風子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須菩提長長地嘆了口氣:“此路不通,天軍刀下的累累尸骸便是見證!可惜的是,妖沒有史料,自然也不懂得什么是前車之鑒,他們只知道,搶,比做容易。卻不知道欲速則不達,搶來的東西,終究不是自己的。呵呵呵呵,此猴!”
須菩提臉色驟然一變,伸出一指輕點地板,緩緩道:“所圖甚大啊!”
清風子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甚是駭然。
輕捋長須,須菩提又嘖嘖嘆了起來:“先前為師倒是小瞧他了。只是,他是如何想到這些的?”
想著,他不由得微微瞇起了眼睛,百思不得其解。
這些,他站在這天地?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