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66部分

砸了!”
“你倒是試試看啊!”楊嬋怒目瞪向楊戩,伸手一揚,直接祭出寶蓮燈。
微紅的眼眶,兩滴眼淚劃過臉頰。
紅光照耀著楊戩的臉,他咬著牙,卻又無可奈何。這妹妹什么性格,他如何能不知道?
房間里的氣氛頓時變得僵持無比。
……
門口,詭異的談判也還在繼續。
“玉鼎兄啊,其實我是好人。好吧,不是好人,是個好妖怪。你贊不贊同?”他攬著玉鼎真人的肩,用眼角瞥了玉鼎一眼。
那玉鼎微微縮了縮腦袋,干咽了口唾沫,不答話。
“你說我是不是好妖怪!”
“是!是……是!”
“是什么!”
“是……是好妖怪……”
“是好妖怪就好。可是呢,好妖怪。也不代表好欺負,好糊弄。對吧?我生平最恨人欺負好妖怪了。你說你徒弟打爛我那么多東西……”
“他打爛東西你找他去啊。”玉鼎真人的眉頭皺得如同擰緊的麻布,已是欲哭無淚。
“誒,這話不能這么說。分明是你這師傅沒教好他才會打爛我的東西的,那一身的本領,哪一樣不是你教的?哦對,這事兒還是你親口告訴我的。所以,本源還是在你這里。說!你是不是想推卸責任,不想賠?”
“沒……沒……”玉鼎真人的頭埋得老低了。
“沒就好。打爛東西不賠的人我也恨。那咱就這么說定了?”
“……”
“說定了,是不是啊?”猴子伸手手掌在玉鼎真人的眼前攥得噼啪作響,驚得他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正當此時,短嘴從遠處急匆匆地奔了過來,俯身道:“來了!”
“來了?”猴子一下站了起來,想了想又扭頭面無表情地對玉鼎說道:“咱可說好了,老子生平還恨說話不算話的人。對這種毫無信用的家伙,恨不得把他們碎尸萬段!玉鼎兄你,該不會剛巧就是那種人吧?”
“當……當然……不是了……”玉鼎哭喪著臉道。
見到這一幕,猴子才放心地隨著短嘴往外面奔去。
見猴子消失在轉角處,玉鼎真人憤憤不平地蹬腿,嚷嚷道:“這哪里是妖王。這根本就是土匪頭子!土匪頭子!”
“你說啥?”猴子的臉從過道的轉彎處又伸了回來。
“沒!沒!”玉鼎真人連忙捂著臉低下頭去。
冷哼一聲,猴子白了他一眼扭頭離開。
不多時,猴子領頭,敖寸心帶著敖聽心急匆匆地從洞外走來,一臉的憤慨。
“他真來了?”
“當然。嫂子,這我還能騙你嗎?”猴子笑嘻嘻地跑到門前站定。朝屋里指了指,道:“就在里面。”
“不會我一推門他就跑了吧?”敖寸心有些忐忑地望了猴子一眼。
“不會!我這花果山天羅地網,保準他跑不掉!”
只見敖寸心眉頭一蹙,緊咬著嘴唇,兩滴眼淚轉悠著滑落,開口哭喊道:“你這沒良心的王八蛋!”
喊罷,抬腿直接踹開門去。
屋內的楊戩驚呆了。
只聽“咣”的一聲木門甩上,原本屋里的爭吵聲頓時銷聲匿跡,只剩下敖寸心一個人的哭喊聲。
不多時,那木門嘎吱一聲打開,敖寸心一把將楊嬋給推了出來,又用力將門合上。
完了沒一會,又打開門,含淚指著猴子叱喝道:“不許進來!”
“明白。”猴子呆呆地點頭。
“咣!”門又甩上了。
隱約聽到屋里砸盤子的聲音……
“你這嫂子真兇猛啊。”猴子不由得摸著下巴嘆道。
看了看門,又看了看猴子,臉上還帶著淚痕的楊嬋問道:“你叫來的?”
