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84部分

的這個請求很快被送達了南天門艦隊,卻不是直接交到哪吒手中,而是交到了持國天王手中。
當手下的天兵將這件事匯報給持國天王的時候,他正與多聞天王一起在軍殿中商討著什么,聽到“天蓬元帥”四個字,兩位天王已是一驚。等到聽完,知道是天蓬要與哪吒會面時,便更為吃驚了。
現如今按著李靖被俘的消息不發,持國多聞兩位天王可謂是草木皆兵,而這天蓬元帥則是他們最為忌憚的人物之一。
這時候提出要與哪吒會面,怎么個意思呢?
“你先退下吧。”持國天王面色凝重道。
待兵衛退出殿門,多聞天王低聲問道:“你怎么看?”
“來者不善啊。”持國天王無奈嘆了一句,道:“看來,這天蓬早早在東勝神州安排了細作,此刻怕是已知曉李天王被俘之事。你記不記得在南天門的時候是三太子助他離開?”
“記得。”多聞天王點了點頭:“莫非他是想借機還了人情?”
持國天王緩緩搖頭:“那你就太小看這天蓬元帥了。人情哪里困得住他,況且當初三太子是受了玉帝的密令,有何人情可講?依我看,他這是要先禮后兵。”
話到此處,兩位天王都不由得一陣唉聲嘆氣。
這才一天就有人找上門了,若是李靖被俘之事捅破,對著南天門一干核心來說,當真是五雷轟頂之事啊。
一旦查起來,怕是連先前蟠桃換廣目的事情都會一起曝光。
隱瞞如此重大戰報,屆時誰也逃不脫干系。
沉默了許久,多聞低聲問道:“你看,我們是不是該先行上報李天王被俘之事?若此事由天蓬先行上奏,我們可就半點退路都沒有了。”
“不。”持國搖了搖頭,嘆道:“你以為我們還有退路嗎?整個天庭都知道我們拿了王母的一百個蟠桃,李天王被俘,屆時必有一番交接。如此一折騰,什么都曝光了。若是將此事也一并上報……”
持國沒有繼續說下去,但話里的意思已經再明白不過了。
南天門,已經沒有退路了。
當初李靖同意給花果山一百個蟠桃,那是因為李靖能鎮得住。況且一鼓作氣拿下花果山,興許還能回來幾個。
現在沒有了李靖,他們誰能在靈霄寶殿上說得上話?現如今的整個南天門,放到靈霄寶殿上就是一群任人宰割的羔羊罷了。
默默想了許久持國道:“無論如何,這天蓬肯定是知道了什么。這一番邀請怕是拒絕不了了。讓三太子和天蓬見上一面吧,你我最好都跟過去,以防不測。”(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看到很多書友讓我好好養病的消息,很感激,謝謝體諒。
不過也看到一些書友在罵……
行吧,今天甲魚就抱病兩更吧……哎。作者果然是沒人權的。
第兩百五十章:求見(加更)
天河水軍對戰局的關注,收到邀請的南天門艦隊自然已經感知到了。
對此,猴卻是一無所知的。而持國多聞兩位天王,乃至于哪吒,這三位被逼著暫時與他站到一起的人自然也不會那么快將事情通報給他。
此時的猴依舊沉浸在如何開始“戰局”的苦惱之。
毫無疑問地,南天門艦隊與花果山的對峙對花果山爭取時間的基本理念極為有利。只要南天門艦隊一天沒有宣告失敗,那么天庭再派遣其他部隊,或者選調其他天將介入花果山戰局的幾率都極低。
如此一來,這段表面上緊張對峙的時光將成為花果山又一次難得的發展機遇。
若是放到凡間來說,要南天門艦隊圍困花果山幾年,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聽上去也極為荒謬。
但凡間與天庭的時間是不同的,凡間一年,天上也不過一天。按照這個理念,天庭無疑是可以接受南天門圍困花果山“幾天”而久攻不下的事實。或者說,天庭容易錯過這段時間。
事后再回顧,或許會覺得很荒唐,但那也是幾天之后的事情了。屆時將李靖放回去,這位老政客自然懂得如何幫自己以及自己的下屬脫罪。
眼下只要南天門艦隊愿意與花果山一同隱瞞一起演這一臺戲,那么借用天庭這個龐大的機構幾天的反應時間,一點也不難。
在這個過程,猴所認為的,最困難的無疑是要瞞過巡天府的眼睛。
這個機構是天庭的專屬巡視機構,也只有它才有義務巡視整個凡間。為此,花果山與南天門艦隊之間不可能只是對峙而不交戰。
可是交戰該如何交戰呢?
