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77部分

篩選出一部分,想辦法在短期內形成戰斗力。那幾艘俘虜的軍艦也得加速操練。”將目光從短嘴的身上移向呂六拐,猴子接著道:“至于你,那兩片翅膀必須馬上投入使用,有多少,要多少。這一次李靖哪吒都會親自上陣,可不比廣目天王了。”
正當此時,一位文吏從門外匆匆走入,快步走到猴子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什么?生了?”
ps:正常更新……
第兩百二十八章:嚴重的問題
這是一個神奇的世界,在修仙之法的普及之下,不同物種之間的愛情并不少見。這主要得益于人類的一家獨大。
無論妖怪們多么不認同天庭,他們都無法不接受天庭君臨三界的事實,更無法拒絕來自人類的文化入侵。
對于妖怪來說,他們使用的語言、文字都來源于人類,便是偶然憋出的兩句似是而非的名言警句,也都是來自人類。那穿著的樣式,化形的方向更是漸漸向著人類靠攏,而到最后,連身心審美都會與人類如出一轍。
至于所謂的妖怪吃人的問題,其實連妖怪本身都認為那是一件十分邪惡的事情,之所以一些實力強大的妖王愿意去做并且樂此不疲,也恰恰是因為這一點。
除了培養這種無聊的愛好之外,他們還能通過什么方式來表達對天庭的不滿呢?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吃人竟成為了妖怪勇敢的象征。當然,也有時候是為單純為了解決肉食不足的問題。
無論是哪個種族的妖怪都全身心地統一向著人類發展,這奇異的現象讓跨種族間的愛情成為了可能。不過這種愛情并不保障生育。
不知道是因為跨種族導致孕育率下降,還是混血妖本身資質較一般妖怪要高以至難以孕育的關系,花果山這一大波妖怪聚集在一起談戀愛的不少見,但這么些年了,真正誕生的混血妖童前后卻不足二十個,甚至其中許多都夭折了。
為此。猴子與其他一眾核心對這個即將出生的“干兒子”格外地重視。花果山新一代的誕生,意味著他們真正在這個地方扎下了根。
至于猴子看上了混血妖童良好資質的說法……那完全是謠言。雖說他們資質比一般妖怪要好。但也沒好多少。論及難養則比一般的妖童要難養一百倍。
說到底,這種重視只不過是某種情節作祟罷了。
草草地就即將到來的大戰達成了一些共識,三個花果山的頭目便趕到了大角的家中。
那是一處由前后六座大小不一的房屋組合而成的院落,看上去簡簡單單,有些像在幽泉谷的時候一**住的屋子。
相比院落的簡約,家里的陳設倒是比其他地方要好不少。
大角雖然在花果山沒什么軍務政務上的建樹,腦子也時常不在狀態,至今都只是一個先鋒將職務。不過說起來他也是花果山開國功臣之一,又是為數不多的化神境妖怪,每次分起東西來,花果山的妖怪們自然不敢少了他的一份。
甚至有時候發現名單上沒有,猴子都會親自給加上去,一來二往地,這都成習慣了。
而在日常配給方面。那一直都是按照最高規格執行——基本上只要倉庫里有,要什么給什么。
有時候短嘴都會私下里感嘆他們當中其實大角才是最聰明的,想得最少,日子也過得最舒服。