猴子點了點頭:“你哭啦?”
“要你管!”楊嬋連忙扭過頭去。
站在一旁的敖聽心無奈地嘆了口氣,一時間,不知說什么好。
不多時,猴子驅散了門口的眾妖讓他們該干嘛干嘛去,又交代短嘴把呂六拐喊來。
那呂六拐剛一到就對著猴子哭哭啼啼,說是剛離開一會地盤就給人砸了,工程進度延后無數。猴子直接拎起一旁的玉鼎,也不管那屋里的二郎神啥感受,總之把玉鼎丟給呂六拐,便當是這次損失的賠償。
這下可把呂六拐高興壞了,那神情就好像看見天上掉松果似地,看得玉鼎一陣哆嗦,錯以為對方要把自己煮了吃了。
看著一眾妖怪歡天喜地地把尖叫的玉鼎抬走,一直默不吭聲的敖聽心眼角頓時一陣抽搐。
這東海龍宮的新鄰居,明顯不是善茬啊……
待到天微微亮的時候,木門才重新打開,這次出來的是楊戩。
他臉色鐵青,環視了一周還留在那里的猴子、楊嬋、敖聽心,冷冷地指著猴子說道:“你,給我進來!”
“啥?我?”猴子一時間懵了,有些不懷好意地瞧著楊戩道:“要打的話,可否換個大點的地方?”
“別擔心,就聊聊,聊聊而已!你我,把話說清楚!”
這語氣格外重,讓人感覺不像是那平日里溫文爾雅的楊戩說出來的話。一時間,猴子不明所以。
透過門的縫隙,楊嬋望見屋里的敖寸心正猛地給她打手勢,那神情像是……
只一霎,楊嬋整個臉火辣辣的,紅得像個蘋果,頓時明白了楊戩找猴子單獨聊究竟是為了什么了!
第一百九十三章:承諾(大章,加更,感謝儒生)
小小的房間里青燈搖曳,楊戩與猴子面對面地坐著,不一言。
一旁的敖寸心低著頭,安靜得像只鵪鶉鳥。門外,楊嬋小心翼翼地趴在門上偷聽。敖聽心靠在墻角呆,幽幽地嘆息。
小小的房間里,彌漫著一種無奈的氣氛,讓猴子渾身不舒服。
就這么靜靜地呆著,楊戩一直看著猴子。
許久,猴子終于忍不住說道:“能直截了當點嗎?你這樣我不太習慣。”
楊戩依舊不緊不慢地打量著猴子,深深吸了兩口氣,似是抑制自己的情緒波動,緩緩說道:“你出身花果山,現為須菩提座下第十個嫡傳弟子,對嗎?”
“是。”
“你和嬋兒,展到什么程度了?”
“啊?”猴子一時懵了。
淡淡地嘆息著,楊戩輕聲說道:“你是個妖怪。就算你是須菩提的嫡傳弟子,也還是個妖怪。即便你資質如何好,實力如何強,也還是個妖怪。在天庭眼中,你只能是個妖怪,這,你懂嗎?”
這話聽著像挑釁。
猴子嘴角微微抽搐,咧嘴道:“想打直說,不用扯這些不著邊際的。”
那手已經摸向了那一柄損壞了的行云棍。
楊戩卻是不惱不怒,只抿了抿嘴唇,平靜地與敖寸心對視了一眼,接著說道:“人與妖怪勢不兩立,這是大勢。”
“你究竟想說什么?想說你是人,我是妖。我倆必須干一架?”
“嬋兒的出身,你該是知道的。”
“知道。”猴子越來越聽不懂了。這東扯一句西扯一句,算是怎么個意思?
楊戩卻目光低垂,緩緩地述說著:“我母親,因為動了凡心,被天庭鎮壓在桃山下。到最后,身死魂滅。嬋兒是天庭冊封的華山圣母,與我母親一樣,是屬于天庭冊封的神仙。神仙一旦沾染紅塵。姻緣成型,月樹開花,天庭必定不會坐視不管。”
猴子微微瞇起眼睛瞅著楊戩:“能說重點嗎?”
