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64部分

火光將一切映得通紅,炙熱而渾濁的空氣,無數的妖怪揮灑著汗水。吆喝聲、誦讀聲、搏斗聲、爭吵聲此起彼伏。
熙熙攘攘,便如同一整個人類的城市一般。
在這座城市面前,他就渺小得如同一粒沙塵。
只這一幕,玉鼎便驚得張大了嘴巴,驚恐地望向猴子,半天說不出話來。
那伸出的手指半天不知道該往哪指。
這根本就不是什么妖怪勢力,這根本就是一個隱藏在地下的妖怪帝國!
好半天,他顫抖著合上嘴巴,干咽了口唾沫,問道:“這……都是你干的?”
猴子略略點了點頭,拉著他的衣袖道:“走,我帶你參觀。”
說罷,猴子帶著玉鼎一路向下飛行,沿途無數的妖怪歡呼雀躍。出如同野獸般嚎叫。
那聲音震耳欲聾。
對于人類來說。這就是個猶如地獄般的地方。
玉鼎驚慌地張望著。藏在衣袖里的手隱隱有些抖了。
飛在前方的猴子卻自顧自地說著:“地面實在太危險了,在天庭的眼皮底下,他們不會給我足夠的時間展起來。所以我建立了這個地方,將自己偽裝成一支普通的妖怪勢力。這樣最起碼短期之內不會被察覺到,應該能贏取一定的時間。”
落到最下層空曠地面上的龍骨邊上,玉鼎抬頭仰望巨大的戰艦骨架。
巨大的木制滑輪臂膀正懸空微微挪動,吊著繩索的平臺上坐著的工匠正專心致志地刨著木器。幾名戴著鐐銬渾身衣著破爛的天軍正在與一眾妖怪工匠討論著什么。
吆喝聲中,妖怪苦力推著平板車將新砍下來的木大樹木送達。在他們的身后是揮舞著皮鞭的軍士。
猴子指著那龍骨說道:“這是最新的戰艦骨架,已經是第四代了,不過還沒完成。本身也只是試驗品罷了不會投入到戰斗中。妖怪沒有工匠,最初全靠俘虜來的天庭工匠指導才完成了第一代戰艦,往后,我的人馬已經漸漸掌握了工藝。現在前三代的戰艦都已經被拆解,地下船塢還沒建成所以沒有足夠的空間停放,當然,本身前三代也還達不到上戰場的要求,選擇在這個時候建造純粹只是為了熟練工匠的技藝。我們需要培養更多的工匠,畢竟不可能一直依靠天庭的俘虜。而且。往后他們都將成為你的得力助手。”
“你在這里興建戰艦,如何出地面?”玉鼎有些疑惑地問道。
猴子瞧了玉鼎一眼,笑嘻嘻地指了指遠處的深潭。
那深潭邊上,一排排的水族妖怪正在不斷往返,將一個個裝滿泥沙的竹筐送入深潭中。
“那條水道直通東海,不過現在還太狹小了只能用來運送挖掘出來的沙石。沿著這條水道開鑿地下運河的事情已經提上了日程,現在正在繪制圖紙。屆時,第一批的船塢都會是地下船塢。”
玉鼎眨巴著眼睛,微微張了張口,半響說不出話來。
言語,已經無法形容他此刻的感受。
帶著玉鼎,猴子來到了校場。
在那里,玉鼎看到了堪比天軍的軍陣在操練拼殺,陣陣吶喊聲在空蕩蕩的地下空間里回蕩,交雜。
站在高臺上的妖將想伸手讓軍陣停下來迎接卻被猴子制止了。