進門的時候猴子便看到一團肥大的肉坨坨蹲在大廳里猛地擦汗,身旁站著早早到來的以素和黑子,風鈴則端端正正地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
來到花果山將近一年時間。現如今身為猴子半個副手的風鈴和妖怪們也早就混開了。特別是與一些花果山頭目家里的夫人們,與風鈴的關系更是好。就這一點來說,風鈴可比高傲的楊嬋要平易近人多了。
當初大角的兔子精媳婦懷孕的消息便是風鈴告訴猴子的。
“怎么樣了?”猴子問。
“還沒生。你怎么也來了?”大角抹了一把汗干笑道。
“我第一次當干爹,怎能不來?”說罷,猴子笑了起來。
風鈴走到猴子身邊。悄悄說道:“難產。”
只兩個字,大廳里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凝重了。
房間里傳出的聲嘶力竭的呼喊聲還在繼續。聽得在場的人一個個心發慌,綁架回來的人類弄婆來回地忙碌著,那神情看上去也是束手無策。
這女人生孩子的事猴子又不好出手相助。
不多時,楊嬋與敖聽心也過來了,見情況不對,當即親自上場。
不得不說大角這孩子與楊家的緣分還真是非同一般。
聽說當初大角認識現在的媳婦,就是因為被楊戩打傷,養傷的時候兔子精被派過去照料。現在接生的又是楊嬋。
聽說楊嬋還想過要收這孩子當干兒子或干女兒呢,不過聽說猴子先行一步了,她便置氣不提了。
足足四個時辰,直到深夜才好不容易聽到孩子的哭喊聲,這讓一顆顆懸著的心都放了下來。見到孩子的時候大角興奮得嗷嗷大叫,抱著孩子對著孩子他媽一個勁地猛親。
在場的一干人等開心之余,卻不由得一個個眉頭緊蹙。
這孩子簡直就是活脫脫一個肉坨坨,那身材當真是與大角有的一拼,整個就是個球。看著這孩子再想想她母親的身材,大家頓時覺得不難產才是怪事。
而與此同時,猴子也注意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這是個干女兒,不是個干兒子……混血妖童由于父母都是已經化形的妖怪,所以一出生便是人形。
眼前的這干女兒自然也是人形,不過她除了肥得一塌糊涂之外,鼻子上還長了個好似大角那樣的小角,頭上頂著兩只兔耳朵……
這算什么生物?兔犀?還是犀兔?
這果然是個神奇的世界,只有你想不出,沒有他辦不到。可這樣隨便拼湊一下就算給了交代,老天爺是不是太不負責任了?
“可喜可賀呀,妖怪的大家庭里又添了一個新的種族。不過這閨女,怕是要砸手里了。”猴子忍不住想。
更讓他彷徨的是。這個是干女兒,將來要是自己也弄個女兒咋辦呢?
雀兒、風鈴、楊嬋……這時候為啥風鈴和楊嬋會被列入名單暫不考慮。重點是舉目望去,似乎生出正常女兒的幾率約等于零。
這可是個嚴重的問題,看上去比如何對付李靖還要棘手的問題。
“一定要是兒子,一定要是兒子……”他面無表情地念叨著。
兒子長得丑沒關系,實力強便行,就好像自己一樣,一張猴臉,不一樣左右逢源?
“什么兒子?”站在一旁的短嘴勾著猴子的肩問道。
“沒。沒!”
“喂,你的直覺不靠譜啊。”短嘴笑瞇瞇地說:“真后悔,當初就該跟你賭點什么。”
“現在后悔太遲了。”猴子瞧著被幾個女的圍著不放的干女兒,一臉正經地說:“男孩女孩都沒關系,都一樣好!就是這樣的!”
就在這時候,楊嬋鄭重宣布她已經幫孩子取好名字了,就叫……
“靈犀。心有‘靈犀’一點通!”