緩緩地吸了口氣,楊戩道:“我想說,你即便反天,也不會有結果,你懂嗎?天庭的實力。不是區區百萬天軍。若真是那樣,不用你反,我楊戩早動手了,輪不到你。”
“然后呢?”
猶豫了許久,楊戩抬起眼來盯著猴子,十分認真地說道:“你們。不會有結果的。”
“反天有沒有結果,也不是你二郎神說了算,不試試怎么知道?”
說完,卻見楊戩依舊靜靜地盯著他。
這話,怎么聽著那么像棒打鴛鴦啊?
忽然間。猴子瞪大了眼睛,頓悟了。
“你是指……我和楊嬋……”
整個房間里頓時靜悄悄一片。
楊戩靜靜地注視著猴子。敖寸心靜靜地注視著猴子,面無表情。
而猴子卻整個怔住,張大了嘴巴半天說不出話來。
正當此時,那門咯吱一聲推開了。
門外,楊嬋靜靜地站著,那臉紅得如同一個蘋果。
邁開腿,她地一步步走進來,看了楊戩與敖寸心一眼,伸手拽住猴子。
“別聽他胡說,我們走。”
說罷,扯著猴子頭也不回地往外走,留下楊戩與敖寸心面面相窺,長長一嘆。
楊嬋扯著猴子走出水簾洞,躍上花果山山頂之時,正是日出。
漫山遍野艾艾芳草在那晨光中隨著微風起伏。
“喂,你哥是不是誤會了什么了?”猴子伸長了腦袋瞧她。
“是。”楊嬋面無表情地答道。
朝陽從東邊海面的地平線上嶄露頭角,一縷陽光照亮了花果山綿延的海岸線,也照亮了楊嬋的臉。
那小臉紅撲撲地,神色之中有一絲落寞,一絲無奈。
眺望著地平線上的朝陽,她一聲不吭。
“生氣了?”猴子蹭到她身邊,她卻不理會。
“生氣你好歹讓我知道你生的什么氣啊。你說你哥誤會……誤會咱倆那啥,你生我氣這合適嗎?”
“沒生你氣。”
想了想,猴子狐疑地瞇起眼睛,問道:“你不會真喜歡我吧?”
“誰會喜歡你這糟猴子?你以為我是風鈴嗎?也不照照鏡子看自己長啥樣,也就唬唬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可以。”
楊嬋冷冷地瞥了猴子一眼。
“沒喜歡就好,沒喜歡就好。”想著,他躡手躡腳地就要開溜。
“站住!”
猴子停住腳步回過頭來。
背對著猴子,楊嬋緩緩嘆道:“陪我說說話,好嗎?”
……
房間里,楊戩靜靜地注視著空無一物的地面呆,敖寸心伸長了腦袋看。
“你說,我們會不會是誤會了?那猴子也實在沒什么好的,一臉的猴毛,長得又不好看,個子也沒你高。我現在想想也覺得妹子該是不會看上他才是。”她比劃著低聲說:“你就別那么擔心了,我看剛剛那態度,那猴子完全一無所知的樣子。興許,只是我們瞎想了。”
淡淡嘆了口氣,楊戩苦笑著說道:“我和他交過手,太乙金仙巔峰修為了。假以時日,便是過我也毫不出奇。”
“太……太乙金仙!”敖寸心先是一驚,瞪大了眼睛,半響,又糊涂了,嘖嘖問道:“這,太乙金仙和喜歡不喜歡,有什么關系嗎?”