“這些是我的精銳部隊,或者說是未來的軍隊核心。”猴子回過頭對玉鼎說道:“清一色的行者道,當中許多已經突破到了煉神境。不過現在有個問題,那就是他們缺乏實戰,而本身戾氣又過重,修為很難再更上一層樓。其實也沒什么關系,只要等到真正與天軍開戰,消了戾氣,修為自然就能有所提升。當然,前提是他們能活下來。另外,他們的術法不行,要彌補這一塊需要很長的時間,好在現在時間還有。還有一個問題比較棘手,天軍都會飛,我也希望我的部隊都有翅膀。”
說罷,他笑瞇瞇地注視著玉鼎。
“這,這沒問題,只要備齊足夠的材料,要翅膀很容易。”早已看花了眼的玉鼎有些結巴地說道。
“到時候就拜托玉鼎兄了。”猴子轉過身去繼續往前走:“這里的東西一時半會看不完的,我們去看看你最關心的。”
領著玉鼎,猴子沿著石壁上裸露的階梯一步步向上,穿越了規模宏大的冶煉所,穿越了繁忙無比的工程部,又越過了燥熱得令人窒息的生活區。
站在高處,玉鼎可以清晰地看到整座地下城市的結構,看到遍布的妖怪,那場面足夠讓任何一位天軍將領膽寒。
終于,他們來到了學堂。
無數的課室里,妖怪們好似人間學堂里的孩童一般整整齊齊的坐著,誦讀,習字。
當中許多都早已不是什么小妖,而是正正經經的成年大妖,玉鼎甚至看到一只身高達到一丈五的大象精蜷曲著身子擠在狹小的課室里認真地聽著只有他膝蓋高的兔子精講課。
那大門被鑿出了一個窟窿,看情形是被他給擠壞的。
玉鼎瞪大了眼睛注視著眼睛這匪夷所思的一幕。
如果先前看到的僅僅是武力,那么現在看到的就是武力背后的內核,這座地下城市真正的核心所在。
知識、傳承與復制。如果說猴子是這座地下城市的大腦,那么這里便是它的心臟,將新鮮的血液源源不斷地輸送到每一個角落,構筑起壯碩的肌肉。
轉過身,撐開手,猴子對著玉鼎說道:“看,每一個加入花果山的妖怪都必須要先習字,無論他們先前是什么。小妖也好,妖王也罷,都需要先習字。這是花果山的規矩,沒有特權。我需要軍隊,但不是一支毫無紀律可言的軍隊。”
“而習完字,也不是就可以離開學堂。一對一的教育太慢了,我需要更加快捷的方式。在這里,他們可以選擇各種課程,包括涉及到各種修行功法的課程,軍事課程,戰斗課程,冶煉課程,工程制造……在他們進入相關的崗位之前,必須以最快的度在這里掌握相關的基礎知識。”
楞了半天,玉鼎問道:“他們愿意聽你的嗎?這些,就算在人類當中也不可想象,而你面對的是一群妖怪。一群,無法無天的妖怪。”
只見猴子淡淡笑了笑:“花果山不是善堂,這里的一切都是為了有朝一日走上地面而準備的。不過,我也會給他們選擇的權力,要么學好一種技能,向我證明他們的價值,為自己爭出一條路。要么……到那里去。”
遠遠地指著熱火朝天開鑿的石壁,猴子面無表情地說道“花果山不養閑人。想在這里活下去,就必須付出相應的回報。請相信我對這里有絕對的控制權,就算讓他們掌握了火器,也絕對不會出現失控的情況。”
玉鼎撇了一眼遠處在飛舞的皮鞭下勞作的妖怪,緩緩問道:“如果他們真要走呢?”
“橫著,抬出去。”(未完待續。。)
ps:么么,今天更新了七千字,我會告訴乃們我已經彈盡糧絕了么?
話說今天點擊打賞訂閱攢各種不給力啊,莫非我請假七夕陪大家結果大家都有約了?
