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大潑猴-第93部分

“哎喲,這天下間,還有這等好事?”
“當然有!就擺在你面前,如假包換的好事!這么久了,本太子就是等你開口,只要你開口,我立馬答應,憑咱倆這關系,沒說的!”
咱什么關系?
猴子實在沒想明白他倆有啥關系。
“不過!”小白龍伸出一指,緩緩地說道:“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總算進入主題了,看他能說什么。
猴子悠悠地想著,輕聲道:“說。”
“那個九頭蟲。”小白龍微微頓了頓,壓低聲音接著說道:“想必你也知道吧。萬圣公主本來該是我的太子妃。可惜呢,她眼神不太好,結果,我堂堂西海三太子,被人悔婚!本來想帶了幾個人想找個場子回來,結果還讓他當著我手下的面給揍了。這……你讓我怎么有臉回西海拿東西呢?不如這樣,你幫我把九頭蟲收拾了。你要多少裝備,要多少丹藥,本太子不二話!”
說道激動處,小白龍伸手端起茶一飲而盡,瞪大了眼睛注視著猴子。
只見猴子故作猶豫地摸了摸下巴,說道:“那這樣我不就失去了一員大將了嗎?”
“切,那算什么大將啊?”握著猴子的手,小白龍滿懷期待地說道:“有武器有丹藥,你要招攬多少妖怪不行?”
“其實我倒是有個更好的辦法。”握著小白龍的手,猴子同樣滿懷期待地說道“那就是我把你扣了,再給你父王寫封信。到時候,應該可以要到更多。”
頓時,小白龍的笑容僵掉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章節目錄 第兩百八十二章 商量
剎那間,小白龍的心中如同萬馬奔騰而過。
不是指那磅礴的氣勢,而是指天雷滾滾。
確實是始料未及啊……
用人的思維講小白龍的建議無疑是對的,可用妖的思維講,或者說用土匪思維來講,猴子的辦法無疑是更好的。
怎么辦?不小心挖了個坑自己跳了……
這一刻,他終于幡然醒悟自己無論能與猴子扯上什么關系,這猴子……始終還是妖。而這花果山,就是土匪窩。
與土匪訂立協議,這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緩緩地,他張大了嘴,萬分驚恐地盯著猴子。那掉下來了。
瞧著小白龍那驚恐的面容,猴子松開了手,低下頭自顧自地沏茶喝茶,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半響,小白龍好不容易憋出一個笑臉,小心翼翼地說道:“猴哥你真愛說笑。”
那神情已經全然沒了方才的激昂。
“是說笑嗎?”猴子瞥了他一眼。
小白龍頓時心中一顫,又愣了好一會,強作歡顏道:“哎,別嚇我了。綁架勒索豈是君子所為?再說,憑咱那關系,你怎么會呢?”
“我只是一只妖怪,連人都不是,更別提什么君子了。”猴子笑盈盈地說道:“妖怪不搶劫綁架就是不務正業你知道嗎?況且了,咱倆有啥關系?”
那目光看上去就好像一只貓在看著已經被自己整得快死的老鼠。
小白龍真的怕了,非常怕。
又猶豫了好一會,鼓起勇氣。他低聲說道:“你別忘了。你還欠我個人情的。這事兒要是傳出去。對你江湖名聲不好。”
“恩?”猴子恍然大悟般抬起頭,又低頭略略想了下,道:“你不說我都忘了這茬了。這么說來的話倒是真不好。”
一顆心總算放下來了,可還沒等小白龍那口氣松完,只聽猴子漫不經心地說道:“反正那事兒知道的人也不多,那就只能這樣了,先討完東西,再撕票。只要不傳出去就不會影響我的名聲了。你說是吧?”
“撕撕撕撕……撕票”
晴天霹靂啊……
小白龍那嘴張得可以塞下一整個梨了都。
猴子卻還全然不顧他的感受。自顧自地接著說道:“對了,你覺得給你父王送過去的信,是附上你一只手好還是一只耳朵好呢?”
小白龍沒有接話,這話沒法接啊!
那嘴巴張得更大了。
見狀,猴子開始饒有興致地打量起他來,那目光最終落到了頭頂的龍角上,悠悠道:“要不就切個龍角送過去吧?你父王肯定認得。”
小白龍死的心都有了。
他小心翼翼地蜷縮著身體往猴子的反方向挪了挪屁股,那蒲團此刻坐上去就如同針氈一般。
怎么辦?