猴起初的設想是依靠自己手握著的李靖為籌碼讓自己手下的妖怪在有一些保障的情況下展開持續不斷的小規模戰役。
一方面可以為這些清一色的行者道妖怪尋找到一個宣泄戾氣的機會。另一方面又能有效控制死傷。這一一來,可謂一舉多得之計。
敲定了模式,猴直接將這個決定通報給了哪吒。
剛提出的時候,玉簡里的哪吒是滿口答應,唯恐猴虐待李靖。約莫一個時辰之后再聯系。態度卻已經完全變了。
按照哪吒的說法,他與持國商量之后認為交戰之事可行,但無法做到猴要求的那樣。
理由是李靖被俘是全南天門艦隊都知道的事,現在核心將領統一了意見嚴格限制整支艦隊的對外聯系才勉強將消息壓下。
這種做法完全是將自己的個人前途搭上了。
在這種情況下之所以能統一核心將領的意見,一方面是因為大家顧念李靖的恩德,另一方面是在這種情況下若是不支持。難免會被扣上背信棄義的帽受到來自同僚的排擠。
若是要開戰,又要保障妖怪的安全,屆時必定需要與主要將領全部通氣。這樣一來便難免給人“整個南天門艦隊已經被花果山綁架,正在拿兵將的命換主帥的命”的感覺。
走到這一步,反對意見也就有了抬頭的理由了。到時候情況將有失控的可能。
簡單地說,南天門艦隊同意持續交戰掩人耳目。但不同意控制死傷。如果真要開打,他們會真刀真槍地干,死傷各安天命。
這一通理由說下來也不無道理,但猴總感覺這是在將問題重新拋回給他。
現在真正控制南天門艦隊的,顯然應該是持國天王才對。若是他直接面對持國天王,大可以好像當初要蟠桃一樣強硬。對方的問題,讓對方自己去解決。
可現在直接面對的是哪吒……
對方不讓步。走到這份上,猴也怕對方破罐破摔。若是自己強硬要求,到時候對方把盤玩崩了,礙于哪吒的情面自己似乎也真沒理由對李靖怎么樣。
這持國天王雖是行者道,跟了李靖那么久,似乎也有了些政客的手腕了。
不過這樣也好,若此時南天門艦隊的真正控制者是一根筋的哪吒,到時候這游戲恐怕也玩不了多久了。
況且要真刀真槍地干猴手下那些個生死路上走一遭的妖怪怎么都該比養尊處優的南天門軍士更有優勢才對。
這件事就這么初步敲定了。
如此,被“圍困”的花果山就這么安安靜靜地度過了第一天。
那天夜里,猴將包括短嘴、呂拐、楊嬋、角蛇、黑在內的花果山主要負責人都召集了起來開了個小會。
會議的內容主要是知會他們現在與南天門艦隊之間的情況。讓他們明白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都將處于這種戰時狀態,同時也將部署進行了一定的調整。
這其最重點的,就是必須在外圍建立據點繼續接納那些前來投靠的妖怪并將他們送到花果山。
雖說現在的花果山只是被圍了半邊,進出依舊自由,但猴也是會擔心那些個來投靠的妖怪還沒抵達妖城見到這情況掉頭就走的。
畢竟處于極速發展之的花果山需要大量的新鮮血液源源不斷地補充。這一點是玩笑不得的。
那會開完,已是丑時。
主要負責人們各自散去,猴一個人呆呆地站在陽臺上迎著微微有些發冷的風眺望。
深夜的花果山妖城,那街道顯得更加冷清了。不過冷清的也僅僅是街道而已。軍隊里就不用說了,那城頭上火光將半邊天都映紅了,巡邏的隊伍往來不斷——戒備自然是不分晝夜。
對于城,乃至地下城內那些不歸屬于軍隊的夜行妖怪來說工作與生活的時間也才剛剛開始。
當初在地下城的時候看不見太陽,花果山勢力是沒有晝夜之分的。如今到了地面上,他們則開始按照各自的習性劃分工作時間。細分之下,也才發現居然有近半是夜行妖怪。
由此看來,妖怪當真是比人類更適合這種戰時體制。
就這么站了好一會,猴才眨巴了幾下眼睛準備要返回自己的房間稍稍休息一番。
低下頭,正巧看見煉丹房后院風鈴的房間門窗緊閉,燈火卻依舊亮著。
“這小妮,這么晚還不睡嗎?在干什么呢?”他地想著。正準備直接從陽臺直接跳過去看看她都在干些什么的時候,一個妖兵悄悄來到了身后。
“啟稟大王,那頭蟲在城外求見你。”
第兩百五十一章:求蟠桃
小小的房間里燭火吱吱地燃燒。
太上微微仰起頭,那目光直接穿透窗戶的阻隔落到遠處陽臺上的那一只猴子身上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老先生,是這樣嗎?”