我擦……
好了,甲魚繼續碼字了……說好這個月拼命的。
感謝大家的打賞訂閱還有寶貴的月票支持。
另外,慣例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求攢vip章節~啊,大家別藏著掖著了。
第一百八十七章 :考慮考慮
“橫著,抬出去。”
說這話的時候猴子輕描淡寫。
聽這話的時候玉鼎的嘴角卻猛地抽了抽。
有那么一剎那,他甚至產生了一種錯覺,這要離開就得橫著抬出去的當中,也包括了自己。那現在自己是不是已經上了賊船了?
不自覺地縮了縮腦袋,他小心翼翼地瞧著猴子。
六年前,他與猴子在自己的洞府里認識,也曾深談過,自認對他還是有些了解的。
那時候的猴子如同一個剛長成的少年,走在人生的岔道口上,心性未定,目標模糊,雖然固執,但本性純良。
現在呢?
六年了,玉鼎對猴子的印象還停留在原來的記憶中,那只稚嫩的猴子。
也因此,他才會答應過來花果山看看,因為猴子的修為看起來已經不是一般妖王可比,若是能將整個勢力牢牢地控制在手中,那么就算錯,其實也錯不到哪里去。
現在他看到了,猴子確實牢牢地控制著整個花果山勢力,以無法想象的威信控制著。但他也看到了猴子的另一面。
火盆里的火熊熊燃燒,遠遠地,玉鼎聽到各種嘶吼聲、慘叫聲在這巨大的地下空間回蕩。就在他的不遠處,一位“學生”因為無法按時完成課業被用皮鞭抽得皮開肉綻。
刺耳的鈴聲響起,所有的妖怪都停下了手邊的工作離開工作崗位前往生活區,玉鼎能清楚地看到他們領取的食物糟糕得如同一盆餿水。
這些妖怪就是在這樣的環境里生活著。
而生活區生活里休息充分的妖怪則迅涌出替代了他們。
地下,沒有晝夜之分。在這里。所有的工作都是兩班倒輪換。將每一寸的空間都合理利用起來,不惜代價確保進度。
這只猴子早已不是六年前的那一只。
這六年的光陰里,玉鼎想象不出究竟生了什么。如今的這只猴子已經選擇了自己的路,走出了彷徨,可他不知道,這只猴子還是否保留了原本的純良。
他正在以無以倫比的鐵腕控制著很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強大的妖怪勢力以極快的度崛起,以各種前得無法想象的思維打造一個屬于妖的龐大帝國。
無論他們愿意與否,在這個帝國里。所有的妖怪都咬緊了牙,承受著無盡的痛苦,以一種驚人的度成長,隨時準備挑戰天庭的權威,顛覆整個世界。
原本的固執被揮得淋漓盡致,原本的善良是否還依舊,卻有待考究。
起碼現在玉鼎所看到的,為了獲得實力,為了保障這里的安全,為了未來的勝利。猴子不惜代價,也不介意采取任何血腥手段。
這不由得讓玉鼎身子為之一緊。
這里最危險的。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那些無法無天、大字不識一個的妖眾,而是眼前這只猴王。
那些火器一旦掌握,他們肯定是能將它的威力揮得淋漓盡致,揚光大的,也不會出現失控的局面。關于這一點,玉鼎現在絲毫不擔心。
但無序的混亂,只可能帶來有限的傷亡,而有準備的殘暴,卻可以帶來整個世界的徹底顛覆。
毫無疑問,玉鼎是討厭天庭的,由始至終,他對天庭都沒有好感。也毫無疑問,玉鼎熱愛各種明,對猴子的那些構想他沉溺其中。
可他真的準備好要當人類的千古罪人嗎?
隱隱地,玉鼎有些退縮了。
“你這樣,會不會太過了?”玉鼎干笑道。
猴子注視著玉鼎,依舊是那淡淡的笑容,緩緩說道:“如果玉鼎兄有機會看到天軍對妖的屠戮,便會覺得這還不夠了。本是不融于這個世界的種族,要拼出一條路,難免會付出一些代價,一些犧牲。與其出去讓天軍殺了拿去領功,不如為這里貢獻一份力量。至于他們愿不愿意,這真的那么重要嗎?你說,是不是?”