那一夜,所有人都沉寂在快樂之中。
一個孩子的誕生能帶給這幫至今依舊生活在死亡陰影之下的妖怪們的欣喜,是難以言表的。她意味著對生活的希望,就好像冬日里照到臉上的一縷陽光,盡管寒風依舊刮得臉頰生疼,但它卻溫暖了一整顆心。
由于與南天門軍團之間可能提早發生戰爭的消息。原本計劃中的慶祝活動被通通取消了,除了大角被特許休假在家陪老婆之外,其余人等很快都投入到緊鑼密鼓的備戰之中。
第二天一早在猴子的觀看下,新一代的火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可惜的是那只代表了玉鼎真人的水平,不代表花果山的工藝。要靠著玉鼎真人個把月做一件的速度武裝起整個花果山,那得是猴年馬月的事情。
不得已。最終的定型版比這實驗版的威力降低了不只一兩個檔次,而就是如此,產量也極其有限。
備戰的重點最終被全部放到了新部隊的操練,老部隊的配合以及俘虜來的總共七艘大小戰艦的使用上。
如此又過了半個月。
南瞻部洲某個不起眼的角落,陰暗的山洞里,火盆上的焰火跳動,將三只妖怪一個個猙獰的影子刻到了凹凸不平的巖面上如同舞動的狂魔。
“你是說,廣目天王花果山兵敗?”牛魔王的眉頭緩緩蹙起,有些不可思議地瞧著鵬魔王。
鵬魔王深深吸了口氣道:“消息該是確鑿無誤了,早前已有類似傳言,只是聽上去詭異得很,便當謠言丟到了一旁。沒想到,是真的。”
“花果山的頭是誰?”
“叫,美猴王。”
“美猴王,美猴王……”牛魔王默念了幾遍,神色之中的疑慮越發重了:“沒聽過這號妖怪,莫非是這幾年新崛起的?”
“這幾年崛起的妖怪確實多,但要能一口氣擊敗廣目天王吞下一萬天兵,這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坐在一旁的蛟魔王插嘴道:“興許是擊敗了一艘天軍軍艦之類的,然后傳著傳著,就變成擊敗廣目天王了。”
輕蔑地瞧了蛟魔王一眼,鵬魔王道:“我親自去了一趟花果山,雖然沒有很靠近,但從外圍看,這支妖怪勢力的實力真的非同一般。而且我悄悄去了南天門艦隊附近繞了一圈,果然沒見到廣目天王的旗幟。所以,此事可信度極高。”
“非同一般?”牛魔王猛抽了兩鼻子,盯著一旁的火盆問道:“非同一般到什么程度?頭頭實力強嗎?會不會是和我們一樣的伎倆?”
這“一樣的伎倆”指的自然是蛟魔王之前干的那種勾當。
“看情形不是。不過對方的頭頭實力到什么程度,總共有多少化神境妖怪便不清楚了,他們控制的范圍很大,甚至有農田,有妖城,看情形似乎還有丹藥及法器的來源,戍守非常嚴密,不過似乎不介意收容流浪的妖怪。考慮到還不清楚對方的實力底細,所以我也沒貿然接觸。”
“有丹藥和法器的來源?”
這一說,牛魔王當即陷入了沉思。
如果是這樣,武裝起一支足夠強大的妖怪勢力與天庭對峙就成為可能了。當初若不是鎮元子那邊的線被斷了去,天河水軍怕也是拿他們沒轍。如此一來,也不至于落到如今東躲西藏的下場。
蛟魔王的眼睛緩緩斜了過去,悠悠道:“要不,我們侵占了花果山?”(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加更,依舊欠六更……
各位,甲魚作為女頻攻打男頻的前鋒部隊已經搶灘成功,現在,我們女頻的大神要降臨渺小的男頻位面啦,各位膜拜吧!
書名《道觀》,現在還是幼苗,大家趕緊收藏了養起來!
第兩百二十九章:分蟠桃
“侵占花果山?”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牛魔王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鵬魔王卻微微瞪大了眼睛,似乎等的就是這么一句話。
見牛魔王動了心,蛟魔王接著說道:“我們六個,算上九頭蟲七個,這普天之下別說一只妖怪,就是幾只,也斗不過我們。只要我們出手,那花果山的美猴王必定降服,將資源都交出來,若是不愿意,呵呵呵呵……”
淡淡地瞧了蛟魔王一眼,鵬魔王附和道:“我也贊同。無論對方的頭頭有多強,都不可能擊敗我們。至于那些個其他妖怪,自然是懂得能者居之的道理。投靠我們怎么都比投靠那個什么美猴王強。”
隱隱地,牛魔王真的有些動心了,他舔了舔嘴唇看著身旁的兩位魔王似乎想說什么,卻還留有一絲猶豫。
見狀,蛟魔王接著煽動道:“何況,既然有好資源,就該是大家的。想想,若沒有我們坐鎮,到時候那美猴王戰敗了,豈不是我們依舊要過著這種東躲西藏的日子?與其將希望寄托在那美猴王身上,不如我們自己來。若是資源真好,假以時日好好經營,必有所成!”