靠在門框處的敖聽心幽幽地說道:“楊嬋姐從小跟著二郎神,看著他一路廝殺過來,在她心目中,自己的哥哥想必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人了吧。這千年,正當花季的女子,沒被天庭冊封也不見戀上誰,該是遇見什么人都習慣拿來與自己的哥哥比上一比。”
說到這里。她掩著唇呵呵地笑:“若是要與二郎神比,這天地間的英雄還真找不出幾個。便是那聲名顯赫的天蓬元帥在她眼中,怕也是不過爾爾了。哎……有個太厲害的哥哥也著實不是什么好事,現在想想,我們東海龍宮那些個太子頓時可愛了不少。孫悟空,那只猴子,若真是如此厲害前途無量,楊嬋姐便是戀上了也不奇怪。甚至應該說,戀上他。才是合情合理。”
說罷她掩著唇,笑嘻嘻地盤起手搖搖頭,往門外晃去,只留下二人呆呆地坐在房內。
那房門微微晃動這,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敖寸心的眼緩緩朝一旁瞥去,望見楊戩一臉的沮喪,高高的額頭上散亂的絲。
那目光中。盡是無奈。
“你也別太擔心了。”她輕聲安慰道。
“現在怎么辦?”楊戩深深地吸著氣:“到時候月樹花開,難不成我要看著她和母親一樣被壓山下?呵呵,然后,再看著我的外甥和我一樣去劈山救母?”
抿著唇,他忽然感覺,欲哭無淚。
敖寸心伸手扯了扯楊戩的衣角。小心翼翼地問道:“要不……我們也反了吧?”
楊戩呆呆地說道:“神仙不準婚戀,這是鐵律。若神仙婚戀,天道必亂。對這種事,天庭向來不惜代價鎮壓。出手的也絕不僅僅是天軍。”
撅著嘴,敖寸心幽怨地說道:“你上次不是打贏了嘛?天道關我們什么事?愛亂不亂。”
楊戩哼地苦笑了出來:“上次灌江口一戰之后。老君來過二郎真君府。”
敖寸心握著絹子的手頓時微微一緊,睜大了眼睛。
撫摸著那一柄三尖兩刃刀。楊戩緩緩嘆道:“他深夜到來,跟我在真君府的大廳里動了手,我只扛了四回合……還是因為,他讓了我三招。”
那一夜的兇險,楊戩至今歷歷在目。從未有過的慘敗,完全望不見希望的懸殊……
擺在檀木桌上的四個陶杯,現場隨手繪制的符篆,一個茶杯接他一招,那最后一個,直接鎖住了他的咽喉。
那一剎那,他仿佛被推入了冰窖之中。
行者道他已是三界第一人,在那天道之境面前,卻依然無力回天。
“太上,要我接受招安,削減灌江口軍力。還有,休了你。”伸手攬著敖寸心,楊戩抿著唇,微微顫抖著,那眼眶微微紅:“只有照著他說的做,才能保住你們。未出手,不過是還沒到出手的時候,并不是真的不管。”
別人眼中三界第一的武神,顯圣二郎真君,堅強如他,原來也有崩潰的一剎。
父親身死,母親被壓桃山,年幼的他帶著唯一的親人受盡冷眼,跪在金霞洞前苦苦哀求。
咬著牙,他承受所有的痛楚,歷盡艱辛,終于修得神通。
封神一戰,坐冷板凳,卻依舊拿下功,到頭來,卻只封了灌江口水神。
“沒事,神仙都是人變的,只要我夠強,總有一天,天條還不是我說了算!”他如此對自己說。
封神那天,在靈霄殿對著自己的仇人叩,他鎮定自若,可沒有人知道他回去之后在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劃了一刀。
那一刀,痛入骨髓。
聽說功可以抵罪,他看到了一線希望。
要軍功,天庭不撥付軍餉,他就組織草頭神征戰四方。
要愿力,天庭不賜一方福祉,他就親力親為讓一方安康。
人人都知道灌江口的二郎神有求必應,香火鼎盛。卻不知道他所求者,不過是一家團聚。
到頭來,卻只換來靈霄殿上一頓叱喝。
所有的神仙都在嘲笑他,嘲笑他不識好歹,觸怒龍顏。
都知道路已經被堵上,可誰知道他的心有多痛?