“他們是你的同類,就算他們不愿意,你也不應該……”
“他們是我的同類沒錯,但如果他們不信仰這份共同的事業,便屬于異端了。”猴子伸手攬著玉鼎的肩膀,一步步地往回走:“允許天軍拿他們領軍功,允許妖王拿他們賣人頭,就不允許我奴役一下他們?其實這該是屬于‘人權’問題了,本質上我是支持平等自由化的,但和一個連走在陽光下的權力都還沒有的種族談這個問題,是不是太早了一點?”
“而且,其實如果我能坐下來認真地和他們談一談,我相信他們當中大多數的妖怪都會開化的。只是我沒那個時間,也沒那個功夫。現在要做的事情很多,總有些不太重要的東西得被先行放到一邊。我們不可能顧到每一個點,只要顧好大局就行了,你說對不對?”
玉鼎干笑著,一時間真不知道說什么好。
“現在,該談談咱的正事了。幫我研究火器如何?那東西當真是只有你才得心應手,就算我師傅須菩提來了,也該是一時半會束手無策。”
“如果我不答應,會不會也要橫著抬出去?”
“那不會。不過,如果有人問你,你最好這樣回答。”
“啊?”
“我不一定會成功,在真正成功的那一天來臨之前,誰也說不準。弄不好回頭天軍就傾巢而出把我這里給剿了,到時候玉鼎兄你幫我做火器,便是十二金仙的身份恐怕也不好保全吧?所以,最好的理由該是——我逼你幫我做的。”
“你幫我想得還挺周到的。”
“怎樣?考慮得如何了?”
“還得,再考慮考慮……”
“沒事,慢慢考慮。留下來住幾天嘛。我讓楊嬋多陪陪你。你們師徒也許久未見了吧?”
“額。我要是不答應,真不用橫著抬出去?”
“恩,這個我也得考慮考慮了。”
“……”
……
漆黑的夜,西牛賀州樹林中一片空地上,太上端坐著雙目低垂。
不遠處,風鈴拿著明晃晃的匕對著一只被她五花大綁的兔子瑟瑟抖。倒是那只兔子看上去十分鎮定,一點都不害怕,反倒眨巴著眼睛瞧著風鈴。
猶豫著。猶豫著,半天都沒動靜。
太上忍不住抬起眼皮望了她一眼,輕聲問道:“要不,讓老夫來?”
“不!老先生,這種事情讓晚輩來就好了。敬老愛幼是斜月三星洞的優良
傳統!”風鈴嚷嚷著,卻還是沒動手。
好一會,她直接將那兔子放了。
望著那兔子蹦蹦跳跳溜進樹林里,她如釋重負般松了口氣。
“你這樣,還怎么打獵啊?”太上無奈問道。
“沒事,我們可以摘野菜吃。老先生。你不介意吃素吧?我帶了野菜圖譜的,不過現在得先生個火。天有點冷了。”
說著,風鈴撿起了柴火,堆成一堆,又弄了些干草撒上去,掏出火信子。
不過很快她現了一個問題,火信子是帶了,可走得匆忙,忘了點……
無奈,她又開始了鉆木取火。
這是她第一次干這種事,結果是忙了好半天也沒找對姿勢,直到把手中的樹枝揉爛了也沒點起火來。
太上看不下去了,趁著風鈴轉身的時候將藏在衣袖中的手偷偷伸了出來,一指,那干草堆頓時冒出了火星,緩緩燃了起來。
“咦?著了?怎么回事?”風鈴盯著那火堆呆。
太上淡淡笑了笑,說道:“該是剛剛已經成功了,只是要等一下才燃起吧。”
“可我剛鉆的不是這個位置啊。”
“恩,那可能是自燃了。天干物燥嘛,秋日里山火也時有生,該是讓你碰上了。”
“哦?這樣啊。看來我運氣挺好的。那,老先生你稍等下,我去找野菜。”
“這么晚找起來恐怕不容易吧?”