正當牛魔王就要做出決定的時候,九頭蟲悄然出現在了山洞內,大大咧咧地走到一旁,也不管三位魔王的目光,端起放在一旁的酒壇子就喝。
那嘴角溢出的酒灑了一身。
直到灌了個飽,他才放下酒壇子。喘著粗氣打了個飽嗝,抹了一把嘴道:“我奉勸你們最好別這樣。”
“怎么。你有不同的意見?”蛟魔王蹙起眉頭問道。
那九頭蟲呲了呲牙,伸手捋了一把長發坐身旁的石凳上,若有若無地瞧著三位妖王,似是嘲笑一般地問道:“若是去了然后給一鍋端了,不是瞎折騰?”
“你怎么個意思,說清楚來。”鵬魔王的臉色一下變了。
“首先呢,花果山的具體實力現在還不清楚。其次呢,吃下一萬天兵不算什么。你我幾個聯手,要擊敗廣目天王加一萬天兵也不成問題。別忘了那是南天門軍團的兵,不是天河水軍的兵。他干出這么大的事,李靖一定不會放過他,說不準現在就在籌劃著進攻花果山了,我們這去了不是給李靖加菜嗎?”
“南天門這次征討東勝神州的也不過十萬大軍罷了。”
“話是這么說沒錯。”九頭蟲懶懶地看了鵬魔王一眼,道:“可不夠。人家可以追加。南天門軍團追加完了,天庭可以讓天河水軍助戰,實在不行,還有楊戩的灌江口軍團,還有二十八星宿,還有九曜星官、十二元辰、五方揭諦、四值功曹、東西星斗、南北二神、五岳四瀆……往上。還有三清。”
說到這里,九頭蟲不由得拍著大腿呵呵笑了起來:“你說花果山的實力得多強,加上你們幾個才夠他們打呀?反正跑過去當兩天山大王又灰溜溜地落跑這種事,你們要干你們干,我可沒興趣。而且這次我保證不會去救你們。就不明白了。占山為王真就那么好玩嗎?”
說罷,他閉上眼睛枕著手臂斜臥。一副與世無爭的態度。
“按你這么說,我們豈不是永無出頭之日咯?”鵬魔王冷冷地說。
“這不是廢話嘛?現在你們明白為啥我不占山為王了吧?”半臥著的九頭蟲微微睜開眼睛,瞧著幾個妖王笑盈盈道:“孤身一人,只要實力夠強,少惹點事,這不挺逍遙自在的嘛?上次若不是岳父大人逼著,誰會去救你們這幾個累贅?那明顯是會給人頭加價的活。幾個也不是剛化形的娃了,麻煩說話做事帶點腦子行不?”
說罷,閉上眼睛就是睡。
在場的幾個妖王無不咬牙咧齒。
那語氣,帶上眼睛眉毛鼻子,怎么看怎么是嘲諷。
太狂妄了!