逃跑?好像跑不掉啊……
尿遁?有用嗎?
那心中已是一團亂麻。
還沒等小白龍緩過神來,只聽猴子噗哧一笑,伸手拍了拍小白龍的肩膀道:“嘿。瞧把你嚇得,跟你開玩笑的。真那么弄楊嬋和敖聽心還不找我拼命啊?”
說著。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笑得小白龍的眼睛直抽。
他笑不出來,完全笑不出來。
只能呆呆地看著猴子笑。
半響,猴子稍稍收斂了笑容,一臉誠懇地說道:“這么著,這花果山你就安心住下。我忽然又覺得你不礙事了。你的那個建議呢,很好,不過得給我幾天認真考慮考慮。這個,你不介意吧?”
考慮什么?
考慮要不要幫自己干九頭蟲?還是考慮要不要撕票?或者考慮撕票了怎么搞定楊嬋和敖聽心?
小白龍脖子都直了,那臉上的神情因為恐懼而扭曲。
摸著下巴,猴子細細思量了起來,自言自語道:“要不引到花果山外,讓別人弄自己裝作不知道?”
“啊?”
“我剛剛說什么了?”
“沒!沒!”小白龍連忙否認。
“對了,賢弟啊。”猴子一臉親熱地攬著小白龍的肩膀,死拽硬拽到自己身邊,說道:“你打不打獵?為兄知道這花果山附近有個地方打獵不錯的,要不,咱挑個時間一起去一趟?算了,也別抽時間了,就今天晚上吧。”
小白龍微微抬起頭,腦海里浮現了這么個場景。
和猴子一起出去打獵,自己被四周莫名其妙沖出來的妖怪給捉住了,接著切下龍角勒索西海龍宮。猴子一臉委屈地告訴楊嬋和敖聽心自己不幸被來路不明的妖怪俘虜了,把一切推得一干二凈。
回頭東西到手,撕票,神不知鬼不覺……
他驚恐地瞪大了眼睛望著猴子,那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不,不打獵。我不喜歡打獵。”
猴子的眉頭蹙成了八字,半瞇著眼瞧著小白龍:“哦?這樣啊,那要不去釣魚?”
“不,不釣魚。我恨釣魚!”
“那你幫我送封信如何?”猴子裝模作樣的拿出紙和筆:“哎呀,你說我這信寫給誰好呢?”
這是要往死里弄啊……
憋了半天,小白龍裝模作樣地朝窗外看了兩眼,眨巴著眼睛小心翼翼地說道:“猴哥啊,天色不早了,我還是早點回去吧。”
天色,這地下城還能看到天色?
只見猴子臉色一變,掏了掏耳朵悠悠道:“我這不是想給你找點事做,拉近彼此的關系嘛?你是不是不賞臉?老子最恨不賞臉的人了!”
說罷,就是一副惡狠狠地神情,看得小白龍額上冷汗直冒。
“哎,哎呀!”小白龍忽然驚叫了起來。當場捂著肚子滿地打滾:“猴哥。我肚子疼!哎呀。今天不舒服,沒辦法了!明天再聊!我自己走了,不用送!”
說罷,也不等猴子開口,他奪門而出,一路狂奔。
看著小白龍驚慌失措遠去的身影,猴子面無表情地冷哼一聲,道:“早點走不就沒事了嘛。非得逼我。賤骨頭。”
說著,猴子朝著門外不遠處的小妖招了招手:“找兩個人盯著他,要讓他知道你們在偷偷監視他。隔一兩天就問他身體好點沒有,讓他有空到我這里來,我有要事相商。直到他自覺離開花果山為止。”
“諾!”
有些人就是這樣,對他好點客氣點,他就蹬鼻子上臉了。哎……
一轉頭,猴子看到了從遠處走來的短嘴。
“敖烈怎么啦?”短嘴望著小白龍離去的方向問道。
“沒什么,我嚇嚇他而已。找我有事?”
“恩。”短嘴想了想,說道:“大家想見見你。”
“大家?”
“九頭蟲、呂六拐、萬圣龍王。很多人。還有……那個白骨精。”
猴子微微楞了一下,頓時明白發生什么事情了。
他默默地看著短嘴。想聽聽他的解釋。
似乎看懂了猴子的意思,短嘴深深吸了口氣,道:“不關我的事,我可什么都沒說。是大家讓我來找你讓你過去一趟的。”
“不是你,那就是萬圣龍王咯?”