“啊?”回過頭來,太上看到坐在自己身前的風鈴正指著竹簡上的符文問。
伸手拿起竹簡,太上瞇著眼睛細細地看了兩眼,捋了捋長須道:“這里還要改改。‘均’應該用‘否’替代,否則法陣運行起來兩個月便會出錯,屆時再修起來就麻煩了。這邊也不行,應該加入一個‘啟’。兩個‘宮’并用,若無‘啟’,會互相沖突。我說小丫頭啊,這些該都屬法陣符篆之術的基礎了,你師傅都沒教過你嗎?”
說罷,將竹簡又遞了回去。
“沒。”風鈴接過竹簡細細地看,搖頭道:“師傅說,修仙之路,先明大道,再習技法。這些法陣符篆無非是個補充罷了,無關緊要。風鈴還遠沒有到開始學這些的時候呢。還好平日里閑暇時有看一些這方面的書籍,否則老先生您剛剛說的風鈴都聽不懂了。”
“你師傅是這樣教你的?呵呵,倒是沿襲了古風啊,現如今這般教授徒弟的,已是極少。”說著,太上仰頭又是朝那陽臺的方向望去,默默想:“這同一個師門出來的徒弟,怎就差了如此之多呢?須菩提為了對付老夫,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此時,陽臺上的猴子早已離開。
高聳的城門轟然打開,伴隨著鐵鏈的摩擦聲,吊橋緩緩放下,猴子邁著大步走出。
一陣微風掃過。卷起些許塵埃。
布滿削尖了的樹樁尚未引水的護城河對岸,九頭蟲孤零零的站著。
相對于高五丈的巨大吊橋,那裸露上身的身影顯得異常單薄,若是遇著不認識的人,任誰都無法想象這是一只上古猛獸的化身。
此刻的九頭蟲看上去全然沒有初見時的戲虐神情。倒多了幾分憂慮與憔悴。
便是昨日被困住的時候也不見他這般神情,這不由得讓猴子產生一絲疑慮了。
見猴子出來,九頭蟲連忙拱手道:“九頭蟲見過美猴王。”
這禮貌得……有點不像九頭蟲了。
“怎么?還真戀上我這里了不成?放你走了,還回來?”猴子調虐地笑了笑,一步步走到他的身前。
身后城墻上兵衛警戒,無數雙眼睛警惕地盯著城門外空地上的兩人。
九頭蟲深深吸了口氣又緩緩呼出。猶豫著輕聲道:“聽說,你這里有蟠桃。”
“蟠桃?”猴子的眉頭微微挑了挑,瞧著九頭蟲問:“你從哪里聽說的?”
“從哪里聽說的不重要吧?總之,消息該是不會錯的。明人不說暗話,你也別否認了。”
這世界真心沒有不透風的墻啊。
猴子低頭擰了擰護腕,悠悠道:“怎么?你想要。”
“對。想跟你求一個。”
“你應該還用不上吧?想給誰呢?”
“這你就別管了。”
“和我討東西還讓我別管?行,那我便不管了。”說罷,猴子轉身就要進城。
見此情形,九頭蟲心中一驚,連忙快步擋到猴子身前:“先別走。”
話音未落,他已經聽到身后城頭上拉弓的吱吱聲響,一只只弩箭在夜色中散發著寒光直指他的脊背。
猴子微笑著盯著九頭蟲道:“那你說。蟠桃要給誰?”
“給,給我老丈人。”九頭蟲咬了咬牙無奈答道。
“給你老丈人?萬圣龍王?”
“對,就是萬圣龍王。”
“他壽元不足了?還剩下多久?”