“沒事,我可以用火照明。”風鈴伸手從火堆里抽出一支燃了半邊的柴。
又看著風鈴來來回回忙碌了好一會,半天都沒找到,太上無奈嘆了口氣。
這樣下去,明天還能趕路嗎?他想。
悄悄伸手指了指一旁的草堆,那草堆一晃。
“誒,你看,那好像是野菜。”
“恩?”風鈴連忙跑了過來拿著圖譜校對,半天,蹙眉說道:“不是,這些圖譜上沒有。亂吃會拉肚子的,這些不能吃。老先生你沒找過野菜吧?”
說罷,扭頭就走。
太上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那些都是頂級的“野菜”,甚至還能補充靈力……
須菩提教徒弟就沒先教如何鑒別天材地寶以方便搶奪嗎?
朝著風鈴招了招手,太上道:“來來來,讓老夫看看你的圖譜上都有些什么野菜。”
風鈴走過來將手上的圖譜遞上。
翻了翻,太上隨意地撇了幾眼,又是悄悄伸手一指。
不遠處的另一堆草叢微微一晃。
“你看,那邊有。”
“誒,好像真的有啊。這里我剛剛找過的,怎么沒現?奇怪了。”風鈴翻著圖譜校對:“不過,好像還是有點差別。”
“就是了,沒什么差別!圖跟實物總會有出入的!”
太上再也受不了了,捋起衣袖親自奔了過去,伸手就摘。
這女娃兒,如果不是自己找過來,她真能活著獨自走到花果山嗎?他想。(未完待續。。)
ps:苦逼的一天又是開始了,今天要繼續堅持加更。
啥也不說,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還有求攢。
乃們忍心看著這本書的vip攢率掉到2%以下嗎?
第一百八十八章 :好深一個坑
由于沒有鍋,摘好野菜之后風鈴只好把它們串在樹枝上烤。
沒有任何調味,沒有任何作料,加之手藝又實在不怎么樣,除了剛開始烤焦了一批之外最終烤出來的東西自然也是難以下咽。
不過難以下咽也要吃,現在可不是品嘗美食的時候,關鍵是要吃飽了明天才有力氣上路。
吃的過程中太上悄悄將自己手中的野菜全部改了味道,結果吃完之后還是覺得渾身都不舒服了。無奈,只得又偷偷地把肚子里的野菜都變走,反正以他的修為就是不吃東西日子也一樣過。
風鈴就不同了,就光吃野菜的時候已經好幾次差點嘔了出來,不過她還是堅持著挺了下來,這小女孩倔強得讓太上都有些詫異。
不過看情形也是吃不飽。
累了一天一夜,吃完飯,風鈴就昏昏沉沉地躺在篝火邊上睡了過去。太上則一直在一旁打坐,靜靜地瞧著她。
一縷月光透過云彩照在她清澈的臉上,微微蹙起的眉頭,不時的夢囈,似乎是在呢喃著什么。
“做噩夢了?”想著,太上輕輕晃動了下手指,點點晶瑩從指尖揮灑而出沒入風鈴的眉心。
漸漸地,那緊蹙的眉舒展開來,綻放了一抹甜甜的微笑。
“還是做個好夢吧,不然明天沒精神的。”太上仰起頭淡淡嘆息,捋著長須,透過云層凝視明媚的月:“真是個好姑娘啊。你可不要怪老夫,老夫也是逼不得已啊。怪只怪,那下套的人太狠了。這些人。破了這天道。真就那么好嗎?”