短嘴沒有回答,算是默認了。
見狀,猴子無奈嘆了口氣,有些不快地說道:“走吧,去見見。”
如果不是短嘴現在提起,猴子壓根就不知道白素還留在花果山。對猴子來說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反正他壓根沒打算和那六個不值得信任的妖王達成什么協議。
與短嘴一路出了地下城,施展了術法,很快到了數里外的臨時洞府。
當日接見白素就是在這里,妖城被毀之后,這里已經成為猴子接見外來者的地方,有時候一些會議也在這里召開。
當然,猴子并不常召開會議。大多數時候他都是一個獨裁者,決定都是自己做,完了一紙文書發出去讓下屬照辦便是了。
作為統治者來說,他實際上很懶,也不喜歡去跟任何人做解釋。
即使有時候做決定需要詢問一下其他人的意見,一般也是三兩個人找過來呆在花果山的某個角落里,有時候是地下城的木閣樓,有時候是花果山的某條小溪邊,有時候是山頂的木屋,甚至是某個山旮旯里隨意的站一會就把事情給敲定了。
需要到這里的一般意味著人多。
而人多的時候,在猴子的概念里是不適合磋商的,只適合公布已經確定的命令。
聽短嘴剛剛的口氣,那個他們,似乎代表了很多人。
這么多人找自己來商量……這是要“逼宮”嗎?
當然,這只是一閃而過的調侃罷了,這花果山有誰能逼得了他嗎?
一進大廳的門,猴子便看到了七零八落站著的二十幾個妖怪。
這里面有呂六拐,有萬圣龍王,有黑子,有大角,有九頭蟲,有角蛇……甚至連很少公開露面的楊嬋和以素也在。
換句話說,花果山整個權力中心外帶所有重量級人物全在了。
“大王。”
“大王。”
“猴哥。”
“猴子哥。”
各種各樣的叫法撲面而來。
萬圣龍王拱手道:“大王,這次勞駕您……”
“你先別說。”還沒等他說完,猴子便伸手制止了,轉而對著眾妖輕聲道:“聽說大家找我來有要事商量,不過再怎么商量都是我們內部的事。”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猴子已經一步步走到白骨精白素面前。
那白素似乎有些驚慌,微微福身要見禮。只見猴子也不等她開口便一伸手直接將她整個拎了起來。
這一舉動把白素嚇壞了,她驚得差點尖叫了出來,卻連掙扎都不敢。
那四周的妖怪們也一個個怔住了。
提著白素,猴子一步步地走到大門口,直接將她丟了出去,又將門重重地甩上。
回過頭,他對著還沒反應過來的眾妖道:“好了,現在可以開始了。想商量什么?”
章節目錄 第兩百八十三章 :委屈
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
小白龍畏畏縮縮地走在山道上,那步履輕巧得如同一只貓。一路上,他總感覺今晚地風涼颼颼地,時不時回頭四處張望。
那后方是空無一人的山道。
遠處一隊夜間巡視的妖兵走來。
小白龍當即停下了腳步,屏住呼吸警惕地瞪大了眼睛。
那雙腳已經不自覺地做好了逃跑的準備。
直到那隊妖兵走近了,與小白龍交錯而過,一個個對著他如同往常一般禮貌性地點頭,小白龍才稍稍松了口氣。
“好家在,他們不是被派來捉我的……”
猴子剛剛的話還地在耳旁繚繞,特別是那“撕票”兩個字,每每想起,小白龍都會覺得腳有點發軟。
這里是花果山,美猴王孫悟空的花果山,在他的地盤,只要那猴子一聲令下……
自己完全就是他嘴里的一塊肥肉啊!
長這么大,小白龍還是第一次有這種生命受到威脅的感覺。
在西海龍宮的時候,他是三太子,無論如何胡鬧,大家都得給他面子。就算真做錯了什么頂多也就罰個面壁思過什么的,屁股都沒打過。
就這么一個人,現在忽然有人說要他的命……
涉世未深啊,實在是天真得可笑,當初是怎么想到孤身一人跑到這土匪窩來報復九頭蟲的呢?