毫不客氣的一番話,直說得三位魔王都牙癢癢地卻也無可奈何。
論起來,他們當中確實沒一個有九頭蟲修為高,但加起來九頭蟲也絕對不是對手,只是還不到撕破臉皮的時候罷了。
憋了一肚子氣離開洞岤,牛魔王悄悄對鵬魔王道:“找個時間,你我一同到花果山去轉一圈。”
“行!”鵬魔王當即應道。
……
時間又是一點一滴地流逝。
作為這一場四大州征妖族討戰的勝利者,此時的天河水軍早已完成了對兩大州范圍內大規模妖族勢力的清除,若以天庭的標準,他們已經完成了任務。
不過天蓬并不急著上奏請功,他一面調遣部隊繼續在兩大州范圍內對被打散了的流浪妖眾進行逐一排查、清剿,一面厲兵秣馬似乎在準備著另一場的戰爭,同時,又派遣了精銳探子死死地盯著東勝神州,刺探花果山與李靖的一舉一動。
在花果山方面,大角的女兒——靈犀的降生所帶來的短暫快樂很快過去。準確地說,是連原本妖怪們遷上地面迎接美好生活的快樂心情也一并消失了個干凈。
隨著猴子關于李靖即將來襲的消息下放,戰爭的陰云已經將整個花果山都籠罩其中。這臺為戰爭而存在的機器已經啟動,所有的妖怪卯足了勁頭在備戰,只等著生死相搏的一刻。
在南天門軍團方面……
南天門是吃空餉沒錯,但那都是落到頭頭們的口袋里的,要他們把吃進嘴里的肉重新吐出來,那是門都沒有。
當整整一千萬金精被從南天門的庫房里抬出的時候,在場的一眾天兵天將都傻眼了。
果不其然,緊衣縮食的命令很快下達,幾乎每一個天兵都受到波及。從食物的供應,衣物的配給到武器的材料。通通都被削減了預算。甚至連即將發放的軍餉也被用各種名目拖延。
這讓整個南天門都恨得牙癢癢的。
他們并不知道,早在近千年前,剛剛起家窮得響叮當的天河水軍就施行了比他們現如今更加嚴苛的財務計劃,并一直延續至今。
當然,他們就算知道了也會照恨不誤。這種恨意的矛頭最終指向了兩個人,一個是花果山的美猴王,還有一個,則是他們暫時還敢怒不敢言。收了好處還禍害雇主的太白金星。
南天門與太白金星的梁子也就此結下了。
三個月后,一百個蟠桃在一艘軍艦的護送下一個不少地被送到了花果山的外圍,附上的是李靖的親筆信函。
特使當著眾妖的面宣讀了書信,那措辭該算是非常克制的,大意是敦促猴子履行協議,釋放廣目天王。
有人勸猴子繼續耍賴拖延時間,或者干脆拿了蟠桃不將廣目放回去。不過那不現實。
作為一位妖王良好的信譽也非常重要。當然,重點是一個廣目還犯不著花果山為了他做出撕毀協議這種掉價的事情來。
于是猴子只是跟那特使要了半日時間,讓人幫廣目天王以及讓兩個被強留下來的天將洗漱一番又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就抬了出來。
見到那特使的時候,三人都嗷嗷大哭話都說不全,那激動勁。簡直見了親娘都沒那么親。
至于那特使,見到三人的慘狀差點破口大罵,可最終還是咽了回去。估摸著該是想起這其中兩位天將還是上次出訪時被扣的吧。
若真開罵,到時候弄不好這三人是回去了,他卻被留下來。
他可不是廣目天王。他要被留下,基本就別想回去了。
于是。這位特使半句話不敢多說便帶著被硬生生折磨成一級殘廢的三人灰溜溜地上了戰艦離開。臨走的時候猴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還嚇得他一個勁地哆嗦,就差跪下來感謝不殺之恩了。
待那對方走后,一百個蟠桃被全數堆到猴子的書坊里,花果山的三只大妖聚到了一起上演了排排坐分蟠桃的戲碼。
早就看著蟠桃流口水的呂六拐迅速列出名單交到猴子手中。
拿著那名單端詳了好一會,猴子伸手取了筆,沾了點墨道:“首先呢,風鈴是不應該有的。”
說罷,從名單上劃去了風鈴的名字。
呂六拐疑惑問道:“大王的意思是……風鈴小姐還不算是我們花果山的人?”