沖冠一怒,他摒棄師門,擁兵灌江口揭竿而起,劈山救母,三尖兩刃刀所指處,無人能敵。
千年了,隱忍著承受一切,換來的不過是日思夜想的母親,身死……
走到那一步,卻現原來一切都是徒勞。除了遣散眾人,接受招安,他還能如何?
伏在楊戩的胸口,敖寸心微微抽泣。
“為什么不告訴我?對不起……我脾氣壞,嘴又碎,我以為……我以為,你煩我了,不要我了。”
“我怕你笑話我懦弱。”楊戩輕輕捋著敖寸心的絲,淡淡地笑著:“你喜歡的是勇敢的二郎神,不是一個懦夫。我怕你……”
敖寸心緊緊地摟著楊戩,像一只小貓一般伏在他的懷中:“那時候,玉帝判了灌江口洪澇,父王讓我去給灌江口降雨。你出來趕我,見你的第一眼,我就覺得我再也離不開你了。那時候,你真的好帥,所以我故意跑慢了,讓你捉住。”
她甜甜地笑著,枕著楊戩的胸甲回憶著:“后來玉帝改判干旱,我去降雨,你讓我別去,說我會惹禍上身。可我還是去了。再后來,你說你要娶我……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背棄西海龍宮嫁給你的時候,我就預了要跟你一起死。”
“你真傻。”
“你不也一樣?”敖寸心抹著淚笑嘻嘻地抬起頭來。
低下頭,楊戩輕輕吻在敖寸心的額頭,抱得很緊。
“千年,萬年,總有那么一天,天道會變的。等到那一天,我一定用八抬大轎,到西海龍宮堂堂正正地將你迎回來。”
“恩。”敖寸心默默地點頭。
……
“喂,不是說說話嗎?怎么又一聲不吭了?”
山巔上,猴子瞄著楊嬋問。
“你答應過我的,只要我幫你突破修為,你就答應我一個條件。這承諾還作數吧?”
“當然。”
“就算會招來殺身之禍,也作數?”
“額……誰來殺?”
“天庭。”
“嘿,他們能殺得了再說吧。況且,現在的情況好像是他們不找我麻煩我也要找他們麻煩。”
“那就好。”
“怎么?想起要提條件了?”
楊嬋緩緩地搖頭,捋了捋梢:“還不是時候,再等等吧。”
她深深地吸了口氣,迎著海風,望著朝陽,笑了。這一刻,猴子卻低下頭,不由得忐忑了起來。
ps:這個加更感謝我的第一位盟主問題儒先生。
現在只欠一章加更了……
不過貌似馬上會欠好幾章,月票馬上就到了,打賞也接近8萬起點幣,馬上夠1o萬了……
壓力有點大……默默碼字了。
第一百九十四章:漫游
天完全亮的時候楊戩便來道別,畢竟有天庭密探在,他不能離開灌江口太久。
與楊嬋相顧無言,最后反倒是與猴子說了兩句,內容也不過是勸諫之類的話。
不知有意還是無意,他并未提起玉鼎真人的問題。
楊戩走后,敖聽心回了東海龍宮,敖寸心則乖乖回了西海龍宮。熱鬧了幾天的花果山又是如同往常那般。
約莫半個月后,南天門正式兵東勝神州,第一戰,先鋒哪吒以極其微小的代價斬獲妖眾級一萬五千。消息傳出,頓時,整個東勝神州的妖王連夜出逃,妖眾群龍無一片混亂。
遍地都是奔逃的妖怪,所謂天庭與妖之間的戰爭變成了單方面的屠殺。
一直未浮出臺面的花果山則借著這次機會瘋狂地吸納流落的妖怪,規模在短短的時間里膨脹到了五萬,整個地下城擁擠不堪。
約莫一個月后,在猴子的逼迫下,玉鼎真人制作完成了第一件火器,實驗之后現殺傷力完全無法達到要求。