此時此刻,他終于有些后悔了。
這鬼地方就不該來,就該乖乖呆在西海龍宮哪都不去。
“別怕。別怕。他是嚇唬我的。”小白龍自我安慰道。
深深吸了口氣。他挺起搖桿大大咧咧地走了幾步。可僅僅是幾步而已。轉眼間,一陣冷風吹過,四周樹影搖晃,他嚇得打了個冷顫,猛地一縮,連滾帶爬地閃到一旁的巖石后緊張地朝四周張望。
那狼狽的模樣真的就差尿褲子了。
半響,他終于確定四周沒什么不對了,卻發現自己已經驚出了一身冷汗。
“沒事。沒事,自己嚇自己。”他自我鼓勵道。
剛一說完,他又有點猶豫了:“可如果不是呢?”
“不會的,不會的,肯定是嚇我的。殺了我,他怎么跟楊嬋姐交代?雖然他們沒成親,但好歹老姐說他們有這個傾向了不是?別忘了還有個姐夫幫我撐腰呢。我姐夫可是天下第一的戰神啊,那猴子再笨也不敢得罪戰神楊戩的!”想著,他拍著胸脯,鼓起勇氣抬起頭來。大膽地邁開步伐。
可剛走兩步,他腳又有點軟了:“可是……如果他就敢呢?如果他把我弄到外面再下毒手怎么辦?那樣真就可以推得一干二凈啊……”
“怎么會呢?猴哥人還是不錯的。挺光明磊落的不是?小伙子未經世事,這點事情就給嚇住了?太孬了吧。哈哈哈哈。”他狠狠地甩了甩頭,調侃般自嘲道。
前面幾聲還好,笑到后面,又有點底氣不足了:“不對啊……他哪里光明磊落了?他對天軍不知道多賊呢。”
一路就這么走著,彷徨忐忑中,他走完了漫長的山路,終于遠遠地看到現如今的居住地了。
那是一棟單獨的三層小土樓,坐落在花果山的山腰上。住在這里的除了敖烈,還有楊嬋和敖聽心、風鈴、以素以及負責煉丹的其他幾個小頭目。那地下室更有直通地下城的隧道。
也正因如此,這里算是一個需要重點保護的地方,四周都是圍欄,日夜有軍隊戍守。
遠遠地看著那三層小土樓邊上排成隊列來來往往的妖兵,小白龍緩緩地紓了口氣,自我安慰道:“別自己嚇自己了,不會的。先找楊嬋姐說說,打個預防針,然后她自然會找猴哥交涉。我好好睡一覺,明天起來世界又會如同往常一樣美好的!”
深深地吸了口氣,他鼓起勇氣往前跨了一步。
正當此時,他猛的聽到身后有腳步聲,驚慌失措中,嚇得一個翻滾溜進了旁邊的草叢里,還差點裝到了樹干上。
稍稍定了定神,他撥開一人高的草往外張望,正見兩個小妖從山道上走過。
“兩個小妖而已,哎……自己嚇自己。”
緩緩地紓了口氣,他抬起腿就想從草叢里走出來。
正當此時,他恰巧聽見了那倆小妖與門口戍衛的妖兵的對話,動作微微一僵。
“他回來沒有?”
“誰?楊嬋姐出去了,應該要很晚才能回來。”
“不是說楊嬋姐,我是問敖烈。”
“敖烈?今晚還沒看見他。怎么啦?”
“回來了就派人給盯住。”
“盯住?”
“對,別問為什么。這是大王的命令。”
“大王的命令啊……明白了。”
說罷,那兩個小妖互相之間又小聲嘀咕了幾句什么,緊接著一個掉頭往回走,另一個留在門口站住不動了。
“完蛋了……他真的想撕票啊……”敖烈頓時覺得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像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坐在草叢里。
“怎么辦,怎么辦?”
“不行,我得跑!趁他還沒發現,我得跑!”
“可往哪里跑呢?這次出來本來就是背著父王的,他都揚言我回去要把我禁足一百年了……”
“往哪跑都行!就算回西海被禁足也比丟了小命強啊,留在花果山死定了!”
打定了主意,小白龍偷偷摸摸地溜出了草叢,卻依舊躲在樹蔭底下。
遠遠地望了望那樓房,他鬼鬼祟祟地轉身,沿著來時的山道往回走。
……
臨時洞府中,被猴子一把丟出門外的白素揉了揉撞疼了的肩膀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
身后的大門轟然緊閉了。
回過頭,她看到守在門外的兩只妖怪正以一種異樣的目光瞧著她,瞧著這個和人類女孩一般無二的未成年小妖怪。
那種眼神,似乎是嘲笑。
是她太不自量力了嗎?可她究竟做錯了什么呢?