“今天捉了幾個悟者道修士把了下,說是壽元將盡,最多還有兩個月的命。”
“兩個月啊?”
若是只剩下兩個月,也無怪乎九頭蟲要這般著急了。現在距離蟠桃宴還遠,無論用何種辦法,別說他一個妖怪了,就算是神仙,要在兩個月內弄到蟠桃。都是難如登天。
當初李靖手腕何等高超,這前前后后一百個蟠桃,不也是廢了一年上下才弄來嗎?
要從蟠桃園拿蟠桃,不提王母答不答應,光去掛號排隊等著面見王母都不只兩個月了。
至于鎮元子的人參果。那可不是誰都能要得到的。
猴子默默點了點頭:“確實挺急的。不過蟠桃這東西很是珍貴,你我也談不上交情,你打算拿什么來換呢?”
“你想要什么?”九頭蟲反問道。
“我倒真沒什么想要的,或者說,我真正想要的,是你無論如何也給不起的。”
聽到這話,九頭蟲已經有些急躁不安了,他扭頭指著天邊南天門的艦隊吼道:“我可以幫你把哪吒也捉來,或者你要增長天王也行。怎么樣?兩個,只要你同意,我現在就去捉!”
這已經是他能開出的最高的價碼了。
九頭蟲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猴子。
要在十八萬天軍之中直取敵將,別說是九頭蟲,就是再加上猴子,兩個太乙金仙修為的行者道同時出擊,也不敢擔保一定成功。甚至失敗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一個不小心把自己賠進去也毫不奇怪。
可問題是猴子需要這個嗎?
說這話,只能說明這九頭蟲已經亂了方寸了。
許久,只見猴子淡淡笑了笑,緩緩搖頭。
九頭蟲有些泄氣了,一雙拳頭攥得緊緊地。
其實來之前他就已經預料到可能會被直截了當地拒絕,但那種憋屈的感覺,還是讓他很想現在就化出妖身將這整個妖城給燒了。
可他不能,不提猴子會不會任由他這么做,關鍵一旦他這么做,那蟠桃就想都別想了。
咬了咬牙,九頭蟲低聲下氣道:“那,你究竟要怎么樣才肯給我蟠桃?”
“也不瞞你,我現在手上還有六十五個蟠桃。”
“六十五個!”九頭蟲吃了一驚。
“對,六十五個。那都是準備用來獎勵花果山有功的妖眾的。”
“那我加入你花果山如何?以我的能力,怎么都該能分到一個吧?”
“你聽清楚了,是‘有功的妖眾’,不是‘妖眾’。就算你現在加入,兩個月就能立下夠分蟠桃的功勞嗎?”猴子盯著九頭蟲緩緩道:“花果山不是我一個人的花果山,這六十五個蟠桃,算是公物。”
九頭蟲一下冷笑了起來:“妖怪還有公物一說?別敷衍我了,要什么條件直接開出來。我就不信我九頭蟲還值不了一個蟠桃!”(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第兩百五十二章:九頭蟲的困局(加更)
九頭蟲的眼睛瞪得猶如銅鈴那么大。
這一句話下去,倒是猴子有些猶豫了。
這九頭蟲看樣子是志在必得,猴子甚至注意到九頭蟲攥緊的拳頭在瑟瑟發抖,那不像是裝出來的。
若是拒絕,怕也不會善罷甘休吧。
摸著下巴,他盤起手來細細思索。
九頭蟲則焦慮地等待著。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城墻上的弓鉉依舊緊繃,半點不敢松懈。
許久,猴子開口道:“我能先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問吧。”九頭蟲急切地答道。
“那六個家伙……”
“我已經與他們分道揚鑣了。”
“行,那你給我一個晚上考慮吧,明天這個時候,你再到這里來,我會給一個答復你。”
“不了。”九頭蟲擺了擺手道:“我就在這里等你。”
“在這里等我?”又瞧了九頭蟲一眼,猴子淡淡道:“隨你。”
說罷,轉身便進了城。
這九頭蟲說不走,果然還真就不走了。他直接盤腿坐在城門口空曠的平地正中閉目養神。直到黎明時分,猴子站在城頭上還看他一個人孤零零地坐著。
“真要給他蟠桃嗎?”站在身后的短嘴問道。
“正在考慮。”
猴子轉過身去搭著短嘴的肩,兩人結伴走下城樓。
“考慮?”