三個月后,玉鼎真人做出了第二件火器,威力依舊不理想,但考慮到時間緊迫,猴子決定定型,開始考慮量產。
而就在花果山如火如荼地備戰之時,風鈴與太上依舊行走在南瞻部洲的蒼茫大地上。
……
平原上,兩隊騎兵對沖,頃刻間紅黑兩色身影交織在一起。
風鈴站在山丘上呆呆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一柄長戟刺入戰車飛卷的車輪中,那車輪瞬間被肢解。戰車上的軍士被掀翻在地。還沒等反應過來,已被敵軍馬蹄踐踏而過……
領頭的騎兵奮力廝殺。砍翻了一個敵人卻將手中的長刀卡到骨骼中來不及拔出,就在這空擋,三支長槍刺入了腹部……
舉著旗幟的輕騎被扳倒落馬,四五個重步兵一下圍了上去將他剁成肉醬。
戰鼓轟鳴,每個人都在吶喊,每個人都在哭叫,他們神情扭曲,揮舞著手中的兵刃咆哮。
鮮血浸透了大地。血肉化作泥土。
一陣微風吹過,唯有被撕了半邊的錦旗獵獵作響。
風鈴整個怔住了,許久,她深深吸著起,掉頭往回走,卻看到太上正笑瞇瞇地站在身后注視著自己。
似乎受了驚嚇,風鈴一路沉默。待到走出三里地她才問道:“老先生。不是說天庭統御三界嗎?”
“是啊,怎么?”
“那剛剛那些……天庭不管嗎?”
太上嘖嘖笑了:“為什么要管?”
風鈴低著頭,深深地吸著氣,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許久,太上問道:“你可知,他們為了什么而自相殘殺?”
“為了什么?”風鈴抬頭問。
“黑衣軍的頭領。殺了紅衣軍頭領的父親,紅衣軍這是在尋仇呢。”
“尋仇?”風鈴不解地問道:“可是報了仇又如何?紅衣軍,不是也為此付出了無數的生命嗎?難道報仇比那鮮活的生命還重要?”
“這就說不清了。”太上捋著長須呵呵笑道:“這凡塵中的人,自有自己的邏輯,自有自己的考量。他們認為對,便去做了。若是做錯,便自己承擔后果。莫說他們,這大地上每天都在上演著類似的劇本。某家覬覦某家的領地,于是動戰爭。某人妒忌某人的家世,于是暗施絆腳……”
“天庭統御三界,就不管管?”
“如何管?”太上挑著眉頭問風鈴。
風鈴支支吾吾地說:“可以……可以把兩邊的頭頭捉起來,讓他們不要再打啊。”
“是嗎?那豈不是要把這世間所有的生靈都捉起來?若不一并捉了,豈不是厚此薄彼?”
風鈴一時間答不上來。
稍稍沉默了一下,太上接著說道:“天道輪回,自有其因果。本心未變,自當承受輪回之苦。恩怨情仇貪噌癡,凡塵中的事,又豈是誰真能管得了,管得盡的?若是他們自己都悟不透,別人又幫得了多少呢?還不如死了去干凈,墮入輪回也好重來一場。須知天道無情,你若是糾纏于這些,將來如何修得大道?”
說罷,太上緩緩望向風鈴,嘖嘖地笑。
這一句,梗得風鈴說不出話來。
凡人一生不過百年,這其中的情與苦、哀與樂,放到上萬年的光陰之中,當真是不值一提。
這是書上早已言明的道理,可不知為何,風鈴就是跳不出。或者說,不愿跳出。
路過因干旱而廢棄的村莊,望見遍地骸骨。
風鈴問道:“老先生,這又是怎么回事?降雨是龍王的司職,也是歸天庭管。天庭,不是該保佑一方安康么?莫非是龍王疏忽了,忘記降雨?”