眨巴著靈動的眼睛,望著那緊閉的門,想起那個冷冰冰又有些兇狠的美猴王,白素緊緊地咬住了嘴唇。
她忽然有一種想哭的沖動,很想像一個人類的小女孩那樣鉆進母親的懷里大哭一場。
“為什么會這樣呢?”
就在半個月前,她還是以一個人類小女孩的身份生活在一個小小的私塾中。
那里有疼愛她的養父養母,有一群調皮又可愛,喜歡捉弄她的養父的學生。
每天的生活無非是讀書習字,讀書習字。
養父還說,隔壁村王先生的小兒子不錯,想給她定一門親事呢。
“要不要嫁給他呢?會不會被發現是個妖怪呢?”
在這之前,這已經是她最大的煩惱了。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她死活不同意。就為了這個還跟養父鬧了一場……
她其實就只是想好好地留在那個私塾里服侍兩位老人,給兩位老人養老送終罷了。
可轉眼間,這才半個月過去,整個世界都好像被換了一個似地。
想想以前的生活,又想想這幾天的遭遇,白素忽然覺得好委屈。
“不能哭,不能哭。我現在可是正兒八經的特使呢,代表了幾十萬的妖怪來跟花果山談判,哭多丟人啊。”
深深地吸了口氣,她猛地眨了幾下眼睛設法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轉身朝著洞府外走去。
可剛走出洞府,她的眼淚還是忍不住掉了下來。這一流,就再也止不住了。
她捂著臉,飛速朝著一旁的樹林狂奔而去,躲到一棵大樹下的草叢里嫣嫣地哭了起來。
“誰!誰在那里!”
一個聲音傳來,白素猛的一驚抬起頭來。
“趕緊給我出來,再不出來我不客氣了!”
聽到吆喝聲,白素緩緩地站了起來,淚眼模糊地朝著四周望去。
天上的烏云緩緩飄開,月光灑落大地。
就在距離她不遠處的空地上,一位白衣公子正握著一把折扇瑟瑟發抖。
“你是不是那猴子派來捉我的?”小白龍驚恐地問道。(未完待續。。)
章節目錄 第兩百八十四章 爭吵
洞府內火光搖曳,映紅了猴子的臉。
就在眾妖的注視下,他一步步走向王座,轉身坐下,靜靜地環視了一周。
此時此刻,興許是被他前面的舉動嚇住了,反倒是站在他面前的一眾妖怪有些忐忑。
抿著唇,猴子悠悠說道:“開始吧,既然叫我來了,應該有很多話想說吧?一個一個來,把想說的都說出來。”
妖怪們一個個面面相窺,半響,角蛇往前跨了一步拱手道:“大王,你既然讓我們說,那,我就說了?”
“說吧。”猴子點了點頭道。
“聽說那六妖王想與我們聯盟,同時為我們提供急需的煉丹材料。我以為,這事兒可行!”
“我也覺得。”
“對對,這事兒可行。我們不應該死抱著之前的恩怨,在這種事情上置氣。”
一眾妖怪紛紛表示贊同。
漸漸地,洞府里開始活絡了起來,猴子靜靜地聽著他們每一個闡述自己的意見。
有人慷慨激昂,有人扭扭捏捏,有人話都說不遛,有人娓娓道來,其意思卻出奇地統一,那就是贊成與六妖王結盟,共同度過眼前的難關。
這過程中,楊嬋不發一言,卻時不時地望向猴子。
許久,等所有人都發言了一輪,猴子摸著下巴,開口問道:“你們的意見,我都清楚了。我現在假設,假設我們和六妖王聯手,擊敗了天河水軍,度過了花果山最大的難關,那么接下來,我們應該如何定位與六妖王的關系呢?在這個問題上你們是什么想法。都說說。”
這一問,眼前眾妖頓時紛紛一愣,面面相窺,不明所以。
興許這個問題他們當中也少有人想過吧。
楊嬋也疑惑地望向猴子。
沒有人先開口。那便只有指了。
側過臉。猴子的目光落到了短嘴身上。
略略地想了想,短嘴開口道:“我先說一句吧。我是這么認為的。咱花果山與惡蛟的舊賬,那是遲早都要算清楚的。不算清楚,無顏面對那惡龍潭的冤魂。等天河水軍這個難關過了之后,我們的羽翼想必也豐滿了。大可以對六妖王出手,到時候再要他們血債血償!”