“是啊。他說與那六妖王分道揚鑣,我信六成。不過如此一來,我們就更沒有理由逼他重新和那六妖王走到一起了。雖說眼下我們也并不怕他們,但現在主要的對手是天庭,如果背后還有這么幾只大妖怪磨刀霍霍。著實不好處理。瞧這態度,若是我們不答應,他會做出什么事情真不好說。”
“就因為這樣他就可以對我們予取予求了?”
“這正是我考慮的問題。如果就這么給了,那往后就全亂套了。九頭蟲若是收入帳下,確實是個強大的戰力。可若是有二心。那便是個極大的禍害。這禍害大到足夠讓你我這多年的心血全部付諸東流。”
短嘴也是咬著牙,拿捏不定。
這問題確實有些棘手了。
本質上,九頭蟲這樣貿貿然過來討要蟠桃,也實在有些亂了章法。
呆呆地坐在城門口,九頭蟲閉目養神,卻感覺那心無論如何都靜不下來。
一直以來無論什么都無所謂的他。此時確實已經亂了,亂到連他自己也想不到。
捉了一個悟者道修者,趁著萬圣龍王熟睡讓他診斷,結果被告知是壽元將盡。他不信,再捉一個,再診斷。依舊是壽元將盡。他還不信,再捉一個,再診斷,結果如出一轍。
這已經由不得他不信了。
得知此消息,萬圣公主直接便昏厥了過去。等到老龍王醒來,九頭蟲拐彎抹角地問,那老龍王才無奈和盤托出。
原來。早在三百多年前,萬圣龍王原本的壽元便盡了。
無論是妖怪或者神仙,在壽元將盡的時候都會變得極其衰弱,這種衰弱不單單是肉體上的,更是精神上的。這也是為什么延壽之物,例如蟠桃和人參果都極其珍貴的原因了。
任你是大羅神仙,只要你壽元一盡,元靈衰弱,那黑白無常便是修為差你十萬八千里,也可以輕易將你的魂魄鎖走。
這里所指的壽元。無關生死簿上的數字,乃是指物種修為所能達到的最大壽命極限,任何人或物所無法超脫的極限。
一旦壽元盡了,身死,便是強留住魂魄也無法復活。因為壽元已盡。便是復活了,也會很快死去。
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通過地府輪回,或者延壽。
三百年前,萬圣龍王壽元將盡之時,西海龍王從他西海龍宮的配額里撥了一顆蟠桃出來給萬圣龍王,這才延壽至今。
算下來,碧波潭龍宮著實欠了西海龍宮一個不小的人情,為此萬圣龍王多番送禮,希望能多少報答一點這大恩。那西海龍王卻讓萬圣龍王不要記掛此事,那蟠桃,便當是西海三太子迎娶萬圣公主預付的一點聘禮了。
這才有了西海三太子與萬圣公主的婚約。
在當時來說,與西海龍宮的聯姻確實對碧波潭龍宮百利而無一害。
站在大局上講,聯姻之后,西海龍王將順理成章地幫碧波潭龍宮取得仙籍,碧波潭龍宮上下一干人等都不必活在這妖與仙的灰色地帶中,也算是有了一個堂堂正正的名號了。
從萬圣公主本人來說,西海龍宮富甲天下,乃是天上地下有數的望族豪門。西海龍王盛名遠播,龍婆為人寬厚,其三太子聽聞資質也是上佳,為人豪爽,風評也不差。著實是不二的選擇。
順帶地,還能解決萬圣龍王的壽元問題。
這門親事聽上去,真真是沒有再好的了。那龍宮上下,也無不巴望著。任誰都覺得這門親事只是時間問題,畢竟老龍王聘禮都已經收了,這女兒還能不嫁嗎?