“她當然是我們花果山的人了。不過她才來了多久?若是她都有了,那其他人呢?這里的桃子夠分嗎?”
“可是。”坐在一旁的短嘴開口說道:“聽說風鈴的悟者道根基不牢,況且,她又是人類,若是沒了蟠桃,往后恐怕壽元會有問題。相比之下,她更需要蟠桃。”
“這不能成為分蟠桃的理由。”猴子直截了當地答道:“我們說了是論功行賞,便只論功。”
這一說,呂六拐當即干笑兩聲,拱手道:“那倒是臣胡亂猜測大王的心意了。”
又朝著竹簡瞥了兩眼,猴子繼續拿著筆在上面劃了起來:“靈犀剛出生,談不上功勞,自然也是沒有。是我的干女兒就能分蟠桃,這不符合我們的宗旨。大角自然是沒問題,但他老婆再分一個就顯得過了。以素是有功勞沒錯,但還沒達到分蟠桃的程度。倒是敖聽心降雨有功,玉鼎真人主導火器研發,這兩個人的名字得加上去,要不要是他們的事,該給的我們還是要給。”
又在竹簡上圈圈叉叉了一通,最終遞過去,呂六拐一點,只有三十五個名字,還余下六十五個。
“大王這是……聽說蟠桃摘下之后至多放一年,再放,會壞的。”
猴子淡淡笑了笑道:“你忘了,接下來我們就有一次大的封賞嗎?”
呂六拐與短嘴頓時會意。
只要廣目天王一回到,南天門軍團的調動就該開始了吧。
稍稍沉默了一下,猴子淡淡道:“行了,把我的、楊嬋的,還有玉鼎真人和敖聽心的留下,其余的該送送,該存存,記得派人嚴加看管。”(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第兩百三十章:兩個都是給你的
南天門主力艦隊旗艦大殿內。
“廣目已經安全了?”
“啟稟李天王,廣目天王與其余兩位天將都已經安全離開花果山,我們現在與多聞天王匯合。不過廣目天王的傷勢實在是……那妖猴實在兇殘,廣目天王恐怕需要送回南天門調理才行。”
“別是妖猴化身的,要鑒定仔細了。”
“已經鑒定過,確認無誤。”
“那就好生照料廣目吧。”李靖面無表情地回了一句,將手中的玉簡收入袖中。
那攥緊的拳頭瑟瑟發抖。
此時大殿上除了端坐的李靖之外,還有拄槍而立的三太子哪吒,手持琵琶的持國天王。
聽到李靖的話,持國天王明顯松了口氣道:“那接下來,便可以放開手腳圍剿花果山了。”
“根據線報,花果山已有十萬妖眾,其中不乏煉神境、化神境大妖。甚至許多通緝榜上有名的妖怪都在其中。”李靖捋著長須冷笑道:“雖然加起來不到千萬金精,但也好歹補貼一下。持國天王!”
“末將在!”持國天王連忙躬身拱手。
撐著膝,李靖緩緩站了起來,目光凌厲道:“只留玄徵部兩萬軍力戍守南天門,勒令其余各部半月內于此地集結!我南天門要傾巢而出,宰了妖猴泄憤!”
“諾!”
出了大殿,持國天王急急忙忙地前往發布軍令,哪吒卻悄悄溜到了一旁。顧左右無人,這才悄悄掏出了藏在腰間的玉簡雙手捂在嘴邊。
“二哥。二哥!”
“怎么啦?”玉簡的另一端傳來楊戩的聲音。
“集結的軍令已經下了,你還是想個辦法把嬋姐姐弄走吧。那花果山肯定是守不住的。我要保住她是沒問題,可別到時候把你牽扯進來。”
楊戩略略沉默了一下,輕聲問道:“你們派遣探子進入花果山了嗎?”