想著。他不由得苦澀地笑了笑。
到午夜,天空飄起了毛毛小雨。
太上撇了一眼,擺了擺手,輕聲道:“別來添亂。”
云上的龍族聞言悄悄遁去,烏云飄散,月光依舊。
不多時,秋日里的寒氣又襲來,葉片上凝結了霜露。
注視著累了一天一夜還吃不飽。枕著手臂蜷縮成一團熟睡的風鈴,太上長長一嘆,拍著大腿緩緩地站了起來,一步步走到她身旁,伸手把了把脈門。
“哼。”他緩緩地搖了搖頭:“居然給她吃那種東西,修為明面上是煉神境,實則恐怕比之納神境都略有不足啊。難怪還會怕冷。這須菩提實在是……”
低下頭,他從衣袖中摸出了一瓶丹藥,抖出兩顆塞到風鈴的口中。
“這便當做那兩個薄餅的補償吧。”
將丹瓶收起,太上伸出左手。掌心銀光環繞。
漸漸地,風鈴的身體好些擺脫了重力一般懸浮了起來。隨著太上的身影一同往東邊飛去。
半響,太上又帶著風鈴折返。
“算了,換個方式,省得老夫明天不好解釋。”
將熟睡的風鈴放回原處,整個大地都微微震動了起來。
太上緩緩揮舞著手臂,點點熒光灑落周遭。
以他們為中心,方圓十余丈的地面,連同樹木泥土篝火,全部維持著原狀被拔向空中,就好像被一把巨大的鏟子連根掘起一般!
月色中,西牛賀州的居民抬頭望見一整塊6地如同懸浮著的島嶼從頭頂掠過,飛向東方。
……
清晨,一只妖怪早早地敲響了玉鼎的房門。
一夜未眠的他驚得整個坐了起來,干咽了口唾沫,伸手拉開房門。
屋外,是一只蟬精。
“什么事?”他輕聲問道。
“大王請玉鼎真人到餐室一同就餐,楊嬋姐也在。”
“知道了。”緩緩合上房門,玉鼎真人撫了撫胸口,紓了口氣。
這一夜,他輾轉反側,想了很多很多。
來之前,他只是擔心猴子是否能把握得住這里的妖怪,能否將自己研制的火器揚光大為自己爭一爭面子,讓那些個師兄目瞪口呆。
看了那龐大的地下城之后,他現自己原先所想的根本就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這猴子究竟會把火器玩到什么樣的高度。
就他這樣的倒騰法,割據一方與天庭分庭抗禮玉鼎也絲毫不覺得奇怪。
這局,玩得太大了。
大到玉鼎都隱隱有些害怕。
雖然他不討厭妖怪,雖然他也看天庭不順眼,雖然他對猴子的理念極為感興趣,但說到底,他也還是十二金仙,闡教十二金仙,漫天神佛多是他的同門。
身為十二金仙,幫著反天真的好嗎?別到時候連昆侖山都回不去了。
當然,他現在需要考慮的還有另一個問題,那就是他看光了猴子的秘密,如果現在說出不加入之類的話,猴子會怎么處理他。
感情打一開始猴子帶他進地下城就是準備了要將路都堵死啊。
若是幾年前的那只猴子,玉鼎倒是放心,說什么“橫著抬出去”最多不過是開個玩笑罷了。現在這只呢?
其實玉鼎也還是覺得不會,但他已經不敢相信自己了。別忘了,剛開始來的時候他就全然沒想過會出現這種境況。
六年前的納神境稚嫩小妖,誰能想到如今竟變成了雄霸一方的妖王,要與天爭長短。
“如果……偷偷溜走,會不會也是一個辦法呢?”
他忽然想起當年自己將全套的靈力感知法門都教給了猴子,這還能逃得掉嗎?啊哈哈哈,自作孽啊,這下死定了,真死定了。
梳洗了一番,整了整衣冠,玉鼎扭扭捏捏地出了房門,隨著引路的小妖一路來到餐室。
餐室里,猴子與楊嬋已早早地等待。
見到玉鼎,楊嬋依舊像以前那樣一臉的冷淡,一頓早飯吃下來也沒說什么話。頂多,就是隨意地寒暄了幾句。
席間。猴子提了一次。說玉鼎難得來一趟。要楊嬋先放下手頭的事情盡盡地主之誼帶玉鼎逛逛花果山,卻被她直截了當地拒絕了。
這讓玉鼎不由得起疑,這個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徒弟是不是早早知道自己現在所面臨的問題然后胳膊肘往外拐,刻意和自己保持距離?