“哈哈哈哈,若是沒有災荒,哪里來的更替?沒有苦難,怎懂得感懷天恩?屆時,蒼生不敬天地,不敬鬼神,豈不更亂?”瞧著風鈴,太上呵呵笑道:“小姑娘啊,就別操這份閑心了,待到明年春暖花開,這里自會有人耕種,繁衍生息。”
一段話,說得風鈴無言以對。
一路無言,到黃昏,風鈴想如同往常一般點起篝火,卻被太上伸手制止。
“往前一里,有一道觀。你我,且去借宿便是了。”
往前一里,真有一道觀。
遠遠地,兩人便看到那道觀的觀主站在門口守候,伸長了腦袋西望。
見著兩人,那觀主屁顛屁顛地跑過來,一陣躬身拱手,就差直接跪倒在地。
說是:“昨夜老君托夢,說有貴客西來,必要好生接待,特此守候。”
只是上下打量了太上半天,也沒認出他究竟是哪位大仙。想來民間流傳的,與真實的老君差異還是不小。
隨著觀主,風鈴與太上就在這小小的道觀里住了下來。
算起來,這道觀也不過幾間平房,所處之地靈氣不盛、香火不旺,觀內除了觀主也就三五個徒弟,平日里的吃食全靠親力親為耕種。
至于他們的修為,均為旁門,也就是觀主踏入了凝神境,其他,不過凡人而已。
想來也是機緣巧合立的道觀,并未有名門傳承。
到深夜,風鈴還可隱約聽見觀主在那大殿中對著三清雕塑念念有詞,其內容,無外乎是承了老君的意接待西來貴客,想討要點東西。
風鈴眨巴著眼睛望著太上問道:“觀主說老君托夢讓他接待,可是老君真托夢了。”
“這老夫又如何得知?該要問觀主才知曉。”
“那,老先生也是神仙,那觀主對我等如此熱情,可否送他點什么?”
太上抿著嘴,緩緩點頭:“送,自然是要送。”
好人總是有好報的。
這一說,風鈴頓時心情好了大半,蹭到太上身邊低聲問道:“那,老先生打算送他點什么?”
“就,送他一個悟道的機緣!”
“哇!”風鈴瞪大了眼睛,連忙捂住嘴,低聲說道:“這可是大禮啊!”
太上默默點頭,嘆道:“能否悟,就看他自己的了。”
待到次日辭行,風鈴卻遲遲不見太上拿出什么東西來,到拜別了觀主走出幾里地,風鈴才低聲問道:“老先生昨夜說要送那觀主一個悟道的機緣,可是忘記了?”
卻見太上緩緩搖頭,輕聲道:“那禮已送,能否悟道便看他自己的了。”
“已送?”
太上緩緩點頭,笑嘻嘻地瞧著風鈴。
半響,風鈴皺著眉頭不解道:“風鈴不明白。”
“觀主自認受太上托夢接待我倆,以此邀功,此便已是旁門。若是修仙只要跪坐三清像前乞討,那還得了?”說到這,太上嘖嘖笑了起來:“若因他接待我倆,老夫便送他禮物,到時,他豈不是更加賣力乞討?這路必定越走越歪。故而,這禮,便是讓他一無所獲。”
ps:今天祭祖啊啊啊啊啊啊啊!
昨晚又卡文寫不出來,只好晚更了,抱歉抱歉。
話說,月票已突破5o,加上欠盟主的,現在還欠兩更,等甲魚努力補來。
打賞也馬上到了,目測要欠三更……
努力碼字去了。
第一百九十五章:曝光(感謝JackieZXW)
呆呆地聽完太上的那段話,風鈴依舊是無言以對,只是情緒莫名地低落。
許久,她問道:“他會頓悟嗎?”
太上緩緩地搖頭:“以他的心性,該是悟不了。他會帶著對老君的怨恨老死,然后喝下孟婆湯,把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凈,重新來過。”
“那我,可以幫他做什么嗎?他那么熱心地接待我們,也許我該回去傳授他斜月三星洞的功法。”
太上看著她,緩緩地搖頭:“此生已難以挽回,對他來說,最好的,便是順其自然,待到壽終正寢。便是老夫此時出手,無非也只是錯上加錯罷了。一切均已注定。”
風鈴低下頭走著,沉默不語。
她覺得太上所說的,所有的,都是對的。可是對的事情為何卻讓人如此無奈呢?