“這倒沒有,那花果山戒備森嚴,不是妖怪很難進入的,我們也就在外圍刺探罷了。花果山的實力是不錯,但還遠不到能對抗南天門的地步。到時候我拖住妖猴。我爹帶領大軍殺入,花果山必敗無疑。”
“恩。那到時候,我會親自過去一趟伺機而動。還有。”楊戩微微頓了一下,叮囑道:“與那妖猴交手,你要注意安全。”
“額?”哪吒直起小腦袋一下懵了。
話分兩頭,正當南天門滿世界忙著集結散落的軍力時,花果山則在忙著分桃子。
三十五個桃子的分配公告被直接張貼了出來。舉城振奮。
一個是公平,還有一個是……剩下六十五個,人人都有機會。
要知道蟠桃這玩意,可是延長壽元的至寶啊。普天之下的妖怪無論大小,哪有不垂涎的。
當然,振奮歸振奮。忐忑者也大有人在。畢竟大家都知道這次對抗的很可能是整個南天門軍團,要吃上蟠桃,除了得自己在戰斗中表現好,還得是花果山贏了這一戰。
若是花果山淪陷了,到時候別說爭蟠桃。就是你已經把蟠桃吃了,天軍一樣能把你大卸八塊順帶魂飛魄散。連渣都不剩下。
真要論起來,以蟠桃為賞賜也不過是個錦上添花的事情。猴子不過是借機又向妖怪們展示了一遍花果山的公平罷了。
不過那展示的是花果山的公平,不是猴子的。
將三個碩大的桃子用盤子端著,蓋上絲巾,猴子一路沿著漆黑的隧道飛。
這些桃子比凡間的桃子要大太多了,而且通體圓潤找不到一定瑕疵,握在手中有一種毛茸茸的手感,放在黑暗中更是散發著微弱的熒光。
貼近了聞,還有陣陣奇妙的香氣,令人心曠神怡。
這饞得猴子都流口水了,好幾次差點忍不住就一口啃了下去。
他現在終于明白那另一只猴子的心情了,若是讓自己每天對著一堆這樣的桃子,一天不出事,兩天不出事,總有一天,也得出事。
若是按照《西游記》中孫悟空的生命軌跡,他倒是有機會當一把蟠桃園園丁,到時候這樣的,甚至比這些更好的桃子那都能隨意吃個飽。
可他還會去嗎?腦子給驢踢了才去呢。
看情形,這些桃子當真是與自己絕緣了。
想著,他無奈一嘆,轉眼已經到了地下城。
在一大堆妖怪眼巴巴地目送下,他伸手推開了玉鼎真人冶煉室的門大聲吆喝道:“玉鼎兄——!悟空給你送蟠桃來啦!”
頓時,所有妖怪都朝著他望了過來。
正蹲在地上倒騰著大筒上的法陣搞得灰頭土臉的玉鼎真人一下抬起頭來:“蟠桃?哪來的蟠桃?”
“就是我用廣目天王換回來的唄。”猴子將盤子送到玉鼎面前,一把揭開絲巾,咧開嘴笑:“來,這里面有你的一個,拿吧。”
玉鼎真人嘴角猛的抽動,那眼睛瞪得渾圓,瞧著那三個蟠桃道:“你,你俘虜了廣目天王,換了蟠桃,然后拿來給我吃……你是要害死我啊!”
“怎么能這么說呢?這可是蟠桃啊,多少人想吃吃不到,我總共才那么幾個特地送一個給你,你卻說我想害你?”猴子蹙著眉頭一臉委屈道:“好人難當,當真是好人難當。”
“喂,我現在是被你強捉在這里,研究這些個東西也是你強迫的,我再吃你的蟠桃,那當真是跳下黃河也洗不清了!你還說你不是故意的?”
猴子臉一黑,冷冷道:“信不信我掰開你的嘴塞下去?”
一聽這話,玉鼎真人頓時軟了。這確實像猴子干的事。
“別,別這么鬧行不?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這蟠桃我真不能吃。”
猴子挑了挑眉頭,悠悠地瞧著一臉無奈的玉鼎。半響才嘆道:“行,是你不吃的,可別到時候說我沒給哦。”
“我就當你已經給了還不行嗎?”