“糟糕,這樣真就半點指望都沒了!”玉鼎想。
無奈,他低著頭默默開始編制各種說辭,準備著猴子問起“考慮得如何”便可以對答如流進退得當。實在不行,還有個回旋的余地。
哪知猴子問都沒問。
那要主動提起嗎?
抱歉。他沒那個膽。
一餐飯忐忐忑忑地吃完,猴子和楊嬋說有事忙便離開了,臨走叫來了短嘴大角還有小狐妖,說是讓他們帶著玉鼎逛一逛。
逛哪里?
接著逛地下城……
小狐妖是來當向導的,那化神境的大角和短嘴,不用說,肯定就是來看著他的。
兩個化神境行者道妖修守在身旁,你讓他這個活了幾千年卻只有金仙修為的悟者道怎么辦?從地下城那個遍地是妖怪的地方打出去?借他十條命都不夠啊!
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滑落,玉鼎的嘴角微微抽搐,越覺得自己已經跳入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坑。
隨著小狐妖又是下了地下城。逛了冶煉場,逛了倉儲室。逛了配給站,那場面、效率無不讓人震驚。
但越是震撼,玉鼎的心就越慌。他開始想象著自己被天庭現幫猴子研究火器之后的通緝令里腦袋會值多少錢。
“三萬金精?”
“額,最少十萬。”
“不只,應該有百萬。”
“也許昆侖山為了劃清界線會追加兩百萬,這像我那師兄的風格……”
看的東西越多,他越心驚,到最后,竟現自己的腦袋可能值破紀錄的千萬金精。
“要不……我自己先賣了吧?花完再死。”他忽然冒出了這么一句。
“恩,真人,您說什么?”走在前面的小狐妖回頭問道。
“沒,我只是在說,這里很有前途。”
“那當然。”小狐妖得意地仰起頭,笑道:“這都是多虧了猴子哥哥,沒有他,我們現在都還不知道在哪個角落里躲躲藏藏呢。只要再給我們一點時間,便是天庭大軍傾巢而出也奈我們不何了!”
“對了。”玉鼎悄悄蹭過去套近乎:“你們一般對要離開這里的妖怪,都怎么處理啊?”
“離開?為什么要離開?”
“別管為什么,你就告訴我,如果真出現了,你們都是怎么處理的?”
小狐妖撓撓頭,答道:“就……殺了唄。知道太多了,放出去萬一泄密怎么辦?為了大家的安全我們有義務殺了他們。怎么啦?”
果然,果然如此!
玉鼎真人欲哭無淚了。
又隨著小狐妖走了好一段,小狐妖一路介紹,玉鼎真人卻半點都聽不下去,心中一直忐忑地注意著自己身后的兩只化神境的妖怪。
許久,玉鼎真人又小心翼翼地問道:“那個,如果知道秘密的是你們大王的好朋友,會不會有特例呢?”
“我們大王從不讓他那些不加入花果山的朋友進地下城的,免得我們難做嘛。真人你問這個干嘛?”忽然間,小狐妖瞪大了眼睛注視著玉鼎,驚道:“真人,不會是你想離開吧?”
這一叫,嚇壞了玉鼎。
他連忙搖頭擺手驚慌道:“噓!別!別亂說,我可沒說要離開啊!這話可不是我說的啊!”
正當此時,他忽然聽到身后的短嘴對著一旁的衛兵低聲交代道:“去,把玉鼎真人的房間挪到地下城來,給他安排個靠下層的住處。”
頓死,死的心都有了。
自作孽啊!為什么要那么多話?這不是找死嗎?(未完待續。。)
ps:額,堅持了兩天的每天兩更昨天沒能堅持了。
昨晚對著電腦腦海一片空白,硬寫了五千字最后全刪了。哎……
今天生意上的伙伴一早給我電話,讓我自己斟酌,小說盡量減少時間別太過了,生意才是王道。
哎,我該說什么呢?