然而,這件在萬圣龍王心里早已是鐵板上釘釘的事,最終卻出了岔子。
首先,當時萬圣公主還年幼,只知道自己的父親做主給自己定了門親事,卻不知道各種因由。老龍王一直以來不想萬圣公主擔心,也從未與她提及自己壽元之事。于是,等到萬圣公主長成之時,九頭蟲冒出來了,賴在碧波潭龍宮不走。這萬圣公主,偏偏就愛上了,還如何勸都勸不動。甚至還考慮過私奔……
這對整個龍宮上下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
老龍王的壽元無望了,龍宮上下的仙籍無望了,萬圣公主嫁給九頭蟲,等萬圣龍王死后,必然也只能好像一般妖怪那樣四處流落。
那龍宮上下一干人等無不焦慮萬分,紛紛勸萬圣龍王直接跟萬圣公主攤牌,指望著萬圣公主念及自己父親的壽元問題,能回頭是岸。
可這老龍王生平只得這一女,溺愛至極,就是不愿意說。
不單如此,數十年前,天庭蟠桃會分發蟠桃之時西海龍王也曾派人將一顆蟠桃送往碧波潭龍宮,可那時九頭蟲已奪取了萬圣公主芳心,萬圣公主也與萬圣龍王明言不嫁西海三太子。
萬圣龍王為人仗義,女兒已經不愿意嫁了,他不準備勉強,也自然不肯再收那第二顆蟠桃,這才錯過了獲取蟠桃的時機。
當聽完這些之后,九頭蟲一口老血差點就噴了出來。
搞了半天,老龍王沒拿到蟠桃竟是因為自己?
現在已經不是簡簡單單幫自己的老丈人延壽了。這一趟,他要是要不到蟠桃,回去還如何面對萬圣公主?
雖說他九頭蟲名聲也不是特別好,但那都是他不在乎的名聲。若是讓人知道因為他而導致他的老丈人續命失敗,這……
往后,他還如何在妖界行走?
所以,無論如何,就是賣身,他也要將那蟠桃弄回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我已經欠了不知道多少,反正加就是了。
第兩百五十三章:門內門外
雖說花果山名義上還處于戰時狀態,但花果山核心團隊心里都明白,與南天門之間達成的默契已經足夠保障花果山暫時的安全了。而這種偽戰時狀態,將保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里,花果山的妖怪不可能一直不事生產。
若是那樣的話,這好不容易爭取而來的時間也就變得毫無意義了。
等到天漸漸亮的時候,按照猴子的命令,四個城門如同以往一樣打開,許多妖怪也都按照以往那般帶著各自的工具出城勞作。
不過,卻幾乎沒有人敢走九頭蟲所在的南門。
對于九頭蟲這樣一只大妖,別說是猴子,便是天庭也要忌憚。關于九頭蟲的實力資料,在九頭蟲離去之后猴子已經讓人整理出來下發到。現在整個花果山都知道在南門有一只實力堪比猴子的大妖賴著不走。
在這種情況下,只要稍長腦子的妖怪都會選擇多走兩步路繞一繞,而不是直接從南門出城。這便導致了原本該熱熱鬧鬧的南門此刻雖然敞開,卻依舊冷冷清清空空蕩蕩,唯獨剩下因為工作關系不得不出現在這里的守門妖兵一個個戰戰兢兢地立著。
花果山妖城與人類城邦有著許多的不同點,其中一個便是城門的吞吐量極大。
這主要是因為人類城邦城里居住的人與城外勞作的人是完完全全的兩撥人,城外的人進城,大多都是為了趕集。而在這妖城卻不是。
若是平時的清晨或者黃昏,南門的守門妖兵該是要檢查數以千計的腰牌忙得團團轉才是,今天卻一個個閑得發慌。
其實他們更愿意忙一點,若能忙起來。興許就能忘記不遠處還呆著一只大妖怪,不至于心里發毛。
不過這個愿望顯然是不可能實現的,隨著時間的流逝,九頭蟲賴在南門的消息傳得越發廣了。這南門的流量也從剛開門時的偶爾還能見到三兩個妖怪結伴而行,到現在半個都見不著。
這讓正對著九頭蟲的一眾妖兵更加蛋疼不已。只得暗暗祈求時間過得快一點好快點交班,不用繼續呆在這里渾身不舒服。
至于九頭蟲,則依舊一動不動地盤腿坐著。看上去是閉目養神,可便是再沒眼力的也能一眼看出他心慌意亂。
別提那臉色有多難看,光是在這微涼的季節里他額頭上掛著的一粒粒豆大汗珠便足夠說明一切了。
到午后,一陣微風掠過。猴子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在了南門的城頭。
這已經是他昨晚和九頭蟲談過之后第三次出現在這里了。毫無疑問的,九頭蟲的存在給他造成了一定的困擾,使他不得不記掛著這里。
關于如何應對九頭蟲的要求的問題,他至今心里都沒有答案。
若是以前,對于這種事他大可以置之不理,又或者心情好直接送個蟠桃了事。可現在不行了。
現在他是花果山的王。他的一舉一動都有人看著,他得顧及每一個舉動造成的影響。
不送,他要擔心九頭蟲破罐子破摔鬧出什么幺蛾子。自己是沒什么所謂,但這花果山的小妖們可承受不起。送,若是無條件的就顯得弱勢,往后對內對外都不好辦事了。若是有條件的,例如將九頭蟲收入麾下。又擔心引狼入室。
當然,也還有最后一個辦法,那就是直接宰了九頭蟲,一了百了。
可九頭蟲是那么好殺的嗎?對付這種大妖便是自己親自出手,帶上花果山的一干戰將,完了再拉上南天門,一番折騰下來要拿住他是毫無問題,但造成的破壞……
別忘了這家伙的原型是什么,若是化出妖身,頃刻間將整個妖城點燃都不在話下。
真這么鬧騰到頭來肯定會延后花果山的發展。流失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寶貴時間。若是可以,猴子是無論如何不想走這一步。
想著,猴子不由得一嘆。
他忽然覺得,賴在門前的九頭蟲與當初跪在斜月三星洞門前的自己何其相似。只是現在站在須菩提位置上的變成了自己。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他不由得笑了出來。
沒想到站在門內的人,比門外的更糾結。
當初須菩提是否也曾與自己一樣苦惱過呢?