聽到這句,猴子這才抿著嘴滿意地點頭道:“反正隨你,你不吃,我正好省了。”
說罷,轉身就走。
待到猴子走后,玉鼎才盯著手邊的器械那眉頭蹙成了八字。微微笑道:“其實這猴頭人還不錯,有個蟠桃還想起我。哎,可惜了是妖怪,不然倒是能成就一番偉業。喂,那個誰,幫我把三號筆拿過來,這法陣還得再改改……”
此時。正通過隧道往回飛的猴子卻是另一番態度:“就知道你不會收,人情送到了,東西省下,這買賣真是只賺不賠。還有個敖聽心,再接再厲。”
說罷,嘖嘖竊笑了起來。盯著手中的蟠桃,又是一陣口水直流。
轉眼間他就端著盤子到了煉丹房,卻沒有走正門,而是直接騰空而起,上了頂層的尖塔。
剛一落到陽臺上。便看見敖聽心悠閑無比地躺在搖椅上一邊吃著零食一邊看夕陽。
這家伙自從來了花果山之后,越來越沒在龍宮的矜持形象了。有時候猴子甚至懷疑自己當初是不是綁了個假貨回來。
“我給你送蟠桃來了。”
“聽說了。張貼的榜上有我的名字。”敖聽心眼皮都不抬,手一伸便道:“拿來吧!”
猴子的眼角頓時微微抽了抽,拿起一個蟠桃就朝著她遞了過去,卻在敖聽心即將接過的時候猛地縮了回來:“你可想好了,這是綁架了廣目天王換回來的。”
“那又怎么樣?”敖聽心抬起頭來一臉莫名其妙地問道。
“你真敢吃?”問歸問,猴子隨手已將蟠桃放回盤子上。
瞧了那屬于自己的蟠桃一眼,敖聽心抬起頭來看猴子:“有蟠桃,還有不敢吃的道理?”
“你就不怕天庭知道?”
“感情送蟠桃還附帶告密的?沒你這么缺德的吧,美猴王。”敖聽心白了猴子一眼,哼道:“你都滿世界張榜說分了我一個蟠桃了,難不成我平白擔個名號還不吃?”
說著,她悠悠看了那三個蟠桃一眼:“那里面不會是有玉鼎真人退回來的一個吧?要不我跟他說說,他要實在不敢吃,不如我勉為其難替他吃了?”
聽到這話,猴子連忙取一個蟠桃塞給她:“吶,你的。他那個你就別惦記了。”
說罷,端著剩下的兩個蟠桃轉身便走。
“切,人都給你擄來了,定海神針也給你拿了。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我才沒玉鼎真人那么傻呢,這蟠桃呀,不吃白不吃。”抱著蟠桃,敖聽心樂呵呵地瞧著,張開小嘴作勢要咬,直到看猴子走下了樓梯,才將蟠桃放到一旁的矮桌上,對著樓梯的方向做了個鬼臉:“小氣鬼!”
又瞧了那蟠桃一眼,她蹙起眉頭繼續欣賞著晚霞悠悠嘆道:“你說,送誰好呢?”
猴子一路沿著樓梯進入走廊,直走到主的煉丹室內,卻只見幾個煉神境悟者道妖怪在透過靈力聚精會神地調控著丹爐的火候,不見楊嬋。
那些個妖怪見了猴子一個個連忙行禮:“屬下參見大王。”
“楊嬋在哪?”
“楊嬋姐在自己的煉丹室。”
“哦,那你們繼續,我自己去找她。”
穿過主煉丹室,猴子很快到了后院。
這煉丹房的后院說是后院,其實也就是一片平地鋪了一條鵝卵石小道罷了,至于一開始說好的山水園林,一忙起來什么都忘了,直到現在還光禿禿一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