話音剛落,眾妖之中當即響起一陣贊同聲。
只是那聲音比之先前卻已經少了大半。
猴子也不開口,只淡淡笑了笑,直起身子繼續默默地看著他們。
在他們當中,猴子看到已經有一撥人的眉頭微微蹙起了。
一如猴子的意料,短暫的沉默如同暴風雨前夕的寧靜。緊接著,見猴子沒有表態,戰斗開始了。
“卸磨殺驢非君子所為!”呂六拐率先站了出來,對著猴子拱手道:“況且就算擊敗了天河水軍。天庭也還在,往后的難關也還多,難保到時候我們還需要借助六妖王的力量。既然要同盟,就干脆全面同盟,別提什么暫時同盟的。”
在場的,除了猴子與楊嬋這兩個特殊人物之外,論威信,呂六拐便是唯一有資格挑戰短嘴權威的。
什么君子為不為的,這些都是妖怪,自然不會在乎。但后面那句:“天庭還在,難關還多”確實直擊要害。
頓時,又是激起了一片贊同聲。
短嘴頓時瞪大了眼睛。不只是短嘴,連先前贊同短嘴的許多妖怪也都瞪大了眼睛。
這能忍嗎?
若是這話由猴子來說,他們肯定一聲不吭。因為猴子什么性格他們清楚,就算不對六妖王直接出手,各種陷阱坑害也會沒完沒了。可這話由著書呆子來說……
這果斷不能忍!
短嘴勃然大怒,卻還沒等他開口便有人搶在了他前面。
“那你的意思是,白猿、老牛,還有那數萬妖眾的仇就不報了?”大角大聲質問道。
“這不是報不報仇的問題,萬事總有取舍。”呂六拐背過身子去也不看短嘴與大角,對著猴子拱手說道:“背棄同盟,往后傳出去還有誰會愿意與我們同盟?到時候我們要與其他勢力同盟恐怕會比六妖王如今的處境更難吧?若不是沒辦法,我們如何會選擇與他們同盟?”
“與其他勢力同盟?”黑子哼了一聲道:“你想躲了吧。現在北俱蘆洲、西牛賀州的妖怪都已經被剿滅,南瞻部洲六妖王占了,東勝神州是我們的地盤,還有誰能和我們這幫子妖怪同盟?難不成天庭來和我們同盟?”
“往后的事情誰說得清?”角蛇勸慰道:“我們應該往前看,不能老往后看!既然要同盟,那就該徹底點。若是留著這種心思,屆時開戰又如何同心協力,又如何算得上同盟?”
“往前看,那你告訴我你看到什么了?和仇人把酒言歡嗎?”一直站在楊嬋身邊的以素也忍不住幽幽嘆道。
頓時,整個洞府頓時喧鬧了起來。
原本抱團的眾妖迅速分成了兩邊,一邊力挺短嘴,認為與六妖王結盟是權宜之計,等困難時期熬過去了,舊賬該算還是要算。這部分主要是花果山的早期成員,經歷過惡龍潭一役,對蛟魔王恨之入骨。
另一邊力挺呂六拐,認為如果確定了,就是長期盟約。畢竟和天庭之間的戰爭不是打完天河水軍就結束的,往后的日子還長著呢。對這部分來說,他們主要的仇恨對象是天河水軍,特別是在天河水軍奇襲花果山之后。
吵著吵著,又分出了第三邊。
這第三邊算是妥協派,專業和稀泥。
他們認為可以在與天河水軍的戰爭之中通過對六妖王的觀察來判斷是否長期維持盟約。說白了也就是——咱先把盟結了,以后的問題以后再說。這部分以萬圣龍王為首。
唯獨一個人特例,那便是九頭蟲。
瞧那眼神,估計是看不上六妖王,想加入短嘴那一邊但礙于岳父大人在場不好開口,于是干脆那一邊都不加入。
開始還好,大家就是就事論事,后面由于與六妖王結盟涉及到一些情感問題,于是短嘴這一邊開始有人控制不住了。
黑子直接開口質疑呂六拐的動機,嘲笑呂六拐怕死。
這呂六拐就那么一股酸腐文人氣,現在被人嘲笑怕死,而且還是被個地位低自己一大截的嘲笑,這還了得?