她不自覺地捂著胸口,很難受。
到了入夜,對著篝火,風鈴輕聲問道:“老先生,你有徒弟嗎?”
“有,有幾個不成器的弟子。”太上默默地點了點頭。
“可也是如此教的?”
太上緩緩地搖搖頭:“不曾教過。別人要教,又如何有自己想學,悟得快?你看那觀主閣中經文百卷,哪一卷不是道學經典?他又讀懂了哪一卷?”
“不教?”風鈴用木棍撩動篝火,輕聲說道:“青云師叔若是在觀里,每日都會開堂講經,我也時時去聽。”
“那須菩提祖師呢?可也講經?”
風鈴緩緩地搖頭。淡淡笑了:“師尊不講經,只是有問必答。有時候答得玄乎玄乎。也不說個明白。”
忽然間,她開始想念觀中的日子了。
在那里,她什么都不用想,若是受了欺負,自有師叔師傅幫自己主持公道。
走出來,卻現這世界不僅是大,也還有那么多的無奈,讓人不禁有些心酸。
原來。自己與那只猴子的世界當真是不同。
“不講經,是因為求道是一個人的事,與他人無干。有問必答,是因為他恪守為人師的操守。講得玄乎玄乎,是讓你們跟著自己去悟。同一段經文,每個人悟出來都是不同,只有自己悟的。才能學以致用。此為上策也。”太上捋著長須,緩緩閉上雙目,默默點頭。
“老先生,你那幾個徒弟平日里問,你是否也有問必答?”
太上緩緩睜開眼睛,仰起頭嘆道:“看心情。”
風鈴捂著嘴。一下笑了。
太上也笑了。
“那他們,都會問些什么?”
“問問看什么丹怎么煉,什么仙草哪里采摘,諸如此類,無聊之極。好似你這般問的。著實少。老夫倒是喜歡你,不如。給老夫當徒弟可好?”太上的眼睛緩緩朝著風鈴斜了過去。
風鈴微微一怔,連忙搖頭。
“你是斜月三星洞徒清風子的徒弟吧?怎么,覺得老夫不如你那師傅?要不要老夫露一手啊?哈哈哈哈。”說著,太上便卷起衣袖,一副準備施法的做派。
風鈴連忙伸手制止,搖頭嘆道:“師傅待風鈴恩重如山,改換師門之事從未想過,也必不能做。”
“那他又為何放任你一個人學藝未成,出山?”
低著頭,風鈴眨巴著眼睛,深深吸了口氣,呼出,化作淡淡煙霧,飄散。
許久,她微笑著說道:“師傅不準我出山,是我自己要出山,我要去花果山找他。”
“找他?”
“找一只,猴子。我想親眼看看,他是否過得好。”風鈴抿著嘴唇,凝視著熊熊燃燒的篝火。
許久,她微微縮了縮身子,往手心呵了一口暖氣,緊緊地握住。
這世間的一切,比她所想的還要復雜無數倍,既然如此,便更要親眼看看了。
想著,她忽然笑了:“忽然見到我,他該是會很開心才是。”
太上撅著嘴,點點頭:“應該吧。”
“以前他在觀中的時候,我每日都與他在一起的。”
“他修為幾何?”
“恩……不知道。不過以他的資質,修的又是行者道,如今恐怕化神有余了吧。”
“既是化神有余,為何不是他來找你?”
風鈴微微愣住,兩人對視。
扭過頭,太上捋著長須,自顧自地嘆道:“男女之事,必會有礙修行。可別是‘錯把春心付東流,只剩恨與羞’才好啊。”
風鈴低著頭,沉默。
許久,她輕聲笑道:“錯就錯唄。對也好,錯也好,有什么所謂呢?”
“恩?”太上悄悄抬起眼皮看她。
卻見她猛地眨巴著眼,笑嘆道:“風鈴修為尚淺,不懂得老先生的那些對與錯。只知道,若是覺得該做,便要去做,免得待到做不得的時候
免費TXT小說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