名望、地位與責任伴生。現在看來也不完全是好東西啊。得到的多,其實牽絆也多,失去更多。
那聲“大王”當真不是白受的。
為了尋求妖的生存空間,為了有朝一日下地府查生死簿復活雀兒,為了與那在背后玩弄自己命運的大能抗爭,自己好不容易走到了這一步。可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
也許等時過境遷,自己會想帶著雀兒歸隱吧。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話。
側過臉,他看到敖聽心正站在不遠處透過圍欄偷偷地觀察著九頭蟲。
猴子稍稍提高音量喊道:“你認識他?”
那敖聽心頓時一驚,連忙提著裙子壓低身姿快步跑到猴子身邊:“噓!我還沒想要要不要讓他知道我在這里!”
猴子瞧了瞧城外雙目緊閉的九頭蟲,又瞧了瞧緊張兮兮的敖聽心問道:“你真認識他?”
“見過一次。”敖聽心隨口一句,又接著透過圍欄細細地觀察著九頭蟲。
那認真的模樣讓猴子都不由得有些錯愕了。
這敖聽心到底有幾面呢?
剛開始的時候在東海龍宮,看上去是個溫文爾雅的淑女,而且工于心計。原本想著擄回花果山當軍師,結果擄回來一下又變得肆無忌憚整日和猴子開惡意玩笑了。
當然,好在她沒有觸碰猴子的底線,否則早被關了起來。從這一點來說她也算是十分懂得把握分寸,是個聰明人。
不過這認真的模樣是怎么回事呢?說起來也好久沒見她這么認真了吧。
敖聽心很快發現猴子一直在一旁注視著自己,扭過頭來隨口問道:“干嘛?”
盯著敖聽心,猴子語重心長地問道:“這家伙看上去像是四處勾搭無知少女的,你……不會也被勾搭過吧?”
ps:今天還是會有加更滴
第兩百五十四章:互不信任(加更)
一聽這句明顯調侃的話,敖聽心當即白了猴子一眼,扭過頭繼續盯著九頭蟲,半響,悠悠道:“他是暖暖的夫婿。”
“暖暖是誰?”猴子問。
“暖暖是萬圣公主的小名。”
“萬圣公主叫敖暖?”
敖聽心又白了猴子一眼,道:“‘敖’姓只有四海龍王一系才可使用,碧波潭萬圣龍宮一脈屬于旁系,所以她就叫暖暖,無姓氏。他們的事我也是剛知道的。前天九頭蟲來了城里之后,我便用玉簡聯系了父王,才知道萬圣龍王廢棄了原本與西海龍宮的婚約將暖暖許給了九頭蟲,換取九頭蟲出手營救六妖王。現在天庭正在通緝萬圣龍王和暖暖呢。”
“是萬圣龍王要求九頭蟲去救六妖王的?”猴子微微一愣。
“應該沒錯。萬圣龍王與牛魔王一直有往來,聽說,是當初剛建立碧波潭龍宮的時候受過牛魔王一些恩惠,所以念念不忘,危急時刻他想救牛魔王并不奇
免費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