于是呂六拐果斷反守為攻,一大堆酸溜溜拐彎抹角的損人話就出來了。
原本倒也沒什么,反正妖怪一般聽不懂。可恨不巧,短嘴這邊就有那么幾個好學生,除了學會讀書寫字之外偶爾還會看點文集之類的。
當即地,理論變成了口水戰,眼看著就要失控變成一堆潑婦罵街了。
見此情形,楊嬋無奈地嘆了口氣,略略側過臉來望向猴子,低聲問道:“你不說點什么?”
“不說,還不是時候。”猴子嘴角微微上揚,饒有興致地瞧著這一眾妖怪道:“讓他們吵,早該吵吵了。以素,倒兩杯茶來。我們看戲。”
“恩。”以素微微福身,轉身離去。
……
洞府外,白素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從樹蔭里走了出來。
“是你?”被嚇得差點三魂不見七魄的小白龍緩緩松了口氣,將那把算不上武器的折扇緩緩放了下來:“你這么晚在這里干嘛?”
“沒,我走走而已。”
“額?你還哭了?”
“沒!哪有!”白素連忙側過臉去。
一頭長發傾瀉下來,遮住了她的臉。
“還說沒有?我看得清清楚楚的。”小白龍捋開扇子,伸長了腦袋張望,安慰道:“哭也沒啥,小女孩家家地,哭很正常。我姐聽說小時候就經常哭鬧。”
“跟你說了沒有!”白素的眉頭已經皺得擰出水來了,卻不敢抬頭,怕小白龍將臉上的淚痕看得更清楚。
“行行行,沒就沒。那,誰欺負你了?”
白素不開口。
“教你一招,這花果山有誰欺負你,你找介紹你來花果山那條老龍,他在花果山還是有些地位的,能幫你做主。”
緊緊地咬著嘴唇,白素幽怨地說道:“找他也沒用。”
“找他也沒用?”小白龍的微微怔住了:“欺負你的……不會是那猴子吧?那就沒辦法了,這花果山他最大。”
白素咬緊了嘴唇不吭聲。
“真是他欺負你?他怎么欺負你了?”
白素依舊不吭聲。
看白素的頭埋得老低,小白龍壓低聲音悄悄問道:“他輕薄你了?其他的不行,這個倒是有地方投訴,你去找一個叫楊嬋的,就跟她說。保準會給你做主。”
白素猛的仰起頭,也顧不得臉上的淚痕,用盡全力一腳跺在小白龍靴子上。
“嗷——!你干嘛?”小白龍瞪大了眼睛盯著白素。
白素恨恨地瞪了小白龍一眼,尖叫道:“讓你胡說八道!”
這一尖叫,頓時把小白龍嚇得一愣一愣地。
兩人就這么怔怔地對視著。
半響,小白龍怒道:“我好心指點你,你居然……你居然踩我!有本事找那猴子去啊,他欺負的你關我什么事!”
抬起腳,便作勢要踩回去。白素卻也不閃不躲,只怔怔地瞪著他。
猶豫了半響,小白龍的腳最終還是沒落下:“不與你這女流之輩一般見識!”
說罷,他轉身繼續朝著花果山外圍奔去,隨口嘀咕道:“還是逃命要緊。”
花果山的空禁比地面還嚴,要逃命只能靠兩條腿了。
章節目錄 第兩百八十五章 :想清楚
無論是在凡間的帝皇家,還是在天庭凌霄寶殿上,正主一不開口朝臣就真將他涼到一旁自顧自地爭吵,這絕對是空前絕后的場景。
一般來講,這樣的爭吵就算發生也該是短暫的。
正確的朝堂吵架**,只要大家還沒昏了頭,無論所述究竟是就事論事還是人身攻擊,都應該是對著正主說,然后拐彎抹角地捅對方。
爭奪正主的支持才是最重要的。而這樣看上去也才得體,才不會像個菜市場。
這道理天上地下的一干大臣將領自然是懂。
很可惜的是,花果山的妖怪們不懂。擁有強大的武力不代表有知識,識字也不等于有文化。
于是,一旦猴子放任,給他們發言的機會,這場面就……說實在的,有點難看。
若從這個角度來講,現如今的花果山無論規模如何大,體系如何健全,也還是個徹頭徹尾的土匪窩無疑,頂多說好聽點,是個武裝土匪窩。如果用中原人類的話說,就是一幫蠻夷。
看著這盛況空前的場面,楊嬋不由得嘆了口氣。軍事上的擴張與勝利并不能帶來內部文化上的進步?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xbbfue.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