我看到一片片喊著加更就訂閱的家伙,我堅持了兩天加更,然后呢?均定掉了。無語了。
從今往后只常駐書評區,請大家多多帖,活躍書評區,謝謝了。
慣例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求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悄然到訪
一陣輕風撫過臉頰。
風鈴微微動了下,伸手揉了揉眼睛不經意間將手上的泥沙一并抹上了臉。
微微睜開眼,下一刻,她猛地瞪大的眼睛,驚醒。
不遠處,太上正盤腿端坐著,抬起眼皮瞧她。
“老先生,為什么不叫我?都日上三竿了!”她驚慌失措地站了起來,開始手忙腳亂地收拾:“糟糕了,今天這么晚,到時候又走不了多遠。”
“休息一天也沒什么關系,畢竟昨天累壞了。”太上輕聲嘆道。
“那可不行,剛出第二天就休息哪有這樣的道理。就這樣子,什么時候才能到東勝神州啊。咦,我的靈力怎么這么充裕了?難道要全部外放才會提升?”
風鈴呆呆地望著自己的雙手,一時間摸不著頭腦。
太上笑而不語。
“不管了,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背起包裹,風鈴找了找方向,帶著太上一步步朝東邊走去。
剛走幾步還沒來得及騰空,她便停下,蹙著眉頭退了回來。
來到太上面前,她低頭盯著地面疑惑地看了許久,問道:“老先生,你有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啊?”
地面上有一條非常明顯痕跡,一邊是黑泥,只偶然見到幾株青草,另一邊卻是黃泥,遍地枯黃的野草。
看上去就好像兩片完全不同的土地被硬拼湊到了一起。
“有什么不對?”太上一臉淡定地反問。
“這……還有這……老先生沒覺得有什么不對嗎?”
放眼望去,便是兩邊的樹木種類也是明顯不同。那種感覺,就像是拼接的兩幅畫卷。
“沒覺得有什么不對啊。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你這丫頭。是走的路太少了。”
“可是昨晚好像不是這樣的。”
“昨晚黑漆漆地。你看清了?”
風鈴蹙起眉頭繞了一圈,又往遠處眺望,回頭說道:“我們……昨天好像不是在這里啊。奇怪,難道我們睡著的時候被人換了地方?”
“不是在這里嗎?”
“你看,昨天沒有看到那座山的,那個位置應該是平原。”
太上靜靜地注視著風鈴,許久,有些憂慮地問道:“你是不是太累。記錯了?依老夫看,不如就在這里休息一天吧。”
“我記錯了?”
太上回頭指了指不遠處的篝火堆:“你去看看,那篝火是不是你昨晚點的,那些樹枝是不是你昨晚撿的,再看看篝火堆周遭的樹木是否與昨晚一般無二。”
盯著看了許久,風鈴越糊涂了,半響,只得捋了捋秀,長嘆了口氣說道:“看來我昨天真是太累,記錯了。還好有老先生在。要不然我都亂了。”
她呵呵地笑了起來。
太上微微點頭,也是笑了笑。
“那我們現在趕緊出吧!”
消除了顧慮。兩人分別施展了御風術一同朝著東邊飛去。
蒼茫大地上盡是枯黃,若從上千丈的高空俯仰,可以望見山的那邊有一座人類小鎮,熙熙攘攘。
此時,他們身處南瞻部洲,距離花果山,只剩下八萬里不到。
……
晚餐時,水簾洞上層猴子的專用餐室里又是只剩下猴子與楊嬋兩人。
吃到一半,楊嬋輕聲問道:“聽說,你把我師傅弄到地下城去住了?”

第二書包網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